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在下野比大雄,有何贵干 > 新书《忍界:从开创禁术开始》特别预告(一)
    (新书预告短文,与主线剧情没有关联。ps:最近在看修仙文,所以就有了这一篇特别的修真味火影同人短文)

    火之国,中级竞技场。

    这里是火之国最古老的竞技场,很多重大赛事都被安排在这里举办,整个建筑宏伟而壮阔,从外看去神似一轮巨大的圆盘,分为三层,每一层都塞满了浩荡的人群,大大小小的擎天石柱阵列在外围,将其包裹,残垣断壁间透发着古朴且又沧桑的气息,像是已经存在了亿万年那么久远,给人一种朝圣的心境,要去膜拜。

    竞技场内,人头攒动,赛事开始前半个小时,各大主干道就已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很多人都对接下去的这一场战斗都充满了期待,甚至有很多人不远万里从邻国赶来,就是为了亲眼目睹四大家族之一日向家那一位天才的风采。

    “我可听说了啊,日向家的那个天才三岁开眼,之后更是仅过了一年就开启了一重目!”人山人海中,有人侧身议论。

    “真的假的,日向家的白眼本就霸道,古往今来,一直经久不衰,靠着宗家分家制度,血统直到现在都很纯正,近几年更是人才辈出,想不到当中还有这等怪物,当真叫人羡慕。”

    “唉,但是可惜了,我听别人说,那个天才是分家的。”

    “嘶......”人群中,不知是谁倒吸了一口凉气,“时运不济啊,真不知道日向家最后会怎么处置那个天才。”

    “那还用说,像这种万里无一的天才,若我是那一家之主,直接破例招进宗家,好生培养,日后定能神威盖世,睥睨众生!”

    巨石铸成的场馆内人声鼎沸,人们议论纷纷,话题十有八九都是有关日向家那位天才的,很快,几位大名与长老入场,坐落在最高的那席观战台上,之后便是各国的影与其傍身侍卫,个个气息如海,浩瀚无边,眸子开合间竟有查克拉变化的电芒闪动,从远处望去就如同在凝视一座巍峨的大山般,深不可测。

    赛事马上就要开始,只见大殿上空悬着一块巨石突然亮起,表面出现了一行大字:

    第十场,良屿木儡人VS日向陇神

    “良屿木儡人?那是谁,不曾听闻啊,是哪个家族的少年?”有人疑惑。

    “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啊,想来应该不是出自家族,只是一个普通人。”

    “好可怜,刚一参赛就要面对这种级别的天才,希望他能多撑几个回合吧。”

    场内第二层,一众人对此议论纷纷,皆是为日向家那天才的对手感到惋惜,对上别人可能还有机会胜出,可惜他时运不济,说不定连一个术式都放不出来就要被拖下场了。

    众人感慨归感慨,但当听到有人叫注,赌那名天才的对手最多能撑几回合时,无一不纷纷抢着下注。

    “哎我我我!我赌他不出三回合就倒下!”

    “切,一看你就不知深浅,我赌一回合!”

    “嚷嚷什么!还让不让别人下注了,我赌他不出半回合就大喊救命!”

    “喂喂,你们过分了啊,怎么能这么看扁一个孩子,当别人是泥娃娃,没有血性的吗!哎这边这边,下注,我赌他直接弃权!”......

    就在一众人纷纷抢着下注的时候,一声娇喝忽然从后边传来,语调中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嗔怒。

    “让开,本小姐要下注,我出三千两,赌儡人哥哥完胜!”

    “什么?”众人闻言无不震惊,全都呆立在了原地。

    说话的是一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女,身姿袅娜,白衣如雪,美丽出尘,一头乌黑的短发齐肩,光滑柔顺,稚嫩的童颜却已初现人间绝色的轮廓,粉嫩的小脸蛋此时红扑扑,纯白漂亮的大眼睛透出凶光,似乎很生气。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位气质不凡的少女给惊呆了,只有那负者收注的胖子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喜色,当即就乐呵呵走上前,穿过人群,来到了那位叉着腰的少女面前。

    “哼,”只见那少女冷哼一声,抬起玉手,身旁的女仆就上前一步,将装着三千两的钱袋递给了那个胖子。

    “嘿嘿嘿,锦鲤大小姐,您当真要这么下注?”

    负责收注的胖子咧开嘴,笑的浑身肥肉乱颤,只见那少女厌恶的瞥了一眼面前的胖子与在后面不断小声议论的众人后,当即转过身,雪白袖袍一挥,大步离去。

    “对!”

    “哇,那就是日向宗家的大小姐—日向锦鲤吗?果然不同凡响,出手也真是阔绰!”

    “看她那样子,好像很确信那个什么儡人会赢一样,不然怎么可能会下如此豪注?”

    “怎么可能,我看就是大小姐与那儡人关系不凡,这是在给他镇场面呢!”

    “真好,竟能让日向宗家大小姐向他偏心......”

    众人纷纷议论的同时,竞技场东侧准备室内,一位少年正在闭目养神,只见他一头黑色长发齐腰,面容俊俏,皮肤白皙,体内有浩瀚查克拉涌动,一眼窥不见底,可见其底蕴深厚。

    突然,他缓慢睁眼,一双眼眸如同倒挂在天边两轮纯白的满月般,光滑如镜,澄澈无比,看不见半点杂质,这是最为纯正的白眼,眼眸开合间,有不凡神韵涌动,仿佛能透过氤氲,看破世间一切蒙尘事物。

    与此同时,另一边,西侧准备室内,儡人正在里面来回踱步,却不是在为接下来的战斗思量对策,而是在暗忖一会该如何隐藏自身实力。

    他自然是知道日向家那位天才的厉害,因此他才要以最为简略的手段解决掉他,免得要动用术式镇压,引来不必要的关注与麻烦。

    这一战事关重大,关乎到他以后的修行之路是否顺利,他必须要赢。

    但是,他又不想过早的暴露自身的实力,在他看来,自身的存在感越低,好处越大。

    “该死,怎么就碰上了这样一个难缠的角色,恐怕今日是必须要动用术式了,否则光凭体术的话很难将他击败。”

    思来想去,儡人最终确定了一个方案,那就是赢,也要赢得半死不活,就算要动辄术式,也要在最后绝杀的时候装作精疲力竭,人虚肾衰。让人以为只是凭极大的运气胜出。

    之后,他又草草的制定了一个简略的战术,万事俱备后,随着裁判在外宣布比赛开始,他便随意的整理了一下穿着,闲庭信步般朝外阔步走去。

    但刚踏出准备室,他却突然止住了步伐,思索了一番后,将步伐改为了紧张的小碎步,后又将双手放在胸前不停揉搓,两腿合成内八字,配合上面部早已排练好的表情,一个气息不稳,紧张到就快要尿裤子的角色的非常成功的被他给演绎出来了。

    而后,他又觉得不够,再次用力抹了一把鼻涕在脸上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准备就以这种憨货形象展露在众人面前。

    很快,随着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整座竞技场顿时沸腾了,所有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东侧准备室的出口上,那里是日向家的天才—日向陇神出场的地方。

    反观儡人将要出场的西侧出口,就几乎就没什么人关注了,只有正对着那儿的日向一族坐席上的一个少女,正用双手托着下颚,眨着漂亮的美眸,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儿,眼中满是期待在闪动。

    除此之外,还有几位影级的目光在两边的出口上来回扫荡,似乎是希望接下来双方都能有不俗的表现。

    终于,日向陇神现身,引得现场一片轰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位少年天才身上。

    只见他一袭白衣,神态自若,迈着简单又不失稳重的步调从那东侧出口缓缓走出,这白衣乃是日向家今日的统一装束,只是同为白衣,跟那位宗家大小姐相比起来,他那白衣内仿佛饱含着无限神韵,让人一眼望过去便感到不凡。

    与此同时,儡人也登场了,只见他神色靡然,穿着一身破旧的黑色长袍,双腿抖个不停,两只手紧张的搓来搓去,一眼望去,还以为那是一只还未开化的猴子,正在抓耳挠腮。

    顿时,看台上的所有人都石化了,心说这到底是来比赛的还是猴王派过来搞笑的?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风稍大点都站不稳的那种,根本不像是一个忍者啊!

    “噗嗤!”

    就在这时,不远处看台上的少女突然忍俊不禁,捂起肚子,笑的都弯下了腰,任由身旁的女仆提醒也丝毫不在意。

    她这一带头,一群人都跟着捧腹大笑起来,再看儡人这边,他此时也极力想止住发颤的双腿,可惜演的太过头,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了。

    “他奶奶的,见鬼了!”儡人心中此时万马奔腾。

    不远处的裁判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刚想询问其是否还能继续参赛,就突然听见看台上传来一声笑骂。

    “别演了,你个笨蛋,都快抖成老寒腿了,哈哈哈哈!!”

    是那位名叫日向锦鲤的少女,与儡人关系不凡。只见他闻声望去,一眼就看见了笑的前仰后合的日向锦鲤,心中不由暗骂::“死丫头,一肚子坏水,竟敢当众嘲笑我,下次可别让我给逮着,不然将你屁股拍成八瓣!”

    日向陇神一袭白袍,立在竞技场中央,那双奇异的眼睛自踏上赛场以来就没有睁开过,但即便这样,依旧能隐隐感到其中有阵阵灵光闪烁,令人惊叹。

    儡人猛地一拍大腿,终于是将腿直了起来,后向裁判点头示意,来到了赛场中央。

    两人将右手立于胸前,结对立之印,只是直到现在,那日向胧神的眼睛都不曾睁开。

    “这小子是个盲人?”儡人疑惑。

    事实上,不止是他,看台上的众人也议论纷纷,不明白为何他还不睁眼。

    “难道是他觉得就算闭着眼也能放倒对手,故而为之?”

    “天,这也忒自信了!不愧是天才,这么小就已经初具唯我的强者风范!”

    众说纷纭,就连来自各族的强者与几位影级都在猜测,只有端坐在日向家席位正中央的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男子知道这是为什么。

    闭眼遮目,以自身轮脉百络所散发出的查克拉感知周遭,如此长期修练,可做到在战斗中心静神宁,临危不乱,还可有效规避常规幻术,不受敌人干扰。

    不管怎么样,比赛即将开始,场内立即寂静下来,所有人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台下两人,不想错过任何一秒。

    儡人凝神,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长发少年,生怕他耍什么花招。

    对立之印一撤,只见那日向陇神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对着儡人上来就是一掌击出,掌心隐隐有查克拉流动,雄浑有力,宛若一头凶兽向前扑杀。儡人不敢硬憾,立即后撤,谁知脚还没沾地,自左侧又猛地劈过来一记狠辣的鞭腿,风声呼啸,力道之大足以将一头棕熊当场击晕。

    儡人惊诧,立即抬起左臂抵挡,体内轮脉极速运转,查克拉涌动,这才化掉了这一击的力道,但其余力还是轰的一声将他震出去了老远。

    “天啊,出掌凌厉,横腿如鞭,好霸道的体术!”

    看台上,众人无不惊呼。

    坐落在日向席位正中央的中年男子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轻微上扬。

    “喂,你们瞎嚷嚷什么,能不能安静点!”坐席下方,日向锦鲤叉着腰,皱眉怒斥。

    儡人放下微微发颤的左手,面色平静,大脑飞速运转,然而,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只见一抹雪白极速遁来,日向陇神再次闪现到了儡人面前,想要将他擒住。

    “还想故技重施,没那么容易!”

    儡人极速向侧方躲避,快到原地竟隐隐留下了一道残影,日向陇神扑了个空,还没来得及调转身形,就见儡人已然将右掌指尖抵在了他的侧腹上,而后攥起拳头,拳面与其侧腹竟正好形成一寸距离。

    日向陇神顿时感知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威压正在向着儡人的右手汇聚,他暗道一声不好,想要拼尽全力躲开这一击,但已经晚了,杀招成型,只听见儡人一声暴喝,一股洪流般的磅礴力量就顿时轰在了他的侧腹上,犹如泰山压顶,惊涛拍岸。

    “寸拳!”

    他当即就像炮弹一样横飞了出去,若不是体内的查克拉迅速汇集,抵消了大部分冲击力,恐怕他的肋骨会当场裂掉好几根。

    “什么?”看到这一幕,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一击居然比刚才日向陇神的那一记鞭腿还要狂霸,简直就像一箩筐火药,具有爆炸性的威力。再看看那良屿木儡人,气盛凌人,剑眉指天,哪还有一点方才病怏怏的样子?

    说实话,其实儡人也不想惹人注目,上来就用出这一记杀招,但奈何对手太强,若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被其抓住破绽,淘汰出局。

    再说看台上,日向家的中年男子脸色难看,而下面的日向锦鲤却是大声喝彩,掌声连连,甚至站起身来为儡人加油助威,任由一旁的女仆拉她也不坐下,惹得之前那帮被她训斥的一众人都一脸无语的望着她,心说丫头你到底是不是日向一家的啊!这胳膊肘子都快朝外拐到天上了。

    最后还是那中年男子板起脸咳了一嗓子,她才悻悻坐下,但脸上的喜悦神情却依旧难以掩饰,纯白大眼绽放异彩。

    日向陇神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没想到儡人仅仅一拳就有这么恐怖的力道,自身太过大意导致了他第一轮的体术对拼吃亏。而后,他立即散发查克拉感知周遭,确定了儡人的方位后,再次向前突进,发起猛烈攻势,只是相对于之前,他的动作显然警惕了许多。

    儡人见状,立即原地摆好架势,对上了日向陇神的一记劲掌,后见招拆招,与那日向家的天才展开了第二轮体术对拼,招式凌厉,拳脚生风。两人打了好几十个回合,打到最后,竟谁也没占着便宜,往后接连各退数米,落了个势均力敌的结果。

    “怎么会,居然与那天才打了个平手!”看台上,有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对啊,我总感觉那天才刚才一直在被压制,根本没有进攻的机会。”

    的确,这场对拼看似两人打了个平手,实则不然,儡人出拳果断,攻势猛烈而霸道,招招落在要害,不出三个回合,那日向陇神就由一开始的主动进攻变成了被迫防守,每次想要破局都会被儡人暴力镇压,根本没有反转的余地。

    “怎么会这样?一代天才竟被打的连还击都做不到,难道是平日里没有注重体术修行,基础不够牢靠?”

    日向坐席中央,中年男子面色阴沉,作为日向陇神的父亲兼师父,他自然是知道日向陇神方才完全就是处在被压制的一方,而且一旦失误,恐怕就会当场被打到吐血。

    “一介武夫罢了,难登大雅之堂。”

    中年男子安慰自己,他最期待见到的,还是日向陇神能将日向一族那引以为傲的究极瞳术发挥到何等境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