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三章 婴灵
    面前的这个女人,年龄不超过三十岁,身材修长,面容白皙,长发及腰,眉眼间都极具风情。一双美目似乎能摄人心魄。

    面对有客来访的前提下,她还只穿睡衣。我心底里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非常危险。不过,她的头发是湿的。怎么回事?她刚刚在洗头吗?她刚才是在房间外吗?

    “我刚才出去了一下,二位里面坐。”她随手关上门,步履轻盈地径直在我和老驴之间穿过,那一瞬间,那种香味更浓了。隔着她的睡衣看到了屁股的轮廓,一扭一扭的。在沙发上坐下,翘起来二郎腿,下摆的分叉处,露出了大腿,雪白雪白的。

    坐下后,我瞟了老驴一眼,他看的似乎有点着迷。

    眼神在女人身上慢慢挪动,当女人看向他的时候,他又立刻看向一边。

    “小姐贵姓?”我问到。

    “我姓余,单名一个田字。二位怎么称呼呢?”

    “他是老吕,我么,”我想了想,“我姓郑。”

    “郑先生和吕先生。”她笑了笑,“我这地方偏僻,二位走了不少路吧。”

    “还可以,不算太远。说吧,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我不想再寒暄,开门见山的就问了。

    这女人盯着我看了两秒,用手撩了下有些湿漉漉的头发,笑着说:“二楼有个房间,我想房间里,可能闹鬼了。”

    我不知道她打得什么如意算盘,便问到:“闹鬼,有什么特征?或者说,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就是一到晚上,那屋里就噼啪乱响,这么大的房子里,就我一个人在家,感觉挺害怕的,也不敢上去看。”说这话的时候,她依然面带笑容。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家里闹鬼,还能风轻云淡面带微笑描述的。“你是这个房子主人?”我问到。

    “对。”她用手指绕住了一缕头发,“整个房子里就我自己,没别人。”

    “没有家人或者保姆吗?你自己怎么打理的过来。”我问她。

    她身体微微前倾,往下拉了拉睡衣,露出了纤瘦的脖子,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这个不劳您费心。有时候我会请家政。”

    我看了看窗外,已经下午了。“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得赶回去。抓紧时间,先去二楼看看吧!”我不想再闲谈下去。

    “这么猴急!”她笑着说。随即起身去拿了一把钥匙。她用了“猴急”这个词,弄得我挺尴尬的。

    她在前面带路,我俩在后面跟着。走上旋转的楼梯,她的屁股正好对着我们的脸。

    带我们走到门前,她递过来钥匙,指了指门,“就是这儿,你们进去吧。我害怕,就不进去了。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说罢她便走下了楼梯。

    老驴还在紧紧盯着她的背影。我看了一眼,确实,连下楼梯的姿态都那么妩媚动人。

    我举起钥匙,端详了一下。一把F状的黄铜钥匙,雕有怪异的符文,像是能打开宝箱的那种。这并不是现代工艺的造物,应该是用古法锻造的,看起来颇有年岁。

    我将钥匙插入锁孔,轻轻一拨,“哒”的一声,门露出了一条小缝。里面的香味更浓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甚至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我忍不住想踏进去。

    这时的老驴还在张望着,我拍了拍他,“口水,注意口水!”

    老驴回过神来,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这女的挺漂亮哈!”我看了他一眼,充满鄙夷,外加几分嫌弃,“这里很多事都不对劲。”

    “能有什么不对劲!”老驴满不在乎的说“我只知道,她身上的香水味真好闻。”

    这时候的老驴就像是被妖怪迷了心智,我几乎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被迷了魂。于是我在包里拿出两片薄荷口香糖,剥开一片塞老驴嘴里,另一片放在了自己嘴里。

    薄荷,往浅了说可以提神醒脑,疏风散热,往深了说,可以破除心障,清目明神。

    不知道是薄荷起到了药效,还是起到了心理作用,我和老驴都冷静了一些。

    “进去!”我推开门,和老驴进了房间。

    和我设想的没太大出入。打开灯,这看起来就是一间普通的房间。灰色的地板砖,刷着大白的墙壁,只不过没有窗户,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房间内只有一张老式的八仙桌,一个鲜红色的衣橱,桌子上一瓶洋酒,几个高脚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整体看来,没有一丝异常,但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老驴打开他的手包,拿出了一个地摊上买的二手小罗盘,拨弄了几下指针。“咱们把鬼找出来吧!”

    看来老驴对这个女人的话深信不疑。薄荷,对他没用。

    “你会用罗盘吗?”我问老驴。

    “不会,但好像只要方位对,这个指针就能指向鬼的位置。”老驴继续拨弄着。

    “等下,”我挡住老驴的手,“你就没发现一丁点的不对劲?”

    老驴眨巴眨巴眼,看着我,“哪里不对劲?”

    “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外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她是怎么出现在咱们身后的?”

    老驴想了想:“可能她刚才去房屋后面了。”

    “房子里没人的话,谁给咱们开的门呢?”我继续问。

    “可能是门没关紧,风吹的呗!”老驴一脸不在乎的说。

    这个老驴,竟然帮这个女的开脱。但如果他是对的呢?我不知道,我想不出答案。目前能做的,还是看看这个房间,试着找一点线索吧。那个女人让我们进来这里,肯定是有计划的。

    老驴还在摆弄那个罗盘。我拿起桌上的高脚杯,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碰坏了你可赔不起!”老驴嘲讽我说。我放下杯子,却被桌面上的花纹吸引了。

    这张八仙桌上的花纹,不是木头自然产生的纹理,而是人为手工画上去的。或者说,是雕刻在桌面上。摸上去有些凹凸不平。漆着棕色的油漆,这种颜色用在桌子上,很是少见。

    “来,”我喊老驴,“把桌子上的东西拿下来。”

    此时我并不担心房间里是否闹鬼,我更想搞清楚这个女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养婴的那种气味。

    仔细看来,桌面上的花纹并非花纹,而更像是一个个独立的符号。整个桌面上共有十六个符号。我用手机拍下来几个,打算在网上查一下。不过,手机没有信号。

    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老驴也对这些符号来了兴趣,“你之前见过吗?”

    我看了他一眼,“我之前见的符号多了去了。这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没见过的外国语言。即使见过,我也记不住!”

    “那你感觉,在桌子上刻这些,是干嘛用的?”老驴继续问。

    “应该是祭祀吧!”我叹了一口气,“看来靠这些个符号,查不出个一二三了。”

    随后,我打开柜子,柜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有意义的线索。我甚至检查了柜子里的面板,试图能再找到一些符号,但那里只有木头的纹理。

    老驴这时也放下了手中的罗盘,不意外他也是一无所获。

    “看起来现在找不到鬼。”老驴说,“刚才那女的说了,到了晚上房间里才噼啪响个不停,要不,然咱们等到夜里再来看?”老驴笑着。

    虽然我不知道老驴的内心深处有什么小阴谋,但目前来说,确实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唯一可疑的,就是房间里面的配色了。

    “行吧!”我拿起酒瓶和杯子,放回桌子上,“先下楼等一会吧!”

    我和老驴刚要走出房门,突然,房间的门“砰”的一声,狠狠关上了!

    大事不妙!陷阱被触发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吗?!

    我和老驴第一反应就是去拧门把手。这也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但一切如预料的那样,门把手压根拧不动。就像被焊死了一般。

    老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这扇门。但我不能慌,起码在老驴心里,我还是一个处事不惊的大师形象。如果我表现出害怕,老驴得吓破胆。毕竟,他的胆量和外形,是成反比的。

    “别着急,”我对老驴说,“估计关门打狗只是一道开胃菜。”

    “你是说,”老驴额头开始冒汗,

    “后面还有大菜!”我往后瞟了一眼,打开工具包,拿出了我的小匕首。面对未知的危险,手里有家伙会安心许多。更何况,这把匕首我用柳皮与白果粉煨养过,多少具有驱邪的功效。

    我紧握着匕首,老驴依靠在门边,头顶的灯光,似乎也变暗了许多。房间内一片死寂。

    “哇~哇~”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在房间的一角响起,霎时间我俩像被闪电击中,同时弹跳起来!一阵酥麻感从头皮到脚底传遍全身。心脏跳的几乎在嗓子眼冒出来!

    我虽然经历过一些恐怖的东西,但我永远无法去适应它们。

    那个“婴儿”只哭了一两声,便归于平静,但依然可以听到隐隐的啜泣声。我看向老驴,此时他已经瘫靠在门边,看样子是难以动弹了。没办法,我壮起胆子,往哭声的方向走去。

    哭声是在柜子里传来的。现在看着柜子,仿佛如地狱之门,上面涂满鲜血一样的红漆,摸起来黏黏的,像是血液未干。柜子里有什么?会有血口獠牙的恶魔扑向我吗?还是一只令人无法呼吸梦魇般的恐怖婴灵?

    我握紧匕首,缓缓的拉开了柜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