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冥 > 第三十七章 回视轮海参悟阵法
    三月前,木衍界某处

    一身负单翼的儒雅青年正与一中年道士在高山论道。

    忽然,单翼青年似有所觉,喃喃道,“两百余年,终是有动静了。”

    中年道士抿过一口,放下杯子道,“恭喜祝道友了,多年苦寻终是觅得。道友所寻之物到底是何物,竟能苦苦徒耗百年光阴。”

    唤作祝涟行的儒雅青年一口将杯中物饮下,道“那物虽然只对我族有效用,但我得了炎皇密令,却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醒得,醒得。”名唤作穆羌的中年道士一副只是随口打听的做派,心下却打起十二分精神,打定主意要跟上祝涟行,到时说不得得分上一羹。

    “和穆道友论道所得甚多,但如今所寻之物踪迹已现,某也不得不舍大道而寻浊物了。”

    穆羌却不愿放过祝涟行,道,“道友是要去何方?”

    “当是北方。”

    “北地拜路钱我也尚未收上,不若某与道友同去。道友地生路疏,有我引路也能事半功倍。”

    祝涟行不知想到什么,稍作犹豫复又笑道,“有道友相助自然是极好,此刻动身可行?”

    “自是可行。”

    说罢,二人往北边高天飞去,不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北齐 海剑陵

    木生风教训完田见利后径直去了齐无瘣那儿,一是将老黑带给她看,二是将驯服之法教给她。谁知道齐无瘣从未修行过,驯服之法根本无从习去。不过幸好金角马也算温顺,在被齐无瘣喂过几次后就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了,如此倒也省了一番事。

    随后,木生风回到了他自己的院子,老黑也被他带了过来。为了老黑,他还特地给管流声说了每日需要一头熟兽肉。木生风已算正式入了海剑陵,一切都得按门中规矩办事,兽肉支出便从他的堂主俸禄中扣除。

    木生风让老黑安然待在庭院里,若有人来便提醒他,自己进了屋子。

    现在他手上需有两件事要做,一是将此前鬼极域众人在其世界树上的印记炼化去;二是改造九天十日炼魔大阵。

    此前木生风刚开始修行,在形成世界树时不慎昏厥过去,众人不得不出手替其稳固世界树。本来出鬼极域之时,画颜还提醒他记得去炼化印记,谁知道出来后一路奔波不定,他还是在雷夔进入他轮海时才想起此事。如今一切无事,他近日也不准备再出去,此事自然得提上行程。

    木生风在席上盘腿坐定,凝神片刻便进入轮海中。世界树还是如以往一般,周身漆黑无光,但却比他刚出鬼极域时大了倍许。

    木生风心神一动便闪现在世界树前。他往树上看去,过得片刻,整个世界树的脉络在他心中逐渐清明。画颜留下的印记最多,统共有三千余道;然后是千舞面,统共是两千余道;其余人留下的稍少,但最少的往生也留下了一千五百余道。

    这些印记既是他的财富,同时也是他的禁锢。若是木生风将这些印记统统炼化,定能使其大有裨益;若是没能炼化,反而会限制他的成长。

    木生风依然是小孩子心性,他热爱挑战,不惧艰难。繁多的印记不仅没能使他望而却步,反而激起他的求胜之心。画颜留下的印记最多,木生风自然选择先炼化画颜留下的印记。

    画颜留下的第一个印记就在世界树树身底。木生风站在世界树前,凝神看去,发现第一个印记是他曾经看过的功法《黄生诀》。《黄生诀》属于宇木境功法,是门修身养性的辅助性功法。木生风又看向第二个印记,是《落木法》,这是门讲究身形隐蔽的功法,同时也是宇木境功法。木生风继续看下去,后面画颜留下的印记全是宇木境功法,直到六百道印记之后,终于出现了挂月境功法。

    想必画颜留下的印记是按境界由低到高,由易入难。木生风往上爬去,只见越往上逐渐出现第三境,第四境的功法。他并没有爬到顶端,既然后面的自己尚难破解,那就索性不去看。

    六百道宇木境印记木生风都曾在藏书室读过,可是却从未修炼。但是他从未忘记自己读过的任何典籍,对于这个挑战,木生风跃跃欲试。他盘腿坐定在世界树下,立时开始参悟起第一套功法《黄生诀》来。

    修炼不知天时,短短半月瞬时而过。

    木生风将心神从轮海中收回,望向窗外。半月不挫的修炼他只炼化了二十道印记,但也使他受益匪浅,顿觉自己对宇木境有了更深的理解。

    木生风收回目光。半月未动,周身不净。洗了澡,又随意吃些东西,才出门。

    老黑无事可干,趴在墙角假寐,而且明显胖了起来。木生风觉得得给老黑找点活做,不然到时候真是肥熊了,逃跑也不利索。想及于此,木生风把老黑叫醒,让他驮着自己去寻管流声。

    管流声是海剑陵大管事,一般都在山顶的启事殿。到了启事殿,只见人头攒动,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木生风喊过门守,问道,“大管事可在?”

    “大管事就在殿内。”,门守答道。

    木生凤给门守谢过礼,把老黑留在殿外,只身进了殿。

    管流声并不负责具体的工作,唯有事态紧急或者事情特殊才会找上他,所以他一般都无事。木生风此前来过一次启事殿,此番可算得上轻车熟路,轻而易举就找到管流声的身影。他正和两个年轻人商讨着什么。

    管流声也注意到木生风,微微给木生风点头算打过招呼。等两个年轻人退下,木生风才上前说道,“大管事又在忙?”

    管流声微微一笑,道“不忙何称得上管事一职?”

    “是又发生什么事了?还需要听大管事的意见。”

    “西边好像有妖兽虐境,境界不低,得派人去走上一遭。木堂主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我老管能做得?”

    “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怕耽扰大管事了。就是我那黑熊整日只知吃睡,近日我又出不得去,不知道有什么活能给他干的,不让他养成个胖球。”

    “这事啊,小事。容我想想。”管流声沉默半刻,道,“外门弟子数量日益增多,近日门内准备再开辟一个新区,不若让他去帮忙做些粗活?到时候木堂主要出门也好叫回。”

    “如此也好,我那黑熊能听懂人言,要做什么只消给他说便是了。那我便将他留在殿外,大管事记得叫人领去。”

    管流声点头答应,木生风再无其余事,又说上两句,便欲告辞离开,忽想到什么,说道,“还有一事大管事怕是不知,宗门内有一外门弟子联合管事侵占同门财货,虽已被找回,但想来还是得告诉大管事。”

    “还有此等事?木堂主且将那弟子和管事名姓告诉我,之后我会派人查验,如此蛀虫当得早点踢出海剑陵。”

    木生风将田见利和思明区管事的名字告诉了管流声,然后再无其余事,便告辞离开。

    出了殿门,木生风寻到老黑,只听他问道,“主人接下来去哪儿?没事儿就回去吧。”

    木生风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老黑,道“整日只知吃睡,我真怕哪日得靠我驮你。”

    “哪有,”老黑讪笑一声,“老黑我吃得多瘦得也快,又怎敢让主人驮我。”

    “那就好,”木生风点点头,“所以我给你找了个活儿干。你在这儿待着,自会有人来寻你。伙食不会亏待你,只是别人叫你干什么就去干。过得个一月两月,若是瘦了,我就召你回来。若是不然,你就干一辈子苦工吧!”

    “主人!”老黑哀嚎一声,木生风却不去看,径直往外走去。老黑不敢违抗木生风的命令,只得在原地哀嚎不已。

    木生风出了启事殿,便往齐无瘣那儿走去。之前修炼太过投入,完全忘了其余事。第一件事炼化印记已经提上正轨,自然得开始做第二件事改造阵法。

    木生风所知悉的辅助性阵法并不多,想来还是去将笼罩齐无瘣的十七灵树聚气阵好好勘探一番,对自己阵法改造也当有所辅益。

    齐无瘣正在做菜,是的,她正在做菜。

    木生风从未见过她做菜,而且她才八岁,金贵之躯,也不需要去学庖厨之术。

    “小齐是在干嘛呢?你会做菜呀?”木生风忍住想笑的冲动,尽管他的厨艺也不甚好,但是看着齐无瘣将盐一勺一勺地加也明白她并不会做菜。

    “哦?小木你来了。”齐无瘣手忙脚乱,只能应付桌上的瓶瓶罐罐,慌张说道,“我想学做菜,就让管伯伯帮我做了灶台。管伯伯还找了婆婆教我,我现在就在自己练习呢。”

    “那我等你做好。”

    “不用,小木有事就先去忙吧。”齐无瘣又拿起酱醋往锅里倒,“诶呀,我不能再说话了,不然等会儿就不好吃了。”

    木生风看齐无瘣有得忙,只好道,“那我先出去逛逛,等会儿过来找你。”

    出了花园,木生风抬头看天。大阵十七道脉络已经枯萎了一道,只要是略通阵法之人便能看出整个阵法崩塌不过是十数年之后的事。但这并不不是他要关心的,只要他能将阵法改造成功,那这道阵法坍陷与否毫无影响。他不再去看那道已经枯萎的阵脉,而是看向阵中天元。所有的阵脉皆是从此出,至边界止,与阵中灵树相互呼应,呈伞盖状源源不断往阵中传递生气。

    木生风运起几缚传授的秘法,一双眼睛穿过阵法,往天际而去。凝神片刻,他发现那阵眼之处恰好对应天上长盛不衰的恒明星。再过片刻,阵脉旋天而动,恰好也与天上星宿相对。木生风不急不躁,再等上半个时辰,阵脉又是转动,却又与星宿一一对下。

    木生风收回目光,拿出纸笔,开始拓印起阵法来。

    他走走停停,不多时便在纸上留下不少痕迹。

    时间恍惚一过,木生风忽然听见齐无瘣的声音。他恍然环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远迈入森林中。远处再次传来齐无瘣的呼喊,木生风终于回过神来,他遥遥应答,略略翻过手中纸张,发现已写满数十张之多。再把纸张收进衣袍内,便快步往林外走去。

    “你怎么出去这么久?”齐无瘣的眼神有些不满,双眉微微皱起。

    “几个时辰了?”木生风摸摸后脑勺,略有些不知所措,“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了。”

    齐无瘣背过身往回走,声音是生气的语气,“我等你好久的,菜都凉透了。”

    “那我还能吃吗?”木生风快步跟上。

    “你...你肯定不能吃啦,”不知为何齐无瘣的声音有些涨红,就像她此刻的脸庞,“我都倒掉了。”

    “那真可惜,都饿透了。那我还得回去找人蹭饭。”

    “我做得不好吃,小木你不会想吃的。”齐无瘣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带来失败后的沮丧。

    “好不好吃得让我尝过才知道,齐仙子再给我做一道吧。”

    “不好吃的...”

    “我想吃,”木生风上前拉住齐无瘣的手,她没能挣脱,“齐仙子难道不愿意吗?”

    “没有愿不愿意得,”齐无瘣的声音再次沉入潮汐海床,“我尝过,不好吃。而且我也不是仙子,小木你这样叫好羞人。”

    “出去赏月吧,”木生风突然换了个话头,“今天是满月,吃过晚饭带你去看月亮。”

    齐无瘣抬起头,眼中才是真的姣姣月光。她露出甜美笑容,重重点头应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