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唐奇谭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余响
    这章是昨晚的

    于是,随着时隔数日之后的尘埃落定;得以重新回归的江畋。清奇园内的听流小筑当中,也多了两名新住客。

    其中一名就是地下鬼市带出来的盲女阿云,在离开了鬼市之后她也基本无处可去了;虽然她之前说只求死在鬼市以外就好了,但是真的把鬼市给捣毁之后,江畋却也没法就这么让她去死。

    所以,他顺势对重见天日的阿云,给提出了一个不算是要求的交换条件;就是给自己为奴为婢三年,作为相应的报答。然后,无论是她想要结束自己生命,还是另投他处都听由自便。

    当然了,江畋并不会真的指望靠,一个盲女来给自己做事;只是在偶尔泛滥的同情心之下,力所能及的给她一个,在大悲大喜的落差中得以冷静下来,重新选择余生的机会而已。

    反正按照阿云自己的说法,她在鬼市里的那些日子,已经养成了靠听声辩位,来照顾自己的能力,倒也不用太过费心费事去安排;反倒是她那一手上好的琵琶和唱功,或许可以作为读书时的消遣。

    相比之下,比较麻烦的则是另一位。也就是江畋因为一时冲动,从地下的秘密祭祀场所中,给亲手解救出来的明妃。本以为事后会有人前来接手,结果仿佛是大家都遗忘了此事,当她不存在一般。

    紧接着,江畋就知道了具体的原因,却也只能大呼倒霉了;因为无论宪台还是金吾卫,都不想沾染上这个大麻烦,于是自己居然成了被甩锅的对象。而之前轮番招来的医官,看诊结果也不容乐观。

    说是中了好几种混搭的奇毒,而在保持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全身麻痹如僵死一般;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像植物人一般慢慢的调养和流质维持着。然后,就听天由命的看看能否自行恢复过来。

    至少,在没有找到具体对症的解药面前,那些医官们也只能开具一些,温补强本、舒血活络的方子;还有特定手法的按摩和舒展,才能防止长期僵卧不动,所导致的肌理萎缩、褥疮等后遗症;

    也就是说,江畋因为一时作茧自缚的冲动,给自己请了个活菩萨回来了。偏偏,他想丢还真的丢不掉,好心把人救出来之后,再随便遗弃掉任其自生自灭,那也实在是太过鬼畜和令人绝望了。

    但是,好在新来的盲女阿云,却是毫不犹豫主动承当下来,这个日常照料的喂食、清洁、推拿和用药的繁琐之事。也算是大大分担了江畋的麻烦,接下来他只要让人按方开药,煎好再取就行了。

    “那禹藩萧氏呢?真就没有人可以……”

    想到这里,江畋又对着亲自护送上门,并交代后续事宜的郭崇涛问道:

    “东都的大内已经回复了,天家龙颜大怒之下,日后怕是再没有什么禹藩萧氏了。出了这种事情,就算朝廷不直接除藩,萧氏满门也要追夺出身以来文字,付法司议罪论处了。”

    郭崇韬喟然道:

    “如若朝廷决意除藩,理藩院又毫无异议的话,那便是近三十年来,第一个被除国去爵的诸侯家了,哪怕是最末微的藩家,那也是藩家啊。”

    江畋心中默然,他依稀记得国朝最近一次除藩的记录,乃是与当年真珠姬有关的风波当中,因为悖逆了睿真太皇太后,而被迁怒的一个藩家;但是被除国(世爵)之后,依旧保留了最基本的国爵采邑,而从旁支族人中择选子弟继嗣和承爵。

    因此,远没有这一次除国去爵,追夺满门出身以来文字,这么的坚决果断和严厉。然而,相比当年那个藩家因为真珠姬的风波被除国;如今的禹藩萧氏,也是因此追查下去的干系而被除国去爵,这就像是某种历史的再度轮回一般。

    “那你真的相信,这萧氏藩主,便就是幕后那真正的鬼市之主么?”

    江畋随即又问道:

    “我信不信又有何用?这要看朝堂上的诸位相公,大内的天家,需不需要他是这个鬼市主人,或者说,事情就到此为止呢……”

    郭崇韬自嘲了一声,却是觉得心中已然是无比的平静:

    “……”

    江畋没有说话,却是端起舜卿泡好的茶汤,给他的空盏倒满。

    “接下来的日子,我受命前往夏绥延巡边了。郑金吾他们不出意外的话,也将以功迁转往东都,掌管驻泊卫士。”

    郭崇韬随即抿了一口就释然道:

    “因此,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紧要事情,大可以拿了身凭去找宪台的殿院,虽然不能为你法外开恩,但是代为周旋和寰转一二,还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老师托我给你的允诺。”

    “多谢。”

    江畋真心实意道:比起那些大包大揽的保证,反而这种不完全的承诺,才是格外弥足珍贵的真诚。

    “虽说此次的朝廷文告中,没有涉及你的名字;但是你的作为已在某些人眼中”

    郭崇紧接着看了眼偏厢的房内,欲言又止道:

    “因此,恕我奉劝一句,无论是大内各省的人,还是武德司,或是宗室那边,能不沾染最好不要沾染。尤其是在你收留和庇护了,幸存的那位之后。”

    “那我省的了,倒要恭喜宪台了。”

    江畋闻言笑笑道:因为按照国朝的惯例,在他这个年纪的察院御史巡边,基本就是要提拔和迁转的前提、铺垫了。

    毕竟,国朝如今四边九夷邻接的,基本都是历代镇压和屏护的分藩诸侯。可以说除了一些被赶进大山深处的土蛮山夷,或是每年受灾无法过冬的中小牧部游帐之外,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边患和威胁了。

    因此,巡边的御史所要面对的,除了些为了钱财而铤而走险的盗匪,聚众盗采的矿枭私犯之类的治安问题之外;就是边地比京畿严酷得多的风霜雨雪了。但不管怎么说,这番交情下来,江畋还是给予了相应的祝福。

    然而,下一刻郭崇涛就知趣的起身告别;因为他已经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公鸭嗓门。那也是他既惹不起,也不被待见的对象;因此每次见着了,都不免没好脸色受着。

    “先生,你还好么?”

    “先生,听说你在鬼市里大展身手了,还顺势救回来好些人。”

    “据说有大能当众显圣,把那些沟渠里的鼠辈,杀了个七零八落啊……”

    “又是火龙又是下刀剑如雨的,只可惜我没能在当场亲眼目睹了;实在是遗憾的紧啊!”

    声先夺人的可达鸭,几乎是甫踏进门来,就一连串的连珠炮脱口而出,然后在见到江畋之后,才左右顾盼的突然放低声线道:

    “放心,我定然会为您好生保密的。”

    “这又与我何关,我正好不在现场,也是事后有所闻的,未必没有以讹传讹的情形。”

    江畋见状,不由莞尔一笑:

    “是是,先生说的对。”

    可达鸭闻言却是眼珠一转,当即满口附和道:心中却是莫名雀跃,显然这位剑仙大能,入世历练凡尘的秘密,也只有自己是唯一的知情人。

    “可否请先生,与我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形,也好让我……”

    “阿玖,不要孟浪。”

    这时候一个清冷而又几分酥软的女声,突然插进来道:就见满脸崇拜和神往之下,几乎要整个人趴上案子的可达鸭,顿时就一咕噜的严襟正坐起来。

    随后一个带着帷帽的窈窕身姿,出现在了听流小筑的廊下。又屏退了随行前来的婢女,这才姿态优雅的摘下遮面的帷帽,而露出丰润的唇儿、挺巧的琼鼻,顾盼生姿的眼眸和婉柔眉梢来,轻声问候道:

    “先生安好!”

    “阿姐。”

    可达鸭这才招呼了声,又一拍脑袋连忙对着江畋道:

    “阿姐这次和我过来,也是为了向先生亲自道谢的。”

    “哦……”

    江畋顿时心中了然:这莫不是小窈那边的家人找来了么。果然就见这位,看起来似乎比先前偶遇时,更具一些光彩和气色的阿姐,继续开声道:

    “窈娘的亲族,乃是与妾身有重要干系的通家之好;这次不幸蒙难,多亏了先生的仗义相救,才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憾事。”

    “如此恩德,无论是窈娘的家人,还是本家,都是感怀莫名。妾身此番前来,也是代为传个口信;还望诸事了毕之后,先生能够拨亢本家一行,以为当面致谢之礼。”

    “过誉了,只是正巧遇上了,又是在有些看不过……”

    江畋听的不由心中赞叹道:真不愧是上等门第的教养;哪怕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通过她的情态和言语,也能让人如沐春风一般,很是舒服和自在;既不觉得生分也不会过于热切。因此,倒也不介意和这对姐弟多说上一些具体的内情:

    “其实,你们真正要致谢的,还是那位把她从漪楼之中,给抢出来的娉婷而已。”

    “如果,当时没有她临时起意舍命相救,又身负伤势带着小窈,正好一路奔逃到我等面前,那还是万事皆休了。”

    “也正因为是她的勇气使然,当场看出了我与贵家的那点渊源,这才舍身相求……有了后来这番,共同进退的患难之交。”

    “原来如此,真是可喜可贺了。”

    阿姐闻言,不由心中一动;这却是小窈的家人未曾告知的内情。然而,她看着男人坦然无私,不以为居功的表情和话语;却又不由心中喟然,这般风光霁月、澄净如照的心思,真不愧是超脱俗世的非凡之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