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脚的我们简直揍是生活在里!”陶乐乐咬住拳头,“你们说会不会有现场版的H?”

    ……

    大家纷纷嫌恶的看了他一眼,破小孩肿么这么黄呢?一点都不纯洁!

    “你敢说你们不期待!”陶乐乐大怒。

    “我们最多也就期待一下拥吻而已啊!”洛薇雅拍了一下他的头,“杀!禁止闪!”

    呜呜呜……陶乐乐委屈的自己减掉一格血,趁着人发呆就偷袭神马好无耻啊……

    夜色渐深,酒吧里的音乐也变得更加激烈,厚厚的木门隔绝了外界的冷空气,将这里隔绝出一块独立的乐土,林平平半醉半累,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麻痹胡总监到底去哪里了!”陶乐乐心急如焚。肿么能这么慢呢!这一点都不符合电视剧的剧情啊!要是有人趁虚而入怎么办!

    话音刚落,旋转木门就被人推开,邪魅总监胡云飞终于在万众期待的眼神中,粗线了!

    56

    现场所有人都不蛋定的沸腾了!除了林平平!因为他特么喝醉了,所以正睡的人事不省,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主角粗线!!

    借酒浇愁神马的不要太凄惨啊泪流满面!大学时候朦胧暗恋的学长突然出现,原以为从此能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甚至都已经开始幻想他会在神马场景下对自己表白!没想到结尾的真相居然这么狗血嘤嘤嘤!这不是生活,这分明揍是!还特么是BE……

    胡云飞坐在他身边,“你没事吧?”

    擦!现场的所有人都感脚这句话特别不给力!尼玛这种时候就应该直接抱住强吻啊!‘你没事吧’这种台词简直土掉渣,一点都不符合他的邪魅狷狂的气质!!

    林平平晕晕乎乎,趴在桌上没动静,显然已经喝醉鸟!

    于是胡总监把他抱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外走去,特别特别霸气!服务生迅速拉开门,一股妖风瞬间刮进酒吧!吹起了胡总监的烈烈风衣!

    我嘞个擦简直就是发哥附体!粉红萌萌水晶心的组员们鸡冻万分,接下来的情节自己才没有脑补呢!生活才不素电视剧,只有电视剧的主角们才会酒后乱性!而在现实生活中,胡总监一定会非常非常君子!大家一边虚伪滴称赞胡云飞,一边疯狂思考接下来他会不会用到皮鞭和蜡烛!

    把醉成一团的林平平放在副驾上,胡云飞拍拍他的脸,“送你回家?”

    “嘤嘤嘤……”妖孽还沉浸在失恋的悲惨世界中,并且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境中英俊的学长突然变成了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杀手,正拿着自己心爱的护肤品说快把你的存折交出来,否则我就摔碎人质!

    “不要!”林平平撕心裂肺的叫粗来。

    胡云飞一愣,“你不要什么?”

    林平平咽了咽口水,又往小蜷了蜷。

    胡云飞失笑,说梦话啊……挺可爱的。

    熟门熟路的把车开回小公寓,林平平先是在路边抱着树大吐了一番,然后就软绵绵的被胡总监抱回房间,不仅漱了口,还特么被扒光洗了澡……

    “好一点没?”已经在洗澡时吃了一番豆腐,所以胡总监心情很好,把他光溜溜的塞进被子里。

    林平平本来还在半梦半醒间,刚想继续睡,却朦朦胧胧听到有人说话,于是费力的张开眼睛……结果揍对上了胡云飞的视线!于是妖孽抖了一下,瞬间特么吓清醒了一大半!

    “啊!”小白莲凌乱万分的坐起来!

    “……你又在鬼叫什么?”胡总监有点头疼。

    “你为神马会在我家?!”林平平惊恐脸。

    还真不记得啊……胡云飞无奈,“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来的!”

    “你又脱我衣服!!!”小白莲泪流满面叫粗来,全果神马的太重口了啊!

    “要不然怎么帮你洗澡?吐我一身我没找你赔!”胡云飞瞪他,“再给我尖叫一个试试!!”

    “嘤……”林平平胆怯的缩回了被子里。

    没错他揍是这么胆小!

    “为什么会是你送我回来??”林平平一边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偷偷摸摸从床头柜里摸内裤!光着屁股坐在床上实在是太奇怪了啊泪牛满面!结果特么太远没够着,只好使劲压住被子,制造内裤感!

    “因为我听说你失恋了,所以去看热闹!”胡云飞坐在床边,“顺便恭喜你摆脱人渣!”

    “……你一定在嘲笑我。”林平平哀怨万分!

    “没错,我就是在嘲笑你!”胡云飞咬牙切齿,“老子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要,跑去找那个骗子!你知不知道他已经回国很久了?你知不知道他已经失业快一半年了?抱着一个所谓的文凭舍不得丢,四处打着留法硕士名号招摇撞骗得罪多少人!一堆小混混指名道姓要打断他的腿!要不是实在混不下去他会突然来找你?!而你居然特么就信了!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胡总监一口气说完,气得直喘,跟个老头似的特别不霸气……他是尊的被气到了!

    林平平瞪大眼睛,“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没办法,你这么蠢,老子只好帮你查!”胡云飞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怎么感谢我?”

    “……”林平平趴在被子里,“我头好晕。”

    “不需转移话题!”胡云飞把他揪出来,很凶悍的咆哮,“老子哪里比不上那个混蛋?!”

    林平平尊的很特么想哭啊……

    胡云飞实在是受不了他无辜又欠虐的小眼神,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搂在怀里狠狠亲了一口,“和我在一起!”

    “不!”林平平坚定拒绝!

    “理由!”胡总监瞪眼。

    “你太凶了!”林平平泪流满面。

    “那现在这样呢?”胡总监放软语调,眼神也温油了一些。

    “我才刚失恋!”林平平强调!

    “那种货色也叫恋?!”胡云飞拍拍他的脸,“甩了他,你简直应该放炮庆祝!”

    “那是我大学时期的幻想对象啊!”林平平无限悲催,自己居然对一个人渣幻想了四年!

    “那你大概要难过多久?”胡云飞看手表。

    “你你你最起码也看看日历啊!”林平平崩溃!

    “等不及。”胡云飞亲亲他的额头,“说真的,我们在一起吧。”

    “我说了我不想玩。”林平平抱住脑袋。

    “我是认真的!”胡云飞把他的手拉下来,“考虑一下我,一辈子的那种。”

    “……”林平平沉默。

    “给你三秒钟考虑!”胡云飞脸一黑。

    “你肿么老威胁我啊!”林平平又想哭,光着身子打了个喷嚏。

    因为你实在是欠虐啊!胡总监一边在心里咆哮,一边把他光溜溜的压回被窝里,无奈道,“睡吧别着凉了,明早再说这件事情。”

    “你呢?”林平平问。

    “我睡沙发!”胡云飞帮他拧暗台灯。

    “……我的沙发不能睡觉,有一个腿是歪的,你会滚下来,不信可以去试。”林平平蔫兮兮,刚准备说你还是回自己家吧,就听到胡云飞接了一句,“好吧,那我和你挤。”

    ……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平平囧囧有神!

    “你的姜组长嘱咐了三次,说你今晚会想不开跳楼!”胡云飞打开柜子找浴巾,“所以你别打算让我走。”

    “你信我要跳楼?”林平平觉得有点斯巴达。

    “我信!”胡总监很严肃。

    对视三秒之后……

    “你是故意的!”林平平揪住被角!

    “没错!”胡云飞得意,俯身亲亲他后,揍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哗哗的水流声传来,林平平纠结万分的缩在被子里,这一切都麻痹好不真实啊……按照惯例来说,失恋了无论如何也应该独自伤感一下,自己却被拉去吃了火锅庆祝!还去了酒吧喝鸡尾酒看辣妹舞!现在居然还有另一个男人在自己浴室洗澡……这不科学!初恋幻影被现实打的粉碎,心里却没有太多的疼痛,大概真的是如薇雅所说,因为是摆脱了人渣,所以不应该感到难过,反而应该庆幸还没有陷进去?

    林平平趴在床上,用手指在枕头上漫无目的写字。自己喜欢的,或许真的只是那个存在于大学幻想中的篮球学长吧……真的宁可现在的他从来未曾出现过,年少时美好的记忆本来就不多,又何必再来给自己这么重的一个讽刺呢……

    深深叹了一口气,妖孽爬起来打算穿一条内裤,结果麻痹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擦!林平平菊花一紧,飞速缩进被子里装睡!

    等到胡云飞吹干头发出来时,就看到林平平把自己整个用被子包了起来,连脑袋也捂在里面!

    “也不嫌闷。”胡云飞无语,伸手把被子拉下来一点。

    林平平眼睛红肿,呼吸很平稳。

    睡着了啊……胡云飞放慢动作,掀开被子上了床。

    林平平紧张的脚趾头都蜷起来,动都不敢动!

    胡云飞关掉台灯,轻手轻脚的把他抱在怀里,“宝贝晚安。”

    林平平僵了一下。

    “敢推开的话,我就当你是在勾引我。”胡云飞凉凉道。

    ……

    嘤!

    大概是因为酒劲还没完过,这个晚上林平平虽然很紧张,也还是睡的很熟很熟,睁开眼睛已经是早上八点,胡云飞正在浴室里洗脸。

    “早。”林平平本来不想进浴室,但素他特么实在想上洗手间,只好硬着头皮问好。

    然后他揍看到邪魅的胡总监随手拧开一瓶润肤露,用滚珠在自己英俊的脸上滚了滚!

    =口=!!

    “你这个什么表情?”胡云飞在镜子里看到后,觉得有点受惊,于是拿起瓶子看了一眼,“没错啊,是润肤露。”

    润肤露是没错啦……林平平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但那是自己平时洗完澡按摩屁股用的啊!!!!!妖孽简直忍不住想泪奔!架子上有那么多瓶瓶罐罐你不用非得拿这个!

    但素他显然是不敢说出来的,所以只好怯生生的说,“嗯,是润肤露。”

    “你今天要不要上班?”胡云飞问他,“我顺路送你。”

    “我想请一天假。”林平平没精神,拿过牙刷挤牙膏。

    “不行,你必须上班!”胡云飞很霸气!

    “为啥啊?”林平平叼着牙刷很无辜,“你又不是我老板!”

    “因为我今天没时间陪你。”胡云飞看表,“我要开会。”

    “你开会和我上班有什么关系?”林平平莫名其妙的看他。

    “你不准一个人在家!”胡云飞瞪眼。

    “你不会是真觉得我要跳楼吧?”林平平囧脸。

    “我怕他来找你。”胡云飞把毛巾丢给他,“虽然我极度不想和你讨论他,但那人是无赖,你斗不过他。”

    ……

    林平平不知道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