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时间调查局 > 第一卷 月下黑鸦 第十七章 不可置信
    月光下是路灯,路灯下是面面相觑的众人。

    在金木研放完狠话后,王乐等数人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大笑,他们已经笑了整晚了,气都来不及接上去。

    耳朵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眼睛好像看见了一只蚂蚁要撼动大象,虽然很早就听王乐说,金木研可能有两下子,但他们可不认为一个人就能打七八人。

    当现实是武侠小说么,天神下凡一锤八那得是多烂的作家才能写出来的剧情。

    “皮痒了我给你松松。”有人把手指掰的啪啪作响。

    “现在给乐少跪下磕几个响头,我还能帮你说说好话。”有人尽显狗腿子的做派。

    “死到临头了还大言不惭!”有人看来还是读过几年书的。

    又是垃圾话,好像打架前不过过嘴瘾会死似的,金木研掏掏耳朵,并没有强行打断,因为他也喜欢。

    “可惜了,还挺帅的。”说话的是娇娇,从金木研出现后,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这种等级的帅哥真是看看都要高潮。

    平心而论,抱着她的王乐还是有点小帅的,但好感仅仅限于几分钟之前,此时再一比较,他甚至不愿意再多看王乐一眼。

    其余的几个女孩子也是同样的想法,就如唐烨文初见金木研那般被深深吸引,何止是心动了,全身上下都动了。

    气氛一时安静的可怕,王乐的黑脸又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怀中的女伴竟然夸敌人好看,这本身就是对他的打脸。

    “还愣着干什么?出事了我担着!”他气急败坏道,并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好像又要输了,再次一败涂地。

    上次尿了趟裤子,能让人唠一辈子。

    包围的几人动了,带着拉满的怒气值,自从这家伙出现,姑娘们就没正眼看过他们,风头都被抢完了这还能忍?

    有了王乐的话他们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多欠揍的脸啊,挥拳打开花才能解心头之恨。

    “跪下吧你!”他们嚎叫,迈着无力的步伐攻来。

    金木研没有动作,不良少年们虽然来势汹汹,但在他的眼里全是破绽,更有玩了一夜的他们,此时还能剩多少力气呢。

    电光火石间,惨叫声连连,金木研躲开软脚虾似的拳头和踢的还没十岁小孩高的鞭腿,一人给了一巴掌。

    没人看清他的身影,只有耳边响起的清脆声音,像是瓷器被打破,碎了一地。

    挨嘴巴子的两人齐齐倒地,惨叫不断,脸上是红彤彤的五指印,半边肿的跟猪头一般,口水止不住的流出来。

    眨眼的功夫解决两个,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模样还没从这一幕中回过神来,金木研懒散的嘲讽声就先在场中响起。

    他右手拇指按住食指指节,发出“咔擦”一声响,这是他的经典动作,如果谁有幸看到了这个动作,那他就要倒大霉了。

    “毛还没长齐学别人打架?”金木研闲庭信步,游走于剩余的几人中间。

    路灯把他的影子拖的又细又长,可观的身高让光与影在其精致的脸庞上交织出一条完美的分界线。

    “好帅啊!”有个女生惊呼,微微前倾的身体像是要扑上去。

    “是谁说要把我打出屎来的?”金木研淡淡的问道,语气却带着极强的威慑力。

    无人回答,刚刚还嚣张的没边的众人,此时像是水打的黄花,蔫完了。

    除了地上打滚的两人,捂着脸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这才是男人啊。”娇娇脱口而出,直勾勾的看向金木研,魂都快没了。

    要问现在谁的表情最精彩?凭亿近人的王公子牙都快咬碎了。

    王乐粗暴的一把推开怀里的娇娇,脸色黑的跟挖过煤似的,如果有变脸大赛的话,那他就是冠军的强有力竞争者。

    “你们一起上,每人1000!”他再次加码,也明白唯有群殴才有一丝胜的可能性。

    没有行动,甚至没有回应,剩下的几人没有傻瓜,钱再多也得有命拿才行啊。

    至于兄弟义气?让那东西见鬼去吧!他们出来混就靠四件事:背信弃义,出卖兄弟,吃里扒外,栽赃嫁祸。

    默契的后退犹如德芙般丝滑,还顺便带上了地上的两兄弟,他们的脸上写着爱与大义。

    “你们!”王乐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平日里称兄道弟不分你我,现在闪的比兔子还快。

    巨大的失败感袭来,不仅这么多人武力打不过,连引以为傲的女孩方面也输的一塌糊涂,几分钟前的嘲笑和胜券在握还犹在耳畔,可自己变成了笑话。

    “哟,挺舍得嘛。”这个年代的1000绝不是小数目!

    金木研一步步逼近,王乐一步步后退。

    “你……你别过来!”后者踉踉跄跄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乐要哭了,巨大的恐惧让他的膀胱又要开门了。

    一开始的男孩女孩们此时变成了围观者,主角就是站着的金木研和坐在地上的王乐。

    “咱们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一旁有人小声的问道。

    “有一点,那就再观望观望!”另一人回答。

    金木研蹲下身,将视线保持在和王乐同一高度,两人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诡异,谁都疑惑这是哪门子路数?

    金木研从王乐的眼神中看出来,他要尿了。

    王乐从金木研的眼神中什么都没看出来,因为他要尿了。

    突然,熟悉的巴掌声再次响起,听的所有人心头一颤,菊花一紧。

    金木研抡圆了胳膊,刚才的对视他就在脑中计算王乐的承受极限了,毕竟不能下死手但也不能便宜了他。

    这是在场少男少女们前半生见过最漂亮的空中转体两周半,完美的不免怀疑王乐是不是偷偷练过。

    “扑通”,激起一地的灰尘,四仰八叉的落地姿势真是拉低了档次,像是一只要起跳的蛤蟆。

    几人下意识的伸出手要上去帮忙,但慑于金木研的淫威又缩了回去。

    “你…你……”王乐绝望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艰难站起身,但自知什么都改变不了。

    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比那两人更像猪头,口水瀑布一般往下滴,说话含糊不清,容貌已毁,连人样都要看不出来了。

    “刚刚那一巴掌,是替清娴打得!”金木研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事已至此,他没有了再继续的兴趣,转身就要离开。

    天亮之前,他要把她的脏器送到该去的地方。

    眼见瘟神要走,众人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不知不觉后背都已全是冷汗。

    “喂,等等!”王乐叫住了金木研的背影,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他们刚放松还没几秒,神经就跟过山车似的提到了嗓子眼,看向王乐的眼神估计是想上去掐死他。

    大哥你喊住他干嘛?嫌挨的巴掌不够吗?

    金木研停下脚步,缓缓转过头,露出线条分明的侧脸,他也好奇了些,王乐竟然喊住了他。

    “我没有输给你,照顾好她。”

    多棒的台词啊,像极了言情小说里深情男二的样子,短短两句用尽了王乐的毕生才华,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忧郁极了,即使刚刚还狼狈不堪。

    金木研青筋暴起,多丑恶的嘴脸啊!惺惺作态的样子让他恶心。

    这小子不提还好,一说他就更加来气了,看来一个巴掌还是不够!

    抑制不住的怒气让王乐如坠冰窖,脸上的肉都害怕的在颤,看着仿佛要吃人似的金木研缓步走近,他就像拿西瓜的那只狗的表情包一样,呆住了。

    桥豆麻袋!按照偶像剧的套路,现在不应该是男主霸气的喊出“我的女人要你管!”或者是坦荡的一笑泯恩仇吗?

    这反应是怎么回事?王乐的脑子不够用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如果有上帝的话,那么他一定要投诉!

    “清娴已经不在了,你在说什么!”金木研大吼,隔着墨镜都能感受到眼中的悲伤。

    不止是王乐,其他所有人一时间都没能理解金木研话中的意思。

    他们面面相觑,都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什么,叫不在了?”王乐机械的问道。

    “你不知道?!”金木研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装的,重重的皱起了眉头。

    “知道什么?”王乐反问,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金木研调整好呼吸,收拾好情绪,尽可能平淡的说道:“一天前,清娴遇害了。”

    话已说完却无人应答,信息量太大他们需要一个消化的时间。

    “我想起来了!今早发生的命案,不会就是......”女孩的惊呼打破了安静,她捂着嘴巴不敢相信。

    所有人都记起来了,就在今晚,他们还聊到过这件事呢,却没有一个往心里去。

    因为从白天玩到了黑夜,基本与外界隔绝,能了解到的信息也是最基本的。

    王乐不敢相信,他的脸上说不出是哭还是笑,神色变化不停,“你在……开玩笑吗?”

    他的大脑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条信息,该哭还是笑?

    金木研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一字一句的颤声道:“我没有开玩笑,清娴她,已经不在世界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