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看不见的第十个 > 第八章——凶手
    “看吧看吧,每次你就回避问题...”

    “糖尿病患者,尤其是那些长期血糖控制不良的糖尿病患者,他们的心肌梗死的发生率远高于正常人。当患者血糖升高时,会出现渗透性利尿,患者血容量下降,血液粘度也会升高,这是心肌梗死的一个因素。而且糖尿病患者血脂代谢紊乱,如果患者此时不控制饮食,胆固醇会继续升高,这也是冠心病心肌梗死的一个因素。糖尿病患者血糖控制长期不理想,会出现血管疾病,可伴有心脏微血管疾病和心肌代谢紊乱,导致心肌细胞供血不足,从而在一些突发因素的影响下,发生心肌梗死。怎么了有案子?”

    “是啊...碰到个棘手的案子...所以得找你这医学专业权威人士帮我解答一下疑惑啊...”

    “你现在办的案子是不是那山顶别墅的案子?”

    “怎么?谁告诉你的?这是案件机密,你就别打听了...“

    “现在这件事在云阳市都传的沸沸扬扬了,都说山顶别墅闹鬼了,那两天的雷暴雨就说是天神在收人呢!”

    “...你行不行啊,堂堂高等医科大学毕业的博士还能相信这些话?”

    “哎,你别说,现在年龄越来越大了,有时候啊,确实有点相信这些东西了...有些东西你真的不好解释说不明白..哎?我现在有个会,先挂了啊,你后面有啥再给我打电话,别忘了请我吃饭哈。.“

    “记着呢!忙去吧!”

    放下电话,梁光庭陷入了沉思,虽说云阳和汉城距离并不算远,但这山区生态景区并不是云阳市的旅游重点,这么多汉城的人这么巧都来云阳旅游选择了这个风景区,又选择了同一家山顶别墅,这几率真的不能算高。究竟真的是巧合还是刻意而为之?

    在被暴雨困在山顶的两天中,这八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没有一人生还?

    凶器、指纹、动机、作案时间、死亡时间....现在除了动机,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至少那几个中枪死亡的人,是出自于魏海良之手,但同样作为jing察,尤其是得知魏海良的工作经历之后,梁光庭从心底里觉得魏海良不可能是凶手,他们都曾在jing徽下宣誓,作为社会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他是真诚的相信自己的同事的。所以梁光庭想找出,魏海良心肌梗塞突然死亡的真相!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凶手另有其人...

    梁光庭觉得魏海良也是那种为了工作而忘我的人,看魏海良的女儿现在的处境想必生活过得也不尽人意...对于魏海良,梁光庭了解了一些以后多了一丝英雄相惜的味道...

    这几日的连轴转让梁光庭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他的痔疮又犯了,坐立难安的,又在案发现场模拟了一遍,找了找线索,就开着桑塔纳下了车,在山脚下的社区找了个小药店,进去买点药。

    “哎同志,我先问问,你们这市里的医保卡能刷吗?”

    “可以的,你需要买什么药啊?”药店的药理师很热情,但是这毛病,总觉得有些羞于启齿,尤其是面对一位面容姣好的年轻女药理师...

    “啊...这个,我有个朋友最近有点上火,这个..上火好像有点痔疮...“

    小姑娘笑吟吟的看着梁光庭,梁光庭觉得好像自己被看穿了,一个劲儿的讪笑,脑门子上都出汗了...下次一定得找别人来帮忙买!

    小姑娘麻利的开了药,登记了医保卡,“这个药每天三次一次两粒,这个药膏你按说明涂在患处,还有你吃这个药啊要饮食清淡忌烟忌酒。”

    ....都说了是我一个朋友...不是我...

    回到办公室,梁光庭倒了杯水正准备把药吃了,队里的女jing花进来了,——

    “梁队,他们刚刚查到,死者张耀强,生前曾从事过伤情鉴定方面工作,有过从医经历,而且他在7年前,因为收钱,差点被送进去,但是他家人积极赔偿,也算是走了点关系才算是保了下来,后来就在做一些乱七八糟的工作。”

    “收了什么钱?”

    “唉...他做伤情鉴定,一起打架斗殴案子,其实不能说是斗殴,而是几个人打一个人,打人的,买通了张耀强,明明那人都打得多处骨折挫伤,他硬是给人鉴定了个轻伤,打人的人,反而鉴定的更严重,那被打的是去工地要账的农民工,也不懂法律,被人打了还得给他们赔钱,后来他们单位有人看不过眼,觉得张耀强做的实在太过分,就把他给举报了...“

    “我们调查发现这人在以前工作中,搞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但也就是求点财,几千来块钱的事儿,所以也就没人开这个口...”

    “那这几名死者中,有和张耀强之前有过在他工作方面接触的人吗?”

    “目前调查中还没有发现。”

    “你们在把死者的身份信息好好挖一挖,这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之一。”

    “知道了梁队..哎?梁队你生病了?怎么拿凉水吃药啊?”女jing花说着就准备去给梁光庭打热水,却不想把袋子里的药摔倒了地上,又慌忙去捡...

    “梁队你生什么病了呀...呃..马应龙痔...“

    “啧,赶紧干活去!还不是我最近熬夜搞的..“梁光庭夺过了那让他感到羞耻的小药膏,把人轰出了门...

    正寻思这药膏该怎么涂,门又被敲响了。

    “请进。”

    “请问是梁队长吗?”敲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保养的挺好,但估计年纪也不小了。

    “有什么事儿呢?”

    “之前你们公安局联系了我的姐姐他们都在国外,回不来,所以让我来看看,我外甥吴奇说是在你们这儿,怎么了啊?”

    “外甥?你是吴奇的...“

    “我是吴奇的小姨,我叫吴春燕,他怎么了啊?”

    “你..你外甥于7月19号在山顶别墅被人枪杀了..”通知家属这事儿,梁光庭很少做,所以他已经用了他认为最最最委婉的语气了...

    女人呆了“枪杀...”她面容悲痛眉头紧蹙,但并没有流泪。“我现在能去看看他吗?确定是吴奇吗?”

    “是山顶别墅老板,吴奇,你去看看吧。”

    梁光庭把人领过去,打开尸袋的瞬间,女人还是呆滞的,看了有一分钟,她轻轻说了声“是吴奇...拉上吧...“说完就出了门。

    这在来认领的家属中,这种态度属实少见,大部分家属面对这种事情都是无法接受的。

    “您还好吗?”梁光庭问。

    “没事,我早知道他会有这么一天,他爸妈也知道...只是我看到了..还是有点伤心...”女人流下了两行泪,但很快擦掉了。

    “为什么你早就知道?这话怎么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