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看不见的第十个 > 第十三章
    “咱们这样一直耗着不是办法,得想法联系山下的人,你这就没什么应急措施吗?”魏海良问吴总。

    “我房间有个卫星电话,不受信号影响的,我去拿下来吧。”说罢就准备上楼,

    “不行,现在我们不能单独行动。很危险。”魏海良不同意

    “有什么危险的?这个凶手不是抓住了吗?”吴总看着被绑在地上的丁亚珠不解。

    “她只是有很大嫌疑,并不是铁定她就是凶手,在真正的凶手查清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每个人都有危险。”

    “那照你这么说,咱们啥都别干了,就在这坐着等救援得了。”吴总对别人说自己有嫌疑总是心有不快。

    “小兄弟我不是这个意思,”魏海良拍拍吴总的肩膀,现在这个情况,大家都又饿又累,脾气难免不好,所以还是尽量避免起冲突的好,“我的意思是,你一个人上去很危险,还是找个伴一起上去会比较好啊。”

    “小陈?你和我上去吧?”

    “不行,你俩这么熟,谁知道会不会背着我们偷偷跑了或者干些别的什么的。”张耀强推推眼镜。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一会让我去找联系山下的办法,一会不让我上楼,一会又说和我一起上楼的人有问题,话都让你们说完了,在这命令谁呢?你们是什么东西?”

    气氛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

    “那要不咱们兵分两路来分配一下吧,实在是饿的不行了...先找点吃的吧...”

    “这样,咱们分一下人,我和吴总去找卫星电话,小陈还有耀强,侯老师,你们去找吃的。”

    “这个女的怎么办?跑了怎么办?”侯学周用脚提了提倒在地上伤痕累累的丁亚珠。

    “我来,我来。”张耀强来了精神,自告奋勇要来看着丁亚珠,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小陈看着地上的丁亚珠,又看着张耀强一脸猥琐,实在于心不忍。

    “我来吧...我在这看着她吧,不会让她跑掉的。”

    张耀强悻悻然,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照做。

    侯学周和张耀强,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东摸西转着。他们吧们口招待的台面的小点心小零食全都拿到了餐厅,又往后厨摸过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吃的。

    “侯老师退休多久了啊?”两人边吃着小点心,边攀谈着。

    “害,也就是刚退休。”

    “那像你这职 称,退休金应该很高吧,还是当老师好啊,每年都有寒暑假这么长假期,退休工资也不低,你说像我,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久,从来没休过什么大长假,好几次刚放假就被叫回单位,难啊。”

    “唉,老师也不好当啊,管着那么多熊孩子,你说像我,管的都是青春期得到孩子,那就更难管,每天天不亮就要去盯着,晚上下了晚自习才能回家,基本都住在学校了,不瞒你说,我和我女儿,在学校都是只有进他们班上课才能见着,其他时候,真的是忙死了。”

    “现在上学难啊,像你们都有入学指标的名额吧?”

    “以前有的啊,现在,这几年越来越难,不好搞啊,你有小孩吗?”侯学周问。

    张耀强听到这,眼角抽搐了一下,“没,没有,我爱人不喜欢小孩。”

    “不喜欢那不也得生一个吗,要不咋给家里交代啊。”

    “害,你说我都这个年纪了,哪有那个精力啊,算了算了,早都不想了。”

    其实侯学周听到他没小孩,心里倒还放下了,这些年,听到别人一打听,就十分紧张,大部分都是找自己帮忙办入学的,因为这个事,好多没办成的,最后还成了仇人,得罪了不少人。

    “没小孩挺好的..有了小孩就是不停的操心..唉..”他刚刚失去了女儿,心里肯定不好受,但可能确实和女儿感情淡薄,所以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会久久不能释怀,会捶胸顿足...

    “那你说,像你们这种医学鉴定肯定见的事更多吧。”

    “工作坏境不太好,啥事都有,动不动就和尸体打交道。”

    “像我女儿,”侯学周眼眶又有些泛红“这种也是得做尸检吗?”

    “呃...嗯...一般像刑事案件,都会要求做尸检的...你也别把这看的太重了...毕竟,查清真相才算是对死者有个交代啊...”

    就在这时,两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你做过的亏心事还不坦白?下一个就是你。”又是一条短信,随后火警铃又大声响起,两个人停了手上的动作往餐厅里走去。

    到了大厅,看到门大开着,暴雨被狂风携卷着吹进大厅,魏海良和吴总早就站在大厅,只是地上的丁亚珠不见了,只有一堆刚刚绑着她的破纱帘,被人解开,扔在地上。

    不好!

    “她跑了?!”侯学周大叫不好。

    “我就说!我就说她是凶手,现在跑了!怎么办怎么追?!你不是看着她吗?就是你把人放走的!”

    “刚刚她说,想上厕所...我看..我看她手都勒紫了,..就想着让她上个厕所...没想到...我刚解开,她就尖叫着跑了,我一路追到雨里,她就不见了...”“

    果然,小陈刚刚才干了没一会的衣服和头发,又是落汤鸡的模样。

    “外面这么大的雨,她跑不远的,她根本没办法下山。”吴总说“下山的路,只有一条。”

    “你们有啥收获?”张耀强问魏海良和吴总,电话找到了,但是好久没用,得先充电开机,一会就能联系到外面了。

    “我们先联系到外面,情况不妙。”

    “你们也收到短信了?”侯学周问

    “短信收到了,还有就是,他的胰岛素,全部被人扔到地上摔碎了。”吴总说。

    “我的糖尿病,一天要打两针,算是比较严重了,现在已经快一天没打,再不得到就救援,可能会...”后面的话,魏海良没有说完,但大家都明白。

    “我坦白..我坦白...我前几年跑长途的时候,在一个路段...遇到了一对夫妻,他们住的偏,离医院远,那女人被割草机误伤了,浑身是血..要搭我的车,但是我没让他们上车,那两人就站在路中间求我,但是被后面一辆车,因为视线盲区直接撞飞了...那会..我家里缺钱,开的车是老板的,我怕他们弄得都是血到时候老板怪罪我丢了工作...没想到他们会冲出来...”

    “你也太狠心了,”侯学周听着不忿指责到。

    “那后来呢?”

    “那撞人的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人给我丢了几万块钱,让我赶紧滚..不许报警..”

    “那你就拿了钱走了?”吴总问

    “那会...家里缺钱的厉害..我没有办法啊...”小陈已经泣不成声,看来这件事对他来说,像石头一样,压了很久了...

    众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评判,良久。小陈好像感觉到震动,掏出了手机

    “你被赦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