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总监当然不会拒绝,和小情人手牵手一起去了前面不远处的广场。

    “晕。”顾恺坐在沙发上,头歪在刘小年怀里。

    “谁让你喝那么多酒!”刘小年倒了杯酸奶喂他,“喝掉!”

    顾恺搂着他一通乱蹭,“头有点晕!”

    “我还是带你回家好了。”刘小年很无奈,扶着他跟欧阳龙告辞。

    二哥感慨万千,当年一起喝酒的三个人,如今两个都有家有室……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

    喝醉酒的人通常都奇重无比,刘小年费了吃奶的力气,才把他从出租车上成功扶回别墅里,气喘吁吁的丢到了卧室床上!

    顾恺摊着四肢打呼噜,一点总裁的气质都没有!

    刘小年端着水盆伺候他漱口洗脸,又擦了汗换了睡衣,简直贤惠的不能再多!等到自己洗完澡躺回床上,时间已经快到三点。

    “以后不许再喝这么多酒!”刘小年捏住他的鼻子。

    “小年。”顾恺迷迷糊糊,翻身把他搂在怀里,劈头盖脸亲下去!

    “喝醉不许乱动!”刘小年把人按回被窝里,“好好睡觉!”

    “你不要走。”顾恺握过他的手。

    “我不走。”刘小年把台灯拧暗,趴在一边看他。

    就算是醉醺醺的样子,也很帅啊!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果然是尊的!

    “不管你是不是小轩,我都爱你。”顾恺声音很含糊。

    刘小年只听清楚‘我爱你’三个字,于是嘴角一弯,低头亲亲他的鼻子。

    “嗯,我也爱你。”

    一直都会这么爱你。

    76

    大概是察觉到身边有人,刘小年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宝贝。”顾恺低头亲亲他。

    刘小年和他对视了几秒,然后眼睛一红,无声的哭了粗来!

    卧了个槽!顾恺瞬间觉得自己特么心都要裂了!他掀开被子钻进被窝,伸手把媳妇儿搂进怀里,懊恼的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原以为昨晚闹的那么过分,接下来一定会被他推开,却没想到怀里的人却出奇乖顺,不仅没有挣扎,反而伸手紧紧抱住了自己。

    顾恺愣了一下,觉得有些意外。

    刘小年死死搂着他,眼泪刷刷往下掉,连肩膀都在抖。

    整整一夜的梦鲜活而又明晰,梦境里的自己回到了儿时的样子,被他抱在怀里念故事,一起喝茶吃点心;下个瞬间却又被抛回一间破旧的地下室,一个年轻女子哭着为自己换新衣服,然后说轩轩妈妈对不起你。大巴车从悬崖掉落的瞬间,整个人也从冗长的梦里被惊醒,睁眼刚好对上他的眼睛,泼墨般的瞳仁里,满满都是温柔。

    “恺哥哥。”刘小年声音很小,像是小猫在呜咽。

    顾恺却没听清,只是更紧的抱住他,“做噩梦了?全身都是冷汗。”

    “你不要走。”刘小年哭的很凶。

    “傻瓜。”顾恺低头,细细碎碎吻掉他的眼泪,“我当然不会走。”

    刘小年傻乎乎的看他,隐约觉得自己想起来了一些事情,却又不甚明晰,分不轻是梦境还是曾经。

    “乖,给我看下伤口。”顾恺扶着他坐在床上,小心翼翼拆开绷带。

    虽然擦伤面积有点大,不过幸好都是皮外伤,也没有严重的扭伤,顾恺松了口气,取了新的绷带重新帮他包扎好,又检查了一下脑袋上的撞伤,“要不要去医院?”

    “没关系。”刘小年晃晃脑袋,“过几天就好了。”

    “不行,肿这个大一个包!”顾恺很坚持。

    “好吧,随便你。”刘小年拗不过他。

    顾恺电话预约了一下自己熟识的医生,然后很温油的问媳妇儿,“还有两个小时才去医院,要接着睡还是要吃早餐?”

    “你昨天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刘小年终于想起来这件事,于是顶着黑眼圈幽幽问。

    ……

    卧槽这是要开始算账了吗!媳妇儿的反射弧会不会太长了一点!刚刚他明明揍在自己怀里哭的梨花带雨!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啊!顾总瞬间很心虚!

    “说啊。”刘小年虽然语气里没有太多怒意,但素做贼心虚的顾总还是紧张了!他很老实的交代,“我忘了。”

    然后他就被媳妇儿用狗熊抱枕惨烈的击中了!

    “宝贝儿我错了!”顾恺拉过媳妇的小手,特别郁闷的说,“昨天一整天都很忙,会快开完的时候夏总突然打电话来说有饭局,我着急准备资料,所以就……”

    “就忘记我还在办公室等你!”刘小年很生气!

    “后来我有让秘书去找过你,她回来说游戏组的办公室里没有灯,已经没人了。”顾恺很悲愤,居然谎报军情!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睡着了啊!”刘小年挣开他的手,“你还不接我电话!”

    “之前开会把手机转到静音,忘记调回来了。”顾恺继续握住他的手,“后来我回家后才发现,结果打给你又没人接!”

    “我手机昨晚被人抢了!”想起昨晚的惨状,刘小年委屈的快哭了!

    “我知道我知道,小曦都给我讲了。”顾恺把他搂进怀里哄,“我知道错了,原谅我这次好不好?保证以后不会重犯!”

    “三个月不许碰我!”大概是总裁文写多了,小宅男能想到的惩罚方法只有这一种!

    “心肝儿。”顾恺低头亲了一下他的嘴,耍赖,“要不然改成三天?”

    “不行!”刘小年还在愤愤。

    “不然我去跪键盘?”顾总很自觉,“头上再顶一碗水。”

    刘小年被逗的想笑,不过最终还素成功的忍住了!

    顾恺再接再厉,抱着他亲亲咬咬,说什么都不肯走,脸皮厚的一比那啥!刘小年被他哄的没了脾气,终于不甘不愿的

    妥协,“那你以后不许再喝醉了。”

    “保证!”顾恺赶紧举右手!并且亲自伺候自己滴媳妇儿换衣服!

    毛茸茸的睡衣被脱掉后,露出可爱的兔叽内裤,包裹住圆滚滚的小屁股!顾总眼睛发光,然后很冷静的说,“乖,我们换一条新的内裤好不好呀?这个太幼稚鸟。”

    “不好!!!”刘小年瞬间识破,一脚丫子凶残踹到他脸上!

    两人磨磨唧唧换好衣服后,顾曦已经在楼下煎好了水煎包,正在厨房盛稀饭,顾恺把刘小年扶到椅子上,自己去厨房帮他弟。

    “卧槽!你吃错药了?”弟弟感脚很震惊,因为他哥向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公子!

    “小年赶我进来的。”哥哥怒视他弟,“他说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弟弟感慨万千,果然还是嫂子好!但素他究竟知不知道,有哥哥在自己只会更忙不过来!

    “对了,你昨晚怎么会带叶青一起去酒宴?”弟弟一边切葱一边问。

    哥哥被辣的泪牛满面,“因为他是做业务这一块,我想让他早点熟悉环境。”

    “总觉得他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弟弟用勺子搅搅锅,“相比起来,我倒觉得小年更像小轩。虽然他已经失忆,不过有时候不自觉流露的表情真的很像从前啊。”

    “所以我已经找人去查叶青的底。”顾恺随手吃了一个煎饺。

    “尊的?”弟弟瞬间惊为天人!麻痹他哥好牛逼啊!

    “不过截至到目前,还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的确和小年在同一所孤儿院待过,也的确被领养走;两人五官轮廓很像,那张旧照片里的小轩年龄太小还没长开,也看不出究竟是哪一个;唯一有些可疑的地方,就是叶青念研究生时其实有三所大学可以选择,其中一所甚至是top10,但是他却放着常春藤不去,偏偏选了最不出名的一个。”

    “会不会是因为学费原因?”弟弟皱眉。

    “不确定,不过也不能随便下定论。”顾恺从消毒柜里舀出碗筷。

    “爸他知道这件事吗?”弟弟追问。

    “知道。”顾恺点头,“而且爸也觉得有些不对,所以经常会打电话和他聊小时候的事情,但是都很正常,他要么不记得,记得的就都没有错。”

    “会不会是小年在失忆前告诉他的?”弟弟猜测。

    “那他未免也记得太多了。”顾恺问,“按照常理来说,童年的记忆大多会很模糊,所以他记得越清楚,反而就越奇怪。”

    “可惜他和小年都找不到其余亲人,也没办法做鉴定。”弟弟叹气,“那现在要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如果他真的是小轩,我当然会蘀沈伯伯好好照顾他;不过如果是假冒的,就另当别论了。”顾恺把稀饭端出去,“吃饭吧。”

    “好香!”刘小年抽抽鼻子,立刻报出正确答案,“牛肉蛋花粥!”

    这才是吃货的最高境界啊!顾恺把碗放在他面前,凑过去亲亲他的额头,“猜对了,奖励。”

    擦!弟弟端着包子站在厨房门口,感脚自己很多余。

    秀恩爱神马的果然最讨厌了!

    吃完不算早的早餐后,顾恺又搂着媳妇儿看了会电视,看着时间差不多才开车前往医院。

    “阿恺。”办公桌前的男人眉目英挺,不像是医生,更像是电影明星!

    “他是裴泽,我的好朋友,脑科专家,刚从加舀大回国。”顾恺给媳妇儿作介绍。

    “医生你好。”刘小年很诚惶诚恐,自己不过是磕了一下脑袋而已啊,请这么大一个专家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你好。”裴泽声音很温润,笑容优雅又迷人。

    刘小年感脚自己的下一本书可以用他做主角,一定会有许多妹纸喜欢!

    检查的过程很快,裴泽舀着检验报告看了看,“放心吧,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皮外伤而已。”

    “真的?”顾恺追问。

    “当然是真的。”裴泽无奈,“这是我看过最不是病人的一个病人。”

    脑袋磕了一个包而已啊!!!他也至于!!

    “他小时候曾经脑部受伤失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治好?”顾恺问。

    “失忆?”裴泽有些意外,“现在还没想起来?”

    顾恺摇头。

    “脑部创伤又很多种原因,不能仅仅用生理因素来归类。”裴泽又看了看手里的片子,“应该可以用一些小时候的场景试着唤醒那部分记忆,不过也有可能他会一直这么下去,就像是磁盘格式化,资料就会永远丢失。”

    “我之前问过别的专家,也是这个解释。”顾恺叹气,“那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你们在聊什么?”刘小年从洗手间出来,好奇的问。

    “在聊他对你紧张过头,一点小伤都不放过。”裴泽鄙视的看了一眼顾恺,“当年你砸我的时候怎么不见手软,拎着椅子就抡下来!”

    “你们为什么要打架?”刘小年很意外。

    “因为我摸了一下他弟弟的头发。”裴泽望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