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看不见的第十个 > 第十章
    不过几分钟,璐璐的脸已经青紫了...

    “不对!这是呼吸困难!”张耀强大叫,“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快让开!”随即他拨开众人双手两掌重叠置于璐璐肚脐上方,用掌根向前、下方突然施压,反复进行,这是海姆立克法,用于急救呼吸道完全堵塞或严重堵塞、溺水的症状,张耀强看她面色青紫,这是呼吸困难,窒息的表现,赶紧用海姆立克法急救,希望将异物排出,恢复气道的通畅。

    他猛力击打着,可璐璐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转好,情况更糟了...侯学周看女儿已经双眼翻白,赶紧去拉住他,“别弄了别弄了!”

    “你相信我!”张耀强一把甩开,还在用力的按着,“你要想保住你女儿的命,你就赶紧配合我!”张耀强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按了不到一分钟,璐璐身上的劲儿一松,已经昏迷了过去..

    “璐璐!璐璐!!”侯学周撕心裂肺的喊着,张耀强推开侯学周,准备再给璐璐做心肺复苏,侯学周却发狠一般,猛地推开张耀强,“滚开!滚开!”

    魏海良拍拍侯学周的背.,以作安慰,然而这对于一个极度悲伤的父亲,并没有什么作用...他探了探璐璐颈部的动脉,有翻开瞳孔看了看,摇了摇头..

    “人已经去了...”魏海良宣布到..

    “不可能..不可能...刚刚还好好的...”侯学周抱着女儿使劲晃着,早已经是涕泗横流...其他人都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

    天已经蒙蒙亮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几分钟之内,在眼前失去了生命,而你就只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她挣扎..看着她慢慢失去力气..慢慢..停止了呼吸...短期内,接连有两个人丧生,一个被谋杀,另一个目前分不清是窒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对于众人来说,心里的阴影更重了...

    大家都是静静的,有的坐在地上,有的作者餐厅的桌子上,有的坐在凳子上...静静的...只听得到侯学周哭腔和念着女儿的名字..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天已经彻底亮了...

    “咱们出去看看,能不能想办法下山吧,现在这里联系不到外面,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变故。”魏海良说,其他人也想着赶紧离开这个破地方,都纷纷点头..

    小陈,张耀强,魏海良三人推开了别墅大门,哗啦啦的雨声仿佛鞭炮一样,三人捂着头顶,冲入了雨中,

    “我说——”雨声太大,淹没了其他一切的喧嚣,魏海良不得不扯起嗓门喊着,吸引两人的注意“这天气——能下山不?”他问小陈。

    “不——行啊——”小陈也扯起嗓门回话“雨——太——大了,路都——看不清——啊”小陈钻到自己的车里,上车东翻西找起来,翻出了一件外套,套在了身上,随后又在副驾驶位的前面摸索起来,摸出了半包黄鹤楼,小心翼翼的放进裤子口袋,又觉得不妥,找出了一个塑料袋,把那半包黄鹤楼放进塑料袋裹了起来,这才放进口袋。

    魏海良和张耀强则顶着暴雨在别墅周围巡视了一遍,往山下的路走了一截,就看到有道路两旁的大树,被劈倒在路中间,还有一些土堆,想必暴雨导致了一些小范围的山体滑坡。

    三人在外又看了一圈,才回到了屋里。

    回去看到,侯学周已经把璐璐的尸体抬到了餐厅的桌子上,吴总和丁亚珠坐在他的对面,三人好似对峙着,小陈进来抖了抖头上的水,从口袋掏出了那包黄鹤楼,又摸了摸裤子口袋,一拍脑袋“没拿火...”

    其实他已经不抽很久了,但在这压抑的氛围下,他需要有个宣泄口,让自己冷静下来,魏海良看了一眼小陈,小陈马上散了一根去,魏海良接下了“我都戒了5年了”然后走到餐厅放餐具和烛台的地方,找到了一包火柴,先点着了帮小陈点上,也给自己点上。

    吴总也走过来,要了一根,猛吸了一口然后咂咂嘴“外面情况怎么样?”

    小陈摇摇头“雨太大了,路都冲毁了,下不了山啊...你们这是怎么了?”小陈压低了声音问吴总,“看着气氛不太对啊。”

    “哼,老东西讹钱呢。”吴总厌恶的撇了一眼侯学周。

    “你们就等着吧,我还不信没有王法了!”侯学周双目通红“等我下了山,就要去告你们!”

    “那你得能下山再说。”吴总阴恻恻的放出了一句狠话,小陈看到吴总的牙关死死咬着,面色凶狠,眼神...眼神全是杀气,看的心惊肉跳,赶紧转移了目光看向别处.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丁亚珠好像闻到了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是说不出名字..

    “青霉素的味道!怎么有青霉素的味道?”张耀强熟悉这个味道,刚刚还没有这个味道,怎么突然有这味道?

    众人都嗅着找味道的来源,原来是璐璐身下渗出的...

    “她..这人..难道还活着只是昏迷了?怎么还能...?”丁亚珠又惊又奇..

    刚刚魏海良明明已经宣布璐璐已经死亡了,人死了还会小便吗?丁亚珠不理解,不仅小便还是青霉素味儿的?那真是太奇怪了...

    “是人死了以后,神经没有支配能力了,肌肉就松弛了,生前膀胱里的尿液就自然流出了”张耀强出来解释“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有这么浓重的青霉素味道?她今天打了青霉素吗?”

    “那不可能啊,我女儿从小青霉素严重过敏,小时候做皮试都严重的过敏,怎么会呢?这东西会要了她的命啊!“

    “那我或许知道她的死亡原因了,这样这些症状都符合了。”张耀强推了推眼镜。

    “青霉素过敏。”魏海良不等他装腔作势完,率先说出了结论。

    “青霉素过敏的症状大小不一,以前有个案例,一个27岁的女性幼儿教师,身体平时都非常好,也常常健身,有青霉素过敏史,因为抱一名注射完青霉素G钠2小时的患儿,这个患儿将尿液便于这位老师的手臂及腹部,十几秒钟后引起她喘憋,继而口唇发绀,呼吸心跳骤停.5分钟后抬到急诊科,路上未进行必要针对性的抢救,大家都还没找到发病原因,来诊后立即给予气管插管,高压给氧.喉镜下示喉头明显水肿,并给予心脏挤压,建立静脉液路,给肾上腺皮质激素、抗心律失常、升压类等药物,电除颤3次均无反应,抢救1小时,心电图仍直线,瞳孔散大、固定、人就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