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那中二的正义感 > 第一百二十四章、叫嚣
    (124)

    风之谷,无涯湖西岸,凉风斋。群魔汇聚,声讨白有理,正白热化的进行。

    黑无常和钱医生如在唱双簧,我方却只偶尔插上一句。等到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白有理淡淡道:“平衡不讲、立场不清、是非不分,这三点你们非要这么认定,那我也没有办法,正所谓欲加有罪、何患无辞,把这三点套在你们任何人身上,你们仔仔细细的摸摸自己的良心,是否也适合呢?”

    他望了望在场所有人,但见各个若有所思,却没一个敢说自己完完全全的光明磊落。

    白有理笑,道:“再说了,结界的设计从来就只为公不为私,更何况,结界只是一种阻拦的手段,被安排到风之谷的人,每一个名额都是经过集体讨论,审议通过后才定的,难不成,今天这些事都让我白有理一个人来认?”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声音放大了,显然压抑了愤怒。

    钱医生却打断了白有理,道:“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们早就预料你会把事情推给旁人,所以早在来之前就已经做过调查,并没有一个人说知晓你的所作所为,我们的黑大人曾多次提醒你,不能这样做,这样做是破坏规则,但是你却不听,现在你想连黑大人也一起污蔑不成?”

    白有理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本子,举了起来,道:“他们都被惹事上身,早已把想干的证据灭的一干二净,但是我这里却还保留了当时的笔记。”

    这时,马面插进来道:“嘿儿嘿儿,你的笔记,你想怎么记都可以,那是孤证,当不了证据。”

    “正是如此,白大人你当了这么久的神工,莫非这都不懂?”钱医生道。

    “你们不信,我们信!”场外又有村民在叫。然而,这一次叫声后,却没有人阻拦,而是听到“啊”一声惨叫。

    “你信个毛线!”是方唐的声音。

    “还有谁信的,尽管开口。”是烟霞客的声音。

    这二厮竟然在外圈杀人。见没人敢做声,走了进来。朝黑无常拱手做礼,道:“原来风之谷的竟是白有理私欲的产物,我之前真是有眼无珠,我愿站在正义的一方,跟随黑大人将白有理铲除!”他咬牙切齿的说出“铲除”二字,似乎和白有理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实在是看不惯。刚想说什么。芝麻跨了出来,骂道:“你他*娘的,白有理是夺了你老婆呢,还是当了你姐夫?要你如此恨他?”

    这一骂十分解气。

    芝麻又道:“适才你们害死了我师兄,被你们跑了,今天无关这风之谷任何事,爷爷我都跟你们没完!”

    烟霞客不屑的笑,道:“那是老衲急着奔找黑大人,就你这么个小道士,也太过口出狂言。”

    “修得多说,与爷爷到场外受死!”这暴脾气。

    烟霞客却道:“你那师兄不识时务,明明已跟随我,却又讲什么所谓原则和立场,我若不悄悄除了他,岂非让我多一个敌人?这不,对你来说也是好事,你得到了他的八卦镜!”

    黑无常看了看烟霞客,满意道:“你这是风之谷中有名的算命长老,对于自己的命运算得定比别人都准,你既决定投靠我,也就说明我们这一次是胜券在握。”

    钱医生立即恭迎,连声道:“幸会、幸会,如此,你烟霞客的恩怨也是我们在场人的恩怨,我相信没人敢把你怎么样!”说完,瞥了一眼芝麻。

    芝麻气得怒发冲冠,道:“老子怕了你们不成,跟老子出来。”

    王宝宝拉住了芝麻,劝道:“莫要冲动。”

    我也朝他摇了摇手。

    白有理把笔记放回口袋。道:“这的确是孤证,若是有人敢替我作证,我想你们也一定有办法把他加上与我同流合污的罪名,也罢也罢,我也不去为难他人了。”他抬头朝天看了看,又低下头,皱着眉头。

    本以为他不想再说什么。他却又苦笑,摇头道:“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匀羊判官,他竟然要这么对我!”

    我看向大虾。大虾也摇头。轻道:“那东判官官居高位,光是小土山的半片山头,他还真未必兴趣多高,关键问题定是他本来就想搞白大人。”

    这关系也太过复杂了。

    黑无常道:“如今,就算说明白了,你也已插翅难飞,不妨让你明明白白。”

    此时,人群中钻出来一个矮子。正是那个血滴子天佑。

    马面惊讶的看着他。

    血滴子道:“师父,不好意思,这事连你也瞒着了。”

    “你?”

    “我其实姓东,名叫东天佑。”

    一说姓氏,我等已然知道这大概是东判官的什么亲戚。因为这个姓实在是世间少有。

    东天佑道:“白有理开发风之谷,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而我本来是这风之谷水路上的一方小主,坐拥数岛,财产丰厚,一定意义上是我匀羊叔的小小后花园和钱袋子。然而白有理大张旗鼓开发风之谷,非要把我的地盘改造成粮田已供应风之谷人们的食粮。我也不好明说自己的身份,多次暗示他不可动我,他却愣是不肯听从。”

    我想起了,我们到来之时,的确看到有几座岛连着,有农民在种地。

    白有理恍然大悟,但又立即理直道:“我那是为了更好的开发风之谷,是为了公!”

    “白有理啊白有理,你三句话不离公字,公如今却要和你反过来讨公,你这算什么公?”这东天佑说话就没那么拐弯。这话说得几乎能诛心。

    “你这动了我,不就是动了我叔的奶酪了吗?你想他能放过你吗?”转而,他朝黑无常道:“如今也好,在黑大人的提携下,我终于又成了一山之主。”

    这话一说,只见马面的脸拉得更长,但是他立即笑开了,“嘿儿嘿儿,徒弟,师父还担心你惹了什么祸,不想是有今天的这安排,你既是匀羊判官的亲戚,以后可要反过来照顾一下师父了。”

    “那是自然。”

    白有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现在大概终于明白了。燕归来上去扶住了他。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们早就想置我白有理于死地了。真是气煞我也!”

    “哈哈,哈哈。”那一边黑无常等人具是欢喜不已。

    大虾走到白有理身边,道:“白大人,莫要气愤,人心邪恶是常事,但是人间自有浩气长存,有一大群人都是念着你的好。”

    我也立即走过去,把自己在村子里所见的村民们为了帮助白有理把性命抛之脑后,阻拦侵犯者,特别是那一群小孩子都拿起工具冲在前面的情景告诉他。

    白有理的眼里又有了光。

    “何况,还有我们!”大虾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