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冥 > 第九章 万界无常向死而生
    木生风坐在蒲团上,紧握了握拳头。大大的梦想在幼小的身躯上开始生根发芽。

    木生风体内的世界树与外界修行之人大为不同。外界修行之人通常以灵气生气为质构造世界树,而木生风则是以纯粹的死气来构造。这一点注定了木生风的不同之处,而世界的命运往往是由奇异之人开启或打破。

    木生风没想这么多。他现在只知道现在的状况和村子众人预测的结果一样,只是如此一来,他的体内死气浓度更甚;没人知道当木生风体内全充斥着死气时会发生什么,但为了以防万一,既然不能完全消灭死气,那就减少木生风体内的死气。

    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将木生风体内的死气提取出来封印在其体内。

    而在修成宇木境的前提下,木生风明确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死气越来越多。相比起从前,只有吃食才会增加体内的情况,木生风明显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世界树正在不停地吸收着死气。若是死气全都用来壮大世界树倒好,但现在却是吸收进来的死气大约有七成自动去壮大世界树,而剩下的三成就遗留在木生风体内。

    尽管木生风并没有感觉到死气在他身体内有任何不适,甚至有些温暖。

    此时一个声音响起,“哦?我在山下感觉到山上死气流向不太一样了,小风已经突破到宇木境了?”

    木生风抬头看去,原来是樊野道人。

    “是的,樊爷爷。我感觉好像修行也没有多么难嘛。”木生风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哈哈。小风真是个天才。”樊野道人捋着胡须笑道,“让我看看小风身体怎么样了。”

    樊野道人说罢往木生风胸腹看去,“哦?这么大的世界树?!”

    “我的世界树很大吗?樊爷爷。”

    “额,”樊野道人想到木生风这么轻松就修成了宇木境第一重,同境界人的世界树与木生风的相比起来就是棵树苗,决意稍微打击打击,“只能说比大部分人大些,和我们这些老家伙同境界还是差了些。当然嘛,这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小风看书上说,刚跨入宇木境的修行者的世界树就只有豆芽大小啊,我的还不够大吗?”

    樊野道人变捋为拉拉着胡子慢悠悠说道,“这个已经是很久之前的老黄历了。现在外面生活状况好了许多,大家修行质量也变好了。小风的世界树在外面也就是比大部分人大些。但是嘛,小风这么快就跨入宇木境,足以证明是个天才了。”

    “是吗?”木生风伤心地低下头,原来自己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变态啊。可是绘本上的大侠都是从小变态到大的啊,自己在第一步就输了呀,看来自己只能做第二类型——大器晚成的大侠了。

    “那樊爷爷我现在就准备修行《万界无常经》了。”木生风复抬起头来,乐观的他认定了自己以后肯定能弄个大侠来当当。

    “先把饭吃了再说”。樊野道人拿出乾元给木生风准备的吃食。

    “嗯嗯。”木生风笑得两眼咪咪。

    “樊爷爷,你画的这是哪儿啊?”木生风看着樊野道人在空中用天际作画。一笔便拉出一颗星辰,闪烁着淡蓝的光芒,在画布上与其他的星辰映照。

    “天极山,你樊爷爷的家乡。”

    “那小风以后一定要去看看。”

    “天极山离这儿可是远的很,不过爷爷相信小风。”

    “樊爷爷能教小风画画吗?”

    “小风是想学普通地画画,还是想学以天为幕地画画啊?”樊野道人吃味地笑起来。

    “额,小风想学第二种,”木生风比弄着手指头,脸蛋羞红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样好像很帅气啊。”

    随后就是一些自言自语,诸如“小风以后是大侠,肯定得找些帅气的把式弄弄”,“可是颜姐姐不喜欢我沉迷这些假把式啊”,“那小风就偶尔帅气一把就行了嘛”之类的话。

    樊野道人不管木生风的小心思,呵呵笑个不停。

    “休息够了?”樊野道人问道。

    木生风郑重地点点头。

    “《万界无常经》背下来了?”

    “滚瓜烂熟。”

    “之前说的修炼要点记下来了。”

    木生风点点头,“滚瓜烂熟。”

    “那好,爷爷照例在山下等你。有紧急直接大呼就行。”

    “滚瓜烂熟,不是不是...小风知道了。”

    木生风深呼口气,又抬头看看天。不知为何,他很喜欢此时东方那颗赤色星辰。

    木生风回想起樊野道人之前说的修炼要点。

    首先,用《万界无常经》上的吐纳方式呼吸,然后按照特定的进气路线让死气走遍全身。在周身循环数个大周天后,在腹腔处将死气剥离出来,压缩成更为浓厚的死气团;同时引导身体内的生气缠绕在死气团上,最后将死气团封印在身体上。

    想毕于此。在呼吸三十次后,木生风紧闭唇鼻口耳,陷入空寂无物的状态;同时开始驱动体内的死气从心脏沿周身血管进发,生气则从右眼处一直往下来到腹腔,深藏体内的死气则随着木生风的指引最后汇聚在腹腔处。如果木生风不管这团死气,那么这些死气就会被世界树吸纳,成为世界树的一部分,同时未被吸纳的一部分又会沉浸在木生风体内,这样的话就达不到抑制死气的效果。

    因此需要做下一步。木生风开始默念《万界无常经》,并将腹腔内的死气不断压缩,不断压缩。

    此时,就在木生风终于将死气压缩成原先的百分之一大小,并已经让生气丝线去捆绑住死气团时,忽然异象横生。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木生风体内的世界树传来,一下便将死气团吸附在了世界树上。

    木生风感觉到生气丝线像进入油锅一样,一下从世界树上弹射出来,随即潜入身体不见踪影;而死气团则像江入大洋般敲响家门融入进了世界树内。

    木生风顿时捶胸顿足,一番忙活下来竟然是空忙活,不由有些失落。

    在几次尝试后都是同样的状况,木生风失落更甚。

    只不过乐观的木生风没有选择放弃。

    首先,木生风决定增加生气丝线的数量,从一根变成了八根。在又一次将死气凝聚成团,八根生气丝线也蓄势待发;木生风小心翼翼地驱动生气丝线上前,从八个方向稳扎稳打地开始打包死气团。

    而这时,又是一股吸力传来,木生风这次可是有准备。急忙改捆为拉,八根生气丝线连结成一个大网将死气团罩住。

    在不断的拉锯战下,木生风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这边败绩已显。他连忙从身体四处唤出更多生气丝线来网住死气团,试图阻止旧事重演。

    而当越来越多的生气丝线汇聚到木生风腹腔处时,木生风只觉头晕眼花,整个人好似在水中一般,使不上半分力气。此时的木生风就如一个即将溺毙之人,只能咬牙拉住不断向世界树裹挟而去的死气团,以至于其他诸事却并未发现。

    譬如,木生风没有感觉到无边的死气从他的百会穴奔涌而入,穿过他的每一寸肌肤,最后汇聚崩腾在世界树前;譬如他的右眼瞳孔从黑色变为殷红的血色,最后又如梦碎般变为虚弱的浅白色,而这其中的因果则是木生风本来就不多的生气从右眼鱼贯而出,如王国的最后一支军队杀入败亡的战场浴血奋战般。

    木生风的脸上潮红骤现,冷汗从额头哗啦流下,此时的他什么都管不了,他只想赢!

    等樊野道人注意到山头出现了更大的死气旋涡,他急匆匆赶到时,看到的是昏迷倒地口吐鲜血的木生风。

    不由分说,樊野道人一把捞起木生风向村子急射而去。

    木生风只觉自己来到了世界悲凉的中心。

    他看到许多许多,生生死死,枯败繁荣。

    他看到斑白的神使降临荒芜的大地焚烧万物;他看到白衣的少女跌入荡漾月光水中;他看到赤白飞鸟翱翔于青黑九幽终成黄土;他看到漆黑的爱之花沉没于恋人红色的泪之海;他看到黑裙天使在深红末日的月色下闪烁哭泣;他看到皇帝死于高台刺客自刎帝座;他看到折翅的神女修补羽翼于北冬寒潭;他看到怀抱恶之华的白独角兽漫步枯萎的墓园。

    他看到万物的哭泣,枯败的华庭上盛放着数十亿年的死寂,月上华庭带来的不过是寂寥。

    万物终将迎来属于他们的死亡。

    木生风继续往前走,来到世界欢愉温情的神庭。

    他看到万物生长,开花结果。

    他看到黑色大地上升起青天春日普照万物;他看到午后慵懒阳光下少女翻读情书;他看到独眼的巨神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的野兽;他看到宇宙间唯一的绯色向日葵绽放于爱人的心间;他看到肥硕的橘猫暗夜化身巨人拯救世界;他看到鹿角男孩舔舐狮尾女孩温柔的泪水;他看到含笑地神女在结满宇宙的榕树下小憩;他看到爱之夏的风暴呼啸大陆点燃心中火焰。

    他看到万物的生长,翠色的花圃结满了数十亿年的果实,春日喜雨落下欢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