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大佬在古代 > 第六章 云家
    云家村隶属大周朝北面,三面都有山环绕,而云溪村就坐落在群山中,远远看去就像被山林保护在中间的巢穴,村里的小孩子都喜欢没事去山上挖野菜,找野果。

    大周自开国以来,已经有百年历史,在新皇继位前五年,多地百姓因旱灾流离失所。只有云家村因为凤凰山脉而没有受旱灾影响。

    这还是因为云家村有一条从凤凰山脉流贯穿出来的大河,河面宽约四米,看不到头也看不尾,云家村灌溉田地,洗衣等都是用这条河水,这条河水一点不湍急也不是特别深,最深的地方也就一米多点,河水清澈见底。

    夏季的时候好多村里的小孩子来河里嬉戏打闹,偶尔嘴馋的孩子逮条鱼,回家改善改善伙食,当然,还是会少不了家里大人的一顿“竹笋炒肉”毕竟家里交代不让玩水,虽然不深,但怕出现意外。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正因靠凤凰山和大河才没让云家村一众饿死。听老一辈的人说故事,远古时期,凤凰山中有凤凰从天上飞落,后来栖息在这山中,凤凰山就由此得名。

    而云家的宅子就在凤凰山的山脚下不远处,这处老宅,在云老爷子小的时候就是几间泥草房,云家就云老爷子这么一个儿子,云老爷子的娘去世后没几年云老爷子的爹也走了,云老爷子从自己爹手中接手这个宅子后,靠着大舅哥帮忙修缮才慢慢的将这处泥巴院宅子修缮一下,不然下雨的时候,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后有了云义云薄,云义从小学习不太行,勉强跟自己爹学了大概,反而对功夫比较感兴趣,就跟娘家做镖师的舅舅家学习功夫,长大后偶尔靠去凤凰山打猎,去镇子上酒楼换取银子。

    云薄小时学习学习不行,功夫学的马马虎虎,反而对木匠竹编这方面无师自通手非常巧,村里有一个从其他地方逃荒的竹篾师傅,妻儿老小都死在了逃荒路上了,无亲无故一次去山上砍竹子,不小心摔倒受伤,被上山砍柴的云薄发现了,将其背下山送去医治,后来老篾匠发现了云薄对竹编手艺感兴趣,又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就收了云薄做徒弟。

    云薄也是个孝顺的人,跟着竹篾师傅学习,当爹一样孝敬,直到几年前竹篾师傅去世,云薄为其养老送终。

    云薄也通过这个手艺赚了些钱,和自己大哥在院子旁重新盖了一间砖瓦房,让爹娘住进去后,两兄弟一起又起了两间,把原来的泥草房给拆了。

    现在的云家有三间砖瓦房,成品字排落,上房屋里住着云父云母和云天的房间,因云天还未娶妻跟着父母住,更何况云天念书不经常回家。

    左边的房子是二房一家,右边的是云溪一家,云义给自己爹娘盖的房子是三间中最好最大的,家里吃饭也在云家正屋吃,三间房格局都一样,中间会客,两边卧房。

    挨着二房屋边是灶房,大房后面是个小菜园,家里吃菜都是去后院摘,菜园子左边用栅栏高高的围起来了一个鸡舍,防止鸡偷偷出来把菜吃了,鸡舍傍边还有一个猪圈,两头大花猪,家里的猪草都是大丫二丫在弄。

    灶房不远处有口井,家里吃水,洗衣,煮饭都用这口井水。

    这些也是在云溪出生这几个月的时间,不时的被娘亲,奶奶抱出房中自己看到,听到的。

    通过云溪自己的观察,家里虽吃的饱饭,但要能吃好穿好,还差很远,毕竟自家男孩子比较多。

    虽然大哥在吉祥镇的酒楼做账房有月银,但是同样,家里花钱的地方也比较多云溪的三叔和二哥可是要考功名的,农家供一个学子就很难了,还是两个,光是每年的学费加起来就有十两银子的花销,更何况还要买书,孝敬师长,宴请同窗,人情往来等。

    而且家里的三间大瓦房才盖好没几年,家底估计没多少了,如果不是自己的爹时不时的上山捕些山鸡,野兔去镇上卖钱。偶尔改善一下伙食,估计会更不好,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自家爷奶年纪虽然不到五十,但也不是壮年,多多少少身体会吃不消。家里有十五亩地,水田五亩,旱地五亩,良田五亩,对于一辈子的庄稼汉来说,这点地着实不够看。

    从云老头不科举后,就开始下地干活,自己儿子们虽有打猎的手艺,但小猎物也卖不了多少钱,真赚钱的还是大的野物,这些年统共才打到一只狍子和一只鹿以及一只下山的野猪,想要打这些,需要进深山,但深山里不止狍子,鹿还有老虎和狼等凶猛的野兽。

    云家就是靠着这笔银子,盖了这青砖瓦房,毕竟云义云薄都已成亲,孩子一个一个的生,不能没地方住,就现在家里还住不下,如果不是云南在镇上做工有住的地方,云北在书院,大房另一间屋子就不是云东自己住了,而是三兄弟挤在一起,现在孩子还没成亲,如果在成亲生子,房子就住不下了。

    哎~可惜自己的空间还是打不开,想用异能催生点粮食让家人去卖,云老婆子为了云溪的身体健康,害怕云溪使用了“仙术”后对身体有影响,就从发现那次后在也没让云溪接触过种子。

    现在的云溪还只是一个三个月大的小婴儿,啥事也做不了,口不能言,也没法对自家奶说:“奶,使用“仙术”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只能躺在床上叹气。

    李婉柔听见自己女儿小小人儿的叹气声,甚是好笑,才三个月的小奶娃,就有心事了。

    “娘的囡囡想什么呢?给娘说说,怎么还叹气呢?”李婉柔对云溪开玩笑的逗弄着,当然云溪也不可能说出来,估计如果她这时候能开口说话,她娘准吓一跳。

    “咿呀,咿呀”(云溪:“娘咱家太穷,我想给你赚钱花)

    “呀,娘的囡囡给娘聊天呢?”李婉柔一脸惊喜的同云溪搭话。

    同时李婉柔心道:“我女儿真可爱。”

    母女两个各说各的,交流的甚是起劲,直到云溪抵不住小婴儿的本能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