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时间调查局 > 第一卷 月下黑鸦 第一章 栀子花开(上)
    “AC1229次时光列车即将到站,目标站华夏九十年代,请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

    “这辆车从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你在狗叫什么?!”一个充满磁性的男音响在了孤零零的车厢内,这句话他耳朵都要听出老茧了,“迟早把你换……”

    “啊!”话还没说完,男人坠在了一片柔软之上,强烈的失重感让他头晕目眩,耳边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尊敬的旅客已到站,感谢您乘坐本次列车。”

    “我迟早拆了你。”他咬牙切齿道,然后猛的嗅了嗅鼻子,呕~

    ......

    现在正值初春,还留有一点冬天的尾巴,尤其太阳落山后,冻得人直哆嗦。

    路上的行人神色匆匆,那个年代自行车才刚普及不久,二八大杠清脆的铃声和小贩的吆喝夹杂在一起,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倒也添了几分烟火气。

    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突然出现在夜幕中,走过马路边垃圾堆时,顺嘴吐了一口。

    “谁啊?这么没公德心,垃圾桶是让你吐痰的嘛!”

    刚走过去没几步,男人的后方就传来叫骂声,沙哑的声音像是恶魔的低语。

    他吓在了原地一动不动,艰难的转过身,只见一只干枯的手从垃圾堆中忽的伸出,像极了老电影中厉鬼索命的画面。

    “妈妈!”男人发出细长的尖叫,拈着兰花指跑着外八字很快不见了踪影。

    金木研跨过残羹剩饭,翻过白纸涕段,从垃圾堆中爬了出来,这又给他彪炳的战绩写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都什么人呐。”他看向了男人远去的方向,虽不理解但大为震惊。

    嫌弃的扯下了手臂上的烂菜叶,刚从乾隆八年回来的他只穿了一件比肚兜还短的短袖,寒风凛冽,冻得他起鸡皮疙瘩。

    顾不得脏了,变魔法似的拿出了最爱的风衣套在身上,习惯性的摸了下内兜,嗯,家伙还在。

    几秒钟的愣神,金木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对了,剑匣呢!”他一拍脑袋,又扑进了垃圾堆,一边吐一边找,“东西呢?呕~快出来呀,呕~”

    他可是来自几百年后的王牌专员,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这要是让那几个老家伙知道了,他还要不要混了。

    “兴高采烈”的掏到一半,金木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扭头看向了一边,那里正有一大妈看着自己,惊讶的眼神中带着怜悯。

    “小伙子,我这里有5块钱,你拿去买点东西吃。”大妈好心的说道,捏着鼻子在考虑要不要扔过去。

    九十年代五块钱的购买力可谓不小了,她举起手刚要使劲,一股洪荒之力就从腹部涌到了口腔。

    “不行~”大妈丢下钱一溜烟跑出去老远,很难想象中年女人能有如此速度,呕~~

    金木研:“……”

    就在无语之际,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作响,一个来自百年后的电话。

    看见来人,金木研顿时火冒三丈,居然还有胆子打过来,老虎不发猫,当我病危嘛!

    “卧槽,老家伙你在搞什么名堂?!”金木研开口就是国粹,“我正在和乾隆大谈人生理想呢,你让我来九十年代几个意思?更过分的是把我扔在了垃圾堆,今天要是不跟我说清楚,回去了你别想安生!”

    他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正给秦始皇推销加特林的节骨眼上,老家伙就把他送去了恐龙时代,那好家伙,霸王龙差点没用他剔牙。

    电话那头好像早已习惯了金木研的大喊大叫,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笑呵呵的,等他发完牢骚了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不是有紧急任务嘛,你可是我局执行部KDA最高,无一败绩的头牌…咳咳。”苍老声音佯装咳嗽了几下,“是王牌,舍你其谁呢?”

    “少来。”金木研撇嘴,“次次上你当,当当不一样。”

    “你可是把黑色美瞳当眼珠子用的男人,谁能骗得了你呀。”

    “滚,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次什么任务?”金木研岔开了话题,俯身终于找到了剑匣,背在腰间才是真正的他。

    剑匣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金丝楠木盒,盒面刻着眼花缭乱的铭文,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古朴厚重,盒内更是有着未来人类的终极兵器—“七宗罪”。

    “有只‘鬼’出现在了你此刻的时空。”电话那头收起了笑意,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金木研皱眉,神色瞬间变了一个人,“鬼”这个字狠狠刺激着他的神经,这群自称为“神”不知道是啥的家伙又出现了嘛,那一趟应该来!

    “这次出现的是哪个?”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沉沉问道。

    “初步判断为你在古巴比伦杀死的‘哈迪斯’。”

    “呐呢!”金木研瞳孔放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它们已经进化到可以复活了?

    不会有人怀疑是不是上次没有彻底抹杀干净,王牌专员的刀剑之下,绝无活路!

    “目前看来是的。”苍老声音微微叹气,时间调查局与“鬼”争斗了这么些年,费尽了人力物力斩杀了“十二主神”其中之七。

    本以为曙光就在眼前,结果惊天噩耗传来,最残暴的“鬼”被探测到重生在了华夏的九十年代,这也是他火急火燎把金木研送过来的原因。

    “无妨,再杀它一次便是!”金木研豪气冲天,背负血海深仇的他早已与这群家伙不死不休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能帮就帮一下吧。”

    “什么事?”

    “你面前的这个垃圾堆,五天之后将是命案现场,可以的话救救这个可怜的的受害人吧。”

    闻听此言,金木研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时间调查局的第一宗旨就是顺应历史的发展,绝不可随意篡改,有因必有果,你所改变的一切都将全部还到你的身上。

    这个对规则刻板到几乎顽固的老头居然说出这种话,本身就是一种不可能。

    “什么样的命案?”金木研好像十万个为什么,但他确实好奇的紧,能让老头打破时间规则的案件。

    “我一会儿发到你手机上,这是一起不输‘开膛手杰克’的世纪大案。”苍老声音好像不愿提及,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金木研的心慢慢沉了下去,看来这一次注定不再平静,迎接他的会是什么?

    “此次任务为最高等级SS。”电话那头突然严肃了起来,虽看不见他的人,但可以想象那是一张冷酷到极点的脸,“祝你好运,金木研大校!”

    电话挂断了,一条消息紧随而来,心跳开始加速,他毫不犹豫的点开,逐字逐句的念道:

    “林清娴,女,大学学生......其人体组织于xx年x月x日在一垃圾堆中发现......”金木研觉得自己喘不上气了,“分…分尸…剁...碎了…几千片…”

    他忽然记起了这一桩惊天大案,在死亡边缘摸爬滚打的他竟脊背发凉,也终于明白了老头的反常。

    世间最应当敬畏的就是生命,如果有人胆敢践踏,他不介意刀下再多一个。

    夜已经深了,万籁俱寂,萧瑟的星夜下已见不到一个人影,先找地方住下吧。

    金木研刚要转身,旁边的树干上有只小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仔细一看那是只通体漆黑的乌鸦,几乎和夜幕融在了一起。

    最诡异的是黄豆般大小的眼睛闪烁着血红的光芒,像是把黑色烫出了两个微不可查的洞。

    金木研在看着它,一人一鸟就这么直勾勾的对视,诡谲又荒诞。

    他忽然咧嘴笑了,在嘲笑着自己,看来真是安逸太长时间了,先是命案再是乌鸦,真是什么都能被吓着了。

    金木研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影子被拖的又细又长,这时耳边传来了悠扬的歌声,“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是《水手》,这首经典老歌真是百听不厌,虽不是特别应景,就权当把它视为在欢迎自己的到来吧。

    他的脚步声在打着拍子,现在的氛围真是恰到好处,少一分都没那样的感觉。

    突然而来的口哨声打破了这一切,也狠狠搅碎了金木研的兴致,六七个杀马特蹲在了前方路口,这么些人愣是凑不出一根黑头发。

    从看见服装怪异的金木研那一刻起,他们的权威就受到了挑战,因为这一片不许出现比他们还靓的仔。

    几人快步围了上去,像是困住了一只猎物,殊不知主动跳进了死神的陷阱。

    “哟,混哪儿的?”为首的尖发红毛痞气十足的挑衅道,他伸手想推搡金木研,却像是推在了一堵墙上,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后者还是纹丝不动。

    “我才刚到这个年代,就是这么欢迎客人的吗?”金木研对这种角色实在提不起兴趣,而且他有一点不开心了。

    “哪儿来的疯子!”红毛甩开镶着铆钉的夹克,腰间别着一个黑乎乎的铁疙瘩,“把身上值钱的还有箱子老实交出来,你也不想看到走火吧!”

    “帕瓦特P90,十发的填充量,是个好家伙。”金木研淡淡的说道,“唯一的不足就是你们离我太近了!”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水手》还在耳边回荡,已然来到了整首歌的高潮。

    金木研右手拇指压着中指,在几人如见鬼神的表情中,抬手瞄准了红毛的额头,然后嘴角微微上扬。

    “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