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陆展风拍了拍他的腿。

    “老公。”弟弟委屈万分的趴在他胸前,“我知道错了。”

    “哪里错了?”陆展风轻抚他的背。

    “不该不穿衣服躺在沙发上,会感冒着凉。”弟弟哽咽。

    “还有呢?”陆展风声音很温油。

    “不该自己那样,要等老公回来。”弟弟抱紧他,“我不敢了呜呜呜……”

    “是你自己说的哦。”陆医生吻吻他的耳朵,“下次再被我撞到怎么办?”

    “会乖乖接受惩罚。”弟弟把脸埋在他怀里,耳朵有点烫。

    陆医生很满意的搂住他,坐了起来。

    “啊!”顾曦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他他他他他那个还在里面……呜呜呜一下子坐下去好疼!

    “乖,这一下是处罚。”陆展风抱着他站起来,压到了卧室床上,“然后接下来,是给你乖乖认错的奖励。”

    弟弟泪眼迷蒙,觉得自己温油的大医生好像黑化了,还是说他其实一直就这么黑?弟弟晕晕乎乎,感脚自己买回来了一个贴着温油?体贴?宠溺标签的腹黑?鬼畜?冷酷攻!

    呜呜呜,我要退货!弟弟一边哭,一边忘情的抱紧了陆展风!

    “现在舒服了?”陆展风轻笑。

    弟弟两条腿紧紧缠住他的腰,随着他的撞击破碎呻|吟,然后悲哀的发现就算是鬼畜腹黑,自己也还素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啊……

    难道我揍是那传说中的小贱受?

    弟弟顿时泪牛满面!这一定不是尊的!我是气质受!

    这场欢|爱持续的时间有点长,弟弟被欺负的全身无力,最后只好摊开四肢的躺在床上,让陆医生嘴对嘴喂水喝。

    清凉的水伴着情人的热吻,弟弟舒服的哼哼唧唧。

    “累坏了吧?”陆展风喂他喝完水后,体贴的把他搂进怀里。

    “我好爱你。”弟弟傻乎乎的说。

    “我也爱你。”陆展风抱紧他。

    “嗯,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妈妈?”弟弟问。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陆展风有些意外。

    弟弟有点小羞射的想,因为我特么想和你结婚啊!所以要早点见家长!

    “等我下个月回来吧,我就带你去见我妈。”陆展风吻吻他的额头。

    咦?弟弟抬头看他,“什么叫下个月回来?”

    “本来打算明天再告诉你的。”陆展风眼底有些不舍,“我要去出差,一个月。”

    “啊?”弟弟郁闷了,“那我肿么办?”

    “你在家等我回来。”陆展风失笑。

    “我可不可以一起去?”弟弟很期盼,“自费!”

    “不行。”陆展风一口拒绝。

    “那你要去哪里?”弟弟蔫兮兮。

    “不能说。”陆展风无奈。

    “为神马啊!”弟弟不高兴了!

    “这次是政府教育机构要求,抽调我们去出保密试题,期间不可以联系任何人。”陆展风亲亲他,“乖,体谅一下我好不好?”

    “所以你连手机都不能带?”弟弟泪牛。

    陆展风叹气,然后……点头。

    弟弟小眼神瞬间哀怨的一比那啥!他感脚自己被残忍冷酷而又无情的抛弃了!

    “小曦听话。”陆展风哄他。

    “那你要带礼物给我!”弟弟嘟囔着为自己争取福利。

    “嗯。”

    “要带十份!”得寸进尺。

    “嗯。”

    “要特别特别贵的!”变本加厉!

    “嗯。”

    “还要特别特别大!”无理取闹!

    “嗯。”

    “还要买钢铁侠的头盔给我!”眼睛发光!

    “……嗯。”

    “还要可以外穿超人**!”无限期待!

    “……”

    “你怎么不‘嗯’了?我要两条,我们穿情侣……唔!你干什么……好疼才刚做完……手拿开啊……你荒|淫无度……硬的太快了这不科学呜呜呜……轻轻轻一点……嗷嗷嗷……”

    “宝贝儿,叫好听一点。”

    “嗯……”

    72

    几天之后,陆医生果然揍去出差了!留下弟弟一人空虚寂寞冷,只好暂时搬回家住。

    他哥正在客厅里抽烟!

    “呛死了。”弟弟一边换鞋一边不满的抱怨,“你今天肿么下班这么早?”

    哥哥没工夫理他弟,因为他感脚自己的媳妇儿最近有点不对!

    本来听他说找到到一个孤儿院的朋友,还觉得挺高兴!但素为神马他在每次通电话的时候都要提起那个叫叶青的人呢!这不科学!成天和别的男人腻在一起像神马样子!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哥哥狂躁的摁灭了烟头!又点燃另一根烟!眼神特别特别霸气!

    “哥你没事吧?”弟弟捉急了。

    “你现在打电话告诉小年,就说我生病了!”哥哥命令他弟。

    “为神马要骗他?”弟弟不解。

    “按我说的做。”哥哥阴郁又冷酷!

    麻痹好凶啊!弟弟被吓到了,只好委屈滴沦为爪牙,颤抖着拨通了电话,顺便打开外放喇叭!

    “哪位?”刘小年迷迷糊糊,显然还没睡醒。

    顾总心里一软,矮油媳妇儿的声音好软糯!

    “是我。”弟弟严肃的清了清嗓子,开始构思情节!

    “小曦?”刘小年打了个呵欠,裹着被子趴在床上,“怎么啦?”

    “我哥他病了!”弟弟直奔重点!

    哥哥赞许的摸了一下他弟的脑袋,干得好!

    “生病了?”刘小年一愣,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什么病?”

    弟弟求助的看向他哥,哥哥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弟弟瞬间意会,特别沉痛的说,“他发骚!”

    “啊?”刘小年受惊。

    骚你个头!哥哥凶残的捏拳头。

    “我我我说错了他发烧!”弟弟泪奔解释。

    “不严重吧?”刘小年问。

    “特别严重!”弟弟看了眼他哥,“刚刚他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哥哥满意点头,慢悠悠的吃香蕉。

    “什么?!!”刘小年吓惨了,“有没有摔伤?”

    “胳膊断了!”弟弟扯的没边没际。

    “骨折了?!”刘小年大脑一空,“那那那现在呢?送医院了没有?医生怎么说?能不能让他接我电话?”

    弟弟忐忑的看了眼他哥——还要编么?

    哥哥靠在沙发上,表情淡定的掰开一个坚果。

    弟弟心里有了底,于是继续兴致勃勃眉飞色舞道,“我哥他不肯去医院!”

    “骨折了还不去医院!”刘小年着急,“他人呢?”

    “还在加班。”弟弟语气里充满崇敬!

    “让他接我电话!”刘小年难得一怒。

    哥哥冷酷的摇了摇头,作为对媳妇儿的小惩罚!

    “不行,我哥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弟弟心领神会!

    “可是他都骨折了啊!”刘小年六神无主!

    大概是感脚嫂子有点可怜,于是弟弟把情节往回拉了一点,“那个,其实我哥也不一定是骨折,他只是胳膊肿了而已,你别太担心了!”

    “感冒从楼梯上滚下来,怎么就不肯去医院啊!”刘小年声音带上了哭腔,到底在搞什么!

    卧槽尊的哭了?哥哥手下一僵,大榛子骨碌骨碌滚到沙发底下。

    “怎么了?”爸爸听到动静,推开他虚掩的卧室门。

    “伯父你劝劝他啊。”刘小年见到救星,赶紧红着眼睛把手机递过去。

    劝神马?爸爸莫名其妙接过手机,“什么事?”

    “爸。”顾曦很囧,肿么突然揍变成他爹了呢!

    “到底出什么事了?”顾爸爸一脑门子雾水。

    “神马事也没有!”弟弟完全不知道该肿么解释,他特别凄惨的看着他哥——编不下去了啊!

    哥哥也感脚卧槽好像有点过火!

    “为什么小年说你哥他昏迷骨折了?”突然之间,爸爸的咆哮声夹杂着暴风雪猛烈传来!呜!弟弟很不仗义的把手机丢给哥哥!他爹尊可怕啊!

    “爸我没事。”哥哥只好接起电话。

    “没事小年在哭什么!”爸爸又惊怒又捉急,“为什么不去医院?”

    “你声音小点啊。”顾恺觉得自己耳膜疼,“我骗他的!”

    “你骗——咳!”爸爸咆哮到一半,突然感脚有点不对,于是及时住嘴隐晦道,“神马情况?”

    “逗他玩一下,没想到真吓哭了。”哥哥无奈,“我真的没事,不信我们视频通话。”

    自己的儿子尊是无聊透顶啊!顾爸爸同情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媳妇!教粗这么一个儿子,粑粑对不起你!

    “你哄哄他,就说我胳膊不严重,已经没事了。”顾恺叮嘱他爹,“千万别说我是骗他的!”

    “行行,你好好休息吧!好好听医生的话!”爸爸很配合他儿子,胡诌几句后就挂断电话,慈祥的看着儿媳妇,“阿恺特骨折不严重,已经去看医生了,别担心。”

    “我都听到了。”刘小年眼眶还通红,不过表情已经从担心转为了生气!

    “啊?”顾爸爸石化鸟!

    “我手机听筒音量很大!”刘小年愤愤的把自己裹到被子里,尊的尊的生气了!吓自己很好玩么!自己刚才都快晕过去了!

    ……

    粑粑劝了两句没效果,只好把电话打给了大儿子。

    听完之后,顾恺如同遭遇晴天霹雳,脚的自己完蛋了!弟弟见势不妙,迅速蹿回自己的卧室,生怕一个不小心被他哥拉住泄愤!要知道,哥哥可素一个非常暴力的男淫啊!

    哥哥定了定神之后,颤抖着给媳妇儿打电话,一个压断两个压断,第五通电话拨过去,刘小年终于接了起来。

    “宝贝儿,真的生气啦?”顾恺小心翼翼的问,语气略谄媚。

    “哼!”刘小年使劲掐了一下枕头!“乖,我错了。”顾总特别特别不霸气,简直揍是个妻管严!

    “你没事干骗我干什么!”刘小年盘腿坐起来,还素很不高兴!

    “……因为我不喜欢那个叶青!”顾恺索性坦白,没错自己揍是吃醋了!肿样!

    “他?”刘小年吃惊,“这和你装病有什么关系!”

    “要是我在和你打电话的时候,百分十三十的时间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