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二十章 发财
    春男不肯在电话里多说,我们也只得买了票往回赶。

    临行前,老驴竟然抱了谭秋芸一下。

    明月调侃他说,没有来个吻别,可惜了。

    得益于国之强盛,六个小时之后,我们便出现在了春男的莫叫杂货店。

    春男这次没有像小老头那样,在藤椅上喝茶。而是蹲地上撸猫。

    “惊天大案发生了,你还有心思撸猫啊!”我看着春男说道,他在撸一只胖胖的加菲。

    春男微微一笑,“这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老驴虽然只是第二次来,但已经像老熟人那样,自然而然地打开冰箱,拿了几瓶标价最贵的饮料。

    我坐在他的藤椅上,将腿搭在凳子上,“你说说,怎么个大,怎么个小?”

    春男放下猫,那只猫立刻窜了出去。“要说大,是给的钱大!要说小,是难度小。”

    明月踢开我的腿,把凳子拽过去,说道,“这么讲的话,你叫我们回来,是有赚钱的活要干?”

    春男点点头。

    老驴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瓶饮料。

    递给春男的时候,春男皱皱眉头道,“我不喝这种口味。”

    “什么工作说说吧!”我呷了一口饮料。

    “锦越公司的老板,也是本市首富,他儿子生病了。”春男找了个小凳子,坐下说道,“整个人得了失心疯。看了不少医院,但是嘛,你也知道,一切指标正常。”

    “他儿子身体内有虫子?”老驴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

    春男看了老驴一眼,“没那么简单。起初有人介绍了个江湖术士,给他儿子看病,你们猜结果怎么着?”

    没人接他的话。

    “那个江湖术士死了。”春男扫视一圈,继续说,“当房间内惨叫传出时,人们冲进去的时候发现,那个江湖术士的一颗眼球,在他儿子嘴里嚼着。相传嚼得那是津津有味。”

    “这首富的儿子,攻击性很强?”我问道。

    春男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或许攻击性很强。但你要知道,当时他被铁链绑在椅子上的。手脚捆的死死的。”

    “手脚绑着,怎么杀的人?不是,怎么吃的人?”明月很好奇。

    春男摇摇头,“不晓得!”

    “后来呢?”明月继续追问,“还有人再给他儿子看病吗?”

    “当然有,虽说都做好了准备,但也都无功而返。”春男道,“所以,昨天晚上,那个锦越公司的老板,亲自放出话去,贴出悬赏令,在江湖上找能人异士给他儿子看病。”

    “赏金多少?”我、老驴和明月同时问道。

    春男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万?”

    “一千万!”

    “一千万?”老驴惊呼,“干了这一单,可以退休了!”

    “一千万还不值得拼命,”春男淡淡地说,“外加他城区一座写字楼,起码价值两个一千万!”

    “三千万?!!”老驴激动地手开始发抖,“这不是普通的退休,这是光荣退休啊!”

    “给的钱确实不少!”明月笑着说,“不知道他儿子结婚了没有。”

    春男微笑着望着我,“怎么样?接不接?”

    只按春男的描述,似乎难度并不是很大。但我深知,江湖上能人异士多的是,如果他们都搞不定,我们这业余小队,能行?

    “如果你想接,就要快!”春男说道,“据我所知,自昨晚悬赏令发出,不少道士、驱魔人、阴阳师都赶过来了。”

    “这样说的话,”我站起身来,把饮料一饮而尽,“带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春男买了车,虽然提到车我就很生气,但出行确实方便多了!

    距离较近,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

    到了公司门口,才发觉我们晚到一步。

    门口乌乌央央一大群人。

    春男停下车,对着人群伸出手,像模像样得感知了一番,

    “人挺多,但都是看热闹的。有异能的没几个。你们快去吧。”

    “你不一起吗?”明月问他。

    “我就不去了。”春男道,“我提供信息,后备。你们三个干活。”

    “三千万的工作,你都不帮忙?”明月白了他一眼。

    春男微笑着说,“钱,按十成去分的话,你们三个人除不开。所以你们每人拿三成,我拿一成,正好十成。好了,下车吧。”

    围观的人很多,我们好不容易挤进去,被告知要填一份报名表。

    填好后,被一个煞是凶恶的女人带到了楼上。

    “咱们来错地方了吗?”老驴碰碰我说道,“怎么感觉像是个选秀节目现场?”

    一个大厅里面,坐满了人。

    前面有类似一个主席台的地方,坐着像是那个疯儿子的家人。

    下面则坐着一排排装束奇异的家伙,不用说就是赶来赚赏金的人了。

    那个凶恶的女人告诉我们,他家的公子,就在大厅尽头的房间里。叫到哪一组,哪一组就去。

    说完给了我们一个编号:12

    前面有11组了?果然来的人不少。

    “这他妈就是选秀啊!!”老驴低声说道,“哪有这么看病的!这家人怕不是傻子吧!”

    “这或许,”明月目视着前方,“就是资本的力量吧!”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拿着话筒,走到主席台前,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下面有请第三组登场,他们是来自日本的阴阳师,大家欢迎!”大厅里稀稀拉拉地拍了几巴掌。

    “他妈的!”老驴指着前面,“他们竟然还有主持人!!再看看,有没有摄像的记者?”

    仔细一看,还真有,还带着LED的灯圈。

    甚至几个小年轻,拿着手机偷偷摸摸在搞直播!

    我们也找了凳子坐下,等着吧。

    “这不会就是一场作秀吧!”明月说道。

    “应该不是。”我看了看周围,“一个大首富,没必要作秀。而且春男的情报一向很准。”

    从太阳当空,等到日落。

    期间,惨叫声不绝,各种人士撞门而出,更有直接打飞出来的。

    没有一组能撑过半个小时。

    但各路人马失败后,除了伤情严重的,却也不离开,不知是等一位绝世高手的表演,还是看看同行挨揍,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终于,打着哈欠的主持人喊了我们的编号。

    最后一组。

    日间行者。

    老驴填的。

    哄堂大笑。

    “让这群蠢蛋长长见识!”明月掰了掰手腕,一股侠女之气。

    “最后一组了吧!你们快点结束!”主席台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他应该就是那个老板了。

    不过看起来,他对我们毫不抱有期望。

    我们走上前去的时候,台下一阵议论:

    “没见过他们啊!无名小卒吧!”

    “应该是刚出道的!也是看中赏金了。不知天高地厚!”

    “你们三个小心点啊!死这里可没人给你们收尸。”不得不说,也有人嘴很臭,我撇了他一眼,他脑袋上缠着绷带。

    期间明月去问过一些打完的人,但貌似大家都本着,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的信念,拒绝分享一丁点经验。

    人们的话很刺耳,主席台上的家属,也都露出了疲惫的神情。

    “不行的话,别勉强!”一个端庄的女人说道,“你们还那么年轻,那些经验丰富的人都做不到,你们能行吗?”

    “你放心吧!”明月大声说,“年龄大,不代表能力大。”

    引得台下一片嘘声。

    “走吧!”我拉了拉明月,准备去那个房间,会一会挑翻无数人的疯儿子。

    这时,一声“且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喊话的声音浑厚有力,极有穿透性!

    我转头一看,一名银发老者走了进来,身着白色长袍,手持鹿头拐杖,身后跟着两位年轻貌美的女弟子。

    大厅里发爆出一阵欢呼!

    “这是谁?”老驴问道。

    “我想,大概不需要咱们上场了。”我说道,“这老头是万庆山。在异能界,可是一代宗师!”

    台下的人们很激动,这老头,基本就是异能界的偶像。

    主席台上,疯儿子的家属,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万老前辈!”那个大老板主动过去握手,“我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令郎有难,我等岂可袖手旁观!”

    说罢,这万庆山袖子一挥,走到我们跟前,“你们三人,暂且退下吧!”

    “这......”明月脸色有些难看。

    那个端庄的女人摆摆手,“你们先过来吧!免得被误伤。”

    台下又是一片嘘声,

    “趁早下来吧!省的一会去医院。”

    我不懂,那些人为何对我们这么大恶意。

    大概,是我从未在他们圈子里混过吧。

    “这个老头是谁啊?这么大面子!”重新坐下后,明月问我说。

    “异能界的泰斗级人物。”我说道,“我师傅道古,提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有传闻说,他曾靠一个眼神,就让最凶残的恶魔颤抖不已。所以嘛,咱们下来,他上去,我对此是毫无怨言的。”

    “原来是个超凡脱俗的大师啊!”明月叹道。

    “超凡脱俗?”我笑了笑,“谈不上。他虽然厉害,但也有缺点。”

    “什么缺点?”明月又挺起了一张八卦脸。

    “他,一是爱财,二是好色。”我小声说道。

    “哦!!!”明月恍然大悟,“难怪他会来这里,难怪他身边跟着那么漂亮的女孩子。”

    老驴的表情,很是不屑一顾,“他一会指定翻车!”

    我无奈地笑了笑,“虽然他在装逼,但咱们还真打不了他的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