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冥 > 第四十二章 止木道上遇盗匪
    在众人渡过姑莲河后,玉浮生便将佩剑收回,人也自虚空中隐去。

    在出发之前,数千义士便被分为数百小队,也各自划分了搜救方向。因此,刚一过河,所有人都分散开来,四散而去。不多时,整个姑莲河畔便再无一人,唯有木生风和以齐灵淮为首的六人留在原处。

    除木生风有老黑外,其余人皆有白髯狮为坐骑。上官笙虽并无坐骑,但与李浅语同乘一骑,倒也无碍。

    木生风轻呼“走了”,便向前疾驰而去,众人也随后跟上。

    走过三十里,到了一个叫许田坡的地方。木生风招呼老黑往坡上而去,众人虽不解但还是跟上。直到了坡顶,他跳下老黑背头,往远处看去。

    许田坡并不高,入目所及也看不清多少地貌。观望一阵,木生风突得说起,“灵淮侄子是齐统领的儿子。你说这队伍该听谁的?”

    “自然是听木堂主的。”齐灵淮的声音不冷不热。

    “那好,你们都围过来吧。”其余人却没什么动作,反是看向齐灵淮。待齐灵淮挥手示意,才下了坐骑围坐在木生风身边。木生风将一切看在眼中,却什么都不说,好整以暇地将地图摊开,道,“这次的目的地是这儿。”众人往木生风手指地方看去,三个古朴的篆字,“西崇镇”映入眼帘。

    “有对西崇镇熟悉的人吗?”

    无人应答,木生风哂笑一声,继续说道,“此次不为杀妖只为寻人,所以我准备直插而去。”木生风的手从西崇镇往东一划而过,直抵姑莲河。

    “到达羌凉城后,我准备不绕路直插掩日谷,再渡过千岛海,最后直达青木原。诸位看如何?”

    还是无人应答,木生风终于怒上心头。没人看到木生风是何时出的剑,反应过来时剑已抵上齐灵淮脖颈。其余五人立时起身,手按武器眼神不善地紧盯木生风。

    木生风厉声道,“区区挂月境也敢在我面前摆谱?”他的剑越来越紧,逼得齐灵淮只能不断抬头,最后站起。

    “莫说是齐灵淮的儿子 ,就算齐渺石的儿子我也敢杀得!”木生风上半句凌厉无比,下一句复又笑道,“灵淮侄子信否?”

    齐灵淮双目狰狞,但还是点头。

    “不,你不信,你觉得我是占了偷袭的便宜。灵淮侄子是这样的想的吧?”齐灵淮明确感受到木生风剑上传来的怒意,但还是不下面子地再次点头。“我救人心切,无心与你比试。”木生风环顾众人,道,“我只再说一遍。你们若是不想立时回家或是去死,此后只能叫我队长或者头儿,整个队伍也只能听我的命令。”

    “听清了吗?”

    无人说话,木生风再次看向齐灵淮,“灵淮侄子觉得呢?”

    齐灵淮怒发冲冠,愤怒至极,一种屈辱的感觉从他心底冒出。若是没有颈上宝剑,他定要与木生风杀上三百回合。最终,他还是回道,“听清了,队长。”他毫不怀疑,若是再不答,眼前之人肯定立时会将他头割去。

    木生风收剑入鞘,再次坐下笑道,“那就好,这样大家还是一家人。”

    “诸位可有西部之人或是熟悉西部之人?”

    上官笙答道,“队长,我是。”她的声音颇为甜美,与她可人的容颜倒是相得益彰。

    “哦?那笙妹子觉得我这路线可行否?”木生风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禀告队长,羌凉城所有百姓此前已经撤过姑莲河,也没有妖兽的踪迹,当是可行的。只是听闻掩日谷已是妖兽横行,怕是去不得。”

    “那你可有别计?”

    上官笙手指掩日谷旁,说道,“可以走这儿。灼日山山高路远,少有人迹,想来妖兽也不多。只是山路难行,走此道怕是得多费些时日。”

    木生风捏捏下颌,道,“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们先去羌凉城看看。”

    在木生风的一番有意无意敲打之下,整个队伍终于是有了团队的雏形。木生风也不去想是否有人服他,若不是齐东海一再强求,他根本不想带上这群人。

    木生风飞身上了老黑背头,往远处一指,老黑便跃坡而下,往前方奔去。其余人互看上一眼,也是各自坐上白髯狮,跟上木生风。

    一路无言。只有坐骑跑得飞快。

    木生风走得是大道,沿途还能看到凡人匆匆撤去时随意丢下的各种物件,而不时掠过的驿馆也与暮色相映,显得破败不堪。

    行至岔路口,木生风忽得止住。众人也随即停下。

    “此处何地?”

    “报告队长,此处唤作止木道。”上官笙答道。

    木生风往山上看去,草木幽深,一片葱郁之色。风声无有,坡上离草竟恣意摆动。木生风叹道,“止木?怕是要止我了。”话未说完,忽然风声大作,顿时漫天飞箭从坡上洒射而来。

    木生风立时大呼,“注意躲闪!”随即抽出剑将眼前飞箭打落。飞箭好似不停骤雨,木生风抓个空挡回身看去,众人都是各拿兵器弹开身前箭雨。虽无人受伤,但身下坐骑却是无有防护;老黑皮糙肉厚,中了几箭倒是还无碍。白髯狮只是代步妖兽,无有战斗之能,不多时李多言和楚北熠的白髯狮便尽数倒下。

    木生风看在眼里,向众人急呼道,“所有人向李多言和楚北熠靠拢。你们俩把死掉的白髯狮垒起来。”最后却是对李多言和楚北熠呼喊到。

    众人得了命令,压下心慌之意,不断聚拢。木生风也跳下老黑背头,命令其往前方奔去,自己回身往众人处靠拢。

    老黑只是坐骑,无人“关照”,只是屁股上中了几箭便逃出雨箭范围。他回头往木生风处看去,只见其已跳入白髯狮围起的壁垒中,再不多想,一个拐弯消失在众人视野内。

    木生凤神色虽焦急,还是不忘对齐灵淮说道,“做得好,灵淮侄子。”却是齐灵淮让众人将所有白髯狮聚在外头,抵住箭雨。齐灵淮却没木生风这般好心情,反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木生风不答,让众人分向而站,自己在正中坐下。齐灵淮一边弹开飞箭,一边又是问道,“队长可有良计?实在不行只能突围了!”

    外围白髯狮此时早已死透,每只白髯狮身上更是不下千余只箭,活像刺猬。木生风从怀中掏出符笔,此刻的他已进入平和无物的心境。他虽看不见外头,却是说道 ,“敌人的阵法已经启动了,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吧。”

    齐灵淮往外看去,果然发现五十丈处有阵法痕迹。但他还是说道,“久战必亡!”却已是无计可施。

    木生风一边念诀,一边手上作画,其余再也不顾。

    忽然一声痛吼传来,众人循声看去,却是石岬躲闪不及,臂膀上中了一箭。石岬手上中箭,使不得全力,又是中上两箭。

    李多言看在眼中,立马往石岬处靠去,飞身替其挡下飞来箭雨。又一把将其推入壁垒中央。

    石岬跌倒在地,便欲起身拔了箭再战,却突感无力,面目霎时满是紫红。他急忙呼道,“小心!箭上有毒!”说完便不知是死了还是如何立时趴下,再无声息。

    石岬乃是齐灵淮幼时好友,看见石岬不知死活,他顿时急得额上浇油。又看着木生风盘坐在地上恍如无觉,他立马呼喊道,“浅语,你去看看小岬如何了。”

    李浅语得了齐灵淮命令,打退身前箭雨,一个躲闪之下便飞身到石岬身前。探过鼻息,喜道,“师兄,石师兄无碍,只是昏了过去。”

    齐灵淮顿时心安,又说道,“浅语你先将小岬肩上毒箭取出,这边我替你挡住。”

    李浅语话不多说,点头应下。立时扒开石岬上衫,准备把毒箭拔出。

    过得半刻,李浅语已经将石岬肩头三只毒箭取出两只,再欲取出最后一根毒箭时,却只见一阵金光穿身而过。再抬头看去,一三头六臂的闭目佛陀已是将众人笼住。箭雨打在佛陀身上,再是进来不得。

    李浅语立时继续低头给石岬取箭,不再顾其他。

    这佛陀便是木生风所画,而且为了确保佛陀的防护效果,木生风还把一身精气神都融入到佛陀之中,使得万千雨箭打在佛陀身上便如打在他自己身上。只是他身负龙蛇之躯,一时还受得住。

    众人见雨箭被抵挡在外,立时收剑往昏倒的石岬聚来。木生风却撇过众人,跳过死去的白髯狮,向外呼道,“何人在此设伏,可敢现身一见?”

    迎接木生风的却仍是无边箭雨。木生风面上不显,只是仰头受过,全无不支之色。过得一刻,箭雨终是停下。

    木生风止住近乎崩却的身躯,低声问道,“石岬可有事?”齐灵淮知道众人暂时脱难全靠木生风,他语气稍松,回道,“小岬气息时缓时急,生死不知。”

    木生风闻言微微点头,又将齐灵淮唤到身旁,朝外说道,“此位乃是海剑陵殑谭堂主的公子,识相得还是尽早退去。”

    “现今西部已没,再谈王公贵族岂非笑话。”闻言终于从坡上出现一老者拄拐笑道。老者皮毛松垮,笑起来全无和煦之意,反而尤为瘆人。

    老者继续道,“既是公族,钱财定是不少。儿郎速速取其性命,掠其财货。”

    老者话音刚毕,山上便出现十数位手拿刀剑的黑衣人。老者又是一挥手,黑衣人便奔下山向木生风等人而来。

    “外面法阵有阻缓之效,只在佛陀内打斗,切莫出去。”木生风低声向围聚而来的众人低声说道,“统共二十位,皆是挂月境修士,可有信心?”

    “自然。”齐灵淮傲然说道,宗门的高傲不允许他低下头颅。

    木生风笑道,“等会儿我来帮你。”又拍怕齐灵淮肩头,“现在,上吧!”

    说罢便拔剑向已经冲进佛陀内部的黑衣人杀去。

    在黑衣人眼中,木生风境界不过宇木境,故只留下俩人与其对阵。其余人皆越过他杀向其身后。

    木生风此前承受了佛陀之伤,故甫一交手便落入下风。眼前的黑衣人一人用刀,一人使链锤,配合默契。俩人分攻木生风上下路,顿时武器碰撞之声不止。

    打过二十回合,使刀之人一刀劈向木生风。木生风躲闪不及,只能死死抵住。另一人抓住机会,手中链锤呼啸一声,便将其脖颈绕住。

    使链锤之人手上又是做力,木生风便顿觉呼吸不顺,手上也使不出力。使刀之人脸上狞笑,顺势将刀压下。

    雷电转瞬之间,木生风再来不及思考;他立时摸向背上大刀,一刀将链锤砍断,一刀又向使刀之人腰身砍去。使刀之人拦不住突袭而来的大刀,只得跳开。

    使链锤之人失力,立时跌倒在地。木生风抓准机会,一把将刀掷出,将其钉死。

    而使刀之人看见同伴惨死,又是冲将上来,同时口中呼喊,“再来个人助我!”

    木生风知道若再来一人他又会落入下风,更难得生。故此,也是狂笑一声,一手提剑,一手提刀向使刀之人冲去。

    没了第二人的阻拦,木生风左手剑招不断,右手大刀尽显蛮荒之色,霎时便将使刀之人打落下风。打过十招,只听雷鸣一声,他一剑将使刀之人大刀打落在地。使刀之人再撑不住,转身便欲逃。木生风却不给他机会,一刀将其头砍下,只留下向外而逃的无头尸身。

    木生风杀死两人,也不多看,转身便去助受围攻最多的齐灵淮。齐灵淮在七人中境界最高,足足有五人围攻。虽然还能勉强坚持,但时间一长,也必定败落。

    木生风呼啸一声,适时插入,齐灵淮顿觉压力大减。

    俩人一左一右,更是使出绝学剑招,顿时大占上风。

    忽得一声哭啸传来,木生风循声看去,只见上官笙被打落在地,血流满身,脸上更是有一道血痕横面而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