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身肌肉,脾气火爆,稍一不高兴就和我打架,扬言要杀全家的鲁莽壮汉?”胡总监冷静的发动车。

    胡爸爸吹胡子,“老子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一个女人?!!”

    “没办法,你儿子天生就是GAY,总不能去骗好人家的姑娘。”胡云飞看着他爹,“你想,要是我妈她其实喜欢女人——”

    话还没说完,脑袋上挨了一个暴栗,胡老爷咆哮,“换个例子!”

    “要是你有一个女儿,辛辛苦苦养到二十岁嫁了人,结婚后才发现对方是个骗婚的GAY,只是为了让她生儿子传宗接代,然后就离婚,你会怎么想?”胡云飞问。

    光是想想这种可能性,胡老爷揍火冒三丈!他凶狠的回答,“那我就抱着炸药包!去和那个畜生同归于尽!”

    “所以,”胡云飞把车开出车库,“我怎么可能去做那么缺德的事。”

    胡爸爸沉默了一会儿,感脚这样是很没品!

    “这个圈子真的很乱,你儿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安安分分的,你就别再反对了吧。”胡云飞叹气,特别特别苍凉!

    胡爸爸只好跟着他儿子叹了口气,反思了一下是不是因为自己年轻的时候处处留情,把胡家一脉对异性的兴趣用完耗尽了!导致自己的儿子居然对男银感兴趣!

    一个小时后,胡云飞回到自己家,林平平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克拉八心八箭要二十多万,而我们的八克拉八心八箭只需要九九八,真的只要九!九!八!”声嘶力竭的主持人一边咆哮,一边拿着喷枪惨无人道的炙烤着南非钻石表,一屋子乌烟瘴气,借此来表明自己的欧米丹顿特别特别靠谱!

    “你要买?”胡云飞失笑,坐在身边揉揉他。

    “你爸怎么说我?”林平平捏着遥控器颤抖!

    “这么关心我爸对你的看法?”胡云飞故意卖关子。

    “你还是别说了。”小白莲瘫在沙发上,气若游丝的说,“我已经去了四五趟洗手间!”

    “怕成这样啊?”胡云飞把他抱到自己怀里。

    “因为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小白莲难得在胡总面前怒一次!

    “我这不也没准备吗。”胡云飞亲亲他的脸颊,“我爸也没说你不好,别担心。”

    “周末真的要去你家?”林平平很忐忑的问他。

    “没错。”胡总监霸气的点头。

    小白莲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的问,“你觉得如果我突然被顾总派去出差,这件事发生的概率有多大?”

    “突然出差的概率为零,不过如果你敢躲起来或者消失,我保证你被开除的概率一定是百分之百!”胡总监仗势欺人,特别特别阴险!

    嘤!小白莲用眼神控诉他!

    “真吓出一身冷汗啊?衣服都潮了。”胡云飞抱着他站起来,“带你去洗澡。”

    “我一个人洗!”林平平警觉挣扎。

    “洗手间里有女鬼。”胡总监说的而特别流利!

    “你!!!!!!!”林平平泪牛满面!明知道自己胆子小这样实在是太可恶了缺德的男人神马的最讨厌了!

    “不仅洗手间里有女鬼,厨房里有幽灵,客厅里有僵尸,卧室里有吸血鬼,储物间——”

    “你不要再说了!”林平平崩溃的抱紧他,“我我我我你陪我一起洗澡!”

    ……

    这就对了啊。胡总监嘴角一扬,邪魅万分!

    而在这个时候,顾曦正在陆医生的家里,疯狂的整理自己的大箱子!

    虽然陆展风已经空出了整整二分之一的衣橱给他,但素这还是远远不够!因为弟弟是艺术家啊!艺术家必须有特别特别多的衣服!他光是衬衫揍有十几种颜色,每种颜色都有七八种款式!于是陆展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柜越来越满,而他摊在地上的一大堆箱子才空了不到三分之一!

    “满了。”弟弟抱着一摞裤子,特别委屈的看向他男淫!

    陆展风只好放下水杯,把自己平时不怎么穿的衣服收拾收拾,塞进了床底下的箱子里。

    弟弟满意的亲了一下他,然后把裤子和卫衣装进去……又满了!

    “你为什么要带过来这么多衣服?”陆展风揉揉眉心,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表情。

    “不多啊!”弟弟坐在衣服堆里,特别认真的强调,“我都没有秋裤!!!!!”

    “该有的你没有,不该有的你倒一大堆。”陆展风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收拾几件你常穿的,明天我开车把其余的送回去吧。”

    “为什么?”弟弟悲痛欲绝,“这些就是我常穿的!缺一不可!”

    “你平时会戴七八顶帽子出门?”陆展风问他。

    “是!!!!!!!”弟弟骄傲的挺了挺小胸脯!心想反正你又不能强迫我送回去!

    “好吧,那你慢慢收拾。”陆展风叹了口气,然后去阳台上默默抽烟。

    咦?肿,肿么了!弟弟感脚气氛有点不对,于是蹑手蹑脚的蹭到阳台门口,小心翼翼的看他!

    “我知道这里的房子很小,不像你原来的家,有再多衣服也可以放得下。”陆展风看着他苦笑,“对不起,委屈你了。”

    “不是的!”弟弟吃惊,自己没有这个意思啊!

    “没关系,我一定会努力赚钱天天加班,帮你买有衣帽间的大房子。”陆展风抱住他,声音很温油。

    天!天!加!班!弟弟瞬间捉急泪奔,“你不要加班!”加班神马的最讨厌了晚上揍应该抱在一起看电视玩亲亲啊!

    “现在我买不起大房子,你先委屈一下好不好?”陆医生的声音很温油,“我明天把那些书都搬到阳台上,暂时用书房给你放衣服。”

    “不!!!!!!”弟弟心疼而又感动滴抱紧他男人,“阳台漏风呜呜呜,你不许在这里看书!”

    “没关系。”陆展风吻吻他的耳朵,“宝贝对不起。”

    弟弟泪牛满面,简直揍是哽咽万分,“我不要衣帽间,我明天就把衣服送回家。”

    “不行,我的小曦是艺术家啊,要有很多很好的衣服才可以。”陆展风继续亲他。

    “我不要衣服!”弟弟哭着抱紧他,“真的不要,你要是不让我送回家我就烧掉!”

    貌似逗的有点过火了啊……腹黑医生终于良心发现,吻了吻他满是眼泪的小脸,“别哭,我明天就帮你送回家。”

    “嗯!!!!”顾曦使劲点头,感脚自己的男银尊的尊的特别好!

    卧室里的电视很大,弟弟靠在陆医生怀里,兴致勃勃的看恶俗相亲节目,一点都不符合他小清新的气质!

    “睡吧,已经很晚了。”陆展风捏捏他的脸。

    “不困!”弟弟果断拒绝。

    “不困也要睡!”陆展风把电视强制关掉。

    “我都没有看到三号男嘉宾的脸!”弟弟捉急。

    “不许再看了!”陆展风关掉床头灯,抱着他钻进被窝。

    但素弟弟尊的一点都不困!于是他解开陆展风的睡衣扣,把脸蛋贴上去蹭了蹭。

    “又干什么?”陆展风无奈又好笑。

    “胸肌尊好啊!”弟弟赞美,然后爪子一路往下,严肃滴说,“我们来试一下腹肌!”

    ……

    “腹肌会长在那里?”一分钟之后,陆医生压抑的问,声音明显暗哑。

    弟弟感脚特别有成就感!于是他的手更加放肆,停在陆展风的内裤里不肯粗去!

    “睡觉!”陆展风捏住他的手腕。

    美色当前,他居然还这么冷静!弟弟再接再厉,翻身骑到了他身上!

    陆医生呼吸变粗。

    弟弟把自己幻想成狐狸精,然后销|魂滴娇喘了一下,还扭了扭小腰!

    然后意料之中滴,陆医生兽|性大发!弟弟成功滴被掀翻了!

    但素意料之外滴,陆医生兽|性发过了头,用力太大把弟弟掀到了床底下!

    擦!

    弟弟猝不及防的叫了粗来,脑袋哐啷一声砸到床头柜,震得水杯摇摇晃晃,吧唧泼了他一头水!

    “小曦!”陆展风被吓了一跳!

    弟弟满目哀怨的看他,嘴一瘪,委屈滴哭了粗来!

    “别哭别哭。”陆展风赶紧把他抱回床上,扯过一件衣服帮他擦干。

    弟弟一边哭一边从睡衣里摸出两朵菊花——那素杯子里泡水用的。

    陆展风把他扒光擦干,然后抱在怀里哄,脸部表情很奇幻——他是真的很想笑!但是又实在不能笑!所以只好很辛苦的忍着!

    “你是故意的!”弟弟带着哭腔指控他。

    “我怎么会故意把你丢到床底下。”陆展风亲亲他的脸蛋,“不许乱说!”

    “你就是故意的!”弟弟伤心欲绝,肿么会这么丢人呢!自己这么卖力的勾引他!结果居然光着屁股被推到了床底下!这种剧情太丢人了啊!简直就是耻辱!

    “好好,给你打一下。”陆展风声音很温油。

    弟弟还在抽泣不已!特别特别郁闷!

    这种时候,揍需要陆医生狂野的推倒他,然后说一些‘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再哭下去小心我把你捆起来狠狠惩罚’之类的句子,才符合弟弟的终于幻想!

    但!素!揍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弟弟的手机突然响了!因为弟弟是美好的小清新!所以他拒绝任何音乐铃声!一直用最原始的叮铃铃!在夜深人静的时听上去略凄厉!

    于是弟弟被成功的吓了一跳,大半夜的谁打电话啊!

    尊!素!讨!厌!

    70

    弟弟本来打算凶狠的把电话压断,但素他没有这么做!因为来电显示是他爹!

    于是弟弟只好把哽咽暂时咽回去,特别温油的接起了电话,“爸,肿么啦?”

    “你哥在不在你身边?”爸爸语气焦虑万分!

    “不……不在。”弟弟紧张的坐直!难道他爹是半夜查房?嘴里问的是你哥在不在,实际引申含义是你有没有在家住,再引申一下揍是你特么是不是又跑去和男喷油同居鸟!!!!!

    麻痹好迂回啊!弟弟不自觉的捏紧听筒!感脚略忐忑!

    “不在就好。”爸爸松了口气。

    不,不在就好?弟弟纳闷,“出什么事了?”

    “我把小年弄丢了!”爸爸语出惊人!

    “啥?!!!!!”弟弟石破天惊!瞬间从床上站了起来!

    陆医生瞠目结舌,看着顾曦光屁股站在自己面前,还严肃的叉着腰!

    这种画面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先别鬼叫啊!”爸爸咆哮,“我又找到了!”

    擦……弟弟松了口气,盘着腿坐回了床上,不满的埋怨他爹,“你一句话为神马要分两次说!”找都找到了,还有什么好捉急的!还大半夜打电话!还打断你儿子滴激|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