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八章 冥界夜魔
    房门被踹开的一瞬间,毛毛径直倒了下去。一阵尿气传来。

    借着烛光,我看到了进来的那个家伙。

    他虽然弓着背,但看起来比老驴还要高大,身上披着一件满是黑色羽毛的斗篷。烛光映到他脸上,这不是一张人的脸,他狰狞的发出吼叫,一双冒着火的眼睛直抵人的内心,血红的毛发,锋利的獠牙,我看清了,这是夜魔!!夜魔透过异界的裂隙,来到了人类的世界!

    夜魔是来自黑暗的生物,是异界的位处高端的捕食者。它通过吸食其他生物的灵魂存活,甚至,当它遇到合适的猎物,会将自身的血液注射到猎物体内,让其感染,从而产生下一代夜魔。而我面前的这只夜魔,应该就是感染后的产物。如果我的推断没错,应该在几百年前,一只夜魔在阴之地,也就是这里,感染了一个人类,让其成为了夜魔。这个人变成夜魔之后,获得了堕落力量,连同它的房子一起坠入异界。然而最近,不知道何种原因,异界的入口撕裂,它进入了人类世界。看来今晚,它打算拿毛毛当晚餐。

    夜魔具有强大的战斗能力,正面对抗的话,几秒钟之内我就会被它杀死。我该怎么办?

    头脑风暴开启,仅几秒钟,我便想到了一个计划!

    夜魔虽然强大、嗜血,但智商却低的可怜。我是否能设个圈套让它钻进来?

    夜魔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才慢慢走了进来。它看着倒在地上蜷缩的毛毛,先是朝着他的腿狠狠跺了一脚,然后又将毛毛像皮球一样踢出去,撞在了墙边。它好像很不理解门为什么自己打开了,所以它将怒气撒在毛毛身上。它将毛毛揪起来,一巴掌扇在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一记顶膝,又一脚踹飞。

    毛毛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我不知道他是否受伤,但我知道不能任由它继续打下去,不消几下之后,毛毛肯定会被揍死。

    我将鸭血全部撕开,整个拿出来,就在这一瞬,夜魔停止了动作-----它似乎闻到了血腥味。我随即将鸭血用力一抛,鸭血很滑,顺着地面滑到了桌子底下。

    夜魔转过身,鼻子里发出哼哼声,左闻右嗅的。走到桌子前,一脚将桌子踢开,慢慢俯下身子,眼睛里的火焰燃烧的更加强烈了。它一把将鸭血抓在手里,伸出长长的舌头开始舔抵。好似在享受难得的美味。

    竟然有用!我心中大喜!凝结成块状的血液,果然是异界生物的最爱啊!

    趁着夜魔享受鸭血之际,我顾不得一旁倒地在毛毛,先是悄悄爬出来,一手攥着匕首,一手拿着镇魂符,慢慢靠近夜魔背后。

    此时我距离夜魔不足三十公分,我高高的举起手里的符,对着夜魔的后背贴上去!

    就在将要贴上的那一瞬间,夜魔突然警醒,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我贴符的手。来不及多想,我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对着夜魔的眼睛狠狠刺过去!

    夜魔嗷一声叫,一下子将我甩了出去!随即,夜魔又缓缓的转过身,匕首在眼睛上插着,如石油般乌黑浓稠的血液顺着刀柄滴下。它愤怒的看着我,嘴里发出着低吼声。

    夜魔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辣椒粉!我想起了辣椒粉。立刻掏出来,往夜魔脸上撒过去。

    夜魔眉头都没皱一下,看来没有任何效果。

    我马上拿出驱魔炸弹,用力往地上一摔,白光闪过,嘣的一声,房间里飘满了粉末。夜魔貌似受不了这种东西,它用手不断扑打着自己的身上和脸上。看起来炸弹对它造成了一些伤害。

    最后的机会,我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空的玻璃瓶,这是封印恶魔的容器。我把烧碱对着夜魔撒过去,这可以暂时的固住夜魔的堕落力量。然后三两步冲到夜魔身旁,将瓶口怼在夜魔身上:

    “天雷地火,焚形破魂。仙神灵圣,铸我真身。光耀赦令,不破印门。封!”

    咒语念罢,我一声大喝,刹那间,夜魔的身体开始向内坍塌,并发出红色的光芒。最终坍塌到瓶子口处,如一粒花生大小,我轻轻一拍,将夜魔拍进瓶子里,拧紧盖子,封印成功!

    这时,房子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夜魔被封印,残留的堕落能量即将消失,房子连同里面的一切即将化为乌有。我立刻拉起毛毛冲了出去。

    踏出房门的那一瞬间,我俩被一股冲击力扑倒在地,再转头看时,房子已经消失了。

    此时,天空渐渐有了亮光,夏天的太阳升得早。

    我俩互相搀扶着,往停车的地方走。突然,我想起一件事,老驴!

    刚才有个房间门没打开,老驴是不是在里面??如果是的话,那岂不是已经......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

    就在这时,老驴给我打了电话。

    他在车里,他说他实在醉的厉害,跑去车里小睡了一会。我没有说啥,我也不怪他,只能一瘸一拐的走回去。

    ......

    我和毛毛躺在医院的床上,我全身疼的厉害,但医生告诉我,我只是韧带撕裂,还有些擦伤,并无大碍。毛毛身上裹满了石膏,他断了几根肋骨,下巴被打脱臼,输尿管被踢断,小腿被跺的粉碎性骨折。但他看起来并不痛苦,甚至还对着我笑。在他看来,这条命就是白白捡来的,能不开心吗!当然也不排除他伤的太重,打了麻药。

    看着老驴忙前跑后的,我不知道如果当时老驴在,我会不会更轻松封印夜魔,毛毛会不会少挨点揍。不过,会不会有另一个走向?我们全部成了夜魔的粮食?

    我认为,这一切太危险了。我甚至没有什么好用的工具,还需要临时去买。结局就是把自己和朋友置身于危险之中。毛毛的伤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必须去找那个人了,给自己换一身装备,顺便弄把趁手的家伙!

    我住了三天,医生说,毛毛得住三个月。

    我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毛毛的叔叔,因为我很确定他被夜魔感染了。要解除感染并不难,因为这本质上是属于真菌感染。我买来抗生素,又用苦参、珍珠母和茯神等药材熬了碗汤,如果是感染,不久之后指定能好。如果是别的病,那我就没办法了。

    几天后,毛毛的叔叔一家人亲自登门道谢,并拿出了一封厚厚的红包。我没收,虽然我很想要。

    又过了几天,我感觉韧带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喊上老驴,准备去找那个人,搞点新奇的装备。老驴也很感兴趣,不过我告诉他,在那之前,得先去拜访一个人。

    这个人,可以说是我的师傅,也可以说是改变我命运的那个人。

    在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在那个路口的拐角,在陶奶奶的魔口下,就是他救了我。

    当时那个所谓的“陶奶奶”,尖牙在触碰到我头皮的那一刻,一双大手把我拉了回来。我那会整个人都是呆滞的状态,我不知道陶奶奶为什么咬我,为什么变成怪物,也不知道他怎么打倒了那个怪物。只知道之后,他把我抱起来,放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便离开了。

    那段经历成了我挥之不去的梦魇。我一度认为那只是我儿时做的梦,或者是我的一段幻想。直到我十八岁那年,这个人又出现,告诉了我一切。

    他叫道古,是一名夜间行者,游走于黑暗之间。靠着强大的异能,将恶魔击杀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他说,那晚的遇到的,不是梦,那个陶奶奶,是一只来自异界的恶魔-----噬幼魔,化作人的样子,吸食人的灵魂,吞食孩童的骨肉。他告诉我,有些古代的传说,比如鬼婆婆,八尺女等,原型可能都是来自噬幼魔。不过噬幼魔并不是看到谁就吃谁,而是先在这个小孩子身上打上恶魔印记,再找机会食之。而我,早就是它的目标之一,而且是最早的目标,身上的恶魔印记,也是最深的。

    他还告诉我说,恶魔印记不会消除,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但是会成为其它恶魔们的猎杀目标。因为在它们的意识里很简单------打上印记的就是好东西。我如果想活下去,就必须要学习战斗,除了打倒一只只来犯的恶魔,别无他法。

    当我问他,我是否有超能力之类的东西,他摇摇头,告诉我一个残酷的事实。

    我没有任何异能,无法驱动任何法术。他只能教我一些咒语,一些道具的使用。

    我又问他,那是不是人人学了咒语,有了道具,都可以打败恶魔呢?

    他告诉我,是的。但对付恶魔,仅仅有咒语和道具是远远不够的。恶魔的邪能足以彻底击溃人的意志,所以面对恶魔,还需要冷静的头脑和强大的勇气。勇气可以被激发,可以从心底唤起,但冷静却难以做到。即使最勇敢的人直面恶魔的时候,也会乱了阵脚。训练冷静,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不断的去试炼。

    开始的我,并不相信。但在我亲身做诱饵,去了几处阴之地,并遭到了几次攻击之后,我知道了,他说的都是事实。

    于是,我被迫离开熟悉的环境,离开家人朋友,跟随道古,一同踏上了这条布满荆棘的试炼之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