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时间调查局 > 第一卷 月下黑鸦 第二十一章 鬼的奏章
    如果说金木研的人生是一本书的话,那现在他真的很吐槽这么烂的剧情是什么样的作家才能写出来?

    氛围都酝酿到这儿了,接下来得是多么爆燃的情节啊,结果给我来个电话?就像前戏做足了高潮被硬生生打断。

    就像哪部电影里主角要给教练开快车,结果一脚油门引擎盖炸了。

    要不是知道打来电话的是谁,他高低要用“七宗罪”给来电者抹抹脖子,不对,是刮刮胡子。

    “喂!”金木研的语气极其不善,脸色黑的像是要下雨,“刚准备大战呢,又打电话干嘛?能不能给专员一点私人空间?”

    这是第一次他跟老头说话这么强横,他觉得自己至少能帅三秒。

    “嗯?”电话那边是老头沉闷的声音,他的回答就是一个声调,言简意赅又霸气十足。

    金木研还是高估了自己,之前如同火山喷发般的气势现在已荡然无存,他不但熄火了,冷的都快结霜了。

    “刚刚是我声音大了,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哥知道错了。”

    这一举动看呆了周围的警员们,刚刚那是多么汹涌的气势呀,他们一辈子都没见到过,仿佛苍穹在塌陷,末日即将降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电话响了他硬气不过一句就灰溜溜的道歉了。

    他们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跃跃欲试,毕竟万一就是凶手的话,那可是大功一件,但没有人做出头鸟,心有余悸的感觉还深深烙在心底。

    “什么事呀?这么多人看着呢!”金木研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语气柔和的像是迎宾小姐。

    他在调查局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彪悍的战绩到哪都是横着走,但凡事都有例外,那就是老局长,别看平时一口一个“老头”,真火起来,他还是要夹着尾巴做人的。

    除了老头是调查局一把手这个原因之外,还有就是绝对的战力!金木研不知道他强到了何种程度,因为没有什么人或物能让他使出全力。

    “你们等等哈,我接个电话。”他向警员们摆摆手,算是打了招呼。

    小警员也愣住了,这家伙路子也太野了吧,看着同事们已经在呼叫支援,说着“案发地点有一暴徒……”的时候,他叹了口气,自求多福吧。

    “任务结束,你可以回来了。”老头沉声道,带着绝不容反驳的决绝。

    “为什么?”金木研不解,“这次的任务没有规定期限。”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老头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压抑与愤怒,听的金木研暗感不妙。

    “两个任务你一样没有完成,‘哈迪斯’重创过后就放任不管,那个姑娘呢?她还是被切成了片!”老头说话一针见血,句句都是掏心窝子的痛。

    金木研沉默,先不说敢不敢反驳,他没得反驳,因为老头说的都是事实。

    “你是不是安逸太长时间了?之前的任务完成的多么干净利索,现在呢?暴躁,自责,眼泪,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你还有调查局王牌专员的样子吗?!”

    老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可以想象电话那边唾沫星子横飞的画面,他从来没有跟金木研发过这么大火,这是第一次。

    “我……”

    “别说了!‘七宗罪’交给你,不是让你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老头的形容总是这么独特。

    “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最后的通牒已下达,剩下的就看某人自不自觉了。

    良久的无声,金木研的心里五味杂陈,他失败了,连胜的记录破的细碎,是不是该回去了?放下那最后一点的不甘和念想。

    突然,狂风再次骤起,掺着怪异的黑气,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像一头恶兽张开了满是腐肉的嘴巴。

    警笛声响彻夜空,正有数辆车几十人在往此地逼近,一时间红色和蓝色的灯光如昼,给本就诡异的天空染上了色彩。

    “卧槽,怎么人越来越多了?”金木研大喊。

    “是来抓你的。”小警员弱弱的回道。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快让他们回去!”

    金木研刚要再说什么,“嘎”一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是那只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的乌鸦,它飞向了天空,在众人的上方盘旋。

    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开启的剑匣在剧烈震荡,这意味着“鬼”来了!

    该死,他只是想来缅怀一下林清娴啊,怎么突然之间好像世界都变样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电话还没有挂,是老头的声音。

    “‘哈迪斯’来了。”金木研斩钉截铁的说道,“等我现在宰了它,再滚回去也不迟吧。”

    没有给老头说话的机会就把手机塞回了兜里,至于回去后有什么样的处罚到时候再说吧,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盘旋的乌鸦忽的炸开,没有恶心的血和肉,而是一团幽邃的黑色烟雾,在膨胀,在扩张,很快就遮住了月亮挡住了星星。

    “冥府”降临,笼罩这一方天地,灯火通明的城市沦入黑暗,像是被拖进了地狱。

    警员们纷纷倒地失去意识,无论远或近,心中有着浩然与正义的他们,是无法承受冥府中的黑暗与负面的。

    “放过他们,不要牵扯进无辜的凡人!”金木研大吼,他不能坐视不理,尤其是小警员,如果置之不顾无疑会成为死仕们的口粮。

    “冥府”收拢,将倒地的所有人排除在外。

    金木研微微舒了一口气,如果哈迪斯不讲武德,他还真没把握保护这么多人。

    “来吧!”他摆开架势,做好了大战前的准备,耳边是死侍介于婴儿和少女之间的嘶叫,令人毛骨悚然。

    大战一触即发,仿若箭在弦上,

    “这是哪儿?”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带着明显的慌乱。

    “?”金木研的脸拉了下去,这种地方绝不应该出现“生人”的声音,他顺身扭过头看了过去。

    “你踏马怎么在这儿?”

    眼前之人赫然是王乐,不知何时他进入了“冥府”,无声无息,并且没有被排斥出去。

    “你能适应的了这儿?”金木研瞪大了眼睛。

    “能啊。”王乐四处张望,他哪里看到过此等恐怖的画面,双腿在疯狂颤栗。

    作为掌握黑暗和负面的“鬼”,哈迪斯的鬼技“冥府”绝不是什么生物都能适应的,如果正常人不幸进入,轻则精神失常,重则当场身亡。

    但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内心阴暗与之高度契合者,则没有任何影响。

    金木研抚额,忍不住骂道:“你踏马得坏到什么程度啊,我当时就该掐死你!”

    王乐缩着头,不敢接话,他是来找凶手的,可前提最起码凶手是个人啊!

    “它们是什么?这儿是什么地方?”他下意识的靠近了金木研一些。

    从中午出门后,他兜兜转转,最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案发现场—垃圾堆,亲眼目睹警员们的晕厥,乌鸦炸开黑雾,他的恐惧也随之达到了顶点。

    金木研不说话,他没法解释,这不是一个普通人能理解的东西。

    “让他出去!”他仰头大喊,他知道哈迪斯能听到。

    没有声音,没有回答,只有暗处滚来一个圆球到他们的脚边,仿佛凭空出现。

    金木研和王乐同时低头,冰球里是一颗好像还在跳动的心脏……

    在看不见的地方,小男孩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还不够,还不够!”他低念道。

    “还是少了点什么!”

    灵光乍现,他如烟尘般散去,缺少了真正的主人公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