萌系炸毛小宠物8

    被师兄拉住手神马的……

    小龙医生非常想仰天狂笑!

    但素还没等他笑出来,人就已经被拉到了(chuáng)上。

    刹那间天旋地转,外加天雷地火!

    “留下吧。”裴泽虚压在他(shēn)上,在他耳边湿湿低语。

    轻微的气息扑在耳侧,小龙医生鸡冻又忐忑,在心里三段式仰天哈哈哈狂笑了一番,然后特别不好意思的说,“这样不太好吧。”

    虚伪透顶简直太棒了好吗!

    “不想?”裴医生虽然略略有些失控,但还是理智尚存,不想强迫小师弟提前接受自己。

    想的一比那啥啊!小龙医生兴奋异常脸颊红润。

    见他没有拒绝,裴泽低头吻住那柔软的嘴唇,动作很轻缓,因为他感脚自己的师弟很纯(qíng),现在一定很紧张。

    小小渊完全站起来了呀!小龙医生握拳,舌吻神马的果然非常给力!

    这种美梦成真的舒爽感!

    “好乖。”裴泽隔着一层睡裤,轻轻揉捏他的(tún)瓣,异常温柔。

    从来没有享受过此等vip待遇的小师弟瞬间就脸红了,但同时又觉得很爽!

    师兄的手滑进睡裤,然后……就吃了一惊,他的小师弟貌似没有穿内裤?!

    其实小龙医生特别冤枉,他真的穿了内裤,并没有光着(pì)股飞向师兄的(chuáng)!但是由于太(xìng)感了,所以不仔细摸摸不到!

    师兄细长而又干净的手指正在揉自己的(pì)股啊啊啊!一想到这惊人的一幕,小龙医生整个人都有一种浓浓的窒息感!

    由于别墅区太太们的滋补品实在太给力了,所以小龙医生皮肤特别好,(pì)股又有点(ròu)嘟嘟,摸上去滑软弹q,师兄简直(ài)不释手!于是一边细细碎碎的亲吻安抚他,一边把他的睡裤拉了下来。

    淡泊而又寡(yù)的气质美少年顾小曦花重金购买的(xìng)感内裤终于得以面世!

    虽然小龙医生并没有按照弟弟之前的指使,在裤子被扒掉的一刹那摆出撩人的姿势,但素对裴泽而言也足够勾引了好吗!

    小师弟被师兄摆出跪趴的姿势,后背染上一层红。

    几乎全果神马的……(pì)(pì)外露神马的……师兄正在近距离观赏神马的……

    幸好我没有长一双巨大的豪华(tún)!!小龙医生很欣慰!!

    裴泽打开(chuáng)头的柜子,从里面拿出来弟弟送他的润滑剂。

    小龙医生连心快要停止跳动!还有神马能比师兄早有预谋这种梗更加的温油有(ài)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润滑剂神马的好凉!小曦讲的果然是真的!

    “宝贝,放松一点。”师兄相当温柔。

    卧槽似乎略疼啊!小龙医生感脚那里有些胀痛。

    但素师兄的开拓事业显然不会就此终止,当颤抖的小菊花终于迎来正主时,小龙医生也终于成功疼的内牛满面!

    神马叫菊花残,满地伤,这揍是!

    (gāng)裂了,肿么办?!!

    小龙医生想起了裴爸爸。

    “好乖。”裴泽一边温油的说(qíng)话,一边(ài)抚小小渊。

    居然真的都进去了啊……小龙医生疼的头晕眼花,觉得自己的小菊花特别伟大!

    “疼的话就告诉我。”裴医生缓缓动作。

    “疼!”小龙医生接话很迅速。

    “嗯。”师兄的动作没有一丝变化。

    师弟哼哼唧唧,疼了也不见你停啊!那还问神马!

    “舒服吗?”师兄在他耳边问。

    一点都不舒服啊!难道不应该顶到那的一点?还是说自己根本就没长那一点?再或者是师兄太小了顶不到那一点?小龙医生胡思乱想,心乱如麻。

    这种时候居然貌似在走神?裴泽很不满,惩罚(xìng)的加大了动作幅度。

    “啊!”小龙医生猝不及防,被他顶的腰一软。

    咦咦,刚刚那一下似乎有爽到!

    小龙医生内牛,自己果然很欠虐。

    随着师兄攻势的狂野递加,(ài)(qíng)的最高点终于来临,初尝(qíng)|(yù)的小师弟满足的呻|吟不断,双腿紧紧勾着裴医生的腰,眼里水雾弥漫。

    “小渊好棒。”裴泽嗓音暗哑,“叫大声一点。”

    呜呜呜呜第一次就要叫这么放|(dàng)会不会太奔放了一点我想走羞涩路线啊!小龙医生一边内牛,一边嗯嗯呀呀的提高声调,特别特别软!

    啪啪啪的声音响彻卧室,非常和谐!

    两个小时之后,一切忠于回归安静。小龙医生被师兄从浴室抱出来,趴在(chuáng)上给小菊花上药。

    “好了。”师兄低头,在他弹软的(pì)股上咬了一口。

    小龙医生面红耳赤。

    事实证明每一个医生攻都有些变态(ài)好,陆医生喜欢把弟弟在(chuáng)上欺负哭,而裴医生则坚决不(yǔn)许小龙医生再穿睡衣。上完药后就抱着光溜溜的师弟钻被窝,顺手还把灯关了。

    起码给条内裤啊。黑暗之中,小龙医生泪眼婆娑。

    还有,手为神马要放在自己(pì)股上……

    这样完全睡不着好吗!

    但事实证明小龙医生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能,在被那么猛烈的占有过之后,别说师兄的手只是搭在(pì)股上,就算是握住小小渊,也照样会睡的人事不省好吗!

    裴师兄听着那逐渐香甜的呼吸声,嘴角扬起,把人抱的更紧。

    小龙医生揍感脚有点窒息,但是又懒得醒,于是一边皱眉一边梦到自己正在荒野上果体狂奔,精疲力竭,即将断气,而(shēn)后还有一条喷火龙在不断炙烤粉嫩菊花!

    真是太可怕了!小龙医生果断加快速度!

    但是巨龙也加快了速度,并且伸出吸盘吸住了自己的(pì)股!小龙医生大惊失色,拼了命的使劲抖!

    于是裴医生就感觉手掌下那滑软可(ài)的小(pì)股,正在使劲颤动!

    ……

    睡着了还这么撩人啊。

    裴医生低头亲亲他。

    和恶龙的征战持续时间有点久,等到小龙医生好不容易回到现实,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

    (shēn)体疼的像是散架,眼皮也有些沉重。

    “别乱动。”耳边传来师兄温和的声音。

    头好晕!小师弟迷迷糊糊,看着(chuáng)边那个朦胧的(shēn)影。

    “有点发烧,已经帮你打了针。”裴泽抱着他坐起来,“我煮了稀饭,加(ròu)末好不好?”

    “……加点糖。”小师弟晕呆呆。

    裴泽失笑,凑近亲了亲他的额头。“好,加糖。”

    (rè)乎乎甜蜜蜜的稀饭喝下去,小龙医生出了一(shēn)汗,发烧也退了一些。

    马卡龙从门外探进脑袋。

    小龙医生很感动,“你终于想起来看我了。”

    见他已经醒了,马卡龙兴高采烈,扭头叼着饭盆冲进来,趴在(chuáng)边眼中充满鸟委屈。

    “……你忘记喂他(ròu)丸了?”小龙医生揉揉女王的脑袋,问他师兄。

    “着急顾你,把它给忘了。”裴医生望天。

    女王陛下无比悲愤,重色轻狗神马的最讨厌了!坐在主人(chuáng)边深(qíng)凝望一早上只塞给自己半包狗粮神马的也最讨厌了!真是怀念之前和主人一起在小家的(rì)子!

    但是那样的(rì)子显然已经一去不复返!大年三十的时候,大师兄正式把小师弟带回了家。

    小龙医生很乖巧的站在厨房里,和婆婆一起包饺子。

    有了上次把蛋碗丢到锅里的惨痛经历,这次小龙医生显然已经淡定许多——况且小菊花已然属于师兄,生米既成熟饭,婆婆的威慑力也揍下降了一个level!

    因为小龙医生坚信,师兄绝对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

    由于心(qíng)放松,所以包饺子的手法也特别纯熟!白胖胖青菜猪(ròu)大水饺的站在案板上,特别英俊!

    “想不到,这年头还有能包饺子的男生。”裴妈妈感慨。

    “其实师兄也很会做饭啊。”小龙医生道。

    裴妈妈试探道,“他经常给你做饭?”

    卧槽!小龙医生特别敏锐的听出了弦外之音!其实如果换做平常,他绝对是听不出来的,所以大概会立刻傻乎乎的回一句‘是啊’之类的话来拉婆婆仇恨!但素现在不一样啊,因为最近他一直在看小年送给他的新书!粉红果冻兔是神马人,萝莉界大手!最擅长刻画草根女主和豪门婆婆的(ài)恨(qíng)仇!笔法纯熟的不能再纯熟,人物细腻的不能再细腻!小龙医生绝对受益匪浅。

    于是他认真道,“我做饭比较多,因为师兄工作已经很累了,我下班又早。”

    啊啊啊啊我好虚伪!一边说一边内牛。

    婆婆表示很满意。

    客厅里,裴爸爸正在严肃的和马卡龙对望。

    “爸你累不累。”裴医生哭笑不得。

    “我真的不能把它留在家里养两天?”裴爸爸对雪橇犬那(shēn)光滑油亮的皮毛产生了浓厚兴趣,再加上女王陛下傲然冰雪的冷艳眼神,一下揍把他征服了。

    “不是我不舍得,马卡龙很调皮的,没有我和小渊在,它会到处乱咬。”裴医生耐心解释。

    “二毛,过来。”裴爸爸拿着一根香蕉勾引它。

    ……

    女王陛下嫌恶的撇撇嘴。

    裴医生头疼,“它既不是猴子也不叫二毛,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它吧。”

    马卡龙骄傲的仰头转(shēn)往回走,在洁白的瓷砖上留下一滴殷红的鲜血。

    裴爸爸看到后倒吸一口凉气,“你的狗怎么也(gāng)裂了?”

    “啊?”裴医生吃惊,赶紧冲过去检查,然后觉得有点脱力。

    “怎么了?”小龙医生听到动静后,举着白白的面粉手从厨房跑粗来

    “它好像……生理期。”裴医生满头黑线。

    啊啊啊啊!小龙医生吃惊的张大嘴,闺女长大了啊啊啊!

    三个男人围着一只生理期的哈士奇这种画面……不要太诡异呀!

    裴妈妈听说之后,特意熬了骨头汤给它,但王显然还在闷闷不乐,一直把脑袋埋前爪里。

    “会不会是因为被我们看到了,所以不好意思?”小龙医生猜测。毕竟作为一个黄花大闺女,当着人类的面那个啥……一定很想shi!

    “你想太多了。”裴医生好笑,“我有打电话给兽医,他说正常是会这样,等等吃完饭后我们带它去散散心,应该会好一些。”

    “真的啊?”小龙医生揉揉它的脑袋,站起来跟师兄洗手去吃饭。

    电视上(rè)(rè)闹闹播着(chūn)节联欢晚会,但素显然年轻人都不怎么会感兴趣,于是在吃完年夜饭后,裴医生揍带着自己的小师弟,下楼去小区看烟火顺便遛狗。

    哈士奇无精打采的跟在后面——为了保暖,小龙医生很挫的给它缠了一条围巾,简直猥琐到不能直视,和以往冷艳的气质判若两人。

    烟花一个接一个在天空绽开,空地上的人们也一个个喜气洋洋。裴泽见自己的小师弟鼻尖有些冻红,于是去门口小卖部打算帮他买(rè)咖啡。

    女王陛下也颠颠跟了上去,小龙医生看了它一眼,也没在意。

    但素师兄也没在意,他一直插着风衣兜往前走,压根没注意到马卡龙跟在自己(shēn)后。

    空地离小卖部有些远,女王陛下又生理期很懒,于是走到一半就张大嘴打了个呵欠,趴在原地打算等裴医生回来。

    然后它揍听到耳边传来“啧啧”声,警觉扭头,赫然看到一个拿着火腿肠的光头。

    没错,这揍是当初把小龙医生踢成消化道出血的光头偷狗贼!刚刚被关满(rì)子放出来!不敢再去别墅区下手,于是转向了离别墅区不远的另一个高档小区——这里有一场烟火会,人多眼杂,不容易被保安注意到陌生脸孔。而且养狗的人一定很多!

    果不其然,刚来就看到这么一条又美又蠢的雪橇犬!

    “乖乖,过来吃。”光头大哥挥了挥手中的火腿肠,右手偷偷握住麻醉针。

    马卡龙傲(jiāo)的一仰头,吃惯了牛(ròu)丸的女王,会在意你这根五毛双汇?!

    “快来。”光头捉急,偷了这么多年狗,第一次见这么呆的,有吃都不要。

    女王陛下站来,打算换个安静的地方。

    偷狗贼弯腰跟过去,打算出其不意直接给它一针。但素马卡龙陛下警觉(xìng)实在太高了,针管还没挨到脖子,揍已经狂躁的一跃而已,朝他疯狂扑了过去!

    生理期的妹纸不能惹,马卡龙同理。

    光头的惨叫再度响彻云霄,周围人闻讯赶紧追过来,就看到一个光头男正抱着脸在地上翻滚,而英姿飒爽的女王正在从一边叼树枝和枯叶,打算把他埋起来。

    ……

    “呀!”小龙医生吓得差点不会呼吸,赶紧上去想扶光头起来,看到脸却一愣,然后‘啊’一下跳开了。

    光头好不容易被扶起来,揍又被惨烈的丢到了地上!

    “是上次偷狗,还踢我的那个人。”小龙医生心有余悸,凶徒神马的,说不定会拼命!

    裴泽端着咖啡回来,原本打算上去帮忙,一听之后立刻止步。

    “偷狗贼?”周围立刻唾弃声一片!一个豪华的贵妇用尖锐的高跟鞋施暴,哭诉道,“我家的阿(mī)(mī)是不是被你这杀千刀的偷走了?!”

    一语既出,其余人也纷纷回忆起了自己曾经失窃的宠物,于是瞬间一拥而上!

    好一派(rè)烈景象!

    “不会有事吧?”小龙医生胆战心惊。

    “放心,马卡龙不会咬人,充其量挠几爪他的脸和脖子。”裴泽呼噜了一下女王的脑袋,“乖,干得好。”

    马卡龙没有理会主人的赞誉,因为他还在吃惊为神马那些人要围着光头打……难道是为了给自己报仇?

    人类尊善良!马卡龙(pì)(pì)流血,眼中流泪。

    特别风中凌乱!

    “大家莫要打人,现在是法治社会。”保安大叔一边抽烟,一边在外围慢悠悠的说。

    光头大哥抱着脑袋崩溃,那你还不快点来制止!

    保安大叔惬意的弹了弹烟灰,其实他对小偷也深恶痛绝,因为盗窃案的多少和奖金挂钩!这种时候,必须要先看够(rè)闹!

    周围都是一圈女人,要打也没多大力气,而且贵妇们也大多不会拉下(shēn)段狂揍,所以只是象征(xìng)的泻火。但即便如此,单纯用高跟鞋踢也很疼好吗!光头觉得自己不仅脸上剧痛,而且即将内出血。

    其实他完全可以爬起来扫开这些人跑走,但是他不敢。

    因为在这些太太小姐之外,还围了一群纯爷们,以及拿着电棍的保安!要跑的话,下场只会更惨。

    分明就是故意的啊……偷狗贼对人生绝望了。

    看着已经差不多了,保安终于上前制止,把鼻青脸肿的偷狗贼拎到了办公室,打电话通知派出所来领人。

    “乖乖,你今天干的太好了。”直到告别父母回到家,裴医生还在抱着马卡龙夸奖,“我决定给你二十个牛(ròu)丸!”

    女王陛下挣开他,懒洋洋的临时狗窝打盹。

    “我们也早点休息吧。”小龙医生打呵欠。

    裴医生笑的意味深长。

    “……”小龙医生警觉,“我说的是纯睡觉。”

    “嗯,纯·睡觉。”裴泽从(shēn)后抱住他,“今晚换个姿势好不好?”

    呜呜呜不是纯睡觉吗?小龙医生内牛。

    但素他又绝对不可能拒绝心(ài)的师兄!于是一个小时后,小龙骑在师兄(shēn)上,羞(shè)的几乎要死掉!

    这种逆天的姿势啊!!!!!!!

    果然很舒爽!!!!!!!

    脐橙神马的最费体力了好吗!!

    第二天早上,小龙医生觉得自己腰膝酸软。

    “乖,早点起(chuáng)。”裴泽低头亲亲他,“都九点了。”

    “嗯……”小龙医生迷迷糊糊揉揉眼睛,转(shēn)继续缩进被子里。

    裴医生站在(chuáng)边看时间。

    三秒之后。

    “啊!”小龙医生惊呼着坐起来,脑袋山还顶着被子,“我十点要赶火车!”为什么闹钟没有响!

    “不用了。”裴泽帮他拽掉被子,“闹钟是我关的,想让你多休息一阵。”

    “要误点了啊。”小龙医生忍着腰疼跳下(chuáng),赤脚冲去洗手间。

    “我在网上把你的车票退了。”裴泽道。

    小龙医生愣住,转(shēn)看他,“为什么?”

    难道是师兄也看不起自己的父母,不想让自己去看他们?

    这不是真的!

    小师弟眼眶瞬间就红了!

    “傻瓜,我开车带你去。”裴泽上前,把他搂进自己怀里,“我也应该去看看长辈,对不对?”

    ……

    小龙医生脸埋在他(xiōng)前,肩膀有些发抖。

    感受到(xiōng)前的湿意,裴医生在心里叹气,把他抱的更紧更紧。

    监狱在三市交接的郊区,开车走高速要大概四小时。

    把几大袋生活用品交给狱警检查,小龙医生小声问裴医生,“可不可以让我先进去?”

    裴泽点头,“我在外面等你。”

    小龙医生走进接待室,看见自己的父母正坐在玻璃另一边。

    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却还是瞬间就红了眼睛。

    “爸,妈。”小龙医生拿着电话,手微微发抖。

    裴泽靠在门外抽烟,心有些乱。

    过了一小会儿,小龙医生眼睛通红的走出来,“我父母想见你。”

    “怎么样?”裴泽低声问。

    “大概对我失望透了。”小龙医生声音很低。

    果然是啊……裴泽拍拍他的肩膀,“等我。”

    “不要我一起进去?”小龙医生意外。

    “交给我就好。”裴泽一个人推开门。

    龙家父母看着他坐下,眼神很复杂。

    “我知道,伯父伯母大概会很难接受。”裴泽拿着电话,“我也不奢望能被你们迅速认可,不过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渊,这点请务必相信我。”

    “……你们都是男人。”龙爸爸声音沙哑。

    “这不会妨碍我一辈子照顾他。”裴泽道。

    接待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小龙医生蹲在门口,把头埋在膝盖里。

    说不清过了多久,门终于被打开,然后有人走出来把他抱进了怀里。

    “怎么样?”小龙医生不敢抬头。

    “我答应他们绝对不会骗你,也不会欺负你,更不会教你不好的东西。”裴泽抱紧他,“伯父伯母现在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

    冬阳融融下,小龙医生抱着师兄,很任(xìng)的哭了一场。

    从父母出事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像这么痛快的哭过了。

    因为心里清楚,再也不会有人无条件的包容自己,也不会有人会耐着(xìng)子安慰自己。

    所以只能慢慢学会,把所有的(qíng)绪深深压在心底。

    可是现在不一样,因为自己有师兄。

    他和父母一样,是自己最亲最亲的亲人。

    就算未来还会有许多未知的困难,都会有一个人愿意陪着自己,手牵手不放开。

    还有什么,会比现在更幸福?

    【番外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