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总裁酷帅狂霸拽 > 19 第19章 无良奸商卖假药
话刚一说出来,弟弟就意识到了大事不妙!卧槽自己肿么这么蠢呢!

    陆展风笑着摇了摇头,“好好休息吧。”

    弟弟欲哭无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出了门!

    麻痹他一定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于是当哥哥端着水杯回来时,就看到弟弟正神情复杂的坐在床上。

    “陆医生走了?”顾恺问。

    “哥!”弟弟突然凄厉的叫了一嗓子。

    顾恺被特么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可能失恋了。”弟弟悲观滴推测。

    “你什么时候恋过?”哥哥鄙视他。

    弟弟含泪怒视着他哥!

    “好吧好吧,不哭。”顾恺坐在床边,“跟哥说,为什么失恋了?”

    弟弟哽咽着说,“因为我让他叫我母后。”

    哥哥瞬间就喷了。

    “你还笑!”弟弟伤心欲绝。

    “没事,说不定他会觉得你很可爱。”哥哥安慰他。

    “真的吗?”弟弟很凄楚。

    “当然是真的。”哥哥很严肃,“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弟弟嫌弃的看他,“你经常骗我。”

    擦!哥哥竖了一下中指!

    “你帮我把那件镶钻的睡衣拿来!”弟弟决定鱼死网破……不对,是拼死一搏。

    “麻痹那是毛睡衣,分明就是裙子,还到处是破洞。”哥哥严厉的拒绝他,“不许穿!”

    “你这个没有艺术细胞的野蛮人!”弟弟怒视他。

    哥哥很干脆的扑上去把弟弟淫|虐了一番。

    惨叫声不绝于耳,哥哥很自豪的想,别以为找个医生老子就不敢调|教你!

    而与此同时在公司里,游戏组的同事们正在瞠目结舌,看着快递员把一大束一大束的玫瑰源源不断搬进办公室!不到十分钟,房间里已经变成鲜花的海洋,特别喜庆!特么跟国庆节似的!

    所有人都以为这花是顾总送给娘娘的,所以大家都纷纷用心照不宣的眼神互相暧昧的盯来看去,你懂的哦,秀恩爱神马的最讨厌了!

    刘小年不明就里,还在傻呵呵的站在一边看热闹。

    最后一盒巧克力玫瑰送进来之后,快递员掏出签收单,特别震撼的问道,“请问哪位是林平平先生?”

    全办公室瞬间哗然,卧槽居然不是给娘娘的!当着娘娘的面敢炫幸福,尊素活腻了,拖出去枪毙五分钟!

    林平平花容失色,“给我的?”

    “麻烦您签一下子。”快递员把单子递过来,收件人一栏清清楚楚写着林平平!

    “我不要!那不是我!”林平平拼命摇头,尼玛这种恶俗又爆发的送花方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早上好不容易才从酒店跑掉的,才不要和那个人渣再一次扯上关系啊救命!屁股好痛!

    快递员很为难的看着其余人,“请问谁可以代签一下?”

    “你们都不许签!”林平平愤怒的警告道,“我要拒收!”

    结果在下一秒,所有人都特么涌上去了,大家争先恐后的在快递单上签字,争取能沾一点有人追的喜气!

    林平平欲哭无泪,麻痹自己要不要考虑辞职……

    手机滴滴响,打开是一条短信——宝贝,愿不愿意下楼?

    林平平脸色煞白,小内八跑到窗口一看,一辆黑色的大吉普正停在公司门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和它的主人一样霸气而又无耻!

    林平平疯狂的发短信——你离我远一点!

    胡云飞很快回过来——难道我那晚没伺候好你?

    林平平脸红的快要燃烧——不要再提那件事,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胡云飞恍然——原来你没有爽到,那今晚我们继续。

    林平平崩溃的冲出办公室,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发生了神马事情?

    “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林平平跑下楼,愤怒的斥责胡云飞!

    胡总监把他拉进车里,关上车门劈头盖脸的亲了下去。

    “你这个变态!”林平平大惊失色,使劲挣扎着想跑。

    “乖,宝贝我错了,我错了行不行?”胡云飞把他牢牢压在身下,“早上醒来你已经不见了,我真的很担心。”

    “担心你妹!”林平平还在胡乱踢他。

    “别动!”胡云飞眉宇间有些怒意。

    林平平特么被成功的吓回去了,一脸怯意的看着他。

    麻痹好凶啊!

    “你那里伤还没好,再挣扎会疼。”胡云飞放软语调,“听话。”

    “闭嘴!”林平平很没气势的瞪他。

    “还难不难受?”胡云飞在他耳边低声问。

    想起那个莫名其妙的晚上,林平平眼眶又特么红了。

    胡云飞没有再说话,只是牢牢的抱紧他。

    这天下班后,林平平没有过多抗拒,让胡云飞送自己回了家。

    高层单身小公寓,装饰的很卡哇伊,墙上还有胖嘟嘟的草莓贴纸。

    胡云飞失笑。

    笑你妹!林平平没好气的拉开冰箱,拿了一罐饮料递给他。

    “你真可爱。”胡云飞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在那柔软的双唇上亲了一下,“我搬来和你一起住吧?”

    “你敢!”林平平怒视他,“那我就去上吊!”

    ……胡云飞皱眉,“为什么?”

    你个人渣还有脸问为什么!林平平心虚的转过头,“因为房子很小。”

    “好吧。”胡云飞没有过多计较,放下饮料把他打横抱起。

    林平平顿时惊慌失措的尖叫粗声,“救命啊!”

    胡云飞哭笑不得,“救命?”

    “放我下来!”林平平拼命挣扎,脸色惨白。

    胡云飞叹气,“这么怕我?”

    林平平持续不断的尖叫着!

    胡云飞满头黑线,把他放到了地上。

    “你出去!”林平平嗖一下窜到墙角,警惕心十足的看着他。

    “我是想看一下你的伤口。”胡云飞解释。

    擦!看个毛的伤口,还不是想扒我裤子!林平平觉得自己看穿了他的诡计,于是拼命挥手,“不需要!你敢过来我就跳楼!”

    胡云飞无奈,“好吧我走,不过你要好好擦药,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林平平随口敷衍,把他赶了粗去。

    麻痹这人好可怕!林平平靠在墙上猛烈地自责,自己是脑子进水了么,肿么会允许他来自己家!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动作过大,屁股好疼啊!

    林平平小心翼翼的蹭到沙发上趴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舒服,于是拉开抽屉想找一些药。

    可素作为一个纯洁的小受,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实际经验,家里当然也不会准备伤药,感冒药倒是有一堆!于是林平平只好穿上外套,打算去楼下药店买。

    生平第一次买这种药,林平平有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虚感,他蹑手蹑脚的想偷偷溜进药房,谁知道特么门口有个自动感应器,脚一踏进去就开始不停地叫‘欢迎光临’!

    卧槽,林平平被吓的一愣。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从柜台里站起来一个妹纸,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

    “……”林平平在心里咆哮,尼玛平时不都是个大妈吗,为神马当自己有难言之隐的时候,就特么粗线了一个萌妹子!

    当着她的面,自己要肿么说出‘肛裂’这种无耻的词汇啊!

    “您没事吧?”面对这么漂亮的一个男人,妹子也很小鹿乱撞。

    林平平极度纠结,方圆只有这一家药店,屁股还在火辣辣的疼痛,麻痹到底要不要开口啊!麻痹拖下去会不会肛瘘啊!

    “小伙子,要买什么药啊?”大妈大概是刚吃完饭,一边剔牙一边走进门。

    妹子立刻乖巧的坐回了收银台边,估计是惧怕被大妈找借口扣工资!

    林平平鼓起勇气,跟地下党接头一样压低声音说,“我肛裂了。”

    卧槽好想哭。

    “哦,肛裂啊。”大妈见怪不怪,声音简直振聋发聩。

    收银妹子立刻用一种很惊讶的眼神看着他!

    林平平面红耳赤,不过反正都这么丢人了,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说,“嗯。”

    “新鲜肛裂还是陈旧肛裂?”大妈继续声如洪钟。

    麻痹肛裂还分新鲜和陈旧?林平平风中凌乱,那当然是新鲜的,特么就是前天的事,简直新鲜的不能再多!

    “拿回去坐浴,一次一瓶盖加半盆水。”大妈甩出来一个瓶子。

    收银小妹大概是不可避免的脑补了他‘坐浴’的姿势和场景,脸上绯红一片!

    林平平匆匆付完钱,逃命一般拿着就跑。

    大妈在身后怒吼,“回来!还要找你一块二!”

    林平平捏着瓶子飞奔回家,觉得心里充满了浓浓的委屈之情。

    别的小0事后都会被好好照顾,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倒霉!不仅没人照料,连药都要自己买!

    蹲在洗手间的地上兑水,林平平觉得自己真是命苦又心酸。

    第二天早上,胡云飞准时敲门。

    “谁啊?”林平平虚弱的爬起来打开门。

    “怎么了?”胡云飞皱眉,“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看清眼前人后,林平平崩溃的哭了粗来。

    “我特么昨晚买到了假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