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看不见的第十个 > 第三章——亲属
    “咱们就这么走吗?不把他带回去问问?”回到车上,张君意对于刚刚梁光庭放过那个男人的举动表示不解。

    “急什么,现在什么都不明了,得不到什么有用的,再等等。”

    二人驱车回到了局里,目前来说首先还是需要从尸检和现场勘探的方面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在办公区开了一场简易的分析会,局里把这起案件成立了专门小组,由梁光庭统一调度。

    “梁队,咱们再现场有重要发现!”

    刚一进来就听到好消息,梁光庭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光,双目炯炯有神。

    “现场清理道路发现,别墅门口,那段狭窄的路段,有人为砍倒树木的痕迹,然后把道路拦了下来,不是被风吹到也不是雷劈倒的。”队里负责跟进现场的兄弟把这一发现说了出来。

    “那就说明是有人故意把这些人封闭到山上,让他们根本没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张君意很快就意会了这个发现的重要性。

    “对!很有可能,因为别墅后面的围栏就是悬崖,根本没法下山,下山的路只有这门口一条,而这上到山顶的这一段,比别的地方都要窄,而且有深坑,所以是很难下去的,而且前两天的恶劣天气,更是难上加难。”

    “那这个人,一定很熟悉别墅周围的地理环境,还有这暴雨,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谋杀!别墅的工作人员你们都问了吗?”

    “调监控、盘查,查出谁是最后一个离开山庄的,不对!”梁光庭眼珠一动“还要查出谁是最后一个到别墅的。”

    “这么大的别墅,平时客流量应该也不少,怎么就只有一个经理和老板,厨师、服务员都没有看到啊?”有人提出疑问。

    “这块我负责的,我已经联系到别墅的其他工作人员,他们已经到了,有人在记录了。”

    “这边咱们成三部分,一组去排查死者关系网联系家属,二组调查别墅工作人员,三组继续跟进尸检和痕检,另外三组去吧山庄监控和上山路上的监控全部调出来,看看有没有可疑的。”

    大家领了任务纷纷去忙了,小张没有分到组,继续跟着梁光庭,两人来到了笔录室门口,小张正准备去推门,梁光庭却摆了摆手,先在门口听了一会儿。

    “....我值班呢刚刚把晚上的食材准备好,接到医院电话说我妈妈在路上晕倒了被送到医院,我就赶紧请了假...那天人不多,所以经理就给我准假了...“

    “那医院可以有人给你证明吗?”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我紧赶慢赶赶到医院,说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那你没有给你母亲打电话确认这件事吗?”

    “那会我母亲的电话就是咋样也打不通,我急的没办法...“

    ...

    梁光庭听了一会,并没有进去,转身去了隔壁,隔壁也是一间笔录室,里面现在在做笔录的是住在酒店的中年女服务员,平时她都是住在别墅里。

    “那天下午好端端的,有jing察给我打电话,说我儿子把被人打进医院了,被拘留了,让我赶紧去领人,我去了那个派出所,结果人家说根本没这回事...“

    看了看其他做好了的笔录,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只是细节和理由有所不同,除了两个固定轮休的,其他当天需要值班的人都接到了突然的电话,各种不同的、不可抗拒的紧急理由,使他们下了山,等到了以后才发现是被人捉弄了,但那会已经下起大雨了。

    案件看来,比想象中还要复杂啊...梁光庭在心里想着,这么多人,作案凶手很了解周围地形,且和别墅里的工作人员都很熟悉,就算不是熟悉,也是清楚他们的排班名单和家庭大致情况。

    看来还要对别墅工作相关人员再进一步排查,梁光庭摸出了烟,看到墙上的“禁止吸烟”标志,禁烟行动真的是为难到这个老烟民了...

    梁光庭往大门外走去,大门口与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擦肩而过,男人刚一进门,门口座椅上一个中年女人抓着他就哭了起来。

    梁光庭不明所以,这两人搁这搞哪一出啊?

    “世忠啊,你可算来了...世忠啊...我进都不敢进去啊..”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那男人拍着后背安慰她,接jing处的女jing花把两人往里引,原来这两人是死者家属。

    梁光庭猛吸了两口烟,算是过足了烟瘾,急匆匆的又吸了几口,掐灭了扔进门口垃圾桶,也跟着这两人进去了。

    两人已经进了停尸间,梁光庭在门口等了好一会才等到两人出来,这两人是死者侯学周的爱人和女婿,这哭泣的中年女人,一下失去了女儿和丈夫,悲痛不言而喻。

    梁光庭准备了两杯水,把两人引到刑jing队的办公区,中年女人还在哭泣,梁光庭只有先向这位高高瘦瘦的男人开口。

    “事情已经这样了...两位请节哀,当前初步判断您太太是死于青霉素过敏,您岳父是死于qiang击,请你们配合我们调查,尽快查出凶手才算是对死者有个交代啊。”

    男人喝了口水,十分冷静,和哭天抢地的岳母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们知道死者有没有结过什么仇家吗?因为青霉素过敏,这应该是只有认识的人才会了解的,然后用青霉素来行凶。”

    “怎么可能!”女人哭的嗓子已经哑了,几乎悲嚎着“我女儿一直都安分守己,朋友都没几个,怎么可能会有仇家还被人要了性命啊!”

    梁光庭探寻着看着那个男人,期望他能说出一些有用的信息,男人却一直没有开口。

    “为什么你们没跟着一起来这儿呢?”

    “我和孩子他爹已经分居好多年了,这次是女儿孝敬他的,我就没跟着一起去。”抽抽噎噎。

    “你呢?”

    男人沉吟了一会,“我去外地出差了,所以没去。”

    “哦..这样啊,那今天你先把你岳母带回家,好好安抚一下,后面有什么事儿我们在通知你们!”

    把这两人送走,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办公区只有张君意还坐着在整理今天的资料。看到梁队回来,小张迎上去报告。

    “现在只有四位四者的家属来了,其他的还是联系不上。”

    “家属有什么特殊表现没有?”

    “唉...死了亲人都是哭的昏天黑地的,没问道什么有效的信息啊...让他们先平复点明天再继续了..“

    “死者侯璐的家属,就是她的丈夫,明天你去她上班的单位问问,看看有没有和她关系好的朋友。”

    “梁队有什么收获?”

    “不是收获,我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有点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