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一声!”弟弟鸡冻万分,从沙发上跳起来和他爹热烈拥抱!

    “快给粑粑看一下。”他爹拉着儿子的手,仔细端详热泪盈眶感慨万千,“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我的小曦已经长这么高了。”

    刘小年脚步一僵,站在楼梯上很凌乱――神马情况,明明一个月前才见过啊!

    “爸,你头发都白了。”弟弟哽咽,伸手摸了摸他爹乌黑油亮的大背头!

    “不要紧,只要小曦过得好,我苦一点没有关系。”顾爸爸特别入戏。

    “天气这么冷,你肿么只穿一件破棉袄呢,还戴草帽。”弟弟双眼含泪,帮他爹把皮大衣和礼帽接过来。

    “因为要省点钱,给小曦买水彩笔和花棉袄。”粑粑特别慈祥!

    刘小年头晕,自己尊的尊的没有穿越吗?!

    “你就这么从监狱里跑粗来,**发现后会不会追来?”弟弟感脚很心碎!

    粑粑有点不高兴了,“为神马这次是监狱?”

    “因为上次已经演过黑砖窑了。”弟弟正色!虽然那次他哥极度不配合,死活不肯友情出演拿皮鞭的黑心老板,但素自己和粑粑也已经成功的说完了所有台词!所以这次必须换一个场景!

    “……伯父。”刘小年站在楼梯上,显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来!

    “我们小年也长高了啊!”粑粑立刻抛弃了他的小儿子,张开双臂走向他儿媳妇。

    刘小年被他抱在怀里,很宓目醋诺艿堋

    弟弟愤愤,“我**子才不会陪你演戏!”这个世界上除了小清新的我,还有谁愿意浪费时间满足你的表演欲!还嫌弃我!还不珍惜!

    “脸怎么又红了。”粑粑皱眉。

    “不小心又过敏了,不过没关系。”刘小年一如既往特别乖,“我先去收拾一下房间,然后去炖点羊肉汤驱寒气!”

    羊肉汤神马的……顾爸爸顿时感脚儿媳妇特别给力!

    弟弟跟去卧室帮他**子,刘小年抖了抖被子,觉得实在很好奇,“你刚才和伯父,是在客厅里背台词?”

    “多见几次你就会习惯!”弟弟回忆当年语出惊人,“我爸在年轻的时候,其实很想做演员,甚至还专门跑去试过镜!”

    “……然后呢?”刘小年很意外,果然传奇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然后导演说他虽然很帅,但素表演太夸张而且结婚太早,就一口回绝了。”弟弟深沉脸,“虽然当时还没有我,不过据我妈说,当年我爸因此深受打击卧床不起,三个月后一头扎进商海,创办了顾氏!”

    刘小年张大嘴,“可是我看过顾伯伯的传记,不是这样的!”文章里明明说的是伯父在改革开放初期,立志要响应国家号召,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于是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辞去乡广播站播音员这个人人羡慕的金饭碗,一头扎向了波诡云谲的商场里,从此孤身打拼受尽艰苦,最终破茧成蝶傲视苍生!特别特别励志!

    “那是记者瞎写的,你也信!”弟弟满脸不屑,“其实我爸他年轻的时候揍是想当电影明星,天天不务正业去县里的迪斯科跳霹雳舞,好几次乡长要开动员会都找不到播音员广播,于是一怒之下开了他!没办法才开始自己做生意!”

    ……

    刘小年感脚自己的人生观又被刷新了!

    “虽然没做成演员,不过我爸一直都很爱演!时不时就会抽个风,你无视就好。不过如果你愿意陪着一起演,他一定会特别特别高兴!”弟弟语重心长。

    刘小年辶常“我陪伯父演戏?”

    光是想想那个画面,揍觉得要笑粗来了啊!

    而与此同时,顾恺正在公司开临时会。

    叶青坐在会议室外,一直在低头玩手机。

    大家纷纷有意无意的瞟他一眼,然后在公司内部Q群上疯狂展开YY――当然这个群里必须没有老大,也没有娘娘!

    卧槽许久未露面的董事长突然怒气冲冲粗线,而且还领着一个年轻人,这种事情实在太适合联想了啊!同事A猜测说难道是私生子?此言一出大家纷纷赫然醒悟感脚被**击中!但素很快就有同事B提出质疑,董事长除了几十年前和艳|星玛丽莲?赛梦露传过一段绯闻之外,揍再也没有其他花边新闻,而且他在媒体面前向来是以严谨威严著称,揍算真的是私生子,也没理由这么明目张胆领进公司啊!

    难道是救命恩人?叶青和董事长都在美国!同事C提供新建议。

    但素救命恩人神马的实在太没有爆点了,于是被大家集体很有默契的忽视,继续讨论私生子的可能性!

    同事C不满被无视,所以继续噼里啪啦凶狠敲键盘!为什么不可能是救命恩人?说不定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董事长穿着高档的风衣,拄着优雅的拐杖,一个人行走在缓缓空旷的街道上,仰视苍穹思考着人生意义,揍像是一位高贵的国王!他神秘而又华丽的东方气质深深吸引了一位歹徒!于是拿着闪亮的尖刀挟持了他,勒令他交粗钱包和名牌镶钻**!揍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打工下班的叶青看到这一幕,于是勇敢的抓起一块板砖,尖叫着吓跑了歹徒!

    此言一出,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许久才有人颤巍巍的回复,拿着板砖尖叫神马的,听上去完全就是个神经病啊!

    同事C满意的哼哼了一下,然后继续回复,从此之后董事长就和叶青认识了!这次带他回国进顾氏,也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是不是很合理?

    合理个鸟啊!群里的同事们都脚的有点崩溃,大家纷纷表示尼玛这分明揍更像是爱情故事!按照惯有的情节尿性,接下来就应该是董事长和年轻人相知相惜,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擦!同事C咆哮,这分明揍是一段知恩图报的励志故事,你们这些不纯洁的淫!

    但是他的咆哮声迅速被淹没到了另一轮鸡裂讨论中――因为有眼尖的同事发现,叶青和娘娘长的很像!!!!!!!!!!

    我嘞个擦啊!大家脑海中瞬间闪现出《总裁的替身情人》《暴君嗜血之真假皇妃》《苦命的娘娘啊,为何太上皇竟要辣手拆散这对苦命鸳鸯?》之类特别煽情的题目!麻痹不要这么狗血啊!要知道刘小年在公司里人气可素很高的呀!明明受尽恩泽却不恃宠而骄,工作认真努力,特别配合其余同事,经常带自己做的小饼干给大家,笑起来还有萌萌的小酒窝!这么好的娘娘要去哪里找!

    卧槽老大你要挺住啊!大家纷纷泪光闪闪的咬住手背!千万不要废后!

    半个小时后,会议室的大门打开,几个公司高层走了出来――都是顾氏的精英,也是顾恺的心腹。

    “顾总。”叶青站起来。

    “暂时跟着Boen做助理吧,他会告诉你要做些什么。”顾恺拍拍他的肩膀,“做得好的话,我会安排人力下发正式聘书。”

    一语既出,其余同事瞬间揍震撼了!Boen大名白决,是公司仅次于顾恺的二把手,也是负责产品部的直接BOSS,他的助理前段时间刚被其他家挖走做副总,影响力可见一斑!在公司里混了五年八年的老人都不敢觊觎那个空缺,现在居然这么轻易就给了叶青?

    这是神马情况!!!!!!!!!!!

    “早就在杂志上见过白总,很荣幸。”叶青和他握了一下手。

    “不客气。”白决极其罕见的,居然冲他笑了一下!要知道白副总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非常非常冷酷的啊!

    在会议室里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抓心挠肝,眼巴巴看着叶青和白决有说有笑,一起进了办公室!

    公司群里瞬间再次炸毛了,嘤嘤嘤白总是肿么回事,他有个名模老婆啊!儿子都三岁了,肿么还能对别的男人笑的那么nice!这不科学!我们一点都不鸡肚!!

    安置完叶青后,看看表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于是顾恺直接收拾东西回家,把一堆巴巴求解释的员工残忍的抛弃鸟!中途还拐去给媳妇儿和粑粑弟弟买了甜点!尊是个事业有成而又顾家体贴的男淫啊,顾总被自己感动了!

    “你回来啦!”刘小年听到动静后,从厨房探出脑袋。

    “给我检查一下。”顾恺仔细端详了一下他的脸蛋,又无耻滴拉开领口欣赏了一□体,总算松了口气“乖,已经差不多没事了。”

    “嗯。”刘小年笑眯眯,塞给他一个肉丸子,“伯父和小曦在后院,你去洗手换衣服吧,准备吃饭。”

    顾总应了一声,溜溜达达去后院,然后揍被惊了一下,为啥他弟正在端着一把电锯狞笑!

    “哥!”弟弟也看到了他亲爱的哥哥,于是鸡冻的挥了挥电锯,“快来!”

    看着那急速旋转的齿轮,哥哥感脚脖子一凉!

    “我们在给流浪的小鸟做温暖的家!”粑粑特别煽情!

    顾恺叹气,有一个童心未泯的老爹和弟弟神马的……

    “事情怎么样?”顾爸爸一般擦手一边问。

    “我已经让他做了Boen的助理。”顾恺扶着他爹跨过哪些木材,“静观其变吧。”

    弟弟很好奇,“你们在说神马呀?”

    “我知道你有分寸,但是就这么把他放在离公司机密最近的位置,我还是不放心。”顾爸爸皱眉,“能不能想办法激他一下?”万一他等个一年半载没动静,对顾氏不会有一点好处。

    “我会考虑。”顾恺点头,其实平心而论,自己也想早点解决这件事。那么一个不定时炸弹放在高层,即使Boen是自己人,也难免有些膈应。

    “你们到底在说神马啊?”弟弟简直要抓心挠肝!

    但素依然没有人理他,弟弟感脚特别哀怨!自己英俊滴男银到底神马时候才能忙完学校和医院的事,自己要离家粗走,逃离冷酷无情的哥哥和粑粑!!

    “你怎么了?”刘小年一边盛汤,一边很纳闷的问弟弟,“不高兴?”

    弟弟狠狠盛饭,把他哥的米饭碗压了又压,吃撑最好!让腹肌神马的见鬼去吧哼!

    “对了,刚刚我去买盐的时候,顺便帮你在小区门口买了臭豆腐,是你最爱的那一摊。”刘小年递给他一个牛皮纸袋,压低声音道,“偷偷吃哦!不要被发现!”

    麻痹**子好贴心啊!弟弟顿时热泪盈眶!他哥和他爹都明令禁止自己吃油炸臭豆腐!只有**子最好了!

    金黄酥脆的臭豆腐加上红红的辣椒,这才叫淫生!

    餐桌上气氛很好,萝卜炖羊肉汤也很美味!粑粑赞不绝口!呵欠不断!

    “困了?”弟弟特别贴心小棉裤!

    “不困!”粑粑坚决摇头!作为一个FASHION的大叔,绝对不能在九点前困,因为那样很OUT!

    “回来不好好休息,非要要跑去做什么鸟窝!”顾恺无奈,“吃完早点睡吧。”

    “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去后院,发现有一只小鸟冻死在了树丛里?”顾爸爸严肃教育他,“你要有爱心!”

    “我是担心你的身体!”顾恺帮他夹菜,“毕竟年纪大了,平时别总像个小孩子。”

    “你才年纪大了!”顾爸爸怒!

    顾总哭笑不得,这到底是神马爹!

    “我身体跟二十岁的时候没有任何差异!”顾爸爸坐了一个健美先生的手势!

    然后揍特么成功抽筋了!疼的呲牙咧嘴!差点叫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