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十六章 行路难
    “这次真的要挂这里了!”老驴道,“如果再有一百个驱魔炸弹的话,或许还能杀出去。”

    明月的双手又开始发红,她恨恨地说道,“要不然,我打着,你俩先跑吧!”

    我和老驴都愣了一下,“你这什么意思?”

    她一掌过去,将一只扑过来的击飞,“本来咱们就都不认识,为了我再搭上你俩的命,不值。”

    “笑话。”我说道,“凭你自己能挡得住上千只这玩意?”

    “我给你俩争取时间......”明月的语气里,充满了慷慨赴死的决心。

    正说着,越来越多的那种生物,开始跳下来。

    “你再想想,还有什么法宝能用?”老驴紧张的催促我。

    法宝?他这一提,我确实想到了还有一个东西。

    在湖边的时候,春男给我的那一瓶吸血蝙蝠。

    我翻遍包里,没找到!!!

    我给弄丢了吗??

    周围成片的嚎叫,豆大的汗珠在我脸上滚落。

    庆幸的是,虽然我没找到那个装着蝙蝠的小瓶子,

    但我找到了春男给的那只手电筒——天光。

    它一直静静地躺在包里最底下。

    我将天光高高地举起,

    “闭上眼!”我喊道。

    随后,推动按钮。

    虽然眼睛闭着,但依然能感受到刺透眼皮的光亮。握着天光的手,感到一阵灼热。

    顷刻之间,周围一片嚎叫,

    一直持续到周围逐渐暗淡下来。

    我睁开眼,碰碰身旁的二人。

    周围又已寂静如初。

    “都死光了?”老驴小声问。

    “不一定。”我回道,“咱们最好快点走。万一过会再他妈来一群呢?”

    我们三人轻步快走沿着隧道回到了洞口,费了不少力气爬上去。

    躺在大树下的时候,都早已精疲力竭。

    我们都表示没有力气再划船回去了。

    老驴往树下一躺,不到一分钟就开始打呼噜。

    明月表示,过多使用异能,也让她体力透支。

    我给春男打了电话。告诉他明月救出来了。顺便说了句我们在中间的岛上,来接我们。

    迷糊睡着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把我拖上了船,又搬到辆车里,最终醒来的时候,在一张床上。这是春男的家。

    我肚子叫的震天响,起来后洗了把脸,推门出去,春男正在做饭。

    他看了我一眼,“表现不错!”

    这就完了?

    “他俩呢?”我问道。

    “都在睡觉。”春男在煮着什么,头也不回地说。

    我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桌子上就摆着那个人鱼杯。

    “这个神器,你说能帮我消除印记,还有获得异能?”我拿起人鱼杯,端详起来。

    “我骗你的。”春男淡淡地说。

    “啥玩意?骗我的?”听到他这么讲,我不由心生怒火。尤其是他淡然的语气。

    “对!”春男端过来一盘水饺,“这个神器,没什么大用处。我的主要目的,是让你们救明月。”

    “唉!你还真是真贱人一个啊!”我无奈骂道。

    春男不以为意,无论如何,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他拿了一碟醋放桌上,“你身上的印记,总有办法消除掉的。”

    “你和明月究竟什么关系?”我边吃边问。

    春男长吁一口气,“以前采药时候遇到的。当时她遇到点麻烦,我帮她摆平了。然后,我发现她的身世不一般。”

    “怎么个不一般?”我比较好奇。

    “我也说不清楚。”春男道,“但我能感觉到,她和别的异能人士不同。”

    “不是,”我打断他,“你说这一切,我们做的这一切,能改变什么吗?仅仅是她身世特殊?”

    “我给不了你们答案。”春男神色黯淡,“我等下发给你一个地址,你们和明月去那里,找一个姓关的算命老头。他或许知道。”

    “算命的?让算命的去算她的身世?”我笑道。

    春男摇摇头,“算命只是他的一个职业。据我所知,他还是一名引路人。”

    “哦?!”我白了他一眼,“也就是说,我们这次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对不对?”

    春男点点头。

    “那佣金怎么算?”我笑着问他。

    春男做了个掏兜动作,“我没钱了。”

    “你说什么?你没钱了?我们拼死拼活干完活,你说没钱了?”我大声斥道。

    春男的态度却很轻松平淡,“我昨天买了辆车。没钱了。要不然怎么把你们从青鸾湖拉回来的?”

    “也就是说,”我疑惑地问道,“昨天你是一边逛4S店选车,一边发信息指挥我们出生入死?”

    春男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昨天我是买完车,才去湖边给你送东西的。”

    一切似乎那么自然而然。

    说着,他把一个瓶子丢给我,正是那个装着吸血蝙蝠的瓶子。

    “我拉你们回来的时候,你口袋里掉出来的。”春男道,“没用这个道具,就打赢了,你还真有点本事。”

    难怪在包里没找到,忘记了放口袋了。我将瓶子收起来,不再想和他说话,继续吃水饺。

    相较而言,那几天的日子还是很轻松的。

    我们在春男家里休息了几天后,便跟随他给的地址,去找那个算命老头。

    临行前,春男塞给我一个包,里面好些驱魔炸弹,还有几支天光。

    我笑着说他净是一些老玩意,有没有新东西。

    随后,他给我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只肉乎乎的虫子。

    他告诉我,这是一只异兽幼虫,本来是作为他的宠物,但出于某些考虑,送给我了。

    我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春男也没说,他只是告诉我,让我和老驴保护好明月,搞清她的身世,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源头。我问他解决什么问题,他也没说。妈的。

    ......

    去找算命老头的路上,坐完高铁换汽车,兜兜转转一整天,才到了老头所在的镇上,九垚镇。

    春男给的信息是在镇上,但是他没说具体位置。而且,这镇上有三万多人口。

    九垚镇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被九座连绵不断的小山包围地严严实实,只有一个出入口。

    而且这唯一的出入口,还是一条穿山隧道。

    这一路下来,经过各个地方,背脊发凉的次数更多了。

    人间与异界的撕裂口数目,正急速上升。

    能造成什么后果,暂且不知。但这肯定不是个好现象。

    经过九垚镇那条穿山隧道的时候,几乎全程都是冰凉的感觉。这条隧道比青鸾山下的那条还要长。我全程盯着玉佩,所幸,没有发光。

    出来隧道的时候,夕阳的余晖照在脸上,还是依旧的温暖,甚至有些炎热。

    出口的地势偏高,整个镇子呈现在眼前。

    我不晓得第一批到这里的人,是怎么翻山越岭发现了这处桃花源。

    他们是否在这里躲避了战火,享受自己的一方乐土。

    三万人的镇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要找一个人的话,应该不难。

    不过奇怪的是,当对别人提到一个姓关的算命老头的时候,看人们的表情,像是知道,但给予的反应,确是出乎意料。

    “你们打听他干嘛?最好别给自己找麻烦!”

    “那个老头不是个好东西,离他远点。”

    “灾星!祸星!你们去找了他,给自己惹一身腥!”

    人们对这关老头的态度,把我们三人确实整蒙了。

    “那算命老头,是不是犯过大罪?”老驴把头皮挠的吱嘎响。

    “我看不一定犯过罪,”明月笑着说道,“可能是泄露天机了!”

    “有可能!”老驴附和着,“或许是他算得准,算一个死一个,大家开始烦他了。”

    看起来,人们都知道那个老头,但是,这老头似乎是个不能提及的人。谈到他,人们都避之不及。

    最终,在吃晚饭的时候,一个没什么人的小饭馆里,老驴递给饭店老板一包烟,在他的贿赂下,这老板才开了口。

    “你们几个是外地来玩的吧!看来不知道五年前老关家的惨案啊!”

    他家发生过惨案?我着实吃了一惊,“具体怎么回事?”

    “那还是五年前的一个夏天,”老板慢悠悠地说道,“下午的时候,那会太阳还老高,就不知道怎么着,突然天就黑下来了!”老板点了根烟,往门外看了一眼,神神秘秘的坐下,继续说道,“刚开始大家以为是日食,后来发现不知从哪儿飘来一大片乌云,把整个镇给盖得严严的!”

    “这和那个算命的有什么关系?”明月问道。

    老板一拍桌子,吓了我们一跳,“就是这时候,怪事发生了。”

    我们都往前靠了靠。

    “那会可是大夏天,但是,当天黑下来的时候,大家都感到特别冷!好像气温一下子降了几十度!”

    “阴之地!”我和老驴异口同声说道。

    老板显然不知道阴之地是什么,他继续讲到,“这时,有人亲眼看到,关老头家门口的枯井,嘣的一声,井盖就弹飞了,然后你们猜怎么着?井里竟然升起来一团黑雾,把关老头的老婆和女儿,给卷到井里去了!”

    “那......后来呢?”老驴问着,往上拉了拉领口。

    “后来,他的妻女就失踪了呗!大家下到井底去看,里面空空如也!”老板手一摊,说道。

    “这样的话,”明月不解地问,“那和大家讨厌这关老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明明是最难过的啊!”

    “问题就出在这里!”老板的声音压低了不少,“从那之后,这关老头就变了,彻底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