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看不见的第十个 > 第五章——时间顺序
    “目前死者死亡时间都确定了,有三名死者几乎是同一时间,前后时差不超过15分钟,还得再现场案发模拟后才能具体判断出来。”

    “好,先来说一下这个死者死亡报告。”

    作报告的小王将几张照片贴在白板上“按照死亡时间,这是第一位死者赵显亮,死于7月18日晚11点到次日1点间,尸体没有明显外伤,全身致命伤就是胸前这把匕首,一击毙命。”

    “死者一点挣扎痕迹也没有吗?”张君意问到。

    “根据检测,死者血液内酒精浓度超标,应该再死前有过大量饮酒导致丧失行动能力。”

    “那相当于是躺着动也不动,就被人一刀插入心脏了,这人手也太准了吧!”旁边有人插嘴,开会就是对于发现的线索,集思广益。

    成年人的心脏大概只有自己的拳头大小,一把匕首,不偏不倚,正中心脏,要么就是这人对人体非常熟悉有过相关从业经验,要么就是运气太太太好了。

    “匕首上没有指纹,凶手是提前准备好了手套行凶的,在死者赵显亮尸体发现的场地提取到多人指纹信息,应该他们聚集在这里吃了顿饭,然后赵显亮喝多了,躺在这的时候,就被杀害了,这里就是第一现场。”根据小王提供的线索,痕迹检验的周羽也补充了自己的工作发现。

    “死者调查有什么收获?”梁光庭把目光投向罗天。

    “死者赵显亮,年龄28岁,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奶奶,在汉城的乡下,是奶奶把他拉扯大的,根据走访调查的同事发回来的资料总结,这个赵显亮是在十年前高中毕业来到云阳的,据他们隔壁邻居说,这个赵显亮,从小家庭困难,学习成绩一直还可以,考到了城里的寄宿高中,但是上高中了以后就好像学坏了,老师三天两头打电话给家长,他奶奶没有电话,登记的是邻居家的电话,说是那边邻居说到这孩子都是惋惜和生气,大家都以为他会考上个好大学长大了工作报答奶奶,让奶奶生活的好一点,结果差点高中半路就被退学,毕业以后更是很少回来,只是给奶奶拿点钱回来,老人一个人,行动不便,生活是困难的很,都是靠邻里乡亲的帮衬。”

    “这人是个白眼狼吧?”

    “就是啊,什么玩意啊?”

    ...

    有几个人听完已经义愤填膺了,“好了好了,不知事情全貌,先不要评论,关于死者赵显亮还有要补充的吗?”梁光庭赶紧把话题引到正事儿上。

    “有的,根据与别墅关系密切的旅行社的的导游还有别墅里的工作人员说,这个赵显亮,在别墅里就是里里外外都是他说了算,好多人都认为这别墅是他开的,确实经营的也一直不错,他在大家眼里都是青年才俊的形象,工作人员还说,他对这些工作人员啊都十分好,谁有个啥难事儿,他能帮都肯帮。”

    “这个人也算是矛盾了,对外人这么好,对养育自己的奶奶,和帮助过自己的乡亲们却那么冷淡?”

    刑警队里唯一的负责会议记录文书整理的女jing花开口了“这不就是凤凰男?”

    “不是吧,凤凰男不都是那种报答父母心切的吗?”张君意不赞同。

    “你不懂,这种就是最自私的凤凰男,还不如回报父母的凤凰男,他不回去是因为他心底自卑且自私,他就是想把自己和原生家庭彻底撇清,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了以后看不起自己,绝大部分凤凰男有一个共同的缺点,那就是自尊的本性和虚荣的伪装。”

    “啧?看不出来啊潘姐这么懂男人~情感大师啊!”小王开小潘姐的玩笑。

    “行了行了,别没个正行了,赶紧继续说,没有就下一个!”梁光庭看着凶,但是熟悉他的手下却一点儿不怕他。

    “好好好...错了错了..梁队别生气..“小王赶紧认错,小潘姐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我没有要说的了。”罗天报告完毕。

    “那之后再补充,现在说第二名死者。”

    小王又拿出照片贴在白板上“第二名死者,侯璐,女性,26岁,死亡原因:过敏性休克。死亡时间是7月19日凌晨4点,过敏源是青霉素,死者手臂有抓伤,死前和别人有冲突,发生过扭打。尸体上发现了针孔,青霉素应该是通过肌肉注射直接打进死者体内。”

    “在别墅外面的停车场附近,发现了注射的青霉素,老李在白板上贴了一张照片以作补充。“只是这上面没有任何指纹,要么凶手也是带着手套行凶,大概率是暴雨已经把上面的信息冲刷的一干二净。”

    “死者身份调查有什么信息?”

    罗天补上了一张死者的证件照片说“死者侯璐,女性,26岁,是云阳某公司的会计,同时是死者侯学周的女儿,父女二人一起来别墅玩,根据她的同事说,她是得到了两张云顶别墅的优惠券,当时还很高兴给同事讲了,据死者家属说,死者的高中也是在汉城读的,是他父亲侯学周任教的学校,而在这一学校上过学的,还有一号死者赵显亮。”

    “那会不会这两名死者有什么其他关系?”

    “这点我也考虑到了,联系到了学校的校务老师,这两名死者在上学时候是不同年级的,具体还有什么联系,如果有需要,我们得跑一趟学校,找一些当年的老师和同学了解了才知道。”

    “根据对死者丈夫的调查,二人夫妻看来并不融洽,侯璐的丈夫魏世忠,从来没有带妻子出席过公司的任何活动,而侯璐的关系较好的同事透露,说侯璐曾向她哭诉说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但是她没有实际证据也不敢去查,害怕查了丈夫会彻彻底底的离开自己。我和梁队去了他丈夫的公司,这个叫魏世忠的在案发那两天申请出差调研,但是是单独一个人没有同行的同事,行程也都完全对的上,但是我觉得此人还是很有问题。”张君意补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