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食物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林平平四周已经聚集了一群小鹿小兔子之类的动物,还有两头囧囧有神的草泥马!

    被这么多水汪汪的无辜眼神环绕注视,林平平觉得自己心都快化掉了,怎么会这么乖嘤嘤嘤嘤!

    胡云飞靠在树上,看着他亮闪闪的眼睛,觉得……自己还是特么很想干哭他!

    于是在午餐的时候,胡总监别有用心的带他去了可爱的丛林木屋小餐厅,用美食加一点点红酒把他喂的乖乖顺顺,然后找准机会道歉,“那个晚上……对不起。”

    ……林平平愣了一下,然后又特么开始心酸。他无力的摇摇头,“没事。”

    “那你也不要见我就跑啊。”胡云飞看着他的眼睛,“我要是早点知道,绝对不会碰你的。”

    林平平被他看的心乱如麻,也没再说话。

    “干杯?”胡云飞举起红酒,“喝完了,就代表原谅我。”

    林平平端着红酒杯子,特别丢人的手抖!

    胡云飞握住他的手,把酒杯朝自己的方向倾了倾,只给他剩下浅浅一杯底的红酒,“酒量不好,以后不许喝多。”

    林平平低着头,飞快的把红酒一饮而尽!声音尊的好好好温柔啊嘤,人面兽心的魂淡神马的最讨厌了!

    最!讨!厌!了!

    39

    在胡总监的极度努力下,这顿饭吃的勉强还算和谐,最起码林平平没有再次被吓哭,也没有花容失色的喊救命!这就素进步啊!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胡云飞都表现的特别绅士,带他爬了爬小山包,逛了逛湖心亭,喂了喂草泥马,前所未有的耐心细致!

    林平平在刚开始时还笼罩在野|合的恐惧中,小心脏一直扑通扑通狂跳!后来见胡云飞一直没有逾矩的行为,也就慢慢放下了戒心,特别惬意的躺在秋千椅上晒太阳!怕他眼睛受不了,胡云飞摘下自己的墨镜架在他鼻梁上,然后捧着椰子,伺候太后一样递到他嘴边,就差说一句‘老佛爷吉祥’。

    偶尔有同事结伴路过,见到后都识趣的立刻拐弯离开,顺便在心里感慨一番‘宠溺攻神马的最讨厌了人家才不是羡慕嫉妒恨呢’之类的酸性言论,特别特别虚伪!

    这天晚上,胡云飞一直把林平平送到了他的住处,然后弯腰轻轻在他脸颊烙下一个吻,“好好休息。”

    卧槽!林平平受惊一僵,肿肿肿肿么又偷亲自己啊讨论死了!

    胡云飞温柔如水的看着他,万分期待这小妖孽能邀请自己共赴良宵翻云覆雨。

    结果林平平哐啷一声甩上了门,连个‘晚安’也没有说!

    ……

    擦!胡总监差点被拍中鼻子,简直恨的牙痒痒!怒发冲冠之下,他卑鄙的给水电房打了个电话。开玩笑,这可是老子的地盘!

    于是十分钟后,正在哼着小调欢乐洗澡的林平平陷入了一片寂静黑暗中……

    擦!居然停电停水?

    擦着一身泡沫的妖孽欲哭无泪,麻痹这是什么破星级酒店啊,必须上网曝光,必须大力投诉!但素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儿,现在要肿么办?不然等一等?说不定等等就会来电!抱着这个美好单纯的小希望,林平平裹着浴巾很可怜的蹲在浴室里,一边发抖一边等电,后果那必须是啥也没等到!

    尊的好好好好冷啊!林平平冻的牙直抖,最后实在受不鸟,只好用毛巾胡乱擦了擦,裹着浴巾抹黑走出浴室门,缓慢朝床的方向挪动,一边挪一边想千万不要摔跤啊嘤嘤嘤,不过泡沫不冲干净就碎叫会不会对皮肤不好神马的,早上起来万一肌肤干涩无比,自己一定去和胡云飞拼命……然后想着想着,妖孽一只脚成功踩到地上的旅行袋,吧唧一下摔倒了地毯上!

    呀!林平平极其不优雅的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套房门就神奇的开了,紧随而至就是一束强光打在脸上!

    “谁?”林平平吓的魂飞天外,本能的闭上眼睛。

    看着跪趴在地毯上的人,胡云飞呼吸瞬间粗重。手电光打在不着寸缕的身体上,泛出柔嫩如同象牙瓷的光泽,腰背曲线优美,臀部高高翘起来,白皙光滑,看上去简直让人忍不住想一口吞下去。

    于是在林平平睁开眼睛之前,就已经被他整个人丢到了床上。

    “救命!”妖孽顿时花容失色,拼命推他。

    “刚刚有没有摔疼?”胡云飞一边压住他的身体,一边在他耳边暧昧轻问。

    “我我我我……你这个混蛋!”林平平成功被吓哭了!

    “乖,我会让你很舒服。”胡云飞吻住他的唇瓣,有些急切的吮吻撕咬,天知道,自己想这样已经不止一两天了!

    “嘤……快点放……唔……”林平平被他堵住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好狠狠咬了他一下。血腥味瞬间弥漫唇舌间,无奈胡云飞不仅没有退缩,相反还被刺激的更加失控了些。

    前几次林平平之所以能成功吓退渣攻,完全是因为胡总监理智尚存;事实证明如果胡云飞执意要做什么事情的话,某妖男|根本就……毫无回击之力,战斗力指数直接负无穷!

    对情|事茫然无知的纯洁小百花遇到欢场高手,即使心里再抗拒,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在他手中颤抖释放,胡云飞嘴角一扬,让他跪趴在了床上。

    在被占有的一刹那,林平平哭的撕心裂肺,恍惚间觉得自己穿越成了革命年间的烈士,正在被敌人严刑拷打!嘤嘤嘤我明早一定要举着炸药包和你同归于尽!林平平在心里拼命叫嚣!居然又被强|暴了啊,还有没有天理泪盈于睫泪牛满面……

    狂风暴雨般的肆虐还在继续,威猛霸气的胡总监成功找到妖孽的死穴,于是原本清纯无暇的小白莲终于又绽放了一点点,一边在心里愤怒,一边婉转甜腻的呻|吟了粗来!

    麻痹刚才那个声音是神马情况一定不素自己发粗来的这不科学!林平平自欺欺人的疯狂摇头,这不是尊的嘤嘤嘤嘤,自己才不会发粗这么恶心的声音!

    “叫的很好听。”胡云飞俯身抱紧他,狠狠动了两下,“宝贝儿继续。”

    继继继续你全家!林平平泪眼朦胧的怒视他!漂亮的面容加上楚楚可怜的眼神,不虐简直是对不起自己。于是胡总监愈发狂野,终于成功把纯洁小白莲干到魂飞天外,成功晕了过去!

    这个夜晚过的惨烈万分,所以林平平理所当然的缺席了第二天公司趣味拔河赛,不过大家纷纷表示理解,昨晚不要要激烈啊亲!

    阳光温暖的照进窗户,小白莲迷迷糊糊哼哼唧唧,往旁边的人怀里缩了缩。

    胡总监很满意,伸手轻抚他赤|裸的背。

    温暖的掌心在自己背上摩挲,好苏胡!林平平惬意的蹭蹭,和他的手靠的更近,然后就觉得那温柔的抚摸慢慢从脊背滑到屁股,然后持续往前,握住了自己的……

    我嘞个擦!林平平猛然一惊,大大的睁开眼睛,这不是尊的这一定是噩梦!

    “早安。”胡总监很恶趣味的捏了捏,“小东西很精神哦。”

    “你你你你!”林平平眼眶瞬间通红,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渣嘤!

    胡云飞很干脆的压过来,把头埋在了……那个啥……腿……之间……

    这这这也太猥琐了啊!林平平瞬间就崩溃了,他僵着身体动都不敢动,心里疯狂的迎风流泪声嘶力竭,卧槽这都是什么人啊肿么能这么这么……啊啊啊啊啊!救命!

    “味道不错。”完事之后,胡总笑的特别邪魅!

    林平平瘫在床上,决定回去后就上吊……

    “宝贝儿你真的好甜。”胡云飞意犹未尽的亲了一下他的锁骨。

    对方既强大又无耻,和自己根本就不在一个level线!林平平此时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简直就是心如死灰!他发出游魂一样的声音,“那是沐浴液的味道……”特别哀怨!

    胡云飞失笑,轻轻抱着他去了浴室,细心温柔的洗干净后,又叫来了一些软软的流质食物。

    “乖,张嘴。”胡总监用勺子喂他。

    林平平紧紧闭着嘴,用愤怒的眼神斥责他昨晚丧心病狂的淫|虐行为!

    “不吃?”胡云飞眉头一皱。

    “哼!”林平平特别有骨气的别过脑袋。

    “要么吃饭,要么再被我干一次。”胡云飞把勺子丢回碗里,“给你三秒时间选,一、三,时间到。”

    “喂喂!”林平平花容失色,“你你你没有数二!”

    胡总监险些笑喷出来,但素他成功的忍住了,依旧板着脸,“那吃不吃?”

    “不……不吃。”林平平还是高傲的选择了尊严!

    “很好。”胡云飞把碗放到桌子上,然后开始解纽扣。

    “你你你又要干嘛……救命!”林平平简直是魂飞魄散,居然居然来尊的啊!难道不是威胁自己吗嘤嘤嘤!

    “放心,我一定不会弄疼你的。”胡云飞渣攻之势毕露,特别邪魅狂狷!

    不疼才怪啊魂淡,那里都肿肿肿了坐着都很疼更何况是要插……嘤!林平平再次被吓哭了他泪眼朦胧泣不成声的看着胡总监认输,“我要吃饭!”

    “来不及了。”胡云飞捏起他的下巴,在他脸上啃了一口,“现在没得选。”

    “不要啊!”林平平哽咽万分尊严全失,“求求你让我吃饭吧呜呜呜……”

    胡云飞几乎要笑晕,这妖精特么也太可爱了!眼看着他吓得脸都白了,胡总监终于大发善心的放过他,然后把粥碗重新端起来。

    林平平食欲全无,味蕾也暂时退化,完全不知道食物到底是神马味道。但还素很委屈的大口吞咽,生怕再次被这淫|魔扑倒神马的……

    昨晚一定是他故意让人停电的嘤!这种无耻的行为,简直只有恐怖分子才做的粗来!

    太卑鄙鸟!

    所幸在吃完粥后,胡云飞并没有再次泯灭良知兽|性大发,看着他重新睡下后,就去了办公楼开会!由于心里的邪火终于得到了满足,所以胡总监这次心情相当好,不仅全程微笑,甚至很罕见的带头鼓掌!于是下属纷纷在心里感慨欲求不满神马的果然是万恶之源,总监夫人一定要要继续努力!

    这天下午的联谊聚会,晚上的篝火派对,甚至是第二天早上的拓展训练,林平平都没有能按时参加,因为他的小菊花实在是太凄惨鸟,腰也很疼,需要好好休养!大家虽然都心知肚明,但素领队为了不渎职,还是决定去探望一下林平平,结果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胡总监一句‘他很好你费心了好走不送再见’给堵了回来!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在午餐时间给顾总发了条短信,简明扼要的汇报了一下这件事情!

    顾恺一边看短信一边叹气,卧槽这种人渣啊……居然敢勾引自己公司的员工!然后顾总裁一边义愤填膺,一边回了‘随他去吧’四个字!

    麻痹那还能肿么办,自己又不是双方家长,这种事情要肿么管!

    “谁的短信?”刘小年好奇问。

    “一个朋友。”顾总裁完全没打算让他听到胡云飞这种色|情狂的名字,自己的媳妇儿这么乖,一定要远离污染源!

    “哦。”刘小年低头继续吃饭,扒了两口又抬头,“哪个朋友呀?”

    “……”顾总有些囧,问什么详细干神马!他随口敷衍道,“生意场上认识的。”

    “哦。”刘小年又吃了一勺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