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冥 > 第四十七章 复生之法
    木生风睁开眼,天还没亮,但危险已经远去。

    “过去几时了?”他侧头看向跪坐在一旁的燕纤华。

    “一个时辰。”燕纤华的声音不再恐慌,反而是有些清冷。

    对于发生的一切,木生风都牢牢记在识海中。在生命垂危之际,一个与画颜相肖的女子突兀地出现在他轮海中,并告诉了他如何使用身上的死灭之力。虽然获得死灭之力的木生风杀白夜有如探囊取物,但这股充满毁灭和哀悼的力量也将他的神志冲散,只在吞噬白夜后才有所解除。

    木生风往不远处看去,雨已经歇了,一个黑面白目的面具竖插在地上。他收回目光,白夜的力量记忆已经被其吞噬殆尽,顺理成章木生风也知晓了关于死灭之力运用的种种法门。他潜入心神,片刻便将白夜记忆看完,随后一并抹去。

    但突兀间,木生风发现有一颗闪耀出黄色光芒的引魂玉在他轮海的黑风中摆动不定,稍一感知,却是老黑的引魂玉。

    来不及多想,木生风立马从地上爬起来,跑到老黑身边。在将引魂玉归还给老黑后,不多时老黑也回复如初,只是由于短暂丢了魂魄的缘故,老黑颇有些滑稽。

    至于为何老黑没死,却是白时用钩锤将生人引魂玉勾出后,需得七日之后才会完全死亡,而假若七日之内将引魂玉归还,生人则可以回生过来。

    木生风不去看老黑在那儿手脚不歇地胡乱摆动,现在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事做。一是自身的身体状况,而最为重要的却是安排齐灵淮的复生之事。

    此前黑时告诉木生风只要将《往生诀》反向施展,便能引玉入体。但在白夜的记忆中,木生风却发现如果真按黑时所说而作,被引魂的尸体会立时碎成粉粒。所幸柳暗花明,白夜暗藏了一门引魂功法,恰好也是木生风最为熟悉的法阵功法。

    引魂之后还需灵肉合身,往生之前给了木生风一本炼尸功法,唤作《罗生大法》。炼尸之后需得引生魂入体合身,以使炼尸产生灵智。木生风此前在西崇镇无事便已经《罗生大法》学透,此刻却是无需再学。

    他走到树下,先看过石岬,发现其脸上毒意已消,呼吸也平稳如流,已没了性命之忧。然后木生风又检查过雷硰池液里的众人,也是一切安好,所受伤创也按部就班地痊愈起来。至于燕纤华和沐凤儿,只要两人不死,木生风也没什么好追求的。

    既无后虑,自当前行。

    白时记忆中的功法唤作《阴阳十王诀》,乃是以十殿阎王为基,辅以死灭之力,打破生死之隔。功法并不复杂,木生风半刻便悟透,至于所需的死灭之力,对其余人也许说是可望不可求,可对于他却是信手拈来。

    木生风将齐灵淮尸首搬到身前,坐定片刻,待到精气神皆在顶端,手中玄妙法决使出,口中咒言立起。

    但见阴风怒号,黑雾弥漫,世间再无往日恒光。一刹那之间,木生风好似坠落地狱谷底,其上乌云滚滚,其下恶水横流,其中万鬼哀嚎。

    木生风割开手腕,一流鲜血立时飘荡在空中。鲜血凝而不散,不多时便结为一血球,再过片刻,忽得炸裂开来,十殿阎王便在鲜血的洗礼下自八方显现。

    “阴阳割昏晓,死生无隙得。”

    木生风又将体内死灭之力引向八方,本只有外壳的十殿阎王在死灭之力充溢之下顿时神出意显。木生风一一看过,从左到右,分别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轮转王,再加上木生风,十一位围成圆形,将齐灵淮围在正中。

    “请诸王助某一臂之力!”

    十殿阎王纷纷向木生风看来,言道,“善!”

    木生风再不去看,将齐灵淮的引魂玉抛入阵中,随后闭眼开始施法。

    只见弥漫附近的黑雾霎时收转,一瞬之间天清月朗,唯有齐灵淮额顶有一黑色的旋风鼓噪不歇。

    “活!”

    木生风急呼一声,左臂甩出,十殿阎王也纷纷跟上。但见齐灵淮的引魂玉跌入黑旋风中,瞬间便被碾为碎片,同时黑旋风黑意遁去,反而绽露出七彩光芒。

    旋风越转越快,又忽得停止下来,只不过片刻间便重新化为黑雾钻入齐灵淮七窍中。只听得一声痛吼传来,齐灵淮须发飞舞,整个人好似恶鬼般惊嚎不歇。

    木生风知道大事已成,轻吟道,“收。”立时十殿阎王与木生风施展出相同的法决,一牵一引之下便将黑雾拉出。

    木生风袖口一张,便将所有黑雾收尽,与此同时,十殿阎王也各自隐去。

    第一步引魂已成,木生风立马开始第二步灵肉合身。

    几缚曾给木生风说过,肉为灵之寝,如今灵已归身,便需将其送归识海,如此才能回生,不然只是一个活死之人。

    木生风再次使诀,灵气立时潜入齐灵淮肉身中。此刻,齐灵淮的经脉中七魂六魄飘荡不定,好似风中残花,一刻不歇。木生风将灵气化为十数只大手,自百会穴而下,犹如海中捞针般,过得足足半刻才将所有魂魄找齐。

    下一步便需将七魄三魂按序排列好。对于其余人来说三魂七魄的序列是无上秘闻,只听不得闻,但木生风早在画颜浩瀚如烟的藏书中学过,不然他也不敢助人回生。但即便如此,稍有失误,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木生风手上不敢作力,只以最小的力道摆弄着齐灵淮的魂魄。他就好似孤身一人深陷万里杀殿中,稍有不慎便会功亏一篑。时间飞速,木生风额头冷汗淋漓,手也逐渐颤抖起来。他深呼一声,稍微收功按下浮躁的内心,继续给齐灵淮拼凑魂魄。

    不知过了多久,木生风长吁一声,一切终是大功已铸。

    在擦掉额上汗珠后,木生风赶忙跑到齐灵淮身旁查看他的状况,所幸面色虽苍,但气息已有,木生风顿时心安。他又将齐灵淮抱到石岬身旁,拿出套衣衫给其盖上,如此才算得大功告成。

    燕纤华一直靠在树下,虽然表面上无视于物,但却死死地关注着木生风。她见齐灵淮竟能回生,出言道,“能将其余人救了吗?燕纤华一定感激终身,牛马以报。”说罢埋头跪下。

    木生风顺势靠住树身,一双疲惫的眼眸看向她,摇摇头,“救人需得我之精血和精神,轻易助人我根基难保。再者除了灵淮,其余人的魂魄已消,再无回生之望。”

    却是木生风将白夜吞噬之时,无意间也将其余人的引魂玉一并吞食殆尽。

    燕纤华再不说话,也没了起来的力量,整个人颓自不动。

    木生风看燕纤华如此这般,也不再追究她此前欲加害于他的事,反而将她拉起靠在他肩头。

    月夜漫长,木生风只听得耳边微弱的哭泣,伴以寂寥的清风。

    “我还是要杀你。”木生风听到这个声音,知道燕纤华不再沉醉于悲溺之河中,洒然一笑,“活着便能杀我了。”

    此处离大道太近,并不安全。木生风先帮燕纤华把众人尸首埋了,又让老黑将齐灵淮、石岬和沐凤儿三人驮起,牵起燕纤华的手带着雷硰球,寻了个洞穴暂时躲避。

    过得几日,石岬率先醒了过来,他惊慌中环顾周围一遍,从木生风那儿得知众人皆无恙后又沉沉睡去。木生风做了些吃食,把他叫醒喂其吃过才放其继续睡去。

    随后众人也相继苏醒,唯有齐灵淮还依旧如往般。

    此刻,除开齐灵淮,八人一兽皆坐在篝火旁。

    “灵淮师兄真没事吗,队长。”

    这是这几日来木生风听过最多的话,他虽然并不知道自己的往生之术是否有损灵智,但脸上不显,一副成竹在胸之相。

    问话的是上官笙,其脸上之前所受的伤痕已荡然无存,仍是个俏佳人。兴许是听得此前齐灵淮绝望中的话语,往日对其并不感冒的上官笙一下关心至极,这几日皆在床前照料。

    “没有大碍,只是他受伤比你们严重,我用了特殊的法门,需得多用几日。”

    木生风思虑再三,决定不将自己拥有复生之术的事情告诉众人。一是生死事大,知晓的人越多杀身之险越大;二则是虽然经过此次艰难苦斗,众人已凝聚为一个小团体,但木生风对众人仍不了解,尚做不得和盘托出。

    但其余却是可说,木生风还将燕纤华和沐凤儿的身份告诉了众人。虽然是仇敌之子,但如今仇敌已死,再加上俩人皆是可爱女童,让人激不起恨意,反倒是怜爱有加。沐凤儿倒好,她年岁稍小,不过数日便忘却了,整日跟在李浅语身后。反而是苦大仇深的燕纤华,终日不言,唯有木生风使唤能叫上两句。

    几日无聊,为了安全众人轻易也不出洞穴,故此都是缠着木生风重述数日前的战斗。木生风怕燕纤华和沐凤儿闻事悲心,只是轻言带过。虽然没有细说,但众人也已明白木生风才是整个团队的最强之人,再加上他尽心尽力治疗众人,如今都对其钦佩有加。

    木生风轻咳一声,待众人都向他看过来,开口道,“灵淮虽然还未醒,但已无碍。故此,我决定明日就出发。”

    众人闻言皆是点头,木生风又道,“可是初次战斗便是如此艰难,我怕之后恐有死伤。此处离姑莲河并不远,若有想离去的今夜可以自己离去,我不会怪罪。”

    石岬张口欲言,木生风挥手按下,“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

    楚北熠抬手道,“头儿你有件事怕是不知。在我们渡过姑莲河后,大宗便已围绕整个西部边界立起结界,再想出去,得要大军归来之时才行。”

    木生风闻言一怔,随后苦笑道,“那看来是必须得随我西进了,我本来还打算让浅语妹子带燕妹子和沐妹子先回去的。”

    “队长何必说这种话。”却是李浅语一脸不喜,嗔怒道,“我六人本就是自愿西进,死伤自有考虑。如今队长救我六人,保我等性命,哪能做得出那等怯懦之事。”

    木生风眼眶微红,哈哈一笑盖过心中感动,“确是如此。”再看其余人亦是一脸坚定之色,倒是李多言和楚北熠脸上颇有些担忧。李多言是李浅语哥哥,担心李浅语乃是理所应当,但楚北熠也是如此,不由地让木生风浮想联翩。但他并未说出,只是将一切埋在心底。

    众人又聊了一些其余之事,便各自散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