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时间调查局 > 第一卷 月下黑鸦 第五章 她现在是我的
    原本喧嚣热闹的大厅此刻已安静的落针可闻,这样大胆热烈的追爱在场的所有人还真是第一次见。

    金木研的声音不大,但“帝王大厦”确是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这四个字狠狠刺激着他们的神经,能在其中订位子吃饭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与之一比这个茶餐厅就像是路边摊。

    众人看向林清娴的眼神已完全变了样,上一秒还在嘲讽着她的可笑,被男朋友当众羞辱现在还要带出去白睡,他们瞬间就比她高了一等,肆意的指指点点,有着无比满足的优越感。

    可现在呢?这是一记响亮到不能再响亮的耳光,抽的所有人头昏脑胀,开着他们穷极一生都买不起的车,吃一次饭就是几年的工资,样貌外形也是无可挑剔,此时金木研的出现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子。

    再对比旁边的寸头,云泥之别都不足以形容吧,什么叫降维打击,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林清娴蒙住了,连金木研跟她说话都没有听见,当你人生最衰的时候一个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异性出现拯救你,下辈子都忘不掉。

    “怎么?这是拒绝我了吗?”金木研再次开口,半开玩笑的说道,但那张清秀又纯爷们的脸上分明写的不容拒绝。

    她忽然记起了这个家伙,昨天早上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当时走的急匆匆的并没有注意到脸,但背上的长盒子却印象深刻,正常人谁会背着这玩意到处跑。

    没等林清娴回答呢,餐厅内至少一半的女生在疯狂点头,没有哪个姑娘能对这个画面sayno!

    “没有,我接受。”林清娴缓缓开口,将头发挽至耳后,露出了惊人的下颚线,虽然她现在还是云里雾里,满头问号,但如此高光的时刻,拒绝他跟王乐走吗?别开玩笑了,除非她疯了!

    全场欢呼,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尖叫声。

    “要是有哪个男生这么对我,原地结婚非他不嫁!!!”

    “太惊人了,谁能想到这一出?”

    “凭什么这个烂货能钓到这种男人?!”

    一时间热闹的跟过年一样,说什么的都有,可以想象这件事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添油加醋席卷全城,哪怕现在信息并不发达,所有人都很开心,除了王乐。

    他的脸色青一块白一块,本来全场瞩目的焦点现在成了别人的踏脚石,被虐的体无完肤,与之一比就像路边的野草任谁都能踩一脚,再加上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王乐突然心一横,前后的落差之大心理直接扭曲了,“没看见她是我女朋友吗?!没长眼睛啊。”

    他大吼出声,硬生生盖过了整个餐厅的喧闹,气喘吁吁的样子像是被谁踩了一脚。

    “现在说她是你女朋友了?”金木研咧嘴笑了,下一秒声音陡厉,“之前你干嘛了!”

    王乐怔住了,有一瞬间他都要尿了,如愿以偿的再次成为了焦点,只是这次众人看来的目光像是在看猴,他看不见金木研的眼睛,但能感觉到墨镜后的眼神像是上了膛的子弹。

    “要不是我勇哥不知道被谁摁在了厕所,今天你别想走出这个门!”他恶狠狠的说道,报上了大哥的名号,想找回点场子。

    金木研觉得他描述的画面好眼熟,但却没有回答,说过两句话就够了,再说就要掉价了,无视才是最高的嘲讽。

    他抓起了林清娴的手,后者抱着玫瑰,直到现在他才正视这张脸,虽说算不上绝色,但也足够一眼惊艳了,想到三天后的香消玉殒,到底什么样的变态才能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

    林清娴被看的有些害羞,她今天是刻意打扮过的,本想挽回前男友的心,却不想为另一个男人锦上添花。

    “那我们走吧。”金木研尽量温柔的说道,温柔这个词从来都不是形容他的。

    “嗯。”林清娴点头,主动伸出了手,看的王乐牙都要咬碎了。

    金木研轻轻握住柔荑,内心不免的有点喜悦,倒不是美人在侧,而是他的计划看样子已经成了!

    “喂,我们这么长时间的感情比不上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吗?!”王乐朝两人的背影喊道,此时他倒像是受害者。

    金木研已经推开了门,看着即将要走出去的林清娴停下了脚步,心里一疙瘩,自己是不是高兴早了?大姐你不会现在这个时候反悔吧,真要反悔我鄙视你一辈子。

    “王乐,我们结束了,是我看走眼了。”林清娴没有让金木研失望,只是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哭还是笑,给金木研的感觉就像昨天早上两人的第一次遇见那样。

    “哈哈哈哈~”后面传来刺耳的笑声,王乐笑了,笑的前俯后仰,像是疯癫了,临床表现为大笑和抽搐,他用手指着金木研,满脸通红,“我玩剩下的,哈哈哈,你,你还要,她都被我……”

    王乐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取而代之的是全场的尖叫声,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他尿了。

    金木研的巴掌离他的脸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甚至能感受到丝丝寒气,他的汗毛直竖,大气不敢喘,虽然巴掌没有落在他的脸上,但他知道这下要是挨了亲朋好友们就能吃席了。

    没有人看到金木研是怎么移动的,他们的眼睛都欺骗了他们,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像是被时间遗忘,不知是空间出了轨还是时间劈了腿,这两样都束缚不了他。

    “她现在是我的!”金木研的意思不言而喻,丝毫没考虑这句话会带来什么后果,他只想着墙角要挖彻底,地基也不能放过。

    收回了胳膊,他再次转身,“擦擦吧。”

    刺鼻的尿味开始弥漫,所有人都捂住了口鼻,王乐的风头已经盖过了十分钟前的林清娴。

    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雷声,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狂风卷着细雨在咆哮,天空昏暗一片提前进入了黑夜,像是世界末日。

    金木研利索的脱下风衣披在了林清娴的肩上,她就穿这么点,出门半条命都得没了。

    “抓紧我。”他握紧了少女的手腕,心中隐约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林清娴点头,心中一股暖流在悄然滋生,她到现在还有些恍惚,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那她希望能做久一点,感受着肩上宽大而温暖的风衣,外面的狂风暴雨都没有这么可怕了,唯一的不足就是味了点……

    金木研内衬是一件白衬衫,完美的肌肉线条绷的紧紧的一览无遗,车停在屋檐下,倒也免得接受风雨的洗礼。

    他绅士的为林清娴打开车门,野兽再次发出怒吼,缓缓消失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中。

    ......

    “谢谢你。”车内,少女轻轻的说道,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没事的,昨天不小心打到你还没好好道个歉呢。”金木研目不斜视,车里没第三个人,车外的能见度更是低的可怜。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更能有所准备的出现?好像提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林清娴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所想,最后细若蚊吟般的问道:“你刚才是认真的吗?”

    她现在心乱如麻,说是一生中最模糊的时刻都不为过,刚刚发生的一切给她的感觉像是高贵的王子救了一个丑陋路人,王子的用意不是路人能揣测的。

    金木研有些头大,他该怎么回答?我来自百年后,一个被称作“鬼”的家伙告诉我的,而且你三天后要死了,林清娴会报警的吧!

    尴尬再次弥漫,孤男寡女同处一狭小空间内,连急促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好似是看出了金木研的难处,林清娴懂事的没有再问,她看向窗外,却什么都看不见,整个世界只余风声雨声,她没有多想,多么可怕的天气啊,但有金木研在,便不可怕了。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林清娴呢喃道,结束二字说出口容易,真正做到却很难很难。

    “人总是会变的。”金木研知道她在说什么,随口回答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如果他来找我道歉......”林清娴低垂着头。

    “他要和你一样难受,才算道歉!”金木研打断,抿了抿嘴,“掉进水里不会死,呆在水里才会。”

    他已经比较委婉的表达了,恋爱中的笨蛋已经很伤心了,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猫。

    “我到底欠了他什么让我做梦都这么难过。”

    林清娴一哭金木研觉得全世界都是错的。

    他突然想起了日记本上的凌晨一点醒来,梦都不放过你吗?连听到这句话的感觉都如出一辙啊,像是有根针狠狠的扎在心上。

    “其实你的选择…也没错,只是你们不合适吧。”金木研结结巴巴的安慰道。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合适呀,上学时老师说,这个选项没有错只是它不合适,其实任何选项都没有错,总有一道与之相对应的题目,排除万难才能得到你。

    林清娴轻轻“嗯”了一声,她偷偷抹了抹眼泪,暗骂自己不争气,随即转移话题:

    “这个是什么呀?”她指着后座的剑匣,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这是我的剑匣,也是我的棺材。”金木研斩钉截铁的回答。

    “该死,这雷怎么一直跟着我们?!”他看向后视镜里蓝里透红的闪电百思不得其解,哈迪斯也不管雷霆啊。

    林清娴还想再问什么,比如为什么开车都不摘下墨镜?突然这时外面传来了“咚咚”声,像是有人在敲车门,她下意识的就要去打开车窗。

    “停下!”金木研大喊出声,和之前温润如玉的形象判若两人,“冥府”再次降临,笼罩了整座城市。

    林清娴被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时速表,时速120公里,什么样的人能在如此的高速下追上这辆车,还能同时伸手敲车门?

    “这次过分了啊,你不该把她卷进来的!”金木研低低的说道,像一头要发怒的狮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