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擦!肿么这么容易揍进去了呢!弟弟受惊,麻痹难道自己不够紧?这一定不是尊的!一定是道具太迷你了!弟弟试着拧了拧开关,然后揍腰肢一软,娇喘着趴在了床上!

    卧槽震的好给力!自己做准备的小0号才是合格的小0号!弟弟脸颊泛红双眼含泪,又舀出了一副……手铐。

    小清新之神已经彻底崩溃了!她绝望万分,在空中看了弟弟最后一眼,然后揍挥舞着纯洁透明的小翅膀飞向窗外,头也不回!!

    淫|荡之神邪笑着取代了她原本的位置,用粉红色的泡泡诱惑弟弟,宝贝儿加油,你还可以再没下限一点,乖,就是这样,戴好一只手铐,然后把中间的链子绕过床栏,再戴好另一只,上锁!

    细微的‘咔嚓’一声,是金属锁住的声音,弟弟从迷醉中瞬间回神,然后揍崩溃了!

    我勒个擦肿么会这样!自己只是想模拟一下他回家之前的场景!肿么就真的锁上了呢!还有两个小时啊!自己难道就要这么度过?不不不要啊!弟弟感脚自己快哭了,钥匙在地上的盒子里,根本就够不着!身体里的小玩具还在不停震动,双手却被牢牢锁在床头。

    我果然揍是个弱智啊!弟弟内牛满面!跪在床上绝望万分!

    时间一点一点溜走,半个小时后,弟弟一边难耐的咬着下唇,一边心想麻痹现在千万不要地震!因为自己特么跑不掉啊!

    一个小时后,弟弟趴在床上,脸颊是不正常的潮红,腰肢也一直在发抖,觉得自己快要shi掉了!

    两个小时后,弟弟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再去勾引陆医生,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卧槽你不要再震动了啊……

    两个半小时后,门口传来钥匙生,弟弟双眼含泪,很纠结的把脑袋转向卧室门口。

    “小曦。”陆医生温油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呜呜呜……”弟弟伤心欲绝!

    “小曦?”陆医生走到卧室,被眼前的情形惊了一惊!

    “老公。”弟弟声音沙哑。

    能爱得了弟弟的医生都不素凡人!陆展风仅仅震惊了三秒,就恢复了惯有的温油神情,带着一点点腹黑滴笑容坐到床边,指尖轻轻滑过他赤|裸的后背,“送我的礼物?”

    被折磨了整整两个小时的身体敏感的惊人,只是用指尖轻轻扫过,就带来一阵剧烈的战栗。

    陆医生眸色暗了几分。

    “你先放开我啊。”弟弟哭着求他。

    “好像不是我把你锁住的哦。”陆展风揉了揉他汗湿的腰,嘴角微微勾起。

    “那你先嗯嗯嗯嗯。”弟弟把脸埋到被子里!

    “什么,没听清。”陆展风慢条斯理,解开自己的领带。

    “帮我把它舀粗来。”弟弟羞射又悲愤,抗议的扭了扭小腰!

    “等我先去洗个澡。”陆展风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臀瓣,起身去了浴室。

    纳尼?!!!桥,桥豆麻袋!!!肿么就去洗澡了呢!!!弟弟目瞪口呆风中凌乱!!就算不想舀出来也好歹先帮自己关了啊泪牛满面!!!!!

    虽然陆医生洗澡速度很快,但是弟弟现在明显度秒如年,所以他一边哽咽一边想,麻痹肿么这么久呢,麻痹难道他在偷偷用自己的浴盐做spa?

    浴室的水声停止后,陆展风只穿着内裤走出来,一边走一边用浴巾擦头发,腹肌特别给力!

    但素弟弟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再去欣赏他英俊的男淫,因为他已经被情|欲和空虚折磨的奄奄一息。

    “想不想我?”陆医生虚压在他背上,双手探在前面抚慰那精神奕奕的小东西。

    渴望已久的爱抚终于来临,弟弟顿时苏胡的呻|吟不已,声音特别特别性感!

    陆展风轻笑,重重拎起他已经瘫软的小腰,“趴好。”

    “温油一点啊。”弟弟不满的娇喘。

    然后在下一秒,陆医生揍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神马才叫真正的不温油!

    我嘞个擦肿么连前戏都没有呢!弟弟瞪圆眼睛,感脚麻木许久的小菊花又一次焕发了生机!

    麻痹好疼疼疼疼疼疼啊!!!!!!!!!

    “都怪小曦不好。”陆展风一边狠狠的占有他,一边在他耳边吹气,“本来想回家先好好休息的,现在都被你搅黄了,要怎么赔我?”

    “呜……”弟弟咬着下唇,含泪扭头看他。尼玛讲不讲道理啊,明明揍是你自己也饥渴万分!你还敢不敢硬的再快一点!

    “乖,叫好听一点。”陆展风哄他。

    “不!”弟弟很有骨气的抿住嘴巴!

    陆医生眉梢一扬,重重顶了一下。

    “嗯……”弟弟哭着认输,娇喘的特别给力!

    分开一个月的成效是显著的,陆展风难得索求无度,抱着他从床上折腾到客厅,最后还压在浴室墙上狠狠欺负了一下!

    揍算弟弟骨子里是个**的小妖精,也感脚有点受不鸟这样的攻势!他趴在陆医生肩头,一边喘息一边哽咽!

    “真累了?”陆医生一边运动,一边温油的问。

    “嗯。”弟弟委屈万分。

    “乖,这次完了就放你休息。”陆展风亲吻他的锁骨。

    弟弟特别乖巧滴‘嗯’了一下,然后主动抬高腿!

    陆展风轻笑,重重吻上他的唇瓣。

    一夜|欢愉之后,弟弟在第二天成功滴卧床了!一半是因为腰疼菊花疼,一半是因为想撒个娇。

    陆展风坐在床边,很耐心的喂他吃稀饭。

    气氛甜蜜美好,弟弟大脑飞速思考,刚想说一些煽情的情话给他听,手机却特么响了!

    擦!弟弟特别怨念!而且有点想咆哮!但素来电显示是他爹!只好把咆哮压下去!

    “你带叶青去了公墓?”顾爸爸开门见山。

    “嗯。”听到他爹这么问,弟弟有点忐忑,“我觉得无所谓,就没有提前跟你说。”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顾爸爸道,“只是想问一下他当时的反应。”

    “反应?”顾曦回忆,“情绪很低落不过也没有过分悲伤,很正常。”

    “小年呢?”顾爸爸有些担心,“你哥说他已经知道了叶青的身份?”

    “嗯,不过他心情没有太大波动,和哥哥也很好,甚至比以前还要好。”弟弟安慰他爹,“你别担心。”

    爸爸叹了口气,“美国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后,我尽快回来。”

    弟弟乖巧万分滴挂了电话,然后嘟着嘴继续求医生舌吻。

    “我不在的这一个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陆展风听的有些好奇。

    “嗯。”弟弟表情很深沉,“这是一个特别特别长的故事!起码要用一百个亲亲来换!”

    “突然想起来今天我要加班。”陆展风把粥碗塞给它,声音很温油,“小曦自己吃,我先走了。”

    弟弟泪奔,腹黑神马的最讨厌了!

    “说吧。”陆展风忍笑,狠狠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弟弟瘪嘴认输,“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小年其实从小就和我们认识这件事?”

    “当然,我还记得你说他叫沈轩。”陆展风继续喂他吃东西。

    “后来我们却发现好像搞错了。”弟弟叹气,从叶青在美国的出现开始,大致把过程跟他讲了一遍。

    陆展风有些吃惊,“这么巧合?”

    “我们也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叶青知道许多沈家的事情,不信也没有办法。”弟弟难得愁苦,“他和小年都没有别的亲人,也没有办法做鉴定。”

    陆展风皱着眉,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肿么了呀?”弟弟拽拽他的袖子。

    “其实我自从在医院看到小年的第一眼起,就对他印象很深刻。”陆展风语出惊人。

    擦!弟弟感脚有点斯巴达,他风中凌乱的看着陆医生,“你的,神马意思!”

    “乱想什么。”陆展敲敲他的脑袋,“我是认真的!”

    “你你你还是认真的??!!”弟弟瞬间脑袋一歪,‘吧唧’晕鸟过去!

    “再闹我生气了!”陆展风哭笑不得。

    哎呀,弟弟睁开眼睛,腻歪歪的蹭进他怀里。

    “如果照你说,小年是从s市被送过来的孤儿,我或许知道他的亲人是谁。”陆展风犹豫道。

    “什么?”弟弟坐直身体,吃惊的张大嘴巴!

    这是神马情况!!!!

    “我有一个学弟叫方遥,长的和小年很像。”陆展风道,“因为我们是一个导师,所以关系很好,有段时间他情绪很低落也不怎么说话,问过才知道原来他母亲刚刚病逝。”

    弟弟紧张的看着他,感脚这件事一定会有神展开!

    陆医生继续道,“方妈妈在病危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年轻时在s市有过一段婚姻,还生下了一个孩子,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抛夫弃子来到这座城市,隐瞒实情后嫁给了方爸爸。”

    卧槽好狗血!弟弟咽了咽口水,这尊的不是电视剧吗!

    “方妈妈之所以说出来,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想再看一眼儿子,但这么多年过去,根本就不可能再找到,所以她最终还是带着遗憾辞世。”陆展风回忆,“第一次见小年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眼睛和方遥特别像。”

    “你的意思是,小年就是方妈妈当年抛弃的那个儿子?”弟弟有些震惊,可自己还是觉得他应该是小轩啊!

    “给你看照片。”陆展风拉开床头柜,从最底层翻出来一个相框,上面两个人正在勾肩搭背!

    “咳!”弟弟幽怨的咳嗽了一下。

    “看重点。”陆展风弹弹他的耳朵。

    弟弟舀着相框看了看,感脚那个人是有点像他嫂子,但素同时也有点像叶青,因为这三个人的眼睛几乎一模一样!

    “不然化验一下?”陆医生试探。

    “嗯,我会告诉哥哥让他决定。”弟弟把相框还给陆展风,心里对认亲这件事并没抱多大希望。

    回家后和哥哥商量了一下,果然得到的反应也意料之中的冷淡!

    “检查一下总没坏处。”弟弟特别认真的劝他哥,“就当是让展风安心也好,要不然他老跟我提这个。”尊是受不鸟!

    哥哥一口拒绝!

    于是弟弟开始施展缠人**,先是疯狂赞美了一下他哥的帅脸和腹肌,又泡了好喝的花茶,最后小丫鬟一样跪蹲在地上,帮他哥捏腿,眼睛里装满殷殷期待,无比亮闪闪。

    ……

    哥哥无奈叹气,“好吧好吧,记得找个借口。”

    “收到!”弟弟心花怒放,特别欢快的蹦到楼上!

    刘小年正在叼着苹果码字,见到顾曦后很意外,“你今天回家住?”

    和陆展风分开半个月,还以为他要过阵子才舍得回来!

    “嗯。”弟弟坐在他身边没话找话,“你在写神马呀?”

    “连载,马上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