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看不见的第十个 > 第十三章—往事(3)
    “时间太久了,我也是在是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那时候学校再选一个学生代表,当时王恩佑的成绩是我们班最好的,让她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个知识竞赛,但是高年级,听说是侯主任的女儿,也在后选名单里。。”

    “有人说侯主任的女儿作风特别不检点,所以大概率是没戏了,那天确实是提前通知每人要交钱,王恩佑刚好就忘了。。。就被侯秃子找机会一顿羞辱,后面越活越过分,扯到她在校外的事情,就给她停了课了。。。”

    “还能回忆起什么吗?王子鸣知道吗?”

    “王子鸣。。。”眼前的女人在努力回忆着,“是有这么个人,但不是我们班的额,好像是别的年级的。。印象中就好像是小混混,不太高,长什么样我是真的忘了。。。”

    “他总来我们班门口,带着几个人。”

    “去你们班干嘛呢?”

    “唉。。。就几个人围在班门口,喊别人帮忙叫王恩佑,基本上每天都来。”

    “王恩佑和他的关系很好吗?”

    “没有。。。她没出去过。。。但是这确实很招人眼,本来上学那会,大家都是青春期对这些很敏感,传着传着就越来越离谱,那个王什么?”

    “王子鸣。”

    “对对对,王子鸣身边的几个‘小弟,看到王恩佑都叫她嫂子,很多同学都故意开这种玩笑,慢慢传到老师的耳朵里头了,老师还把王恩佑叫到办公室谈了好多次话,我看她每次回班都眼睛红红的。。。”

    “那她俩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据我的观察,我记得是没有,王恩佑很反感别人这样开这种玩笑,也没给过那人什么好脸色。。但是那人穷追不舍,也没办法。。。。”

    “他老师就不管他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们老师骂王恩佑的时候可不管这些。。大意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她没去招惹别人别人咋会来招惹她呢。。”

    “这什么逻辑。。。受害者有罪定论?”

    “唉。。。这种观点观念不是很普遍吗?”

    “很普遍就一定是对的吗?”张君意听到这句话,声调猛的严肃了。“有时候真正害死人的不是锋利的匕首,而是汹涌的流言。”

    “好了我的哲学家,咱们说案情,来你继续说。”

    眼看张君意要和别人杠上了,梁光庭赶紧出来打圆场。

    “其他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因为王恩佑当时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没人和她玩。。而且事情过去的也太久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

    送走知情人,梁光庭走到停车场的一角,点起了一根烟,他需要冷静。

    手机响了起来,是云阳打过来的。

    “梁队,死亡时间确定下来了,可以确定,魏海良就是最后一名死者,死亡原因是急性心梗,没有外伤。属于自然死亡。”

    “好,知道了。”

    梁光庭回到办公室,吧刚刚的通话内容告诉了大家。

    “我觉得,有没有可能,当时这个案子有什么隐情,或者迫于什么隐情,当年草草结案了,魏队长查到了什么,然后用这种办法。。。”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意思是那几个人是魏队长枪杀的?不可能!”

    罗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魏队长,一直是我的榜样,他不可能做这种事,哪怕是当年这件案子有问题,他也不会用这种方式!”

    “你别激动,我们不是在商讨吗?你也可以把你的猜想说出来。”

    “如果按王恩佑当年的舍友所说,丁亚珠,就是这个丁薇,当年说的都是假的。”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丁薇说的,她和王恩佑关系很好就是假的,她说的,王恩佑和王子鸣关系亲密一直缠着王子鸣都是假的,真实情况会是怎么样?’

    “再把尸检报告打开看看。”

    “头部重击,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其他都是正常,没有其他外伤。”

    梁光庭没有说话,只是细细看着尸体照片,当年的尸体早就火化了,只留有现场的照片,尸体检查并没有经过解剖,而是由检验机构,就是当年张耀强所在的检验机构,检查了一下有无其他外伤就草草火化了。。。

    “这事儿,当年可能上过新闻吧?”

    “这事儿影响不好,所以当年没有铺天盖地的报道过,那会儿哪像咱们现在啊,大家基本上都是靠报纸了解当地新闻,”

    “当地的报社能查到吗?”

    “我现在去找找有没有这方面的线索。”

    两小时后,梁光庭和张君意出现在了当地报社退休的陈老先生家中。

    “你好阿姨,我们是警察,”梁光庭出示了证件,“我们现在在办一个案子,关联一起十年前的少女跳楼案,想找陈老先生看看能不能提供什么线索。”

    “你们来晚了,他走了。”

    “啊?去哪儿了?什么时候会回来啊?”张君意一脸天真。

    “他脑梗,走了快十年了。”

    “这样啊。。。阿姨,那陈老先生工作上的事你了解吗?他有没有跟你讲过啊?”

    “记者,平时和我吃顿饭我都像得到恩典一样了,哪还会给我讲这些。。唉。。。当了一辈子记者,辛辛苦苦奔波劳碌,为了啥呢?到头来留我一个老婆子孤零零的在这世上。。”

    “阿姨。。您节哀。。”

    “我节什么哀,我这马上快入土的人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们要了解他工作上的事儿,去找找李金发吧,去报社一打听就知道,他以前和老陈是是是搭档。”

    几经周折,终于再快天黑时,两人来到了汉城市人民医院找到了李金发。

    “这里就是李金发的病房了。”导医把二人引到门口就走了。

    “等等,姑娘,她得的是什么病啊?”

    “胰腺癌,晚期了。”

    门开了,一个浑身蜡黄,形容枯槁的老人,出现在二人面前,房间里有个中年男人,头靠着墙壁,双眼紧闭,应该是陪护李金发的家属。

    房间只能听到医疗仪器的滴滴声,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好像打了腊的味道。

    “你好…”

    “你好?”

    “你好”梁光庭叫了三声都没有反应,忍不住推了推闭目养神的中年男人。

    这睡的也太死了,怎么陪床啊,想来也是…病人现在的样子,看着是没有行动力的…

    男人被推醒,不解的看着两人,张君意赶忙解释了自己的来意。

    “你们也看到了,我父亲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也帮不上你们什么了…他现在已经说不出话了…”男人神情悲恸。

    病床上的老人,感觉到了有人来了,也做出了反应“爸!爸!你醒了!”

    “你好!李老先生!”梁光庭抓住时机也凑上前。

    “爸!他们是警察!问十年前的女孩的案子!”

    老人张了张干裂的嘴巴,蠕动着,却说不出一个字。

    他的儿子赶紧去拿旁边的水杯,用棉签蘸着水给老人擦拭着。

    突然,老人一把抓住床边梁光庭的手,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死死的握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