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十八章 找寻
    明月从未见过她的家人。不难理解她对自己身世的执着。

    当明月问关老头之时,那老头却故作神秘地一笑道,

    “知道,也不知道。”

    “那么您......”我问,“知道些什么,又不知道些什么?”

    这关老头却不说话了,低声呢喃着什么,听不清楚。

    明月的手指紧紧地扣着,皱着眉头,焦急等待他的回复。

    突然,关老头站起身,大呼一声,

    “好啊!如此的话,这一切或许有救啊!”

    他彻底搞蒙我了。

    “您先别急,”我压压手,“您先说下她的身世吧!”

    此时,一大堆谜团挤在我脑子里,很难一时拆解清楚。

    关老头沉默几秒,又看向明月,缓缓地吐出几个字,

    “我、不、能、说。”

    “为什么?”我急忙问道。

    这关老头慢慢坐回藤椅上,深饮一口茶,“她的身世不一般。如果我说了,哪怕一部分,你们必会去追寻。而此去,定无回!”

    看着我们诧异的神色,他对明月道,“你的异能会日益强大,等到时机成熟了,不须你去寻找,自会知道一切。”

    “嗯......”我尴尬地笑着问,“您能说得再明白点吗?”

    “唉!”关老头重重地叹了口气,“当你知道的时候,一定要认清善恶是非,需要出手的时候,切不可犹豫啊!”

    “我的身世,并不好,对吗?”明月轻轻地问。

    关老头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明月脸色惨白,她站在那里,手足无措,显得那么柔弱,那么无助。

    我并不想说一些类似“我们会帮你”“我们会和你一起走”等煽情的话,与其这样,还不如转移下话题,

    “您妻女的下落,您知道嘛?”

    哪知听完这话,关老头脸色大变,很是阴沉地问道,“你们从哪儿听说的?”他的语气极具威压。

    “呃......路上打听来的。”我谨慎地说,“就路人,不认识。”

    几秒钟后,老头神情舒展,“也罢。告诉你们也无妨。我的妻子和孩子......”他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我追问道。

    “她们,被.......拖入了地狱。”关老头说到这里,眼圈微微泛红。

    “什么?!”

    他的这个回答,让我们大吃一惊。

    “真的有地狱?”一直未开口的老驴问道,“地狱,不只是个代称吗?不是神话故事里的吗?”

    关老头叹口气,苦笑着摇摇头,“这不是咱们平时理解的地狱。不是十八层那个,也不是西方所讲的那种。”

    霎时间,我明白了他口中地狱的含义!立时浑身冷汗,大脑一片空白!

    “您所讲的地狱,是那里的......下面?”我惊恐地瞪大眼睛,用手往下指了指。

    他点了下头。

    那一瞬间,我的腿一软,几乎瘫倒。我无法想象,连异界恶魔都极少用的刑罚,竟然会降临在两个女人身上。

    老驴一把扶住我,问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明月也疑惑地看着我。

    我无法讲清,只能告诉他们说,

    “如果把地狱比作天堂的话,那里,则是地狱!”

    “我还是不明白,”老驴让出马扎给我,“那儿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也只是听说,”我缓了口气,“那里被称作时间的黑洞,异界的禁区。即使对于最凶残的恶魔,那也是个不能提的名讳。”

    关老头望着外面,眼神空洞,“是我害了她们啊!”

    不难想象他说这话的含义,关老头能布下此等结界,定是具有强大的异能。恶魔无法动他,便害了他的妻女。

    然而我听道古讲过,那个地方,并非进得出不得。

    “您别着急,”我说道,“我听我师傅讲过,有人在那里逃出来过。”

    听到这里,关老头的眼里,似乎有了光。

    “嗯!!”他用力点了点头,望向明月,“这位姑娘,你或许能救她们!”

    明月很惊讶,“我......怎么救?”

    关老头却又望向一边,眼中含着落寞,“现在的话,还不行。将来的话,可能有机会。”

    他的意思很明了,现在的明月,还不够强大。

    “那请您指点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我问道。

    关老头沉思良久,又直直地看着我,道,“你们可知现下情况,已经越来越糟,两界的撕裂口日益增多,或许真有一日,会如预言中那样,两界合并。”

    我点点头,“我师傅讲过,两界合并之日,便是人类灭亡之时。但我们,目前又能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这条路是否违背我的初心。毕竟我最原始的希望,不过是保全自己的性命罢了。

    不知不觉,就要走上拯救的道路吗?

    不过渡人即渡己,在我身上,尤为明显。

    关老头一言不发,背着手,走进里屋,半响后出来,手里拿着一部手机。

    手机很常见,但拿在他手里,却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留个联系方式吧!”关老头道,“等我有了主意,会通知你们。”

    在离开关老头家前,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您在家附近,为什么要设置结界?”

    他笑了笑,“只是为了不让人接近,从而保护他们。毕竟,我是个引路人。”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直问我引路人的意思。

    我告诉他们,引路人这个词,其实不知道是哪个傻蛋起的。它的核心意思和引路没有任何关系。

    它亦不是摆渡人、先知这类的角色。

    更准确地说,应该叫填补者。

    人类与异界的裂缝,自文明诞生或许就已存在。历史不可考究。

    但有句话叫,百步之内,必有解药。

    裂缝能出现,自然有人可以填补裂缝。

    这种人,就叫引路人。

    他们靠自身强大的异能将发生危险的裂缝堵住,避免更多的恶魔入侵。

    但通常,会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毕竟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引路人切断了恶魔到人间的路,必然引起恶魔极度的愤怒,进而引发疯狂的报复。

    这个九垚镇,四面环山,简直就是可以喷涌恶魔的火山口。

    异界的恶魔,定当视此处为最佳传送点。

    这个关老头蛰伏在此,应该是填补了这里的裂缝,压制住了这里的恶魔。

    但我也不晓得是什么力量,能够让恶魔破封冲出,将他的妻女拉入地狱。

    而他家门前的那口枯井,应该就是一个破裂点。

    两人听得似懂非懂,眉头都拧成了疙瘩。

    回到宾馆,已经中午了,烈日当空。明月表示头疼的厉害,躺下歇息去了。我去门口的超市买了些东西吃,而老驴则和宾馆老板娘聊得火热。

    这老板娘三十来岁,披着一件透明薄纱外衣,隔着薄纱,里面看得清清楚楚,让人血脉贲张。

    老驴明面上搭着话,实际上目光如蜂刺一般,狠狠地盯着老板娘挺拔的胸脯。

    而老板娘伏在柜台上,拨弄着头发,一脸笑意看着老驴。柜台下面是空的,聊到兴起,还会伸出雪白的长腿踢他一下。

    老驴也是顽皮,有时瞅准机会,还能一把抓住老板娘那纤纤玉足。

    过了一会,又拿出了自己的二手罗盘,捏着老板娘的小手,有模有样地给人家看手相。

    老驴在那打情骂俏,我蹲在地上吃面包。

    直到我两个面包吃完,饮料喝光,又抽了几支烟后,老驴这才恋恋不舍离开了那里。

    “怎么样?谈好了没?”我赶紧靠过去,笑问老驴。

    老驴撇了我一眼,“谈什么谈!”

    “收不收钱?今晚几点?”我也学老板娘,踢了他一下。

    老驴嫌弃地拍拍裤腿,“你以为都和你一样!”

    “别那么不好意思嘛!”我笑道,“我不看,听个声响总行吧!”

    老驴的脸发红,害羞地笑了笑,不再和我说话,也跑去了超市。

    后来我拦住宾馆里那个年轻小姑娘打听,才知道这个老板娘,也有一段辛酸的过往。

    她叫谭秋芸,大学时期就兼职做服装模特,毕业后开了自己的模特公司,而且是圈内公认的女强人。

    因为谭秋芸手段非常,所以她的公司越做越大。但后来在商业竞争中,被最亲近的人背叛,公司倒闭,数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背叛她的人,也卷了她公司的巨款跑路。

    从那之后,她似乎受了打击,大约一年前吧,来到了这个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开了一家宾馆。

    当我问起她衣着打扮的时候,那小姑娘白我一眼,她说,谭秋芸恨男人,就要让他们体会永远无法得到的感觉。那种近在眼前,双手却永远无法触及的感觉。

    听她这么讲,我还有点怕怕的,原来是个颇有城府的女人!

    但她又告诉我,她很久很久,没看到老板娘笑得这么开心了。

    在街上毫无目的地逛了一圈,看天色渐晚,回到了宾馆。

    老驴又在柜台那撩拨着老板娘,一个讲得眉飞色舞,一个笑得花枝乱颤。

    回到房间后,我看到楼下,老驴和谭秋芸一块出了门,进了一家小饭店。

    我坐在床边,思绪万千。

    夕阳布满天边,一片片的晚霞,像是被撕裂的人间。

    街上的喧嚣声变小,听着远处传来的歌谣,仿佛恶魔的哀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