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伪装小奶狗的影帝粘人又危险 > 第六章 初见小奶狗(6)
    一

    京城的早高峰堵的吓人,李望从车窗伸出脖子往外面看,前面堵得跟条长虫似的,高架桥上绕了好几圈的车。突然前面似乎隐隐响起警笛,李望心中一沉,知道出事了。

    几个交警跑过来,拿着扩音器叫道:“各位,在场有没有医生,帮我们警方一个忙,现在有病人要抢救。”

    李望几乎条件反射的松开安全带、下车,走到交警那里:“什么情况。”

    交警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这么年轻能行吗?”

    李望觉得无语,将证件拿了出来:“我是众合医院胸外科副主任,李望。”

    交警连忙敬了一个礼:“你好,我是朝阳区分局的周洋,警号……”

    “行了行了,看病人,现在情况怎么样?”李望往前面人多的地方走过去。

    交警一路小跑解释:“车祸重伤,无意识,救护车还没到,现在情况很危急。”

    路上躺了一个青年男子,看起来三十多岁了,脸上和胸口全是血,就连地上也是一滩血迹。李望睁开他的眼睛看了看,只能看见半个眼球,其余全是眼白。

    “这位先生,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先生!”李望用力推了推他。

    没用。

    把人头抬起来,摸了摸后脑,抬头看了看,其余大部分交警都在疏散人群,有两个在记录现场,只有周洋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朝周洋招招手,周洋跑了过来,李望道:“我说你记。”

    “好。”

    “脑外伤严重,脑脊液流出,初步断定是失血性休克,并且有原脑伤,医嘱抢救注意。”

    “左臂骨折严重,给支架。”

    周洋一边记,一边找支架,警车上有医疗救济箱,他将警车上的警棍拿了下来,和纱布一起递给了周洋。

    李望三两下做好了固定,然后检查胸口和腹部:“腹部积血严重,心跳减速,来,帮我把他平躺过来,心肺复苏,胸外心脏按压。”

    周洋捧着伤者的头,李望把他身子扳过来,李望轻轻放好他的头,然后做起了胸外心脏按压。

    “先生,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先生!先生!”

    渐渐地心跳开始加快,这个时候李望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李望松了口气,只见几个护工抬着担架跑了过来,护士们和一个医生跟在后面也跑了过来,李望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护士,惊讶道:“小琳?”

    “李主任!”护士惊喜道。

    “快,送救护车。”李望来不及多想,赶紧催促。

    几个护工利落的把这个伤者抬上担架,由于太堵,救护车停在一百多米外的地方,好不容易送上车,李望松了口气擦了擦身上的血。

    那个医生苦着个脸刚想要走,李望叫住他:“周䀚,这个伤者交给我吧,你把我的车开回医院。”

    这个周昂转正不久,这种伤重患者既然李望遇到了,也不想交给他,毕竟经验不足。

    那个医生看到这个病人,本就因为自己的资历有些信心不足,又摊上自己出这次差,心里实在没底,现在李望主动说交给他,他立马激动地点点头。

    李望上了救护车,查了血压之后发现血压很低,这个时候心电监护仪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的数字突然迅速降低,小琳叫道:“伤者血氧突然降低,只有五十!”

    李望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是机器坏了,按了按伤者的心脏,然后本能的指挥道:“除颤器200J准备!”

    紧张的急救之后,终于到了医院,几个护工把伤者抬了下来,这个时候在医院门口待命的医生护士跑了过来,商可岚看着李望浑身的血,急道:“怎么了?”李望的样子真的让人觉得是李望出了车祸。

    “哦,伤者的血。”李望擦了把脸,然后把:“这个伤者情况我比较了解,我来主刀,送二楼。”

    “二楼二号手术室已经空出来了,麻醉科已经在待命了。”两个人跟着推车上了楼。

    将患者推进手术室,李望和这个女医生换上了无菌服,然后就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的护士和医生已经在了,还有两个实习医生在一边观摩,护士报告道:

    “呼吸机到位!”

    “麻醉注射完毕!”

    李望宣布:“脑部外伤,腹部积血,左臂骨折,情况很严重。”

    这个伤者是脑部损伤,而且腹部积血严重,手术的难度极高,李望临床也才五年,这种情况说实话遇到的真不多,这个时候他心里其实也不是很有信心,但是这个时候主刀医师就是整个手术室的支柱,他手里掌握着这个伤者的生命,李望知道自己一点也不能出错!

    “李望,虽然现在这样说很不好,但是我必须提醒你,这个人就是上普地产的老总,林申。他的背后背景很大,所以才会转到我们这私人医院,而且院领导已经向我们施压了,必须救治好。”

    “我会尽全力。”

    经过将近七个小时的抢救,李望终于完成了所有步骤,李望松了口气:“手术完成,大家辛苦了。”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笑了出来。

    李望离开手术室,家属们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李望出来赶紧都围了上来,一个穿着尽显贵气的老太太紧紧握住李望的手:“医生,我儿子怎么样,怎么样了?”

    李望安抚老太太的情绪:“手术很成功,不过还是要在ICU里观察两天。”

    老妇人连连道谢,双手合十就要给李望跪下,激动地泪不成声:“谢天谢地,谢谢医生,我谢谢你!”

    李望急忙扶住老太太:“老太太,您别这样。”

    这个时候林申被推出来,所有的家属都围了过去,护士们叫道:“来来来,都让一下,别影响我们工作。”

    趁着混乱,李望离开了这里,在一个走道上突然靠着墙坐了下来,六个多小时的高强度工作让他精疲力尽。

    脸边有了一股凉意,睁开眼一看是刚才一起做手术的女医生,手里拿着一瓶提神饮料。

    “让你强撑着吧?最近你心脏的旧毛病不是又犯了吗,真的不要命啦?”

    “商医生,您老人家就别唠叨了。”李望抬起头,苦笑,然后道:“你把报告和医嘱写了吧,我累了。”

    商可岚拍了他头一下,笑骂道:“叫谁老人家呢?我和你同岁!自己写去。”

    商可岚和李望不仅仅同岁,上学的时候就是同校同院同专业,上了班又在同一个老师手底下实习,现在在同一个科室,嗯,很有缘分!这个时候李望踩到了商女士的逆鳞,再想请商女士办事那是不可能滴。

    “准备写检讨吧,这次挺严重的。”商可岚细声道。

    “我知道。”说到这里李望好像想起来什么:“对了,今天下午蒋言的拆线你帮我去做吧。这孩子最近几天还挺老实的,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商可岚从镜子里看着他,边洗手边说:“嗯,只要他乐意。”

    二

    果不其然,下午拆线的时候,进手术室的人不是李望,蒋言本来满面笑容的表情几乎是从一秒钟的惊讶变成不高兴,他问商可岚:“李望呢?不是说他给我拆线吗?”说完还看了看申请单,上面写的是李望没错啊。

    商可岚公事公办的说:“他上午刚做完一台大手术,晚上还要值班,你当他是超人,下午还有力气来给你拆线呀小伙子。”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蒋言还是感觉不高兴:“明明说好的……”

    “来,躺好。”商可岚已经拿着东西等着他了。

    蒋言不情不愿的爬上手术台,躺好。商可岚看着他那小眼神,心里憋不住的想笑。

    蒋言刚拆完线就直奔李望的办公室而去,李望这会儿好像也还在忙着什么事情,看见他进来都没有太多的表示。蒋言非常不乐意的往沙发上一坐:“给我一个解释。”

    李望叹了口气:“要我解释什么?商医生应该跟你说了吧。”

    蒋言:“那你为什么不让那个姓商的去给别人动手术,你就不记得下午要来给我拆线吗?”

    李望有点惊讶的看着他,还是第一次有病人来对他的工作指手画脚,虽然让他生气的不是这个,但还是尽力解释:“蒋言,我有我的判断,那个病人只有我……”

    “只有你什么?是你老情人?”蒋言越说越生气:“只有你了解?没你他就活不了了?”

    这话算是踩着了李望的红线,他最恨别人把病人的生命说的一文不值:“够了!”

    李望充满怒意的一声把蒋言的情绪给拉了回来,刚拆完线的他直接捂着胸口坐在了沙发上,李望无可奈何,只好上前查看:“把衣服解开,我来看看拆的怎么样。”

    他一点儿也不怀疑商可岚的拆线技术,只是感觉现在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好像是不太够给蒋言一个台阶下的。

    蒋言涨红着脸,好像也不记得刚才李望居然凶了他一样,气着气着就把衣服给解开了。李望检查了一下刚刚拆线的地方,刀疤还是挺明显的,但是线拆的不错。

    蒋言看着那条刀疤,还有点担心的上手摸了摸:“我这不会一辈子都消不掉吧。”

    李望实话实说:“要想一点点疤痕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蒋言无声的叹了口气。

    李望忍不住安慰他:“只不过现在医疗技术发展的快,你做的手术使用的是合众医院最近从德国一家公司进口了最新的手术器材和药物,对于皮肤的自愈功能有辅助作用,所以刀疤不会很明显,不仔细看看不出来的。”

    蒋言一下子精神起来:“那就好,那这样你就不会嫌弃我吧。”

    李望抬眼看了一眼他,知道这个小渣男又开始撩他了,而且攻势越来越猛,他差点招架不住,他正正经经的回他:“嫌弃你什么,我对所有病人都是一视同仁的。”

    “对不起。”

    李望一顿,然后反应过来蒋言在为什么而道歉,只不过他还是没想到蒋言会突然给他道歉。凭着这段时间对蒋言的了解,他发现蒋言就是那种傲娇又充满魅力的小奶狗,虽然有的时候不讲道理胡搅蛮缠,但就是让人生不起来气。也许这就是长得好看带来的福利吧,反正李望看见他这张脸还真就一点儿气都生不起来了。

    “回去休息吧,别想太多。”

    李望站起来刚要脱掉手套,就有一个护士急忙来敲他的门:“李医生,早上您做手术的那个病人不行了!”

    李望一听这个就赶紧往外走,突然想到蒋言,怕他乱跑,回头跟他说:“你别乱跑,赶紧回病房休息,晚上我查房的时候要看见你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李望然后就着急的走了。

    蒋言站在门口看着李望走远,心里还有点小窃喜,但是突然反应过来李望早上不是刚做完一台大手术吗,现在再做一台合适吗?

    正好这个时候,商可岚从远处急匆匆的走过来,看见蒋言站在门口也不惊讶:“李医生呢?”

    蒋言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说是早上那个病人不行了。”

    “靠!”商可岚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急忙往病区走。

    蒋言拉着她:“李望上午刚做完一台大手术,现在是不是又要做?”

    “能怎么样?”商可岚有点生气的说:“就他这样不要命,迟早有一天死在手术台上!”

    早晚有一天死在手术台上……

    听商可岚这么说,蒋言有那么一瞬间的耳鸣。看着商可岚走远,他也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在手术室外,看着屏幕上显示“手术中,主刀医师:李望。”他有点无力的坐在地上。

    李望好像跟别人是有点……不一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