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

    “以后禁止你再来我的酒吧!”胡云飞在揍完他后,感脚心情好了一些!于是站在镜子前整理西装。

    “这么对待客人,怪不得你的酒吧生意惨淡!”顾总毒舌。

    “老子就是为了讨他一个高兴,亏本我也愿意!”胡总监不屑,特别特别邪魅狂狷!

    嘤!上楼来舀外套的小白莲在门外听到,瞬间感动的内牛满面!

    楼下吧台前,刘小年自己点了苹果汁,偷偷舀镊子往里加冰块。

    “晚上刚吃了辣,不许喝冰的。”顾恺及时粗线,把媳妇儿的果汁没收走!

    还是被发现了啊……刘小年揉揉鼻子,表情特别无辜。

    “走吧,我们去包厢。”顾恺揽过他的肩膀。

    “我刚约了平平一起打桌游!”刘小年恋恋不舍。

    “乖,我有事情跟你讲。”顾恺把他领进一个包厢。

    “什么事?”刘小年很好奇。

    顾恺把他搂进怀里,低头亲了亲,“故事很长哦,和你的身世有关。”

    “我的身世?”刘小年诧异。

    “嗯。”顾恺点点头,原本想迂回一下,但是想想也没什么好拐弯抹角,于是直截了当道,“那个叶青是冒牌货。”

    这句话有点震撼,刘小年脑子彻底当机!神神神马意思?!!!

    顾恺搂住媳妇儿,把所有故事全部慢慢讲出来。

    吧台前,胡总监问酒保要了两杯鸡尾酒,端着就往包厢走。

    “你真的要去找顾总?”小内八跟在他身边,觉得有点忐忑,“说不定他们正在那个!”

    “他们刚刚看了我们,正好去看回来!”胡总监居心叵测。

    “不好吧?”小白莲犹豫,好像有点缺德!

    “那你别去了,我一个人去。”胡总监很坚持。

    嘤嘤嘤!那我也去!小白莲拽住他的衣服!心里有一丝……蛋蛋的兴奋!

    所以说神马锅配神马盖!

    “友情赠送,墨西哥热——”胡总监猛然推开包厢门,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刘小年眼泪汪汪,看上去可怜的一比那啥!而顾恺正在表情严肃的帮他擦眼泪!明显是在谈正事!

    卧槽!原本以为能看到十八|禁,为什么改成了悲剧片?胡总监有些凌乱!

    “你来干什么?”顾恺皱眉。

    “呃!请你们喝酒!”小白莲把酒杯放在桌上,拖着自己的男淫揍往外走!

    包厢门重新被关上,顾恺叹了口气,“乖,别哭了。”

    “我不是伤心。”刘小年鼻子通红。

    “我知道。”顾恺拍拍他的背,“都过去了。”

    “你确定这次没有弄错?”刘小年可怜兮兮的看他,不要过几天又说其实是搞错了,沈轩另有其人神马的……那自己一定会崩溃掉!

    “我确定不会错。等这件事情彻底解决掉之后,我就带你去见方遥。”顾恺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叶青打算干什么?”刘小年有些不解。

    “暂时还没有办法判定,不过肯定和顾氏的资产有关。”顾恺道,“我给他的职位虽然不低,却并没有实际权力,只是处理一些皮毛的业务工作而已。最近他似乎已经有些不满足,也有些沉不住气。”

    “如果按照你所说,那他应该是好不容易才混进顾氏,为什么不多耐心几天?”刘小年不解。

    “因为他完全是借助了沈轩的身份,才能换取顾家信任。医生说过虽然你记忆恢复的机会很小,但是并不代表完全为零,而万一哪天你想起来过去的事情,他的身份也会随之穿帮。所以就算知道会露马脚,他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顾恺道,“只有豁出去赌。”

    “我好像是在梦里。”这段故事有点乱,刘小年脑袋晕乎乎。

    “其实你是不是沈轩,对我而言都不重要。”顾恺搂着他,说了一句特别煽情滴情话!

    可是对我而言很重要啊……刘小年出神的想,然后顺手端过桌上的鸡尾酒,仰头一饮而尽!

    “喂!”顾恺愣了一下,等到回神时,他媳妇儿已经完全喝掉了那杯红色的的液体!

    刘小年端着空酒杯,也愣住鸟!刚刚就是觉得有点渴想喝东西,余光瞥到还以为是自己的苹果番茄于是顺手就……喝了!

    啊啊啊啊啊啊过敏肿么办!

    “先去医院!”酒精过敏严重会引发窒息,顾恺不敢掉以轻心。

    刘小年想起自己十二三岁时偷偷喝了一口院长爷爷的黄酒,结果全身又痒又红整整三天的惨痛经历,觉得腿有点软!卧槽不会已经连路都不会走了吧!顾恺大惊失色,抱着他就往外冲!

    “你别担心啊我我暂时还没事!”刘小年赶紧安慰他!

    胡云飞正和林平平坐在卡座里,腻腻歪歪的喝红酒,突然揍看到顾恺抱着刘小年一脸惶急的冲粗了酒吧,于是都被吓了一跳,赶紧追了过去!

    顾恺显然没心情跟他们细说,匆匆解释了两句就发动车子,刘小年坐在副驾上,有些囧的看着胡云飞和林平平,“我其实现在还没事,你们别太——”

    一句话还没说完,顾总就已经一脚油门轰粗了停车场!

    医院里人很多,顾恺在一边排队挂号,刘小年坐在椅子上崩溃——真的开始全身痒了内牛满面!顾恺看着他变红的脖子和脸蛋,也觉得有点捉急!幸好医生检查后说不算严重,按时吃药,在家休息两三天就会没事。

    回到家里后,刘小年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大红脸——神马叫欲哭无泪!

    “你脸肿么了!”弟弟也受惊。

    “过敏……”刘小年扑在床上装死,好像被人用板砖狠狠拍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敢不敢再丑一点!!!

    “我哥居然让你喝酒了?”弟弟特别抱不平!并且断定一定是他哥又有了邪恶的小念头所以才会让嫂去喝酒打算喝醉后做一些事情……尊是色|欲熏心无耻之极啊!

    “回自己的房间去睡!”哥哥把他弟拎出卧室,然后从柜子里舀出媳妇儿滴睡衣,“医生说你最好不碰水,去刷个牙休息吧,不洗澡了。”

    刘小年接过睡衣,“我去浴室换!”

    “为神马?”顾恺不解,哪里没被自己看过啊肿么突然就害羞了呢!

    但素他还没来得及问,刘小年揍已经溜进了浴室,并且还反锁上了门!

    顾恺:……

    刘小年在浴室把自己扒光,然后……果然比脸还严重到处都是小红疹子啊!泪奔的一比那啥!这么难看必须一定不能让他看到!于是刘小年刷完牙后裹紧睡衣,小心翼翼的挪出浴室。

    顾恺正靠在床头看出,见他出来后就随手舀起一管药膏,“过来帮你擦药!”

    擦药?!刘小年果断伸手,“我自己擦!”

    “背上你要怎么自己擦。”顾恺皱眉,“听话。”

    “不!”刘小年很坚决!

    “乖。”顾恺哄他。

    “就不!”刘小年疯狂摇头。

    然后在下一秒,他揍被顾总扛到了床上!

    “不要啊!”刘小年捂着衣领打滚!

    “乖别动,把睡衣脱了。”顾恺压住他,伸手解扣子。

    弟弟趴在门外咬住手背倒吸冷气,特别特别同情他嫂子,他哥尊是个禽兽啊!

    由于两人力气实在是有点悬殊,所以刘小年最后还是崩溃万分滴,被他扒的连内裤都不剩……因为连屁股上都变红了啊泪牛满面!

    “天。”顾恺看的很心疼,低头亲了亲,“痒不痒?”

    “有一点。”刘小年乖乖回答。

    “忍一忍,明天就会好一点了,不过医生说不能擦太多,要不然对皮肤不好。”顾恺用药棉沾掉多余的药液,动作细致又耐心。

    刘小年看着他专注的神情,觉得突然就鼻子有点酸。

    “好了。”顾恺帮他穿回睡衣,小心翼翼把人抱进怀里,“别挠自己,实在难受就和我说话,或者咬我也行。”

    刘小年失笑,亲亲他的下巴。

    “睡吧。”顾恺关掉台灯,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黑暗之中,刘小年紧紧抱着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这个晚上,似乎发生了太多事情,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改变的,是自己终于确认了身份,不再是找不到亲人的弃儿;没改变的,是和他之间的关系,一直一直就和刚开始一样,一分也没有减退过,甚至越来越亲密。

    现在这样子,真的很幸福啊……

    虽然过敏不能去上班,但是第二天刘小年依然起的很早。等顾恺起床下楼时,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给我看看。”顾恺拉过自己滴媳妇儿检查,然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褪下去不少。”

    “嗯,已经好多啦。”刘小年很乖巧,不仅做了早餐,还帮顾恺烤了小饼干做下午茶,帮顾曦炸了好吃的鱼饼!

    弟弟很感动,麻痹他嫂子好贤惠!!

    没有了媳妇儿坐在副驾驶,堵车神马的尊是一点乐趣都没有啊!看着前方的拥挤车流,顾总焦躁的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把车开到公司,刚好赶上大家排练年会节目,于是许多部门滴人都看到了顾总黑着脸,一个人,拎着包,肘向了办公楼!

    麻痹不是吧!难道俩人又吵架了!院子里顿时哀鸿遍野哀声一片!要不要这么凄惨!

    “昨天小年在酒吧过敏,是顾总抱着他去了医院。”林平平安慰道,“所以脸色差应该不是因为吵架,而是因为担心。”

    皇天在上,小白莲出发点绝对是好的……但素这种话尊的很容易传成谣言啊!

    神马是谣言?谣言揍是提炼粗一句话里的精华部分,然后丧心病狂的进行二次加工!不加工的那揍不叫谣言,叫传话筒!

    “老大昨天去酒吧喝酒,然后抱娘娘去了医院!”

    “老大昨天去酒吧喝酒时弄伤了娘娘,然后紧急抱去医院!”

    “老大昨天在酒吧喝酒时兽|性大发,在包厢里弄伤了娘娘,然后抱着去了医院!”

    “老大昨天在酒吧喝酒时被人下了春|药,眼看着就要被不良少|妇所引诱!关键时刻娘娘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为他解毒,但素老大当时已经神志不清,所以辣手摧|花弄伤了娘娘,然后抱着去了医院!”

    版本越传越离奇,到最后虽然‘顾恺昨晚抱刘小年去医院’这个重点还在,但素其余的描述已经衍生出了几十个版本,最离谱的一个甚至说顾总其实是个外星人,昨晚在酒吧喝酒时,突然新世界的大门骤然开启,几十架ufo缓缓下落,要带他回那美克星。结果娘娘誓死不肯放弃这段情,含泪召唤出守护自己的喷火巨兽,用意念指挥它和外星军团搏斗,最终赢得胜利却身受重伤。顾总被他的一片痴心所感动,于是放弃了回母星继承王位的机会,抱着他去了医院!

    麻痹要不要这么感人!!!!!!!!!!

    “你们在聊什么呀?”一声询问突然响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