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刘小年被震惊了!

    这分明就是自己里写过的情节呜呜呜呜呜现世报神马的果然好可怕啊!!

    办公桌很冷也很硬,躺在上面一点也不舒服。可是那里却好舒服啊……身体是诚实的,片刻之后,刘小年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腰肢无意识的抬高迎合他,连脚趾头也紧紧蜷在一起。

    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顾总感脚很给力!于是他加快了频率,终于成功滴让媳妇儿呻|吟了粗来!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因为这素弟弟亲手设计的!他当时揍预感到了,他哥一定会有这种需要!

    “嗯……不要了啊……”在攀上一个小高峰后,刘小年无力的瘫在桌子上,泪眼朦胧的祈求他。

    顾恺把他的身体往前拖了一下,分开双腿折向他胸前,“乖,自己抱住。”

    “不要做。”刘小年眼眶通红,在家不可以么?

    “听话!”顾恺拍拍他的屁股,巴掌有些重,清脆的声音传来,刘小年羞愤欲死的闭上眼睛!

    然后……那里就传来了异样的感觉。

    先是冰冷的液体,然后就是……手指?!

    刘小年无神的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上的吊灯,开始幻想它会突然变成UFO,然后从里面冲出来一群哥斯拉,把自己抢走……

    再或者办公桌突然裂开,把自己掉下去也好啊……

    本来想靠着胡思乱想来转移注意力,身体却敏感的开始发烫,连那里也开始难受,心里慢慢涌上一丝一缕的期待,最终汇聚成海。

    虽然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但素毕竟也是写过H文的人啊,刘小年在极端空虚中,想起了夹血带泪的两个大字——春|药

    太卑鄙了啊!小宅男迎风流泪!

    看着媳妇儿泛上可爱粉色的身体,顾总心里早就羊驼奔腾!但是他还是忍着没动,因为胡云飞那个淫|魔在医院的时候,告诉他一定要等五分钟!

    于是他好强压住**,一边让草泥马在心里狂奔一阵子,一边低头细细亲吻他可爱的身体。

    “不要再亲了。”刘小年哭得很可怜。其实这句话想表达的意思揍是——我们来做下一步啊!

    虽然很不矜持,可是真的真的很想要他。

    “乖,再忍一下。”顾总温油的爱抚他。

    刘小年哭的更惨烈了,再忍一下神马的,听上去简直揍是个饥渴鸡摸小0号,各种迫不及待!但素事实尊的不是这样,自己是很自爱很自爱的呀!

    “心都要被你哭化了。”顾总的情话很老土,不过这并不影响效果。

    刘小年抱住他的脖子,可怜兮兮的看他。

    “想要呀?”顾总擦掉他的眼泪。

    “……嗯。”刘小年虽然很想沉默,但是还是很销|魂滴回答了他一下。

    呜呜呜刚才那个声音才不是自己发出来的呢!

    顾恺感脚自己也快把持不住了!他低头亲了亲那柔软的嘴巴,然后就站直了身体。

    手指被撤离,然后……

    “疼!”刘小年眉头皱起来。

    “忍一下,很快就不疼了。”顾恺很耐心很耐心。

    “嗯。”果然就算是在这种时候,乖巧受也还是很乖巧啊……

    漫长的煎熬之后,痛楚终于被另一种感觉所取代。刘小年动了一下腰,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袖子。

    “不疼了?”顾恺眼底有温油的笑意。

    刘小年脸红侧过头,原本想不要理他,却正好看到另一边的电脑屏幕——是自己刚进公司时候上交的证件照。

    屏幕很大,所以那张照片也很大。

    被自己盯着H神马的……刘小年感脚还是看天花板比较好,于是迅速把脑袋转回来!

    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顾恺俯身,重重吻住他的唇瓣。

    心里的感情积攒太多,此时都急切的想全部发泄出来,顾恺固定住他的腰肢,强迫他和自己保持一个频率。

    刘小年从来不知道,原来身体里有那么多未知的开关,只要被轻轻触碰,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还是说这一切,其实都只是因为那个人是他?

    幸福太多,反而有点想哭。

    说不清过了多久,办公室里终于恢复平静。刘小年失神的躺在桌子上,双腿都快要合不拢,手里攥着一张破碎皱巴的文件——那素刚刚在高|潮的时候,无意识随便抓的!

    顾恺看着纸上那枚扭曲的公司印章,心里突然揍涌起不详的预感……

    64

    顾恺小心翼翼的把那张破纸抽出来……我嘞个擦还真的是啊。

    他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但素这种时候显然还是媳妇儿比较重要!!于是顾恺弯腰把刘小年从桌子上抱起来,放到了隔壁休息室的小床上,又用热毛巾帮他擦了擦,最后塞进软软的被窝里!

    “乖,好好睡吧。”顾恺亲亲他的脸颊,语气很温油很温油。

    “你呢?”刘小年嗓子有点哑,大半张脸都缩在被子里,只留下一对眼睛在外面。

    “床太小,两个人挤你会不舒服。”顾恺把被子拉下来一点,“我就在外面沙发,有事叫我。”

    “嗯。”刘小年点点头,觉得实在是很累很累啊,连眼皮都沉沉的……

    守着自己可爱的媳妇儿睡着后,顾总轻手轻脚退出休息室,开始研究那一堆……破纸!

    一本蓝色的文件夹摊开在桌上,里面的文件除了被他媳妇挠的乱七八杂,甚至还溅上了部分……那个啥,连某些字迹都晕开。

    我嘞个擦,这也太淫|荡了啊!顾恺赶紧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干净,又把那堆破纸集中起来,一点一点慢慢拼凑,感脚自己俨然揍是一个修补匠!

    这些文件是律师昨天送来的资料,全部都是有关于对手公司蓄意窃取顾氏商业机密,扰乱市场秩序的证据,大部分都是绝版。律师送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落入他人手!但素因为顾总的办公室一直就是密码锁,所以他也没有把资料放进保险箱……于是事情揍这么发生了!

    尊是红颜祸水啊……顾总一边拼接一边感慨。桌上有那么多文件夹媳妇儿都不挠,偏偏挠这本命根子,还挠的这么惨烈,这场官司价值几百近千万呐!!相比来说,里那些为了讨好女主,刻意包机去黄金岛度假,然后在总统套房一夜**神马的尊是弱爆了!自己的媳妇儿只是小手轻轻一挠,就特么给自己挠粗去一栋豪华大别墅!

    把皱巴巴的文件碎片小心翼翼装进文件袋里,顾恺苦恼的揉揉眉头,只有明天再请律师过来,看看这些玩意儿还能不能继续作有效证物了。

    墙上挂钟简短的报了一下时,顾恺抬头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凌晨四点,但素他依旧是睡意全无,忍不住揍又回了媳妇儿的床边。

    刘小年睡相很乖巧,大概是那里还不舒服,所以整个人都趴在床上,睡的很沉很沉。

    真的好喜欢这样的他啊……顾恺嘴角上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关于沈轩的那段过去,自己大概永远也不会告诉他吧。现在这样已经很好很好,又何必再用那么惨烈的过去去刺激他?而那缺失的十几年家庭温暖,自己也会在余下的日子里,全部加倍补给他。

    屋外下起沙沙秋雨,窗缝里有秋风袭入。刘小年大概是感觉到了寒意,皱眉往小缩了缩,伸手抓住了身边人的衣袖。

    顾恺往窗口侧了侧身体,替他挡住了那一丝若有似无的凉意。

    公司九点半上班,第二天清晨,顾恺在九点二十的时候把他叫了起来。

    “难受。”刘小年脸颊有点红。

    顾恺伸手试了试,感脚媳妇儿有点发烧。

    也是啊……那么冷的办公桌!顾总顿觉自己很禽|兽!

    “我送你回家休息。”顾恺把他扶起来,衣服穿到一半才发现他的衬衫已经在昨晚被撕坏了!……质量尊差啊!顾总默默推卸了一下责任,然后勉强套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他。虽然不肿么不合适……更确切的说法是虽然一点都不合适,但特么从私人电梯直接下到停车场,应该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生平第一次,顾总感脚在自己公司里也很心虚!才抱着媳妇儿刚站起来,突然揍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我擦!顾恺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媳妇儿丢出去!但素还好他hold住了!

    “谁啊?”顾恺压抑的咆哮,决定要把这厮找机会炒掉!

    “顾总是我,今天的《粉红八卦报》有一些报道,现在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堆记者,您最好能及时处理一下。”秘书的声音很捉急。

    特么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啊!顾恺心里冒火,只好暂时把刘小年放回床上,“乖,等我一下。”

    “嗯。”刘小年很乖巧的点头,“你去工作吧。”

    麻痹媳妇儿好萌啊!顾总尊的很想立刻抱着他飞奔医院,但是特么记者守在门口啊!!!!他只好先拨内线让姜大卫过来,再掩上休息室的门坐回桌后,“进来吧。”

    秘书拿着几张报纸进来,虽然穿高跟鞋,但还是走的很快!可见她有多捉急!身后跟着同样捉急的广告部总监。

    生平第一次上八卦版的顾总被题目惊到了《顾氏企业少当家竟然是GAY?》——震撼恋情浮出水面,顾老太爷开明豁达!而配图赫然是在别墅区的公园里,自己的爹推着轮椅媳妇儿散步的场景!

    报道内容与题目相差无几,只是做了更详细的阐述,除了隐去刘小年的真实姓名外,其余能写到的都写了,甚至还特么意|淫出了许多恋爱情节!文章还特意提到了顾爸爸和该男子相谈甚欢,情同父子,显然已经默认了这段恋情!

    “到底怎么回事?”顾恺脸色很阴。自己并没有刻意隐瞒性向,和小年的关系在公司里也一直就有传闻,现在却突然被媒体拿去炒,显然是有人有意为之。

    “前段时间这家报纸派业务经理来卖广告,我们觉得太低端所以没有投。后来他又来过几次,都被保安直接打发走了,估计是蓄意报复。”广告总监有些忐忑。

    “门口有多少记者?”顾恺问。

    “十几个吧,本地主要媒体都来了,除了财经版还有娱乐版,再加几个网站。”秘书回答。

    “打发回去,告诉他们后天我会开记者会。”顾恺道。

    “可我觉得这件事没必要闹大。”广告总监小心翼翼道,“其实媒体和我们都很熟,只要封足够多的车马费,再请一些水军,舆论很快就会扭转过来。”

    “我有分寸,去吧。”顾恺挥挥手,“叫大卫进来。”

    顾恺在全公司是出了名的固执,秘书和广告总监只好告辞。一直守在门口的姜大卫也听说了这件事,不过他担心更多的是刘小年。

    “上班有没有开车?”顾恺问。

    “有。”姜大卫走进办公室,顺手关上门。

    “小年在里面,他生病发烧了。”顾恺站起来,“帮我把他送回家吧。”

    “……好的。”姜组长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办公室那个啥啊,好重口!

    在姜大卫去停车场之前,顾恺先开着自己的车出了公司。媒体的人固然都很熟,但是难免会有人居心叵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