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手拿板砖的驱魔人 > 第二章 一碗杂碎面
    一碗杂碎面,一瓶啤酒。看起来就感觉很惬意!

    老驴要开车,不能喝酒。他要了一罐雪碧,“其实雪碧兑啤酒特别好喝!”

    吃饭之前,要先点支烟。老驴丢给我一支,“对了,刚才在车上,你说你看到了女孩的奶奶?”

    “嗯。一个老妇人。一直在女孩床边跪着念经。”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是老人的鬼魂回来保佑孙女?”老驴说这话的时候,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没有阴阳眼。我正在想那是不是我的幻觉。”

    “一直念经的话,就算是鬼,也是好鬼吧!”老驴说这话明显有点害怕。

    我不再接下去,埋头开始吃面。因为我确实很饿。但我心里一直在想女孩奶奶的事。

    “钱还是五五分成啊!”老驴打开手机,给我转了账。

    我和老驴合作有一年多了,他负责拉活,我负责干活!钱呢,对半分。不过生意一般般。这一年来,出工不过十来次。而且都是类似驱虫,丢魂这类的小问题。每次几千块钱,这次的一万,算是多的了。

    我这行,在日本叫阴阳师,在西方国家叫驱魔师,在中国,叫道士。

    但我和这些不一样。

    因为我一没有阴阳眼,二不会法术,三,最重要的,我没有信仰。

    我会的这些手段,都是很久以前学的。我通常称之为:物理处理法。

    好久之前,因为意外,我经历了一些怪异的事情,去过一些常人难以到达的地方。但我并不为之欣喜。甚至感觉这些都是诅咒。如果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我的生活不会如现在这般。或许我会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攒钱买个房子,甚至也已经结婚生子了。

    但是不可以。因为我没得选!

    我无法容忍那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在世界上兴风作浪。我经历过,我接触过,所以我有责任去处理这些问题。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自我安慰罢了。我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甚至,无法对任何人提起。

    ......

    酒足饭饱,此时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很多。我和老驴回到了车上。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下一步什么安排?”老驴问我。

    “不知道,你想个玩的地方。”我深吸了一口烟。

    “这个点还能去哪儿玩啊!”老驴拉了下坐骑,准备发动汽车。

    我抬头看了看满天繁星,“要不然回家吧!我想补一觉。”

    ......

    烟刚掐灭,就回到了住处。

    告别了老驴,我回到了租住的地下室。对,在这种大城市里,我只住得起地下室。

    虽然距离我昨晚起床没多久,但我依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梦里,我仿佛又回到了这一切的出发点。

    漆黑的夜色里,我独自走在荒野中,不远处燃着一座大火堆。

    几个异域装束的人在跳,在唱。在献祭着什么......我不清楚。

    慢慢的,我靠近着。

    这个火堆是用人的颅骨堆起来的。这些人的手里,拿着骨头做成的权杖,嘴里发出晦涩难懂的语言。

    这时,一个人从地上的盆子里面抱起一个婴儿,高高的举过头顶。

    他要干什么?他要把婴儿怎么样?

    那个婴儿并未哭叫,而是以一种无法言喻的形态扭动着。渐渐的,我看清了,这不是婴儿,而是几十条蛇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婴儿的样子!

    突然间,那个“婴儿蛇”哗的散开,全部掉落在举着它的人身上,然后紧紧的缠满了他的全身。刚才举婴儿的这个人,现在可以说是身披一层“蛇甲”。

    几十条蛇紧紧的盘住他,好像控制了他的行动。

    那个人开始一步步往火里走。

    他每走一步,身体痉挛一下。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感觉。

    他旁边的那些人,单膝跪地,双手举着权杖,呼喊着什么。

    一步一步,他走进了火堆里。

    突然,他睁大了眼睛,他好像感觉到了疼痛,他张开嘴想喊,这时一条蛇“噌”的一下钻进了他嘴里,他发不出声音。慢慢的,他不动了。

    就这样,烧了大概半分钟,几十条蛇从他身上脱落。钻进了土地里。为什么蛇不怕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人烧成了黑炭状。恍惚间,我感觉到,这些人或许并不是恶魔,他们只是祭品。他们在死之前的一刻终于醒悟。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

    当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应该很高了。但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地下室看不到太阳。

    我洗漱了一下,感觉百无聊赖。

    这时,电话响了。老驴打来的。

    除了他,基本没有人会给我打电话。我甚至没有接到过推销保险或者二手房的。

    “怎么着?才过了几个小时,又接到活了?”拿起电话,我开始调侃老驴。

    “我擦!这你都算的出来?!”老驴大声说!

    我也蒙了一下,毕竟头一次出现连续两天都有活干。“还真有啊!多少钱的?”

    “价格没谈呢!”老驴说“事主叫咱们先过去一趟。”

    “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你有没有问?”我问老驴。

    老驴顿了顿,“我只在电话里说了两句,那边就匆匆挂掉了。具体也没多问。”

    “行,那你来拉我吧!”

    挂了电话后,我整理了下工具包,毕竟,不知道难度的情况下,多做做准备总没错。

    这次的路程挺远,一路向东,已经出了市区。

    “这些活你都在哪儿接的啊!”我问老驴到。

    “途径多了!主要在网上。贴吧,各种群,还有一些同城网。”老驴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甚至去贴过小广告。还被城管警告了!”

    “行!对得起这一半的佣金!”我转过头,看向车窗外。

    南边,远处的小山高低起伏,一条河横穿山间而过,北边则是一片平原。只在远方几座高山隐约可见。

    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座山庄?”我问老驴,“还是一座超大别墅?”

    “我不知道。”老驴说“反正又是他妈的土豪!”

    开着车绕了绕,才找到山庄的大门。

    这个山庄坐落在山脚下,坐北朝南,门前有流水,种着不少古树,对面有座光秃秃的山头。

    虽然烈日炎炎,但站在门口的树荫下,却是非常凉爽宜人。

    红色的大门上钉着黄钉,门口两只巨大的貔貅看起来非常威风。这家人挺爱财的,我心想。

    “你看这里风水怎么样?”老驴问我。

    “风水不太懂。有没有煞我也不知道。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

    “什么事?”老驴追问。

    “这里属于阴之地。”

    “你是说这里的风水偏阴?缺少阳气?”老驴问到,“所以咱们感觉这么凉快?”

    “不,不是这个阴。”我摇摇头,“这个阴并不是风水学上的阴,而是一种....”

    “一种什么?”老驴急不可耐。

    “能量场。”我只能这么回答。老驴有点发蒙,看来我有必要给他解释一下。

    “比如我们生活的绝大部分城市或者乡村,都是可以理解为‘阳’的能力场里,而一些特别偏僻的地方,就有可能是属于‘阴’的能量场。比如这里。”

    “你怎么看出来的?”老驴点了一支烟,他露出了一副听故事的表情。

    “我看不到。这是我感觉到的。”我说道,“每当我路过这种地方的时候,我就会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久久不能消散。甚至有时候坐着车,车开着开着,也能感觉到一阵冷,那就是路过了一片小小的阴之地。”

    “我也遇到过!”老驴来了精神,“有时候走着走着,突然就感觉一阵背脊发凉,是不是就那种感觉?”

    “对!”我给了老驴一个赞许的眼神。

    “那你怎么确定,就是阴之地的关系呢?或者说,你怎么确定那是阴之地呢?冬天你整天都很冷怎么去感知?我也能感觉到,我是不是也有这种能力?”老驴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没办法一个个回答,因为这只是我的感觉。但是,这也是我非常确定的感觉!

    “别磨叽了。有空我好好给你讲讲。咱们先进去吧。”

    说着,老驴掏出手机,给委托人打了个电话。

    刚挂了电话几秒钟,门开了,原来是个自动门。古朴的门面,高科技的内核,有意思。

    门口并没有什么人迎接,我和老驴互看了一眼,大步流星走了进去。

    院子很大,很空。一座小假山,一个常年不怎么打理水池,几棵老树。一座巨大的欧式别墅矗立在院子中央。看起来多少有点突兀。

    我们顺着石板路走到门前,依然没人出来。老驴刚要敲门,门这时自己打开了。

    屋门也是自动的??我有点疑惑,这也太高科技了。

    其实我心里有点打鼓。

    老驴看起来也有点摸不着头脑。按道理说,这么大的地方,多少有几个佣人吧,但到目前为止,没看到一个除我俩之外的活人。

    老驴先一步进了屋。这种情况下,有老驴在,心里踏实不少。

    这家伙一米九几的身高,体重二百五十斤,无论能不能打,反正看起来是挺唬人的。这也是我愿意给他分一半钱的原因,有安全感。

    虽然他有脂肪肝。

    进了屋里,十多米的挑高和水晶大吊灯,看起来壕气十足。西式的装修精细到每一个小细节。还有各种漂亮的,看起来就很值钱的摆件。

    反观我俩这一身土里土气的装扮,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这时,我突然闻到了一股香气。非常柔和,似有若无的,很微弱,但是非常熟悉。感觉是从地面飘上来的。

    “不太对劲!”我压低声音对老驴说。

    “怎么了?”老驴吃了一惊。

    “我感觉,我们像是中了一个圈套。”我环顾一下四周。

    “什么意思?电影看多了?”老驴跟着扫视了一下周围。

    “等一下”我撅起鼻子使劲嗅了嗅,在哪儿呢?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这种味道是哪里来的了。

    “这里,有人养,婴儿。”我一字一句告诉老驴。

    “养婴?你说这里有宝宝?”

    “对,不过是,死婴。”我深吸了一口气,“错不了,就是这种味道。”

    “死婴?怎么养?”老驴战战兢兢的。

    就在这时,一个柔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二位来了!”突然一个仅穿着睡衣的女人出现在我们身后。着实吓了我俩一跳。

    我得承认,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