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五章 逃生
    关键时刻,还得靠老驴!

    虽然他的炸弹用掉了,但他手里还有板凳腿啊!

    嘣的一下,那女人的脑袋挨了重重一击,歪向了一边,掐我的双手也松开了。此时的老驴正如打高尔夫一般的姿势,矗立在那里,头顶的灯光映出了他的轮廓,形象如此伟岸。

    喉咙里一阵难受,我赶忙爬起来,疯狂咳嗽了几下,大脑一阵缺氧。

    这结结实实的一棍子,也没让她受到多大冲击。她晃了几下头,四肢着地,如野兽一般,侧着身体退了几步。我知道,她即将发动第二次攻击。

    但这次,我有准备了。

    我握紧手里的匕首,往后退了一步,放低身体,做出抵抗的姿态。老驴也双手握住了板凳腿。

    她抬起脸,呲着牙,披头散发的,嘴里呜嚎着,依旧死死的盯着我。看来,她的目标就是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双腿猛的蹬地,直接冲我飞身扑来。我抬起手臂挡住脸,她一口咬在了我的胳膊上。一阵钻心的痛感袭来。老驴的棍子打在她身上,她却没有丝毫松口的迹象。我顾不上疼痛,也顾不上犯法,拿起手中的匕首,刺向她的心脏。

    她松开口,仰起脖子,显得很痛苦。我趁机将匕首拔了出来,再次挡在身前。她顾扭着后退几步,鲜血在刀口处流出。

    “她应该不行了吧!”我想,即使被婴灵控制了,但她毕竟是人类。

    然而很快,我就知道我想错了。

    她仰着头,一声长嚎,张大嘴巴,大到无法言喻,大到不可思议,大到清晰的听见下颌骨碎裂的声音。

    然后,她的喉咙开始鼓涨,一个如菠萝般大小的未知的东西,开始从她的喉咙往上走。直到达她的口腔。

    一个光滑的球面状的东西,在她嘴里浮现。她呜咽几声,那个东西被她吐了出来。她捧在手里,看着那个东西,似乎在笑,撕裂的下颚耷拉在她脸上,鲜血不断的喷涌而出。

    那是一个婴儿。

    一个畸形婴儿。

    一个扭曲到极限的婴儿。

    它足以让人类的信仰崩塌,成为人类永恒的梦魇!或者说,它不是婴儿,是地狱最深处的产物。

    “哈哈哈哈~”那个女人举起了婴儿,大声笑着。似乎在宣告,新的恶魔降临人间。

    这时,那具畸婴的皮肤开始脱落,但立刻又长出了新的皮肤。头发也开始生长。干枯的手指开始变得有光泽。

    它在急速的新陈代谢。

    这时候我猛然意识到,这个畸婴并未长大。

    婴灵虽说是生于婴儿,但最终目的依然是成长为恶魔祸乱世间。它应该是寄生在了这个女人身体里,操控她,让她为它收集死婴用作生长的养料。

    而这个女人的身体,则是类似于子宫的存在。

    看周围的情况,它应该是快要成熟了。但刚才我那一刀,破坏了它的寄生体,让它不得不提前出生。所以,我不能就这样看着。

    不能等它彻底长大,我得在它成熟之前,解决掉它!

    “老驴,打这女的双腿!”我喊了一声!

    老驴如梦初醒,虽然面对如此恐怖的东西,但还是挥着板凳腿冲了上去!但那女的却后跳一下躲开了!随即将畸婴抱在怀里,并且对着我们发出低吼声。不过她的动作明显迟钝了很多。

    我拿起桌上的一个瓶子,朝着她投过去。依然被她躲开。老驴拿着板凳腿左右挥动,一步步往前靠。此时这女的已经被我们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了。她怀里的畸婴看起来体型变大了不少,正在张着嘴大哭。看着大哭的畸婴,一个想法闪过我的脑海。

    “绝对不能拖下去了!”我对老驴喊着。“正面硬上!”

    “啊!”老驴一声怒吼,似乎在给自己鼓气。高高的举起棍子,一步步逼近!

    “现在是个好时机!”我心里想着,此时这女的注意力更多的在举棍子的老驴那边,我正巧可以趁着这个空档......

    我心一横,顾不得腿上被抓伤的疼痛,掏出驱魔炸弹,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手推开那个女的胳膊,另一只手握着炸弹,高高抬起,狠狠的往畸婴嘴里砸进去!

    轰隆一声,白光一闪,我的手被震开,人也摔倒在地。白色的粉末飘散。驱魔炸弹起效了!在炸弹的作用下,那只畸婴开始一阵阵的抽搐,身上的皮肤渐渐开裂。这个女人望着怀里的畸婴,发出一阵极其刺耳的尖叫。

    十几秒后,畸婴停止了抽搐,身体突然紧绷,但立刻又瘫软下来。开始变的越来越软,最后如浓稠的汤汁一般,顺着女人的双手往下滑落。最后掉落在地上,化成了一滩血水。

    这个女人扑通一声跪在那摊血水前面,双手掩面,身体不住的颤抖。忽的一下,她也瘫倒在地,整个人渐渐瘪了下去,同样化作了一滩血水。最后只剩下一件睡衣,一把头发。

    老驴看着这一切,仿佛呆住了一般。

    我拍拍他,“走吧!结束了。”

    老驴吓了一跳,连忙回答“哦!哦!这就走,这就走。”

    拖着极度痛苦且疲惫的身体,一路走到外面的院子里。看着满天的繁星,我回头看了看这间房子,“可惜了这么好的别墅!以后就是凶宅咯!”老驴也回头看了一眼说,“我有很多疑问!”

    “我知道。回去的路上再说吧!”我只想快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夜晚的城郊还是比较凉爽的。老驴开着车,点了一支烟。问我:“今天咱们见到的这些,究竟是不是鬼?”

    “当然不是!咱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的!”我坚定的告诉他。

    “那他们是什么东西?”

    “是来自黑暗的生物。”

    “你总说黑暗黑暗,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里不是天堂或地狱,你可以理解为另一个维度,与我们的世界相互对立的维度。”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这么含糊不清的告诉老驴。

    “那么他们,就是婴灵,为什么找我们去呢?还说房子闹鬼!”老驴继续追问。

    “不知道。但从房间里被洋娃娃攻击,我认为,他们可能以为咱们是驱魔人,有法力,想吸收咱们的能力吧!”我笑着说。

    “那个女的是主谋吗?她是不是婴灵的母亲?”

    “是,也不是。所有的婴灵要降生到世间,都必须找到母体。但它会控制母体的思想,让母体成为它的傀儡。”我点着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那女的也是可怜的受害者啊!”

    “那,咱们是不是...”老驴看了我一眼说:“杀人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见过被刀扎心脏还活蹦乱跳的?下颚骨炸飞,大动脉破裂还能和你对打的?以及死之后会化成血水的人吗?”

    “那......这女的是怎么回事?”老驴看起来松了一口气。

    “所有的婴灵在寄生之时,便可以说已经杀死了母体,然后在体内去操纵母体。依靠母体生前的一些早就获得的能力去行动。可以说是,婴灵在使用她的大脑和身体。咱们看到的那女的表现,其实是婴灵的表现罢了。”

    讲到这里,老驴沉默着,好像在回想当时看到的那个女的一举一动。“可惜了。”老驴低声说。

    老驴看起来很累,车也开的很慢。回到市区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回家之前,我得去趟医院。”我对老驴说“我可不想感染截肢。”

    老驴陪我去了医院,清理伤口,做了消毒,拿了消炎药。大夫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因为我告诉他,是被女友抓伤的。我的腿,脖子,脸,大夫心里可能以为,我的女友是不是一只发狂的大猩猩。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路过妇产科。一个男的挽着一个哭泣女孩的手,嘴里说着养不起,打掉之类的话。我叹了一口气,这是否会成为下一只婴灵的粮食呢?“不做保险措施,怀上了又不要。真他妈的造孽!”老驴压低声音说。这时,一个鬼鬼祟祟的中年男人,追上那对小情侣,不知在说些什么。

    吃了个饭,回到住所,已经困得眼皮打架了。包一扔,往沙发上一躺。真舒服!今天真的是捡了一条命!还得靠老驴啊!差不多救了我两次,回头得好好谢谢他!不过这一趟什么好处都没捞着,这是最倒霉的!那个房子的事情,多久会被人们发现呢?下一个住进去的人,会不会遭遇点什么?毕竟那是阴之地啊!想着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那是一个通透!感觉我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从头一天中午睡到第二天早上,起码睡了十八个小时!

    醒来后,饿的前胸贴后背,饿的脚下发软。我拉开冰箱门,拿了个面包,我闻了闻味,应该没过期。啃了几口。噎的难受,刚打开一瓶饮料,电话响了。

    看了一眼,老驴打来的。“什么事?”我灌了一口饮料:“难不成,你今天又接了个活?”我笑着问老驴。

    老驴楞了一下:“接活?晚上睡觉老子还一直做恶梦!今天不接活!”

    “那你打电话啥事?”说着,我咬了一口面包。

    老驴顿了顿,说:“毛毛打电话来了。他说要来投靠我们。”

    “哦!!”我使劲咽下面包,“他什么时候来?”

    “今天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