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界面尊祖 > 第十五章 这简直是作弊
    掌成后,没再耽搁,云迁越过两道门坎,来到第三层入口。

    “快看,又出来了!”

    “又出来了,又出来了,加油!云迁!”

    盂外,广场上,看见消失了一会儿,又出现的云迁,那群花痴少女,又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这时,光镜上,除了云迁到了第三层外,方尘东等数人,也闯过了第一层,到达第二层了。

    第三层,是一间庞大的演武厅,长宽各有三十余丈,大厅中央有一座小型演武台,约莫三丈见方,旁边立一兵器架,上面竖插刀叉剑戟等十八般兵器,兵器架旁谷耸立一块光滑的石碑,云迁走到了石碑面前,顶部刻着领悟碑,眼光往下移,领悟碑下方还有许多小字。

    我去!这这这,看清了这些小字之后,云迁被震的目瞪口呆!

    小字刻的正是般若掌掌法。原来这第三层,考验的是领悟力,也就是一个人的悟性,按照石碑上的说法,这般若掌,在三天内领悟到其中的三成,即算过关。

    当然,这个空间内,依旧存在着时间扭曲。具体多少,云迁没有再作理会。因为般若掌,他早已经烂熟于心,岂止三成,都九成九了。

    这,这简直是作弊!这好事怎么全让我摊上了?难道这通虚盂,是我云迁的不成?

    理了理头绪,云迁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假若他不退回到第一层,利用那里的时间扭曲,将般若掌练成了,而是直接冲到第三层,那就正合适,在第三层就必须领悟它了。

    看来当初这个通虚盂的创造者,或者仿品的复制者,都没想到,有人竟然会冲过第二层,再退回第一层,通常,不是第二层通过了,就进入第三层吗?

    这运气真是好到暴!

    第三层的测试,就这个样子通过了。云迁加快了步伐,眨眼功夫就进入到了第四层。

    盂外,广场上,犹如沸水开锅了,在云迁顺利到达第四层时,全场所有目光都被吸引到了他所在光镜。

    此时,这面光镜与其他三面光镜,已经是大大的不同,镜中只有一人,云迁。只见那镜沿四周的玄光,变幻成了金光,光芒大盛,镜中的情形被盛光盖住,己经不可见。

    那些场中少女们,再次被云迁深深惊讶到了,瞬间由叽叽喳喳转为万籁俱寂,镜前的姹紫嫣红本来只有几朵,一会儿就变成了百花齐放,那些小花痴,一会儿都挤到这边来了。

    在这个强者为尊为世界,哪个美女不爱英雄,又有哪个少女不怀春。

    情绪是会传染的,只见她们一个个,脸色潮红,心神激荡。

    安静,只持续了一会儿。

    “云迁,我只等你,我要为你而活!”

    “我要为你生一群猴子,云迁,你是我的源动力。”

    “云迁,云迁,你是我宝贝儿,我不想修炼了,我要与你天荒地老!”

    “云迁,......”

    现场,声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广场附近几棵参天大树上,一群飞鸟被这激昂的呼喊声,惊得冲天而起,再也不敢落下来,只在空中盘旋,不一会,又再次冲天而起来。

    主看台上,方遒的脸阴沉的快要刮出霜来,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捏紧,紧锁着眉头,充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光镜,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估计,云迁的表现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不是丹田毁了吗?

    最开心莫过于云家族长云霸天了,尽管他努力压制着自己,依旧脸色通红,嘴角微弯,眉间含笑。

    “咳--,咳--”看到光镜出现异常,他站起身来,朝刑侑导师抱拳一揖,问道:“刑导师,不知那光镜的变化,可有什么说法?”

    “前无古人!”刑侑也有些激动,道:“也就是说,这樽玄宝仿品自涎生以来,这是第一人,能到达第四层。变异,就是以示庆贺!并且,由于是第一次有人踏入的层级,其中的情形,暂时是不会显示在光镜上的。”

    “那岂不是后面的情况,光镜上都看不到了?”

    “是的,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哦,是吗!那多谢了,多谢!”

    通虚盂外的热闹,没有一丝一毫传进盂内,进入四层后已经有一柱香的时辰了,云迁静静的立在中央处,双眼紧闭,眉头一会儿舒展,一会儿紧锁,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

    周围白气升腾间,在其身旁漂浮不定,随着他的情绪变化,一会远,一会近。两行清泪,已经悄悄挂上了脸颊。口中带着一阵巨大的酸楚喃喃道:“娘--”。

    没错,第四层就是一处幻景,此时,云迁面前,在白雾茫茫中,不但变幻间,一位三十几岁的绝色妇人,身材高挑,脸庞白净柔美,身穿一袭绛紫色长裙从雾中缓缓走来。

    长发垂肩,光洁的额头下,一双大大的美目,带着慈爱,带着温情,秀美的嘴唇微微张着,嘴角略向上翘,流露出深深的舔犊之情。

    十年前,娘离开时的样子。

    “迁儿啊,这些年,娘好孤独啊。”

    “娘,迁儿好想你啊,爹爹和雪儿也好想你啊!”

    “娘也好想你们啊,迁儿留下来陪娘亲吧?”

    “好!”

    巨大的思念,萦绕在心中,久久不愿散去!

    因为神识强大,云迁潜意思感觉到了,这应该只是幻觉,但就是不愿醒来。

    这也是他藏在记忆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尽管从未在人前提过,思念却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散,反而更加清晰醇厚。

    恍惚间,画面突变,只见娘亲的温婉的样子,变得狰狞起来,不一会儿,成了大长老的模样,娘亲却不见了。

    “死吧!”

    只见那方伟天,右手拿着一只短刃,短刃刚从一着粉衣少女的胸口拨出,短刃尖上,正嘀嗒嘀嗒的流着刺眼的鲜血。不远处,躺着两具身体,那不正是爹爹和妹妹吗。

    云迁肝胆俱裂:“方伟天,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嘿!小子,醒醒!醒醒!一切皆为虚妄,不可沉沦!醒醒,快醒醒!”

    一个激灵,九叟的声音在脑中,炸想!

    只见周围的白雾,慢慢淡去,淡去,最后消失不见!第四层,眼前的景物清楚的映入眼帘。

    好险!这处幻景太恐怖了,差点陷进去出不来,幸亏有九叟。

    云迁头脑一阵晕旋,双手都是汗水,衣服也象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侥幸!

    这一层是测试人的本心是否坚定,如果修炼失去了本心,成就也就有限。

    这处幻景专击人性中最弱,最柔软的地方,虽然从外观看,非常平淡,但云迁知道,这却是最凶险的一层。

    云迁最软最弱的地方就是家人,娘亲、爹爹和妹妹。

    第四层如此凶险,最后一层,那不更是?

    只犹豫一瞬,进!

    来都来了,不死万万年,怕个鸟啊!

    自已身怀两件宝物,最差的一件都天阶品级了,难道还在一件地级仿品前怂了?

    “等等!”脚才一踏入第五层,只见九叟从识海中轻轻飘了出来:“这一层,竟然是我的一个晚辈!不知你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

    “晚辈?什么晚辈?”九叟跑出来了,云迁隐隐有些担心,但却并没说什么,存在了几千年老妖怪,他应该有分寸。

    “得!我叫他出来吧!”九叟笑眯眯的,然后朝里面大喝了一声“七才,七才!还不出来见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