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了。

    “昨晚没睡好?”见他有些腼腆,陆展风主动换话题问他。

    “……”卧槽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提昨晚啊尊丢人!弟弟蛋蛋凌乱的回答他,“我,呃,最近就是睡不好。”

    “不介意的话,试试这个吧。”陆展风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或许可以帮助睡眠。”

    咦!弟弟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礼物神马的……难道是润滑剂?等自己打开的时候,他就会温柔的亲过来,邪魅一笑道‘在睡前运动一下,就可以好好睡着了哟’之类!

    我擦要不要这么美腻!弟弟尽量害羞腼腆的说了声谢谢,然后慢慢拆开包装,疯狂思考等会被他扑倒的时候,自己要不要欲拒还迎的羞射一番!

    包装纸被拆开之后,里面赫然出现一瓶葡萄酒!

    弟弟成功郁闷了,麻痹这玩意不能做润滑剂吧!

    “睡前喝一点,可以帮助睡眠。”陆展风声音很温油,“这酒不贵,不过年份和口感都不错,试试看。”

    “谢谢。”虽然万分失落,弟弟还是表现出了很感激的神情。

    “你不用去画廊?”陆展风问他。

    “嗯,哥哥说让我在家休息一周,下周再去。”弟弟回答他。

    “你们兄弟感情很好。”陆展风笑笑,“还有小年,他是不是也住在你家?”

    “对呀。”弟弟点头,“他的公寓水管爆裂,家居装修什么的都被泡坏掉了,这段时间没地方去,所以暂时住在了我家。”

    “怪不得他经常和顾总一起来医院看你。”陆展风随手拿过一个水果,漫不经心道,“他和你们兄弟……关系很好?”

    37

    麻痹那关系必须好啊!不仅竹马竹马,而且即将成为我嫂子!弟弟特别官方的回答,“必须的!我们亲如一家人!”

    “他今年……多大?”陆展风又问。

    “比我大一点。”弟弟蛋蛋的不高兴鸟,麻痹肿么老问自己的嫂子呢!

    看出他的小情绪,陆展风没有再继续下去,很识趣的换了个话题。

    而在公司里,粉红萌萌水晶心游戏组成员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抓阄比赛!

    事情的缘由很简单,公司最近准备了一批旅游机会作为福利,分给每个部门两个名额。游戏组的童鞋们秉承女士优先规则,把其中的一个名额让给了唯一的妹子洛薇雅,而剩下的另一个机会则由爷们儿抓阄决定!

    “没想到我们之间竟然会有竞争。”小马叹息,“如果可以,我想我的兄弟可以中奖,而不是我。”

    “我也是。”陶乐乐搓着手,严肃盯着那堆纸团,想辨认出哪个里面有写字。

    “讨厌,我也不想去旅游。”林平平娇嗔,“走路太累了。”

    “就是,还不如留在这里多写出一些背景音乐,给公司做贡献!”张佑乐弓箭步活动筋骨。

    其余人也不甘落后,纷纷高风亮节的表示抓阄神马的简直太无所谓了呀,旅游又算什么呢?兄弟情义才!整个办公室里七嘴八舌特别闹哄哄!

    “你们都给老子闭嘴!”姜大卫面目狰狞,“一、二、三……开始!”

    随着姜组长这声令下,现场立刻波诡云谲战火四起,大家蜂拥而上拼命抢夺一早就看中的纸团,不时传来‘操’‘谁他妈挠我手’之类不和谐言论,战况十分惨烈!

    娇弱的林平平由于实在太单薄,连年纪最小的陶乐乐也抢不过,最后只好委屈万分的从地上捡了一个纸团,嘤嘤嘤嘤嘤麻痹欺负人!

    随着纸团的一个个拆开,办公室里顿时哀鸿遍野叹息不绝,卧槽肿么会全都是空白呢!于是大家纷纷开始谴责组长姜大卫的人品,表示一定是他从中捣乱,以权谋私什么的拖出去爆菊十分钟啊有木有!

    姜大卫被按在桌子上迎风流泪,“老子平时对你们不错啊!你们肿么能这样呢!况且我特么也抽到白纸啊!”

    大家从组长手里抠走纸团一看,尼玛还真是白纸!

    “谁,到底是谁把有字的拿走了?!”姜大卫怒吼。

    一代妖男林平平娇羞万分,挥舞着手里画有裸|男的纸张,“是人家抽中了啦!”

    “不早说!我就我,什么人家!”姜组长羡慕嫉妒恨的咆哮。

    林平平鸡冻万分,去隔壁市泡温泉神马的倒是其次,最的是终于可以短暂的逃离某人渣了啊!最近他老时不时的粗线在自己的视线里,尊的很可怕!这次一躲就能躲七天,想想就觉得相当兴奋!

    为了弥补同事们受伤的心,林平平主动迈着小内八,袅娜的跑出去给大家买咖啡。洛薇雅坐在办公桌上感慨,“真是有缘。”

    “你是说你和平平哥?”陶乐乐做出嫌恶状。

    “老娘是说林平平和胡总监!”洛薇雅怒,“新人懂什么,速度闭嘴!”

    卧槽姐姐好彪悍!陶乐乐蔫蔫的缩了缩脖子,躲到小马身后。

    “我们公司员工旅游,和胡总监有神马关系?”姜大卫不解。

    “这次是去半山温泉度假村啊。”洛薇雅笑的很有内涵,“那是财富集团旗下的新开发景区,目前还在试营业中,报纸上说领导层尚未到齐,所以胡云飞暂时是那里的营运副总。”

    众人哗然,麻痹这揍是缘分呐!剪不断呀么理还乱,缠来缠去绕弯弯!

    “你们在笑什么?”刘小年好奇推门进来。

    大家简明扼要的给他阐述了一下这段孽缘,顺便唏嘘了一下人生如戏什么的。

    “抽奖旅游?”刘小年郁闷了,“那为什么我不在?”

    ……

    呃,大家都石化了那么一秒,在心里咆哮因为你是娘娘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跑来和我们抢这个机会,太不厚道了吧!

    “因为……你的草案还需要修改。”姜大卫不愧有组长之风,借口想的既迅速又合理!

    “对啊对啊,你要留下修改草案!”大家松了口气,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哦,原来是这样。”刘小年也没多想,不过他还是很纳闷,“你们为什么都看了我的案子?”这不合理啊,草案而已!

    擦!姜组长狠狠的用眼神凌|虐了一下他的组员,麻痹什么叫猪一样的队友!

    “咖啡来啦。”林平平拎着一个人拎着十几杯咖啡,很费劲的用肩膀顶进来。大家一拥而上抢咖啡,集体把这个话题躲了过去!

    温泉旅游就定在本周末出发,于是林平平这天一下班就开始鸡冻的收拾行李;与此同时,胡总监也从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的旅行箱,又要出差了啊……

    “吃东西啦。”刘小年拎着饮料和便当,推开顾恺办公室的门。

    “我说过,要你先在外面吃完再买盒饭给我。”顾恺无奈,“老跟我吃这些东西不好,你又爱过敏。”

    “没事,这家便当又不难吃。”刘小年帮他打开汤盒,“今天为什么这么忙?”

    “老爷子今天打电话,说过段时间要从美国回来一次,我在那之前又要去意大利,想趁着现在先把这些文件整理一下,免得他又抱怨我不用心。”顾恺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脑。

    “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伯父还有什么不满意?”刘小年不解,有一个能上杂志封面的儿子,高兴都来不及吧!

    “你觉得我厉害?”顾恺嘴角一扬,心里有些蛋蛋的愉悦。

    “嗯!”刘小年使劲点头,脸蛋上沾了一粒米。

    顾恺把眼神从他脸上挪开,麻痹媳妇儿好萌啊,这样卖萌可以吗,尊的尊的没问题吗!

    “哎呀吃东西就别看文件了,对眼睛不好对胃也不好。”刘小年果断把他的电脑屏幕关掉,“吃饭!”

    卧槽居然敢以下犯上?可是就算忤逆也好萌啊!顾总觉得自己简直要魔障了,特么怎么会喜欢这小木头喜欢成一个神经病!自己在之前一直很精英啊,为什么遇到他之后就变得如此饥|渴难耐欲|火翻腾了呢,连属性都变了,这绝对不科学!

    吃完饭后,顾恺揉了揉刘小年的脑袋,“先回去吧,我可能要很晚。”

    “我陪你。”刘小年拿出自己的小笔记本,“正好我也要改草案。”

    “都快九点了,回去早点休息。”顾恺皱眉,“工作时间不要超过八小时。”

    尊是的,自己的媳妇儿坚决不能是工作狂!

    “本来我就没写完呀。”刘小年很固执,“而且你给我那么高的工资,我更要好好做事了。”

    “难道要我把你奖金扣一半,才肯乖乖回去睡觉?”顾恺逗他。

    “什么啊。”刘小年哭笑不得,“不许打我工资的注意!”

    卧槽小财迷神马的尊可爱!顾恺默默感叹!眼看着他又点开了文档,终于无奈认输,关掉电脑站了起来,“走吧,一起回家。”

    “咦,你不要加班?”刘小年抬头看他。

    “回家继续。”顾恺把他的电脑合住,“而且回家还有宵夜吃。”

    “我们才刚吃完饭。”刘小年失笑。

    “我喜欢你,煮的甜汤。”顾恺很淡定的断了一下句。

    “那我们先去便利店买点百合,最近立秋,百合汤可以平燥。”刘小年特别贤惠!

    顾恺在心里想,卧槽你肿么会知道我最近很燥!尊是贴心!

    等两人回家的时候,弟弟正在客厅里傻笑!

    ……

    哥哥觉得头疼,麻痹不会成功**了吧,肿么这么高兴!

    “你怎么了?”刘小年也觉得很吃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弟弟狂笑一番,特别霸气!

    刘小年风中凌乱的看了顾恺一眼,“他没事吧?”

    “没事,多几次你就习惯了。”哥哥摸摸他的的脑袋,“去换衣服吧。”

    “嗯。”刘小年乖乖抱着书包上了楼,哥哥深情注视着媳妇儿那美腻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然后就神情一变,凶神恶煞的扑上去狂揍弟弟!

    “啊!你干什么!”弟弟大惊失色。

    “擦!你把老子的话当什么!”哥哥低声咆哮,“肿么能这么容易就和人上床呢!”

    “我没有!”弟弟万分委屈,虽然麻痹自己其实很想奉献出处男之躯,但素另一方一点都不狂野啊!

    “那你傻笑什么!”哥哥松了口气。

    “我们独处了一整天,一起画画吃饭,还谈了人生理想。”弟弟特别娇羞。

    擦!哥哥被他弟的表情恶心到了。

    “我觉得我快成功了哦。”弟弟抱着靠垫狂蹭。

    哥哥无语的上了楼,麻痹发情的弟弟尊的好可怕!

    过了一会儿,刘小年穿着可爱的小拖鞋,下楼打算煮宵夜,却发现水槽里还泡着昨晚的碗!

    咦,他有些意外的看向顾曦,“你今天怎么没洗碗呢?”

    卧槽我为神马要洗碗?弟弟被问的莫名其妙,刚准备抱怨一小下,脑子里却瞬间一闪,及时想起来了‘自己特别爱洗碗,一天不洗就生不如死’这件事!

    于是弟弟只好纠结万分的看着他嫂子,诚恳道,“舍不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