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桂子廷中落 > 第16章 跳楼
    穿过月洞门,迎面便是一幢两层高的小楼,底层没有掌灯,扇门紧阖,黑漆漆的有些可怖。

    二楼则灯火通明,西皮二黄混着唱调儿,听得模糊不清。

    数条人影映满窗纸,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勾肩搭背,东倒西歪,像一群森森要吃人的兽。

    *

    许廷彦才过月洞门,就听见砰砰地推窗声,用足了力气,以致窗框不遗余力撞上薄雾弥漫的墙头,沉重巨响,如夏日暴雨将至前的一道炸开的闷雷。

    他抬眼望去,脸色骤变,一个身影熟悉的女伶跃上窗台,纵身跳下,直朝铺满青石板块的地面砸来。

    不及多想,许廷彦箭步上前,大张双臂接住那团黑影,软骨轻巧也是重,惯性使然他被推拽倒地,女伶发间银簪子划过他的颊面,却不及胳臂硌到板道时一阵噬骨的剧痛。

    亮晃晃的窗口聚拢人来,其中便有许三爷廸彬,正满面惊骇地伸颈朝下张望。

    “二老爷!”近身许锦方才尿急,哪想晚到一步竟生生成了这般境况。

    “有人跳楼啦!”女戏子突如其来厉喊,嗓音尖锐似一枚锋利刀片,嘶啦一声划破黑浓紧绷的夜幕,仓促凌乱的脚步声纷沓而来。

    “快去!”许廷彦朝许锦低喝。

    见许锦领会意思转身跑走,他这才看向昏晕在怀的女孩儿,脸色苍白,水目微阖,唇瓣咬破溢出血珠子,衣襟扯破,露出一角杏子黄肚兜,便是如此不堪,依旧纯真间悄勾媚意,不是旁人,正是那不要命的小花旦桂音。

    今晚注定不太平了!

    许母同那些富太太们,平日里比谁先听过京城传来的新戏、穿过新花样缎子、打过新牌九规令、尝过新口味点心……她还常提及支持女孩儿入学堂读书识字。

    对老姑娘六姐儿的婚事,她的口头禅是:“不能随便嫁人,总要她合心称意才是!”瞧,她思想与时俱进,可不是浑身沾满迂腐菌霉的老太太。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坚守,比如掌灯,她还是喜欢点蜡烛,影影绰绰昏昏蒙蒙,火光红黄,招引小蠓虫扑簌簌陷进蜡油,落得烛台尸陈一片。她也喜欢听噼啪爆花子,好似故去旧远老时光在耳边轻哼慢吟。

    而此时她坐在红木大床上,气坏了,很想有盏明灯,可以将跪在脚前的三儿看个清清楚楚,看他的脸上是否含满愧悔。

    五六步远处,三媳妇和三房姨娘各坐着左右两把椅子,面面相觑,隐在光影暗处,静默着一言不发。

    她又觉得还是没灯得好,省得看她们脸色,想来也是不大好看的。

    “混帐东西,你房里西施貂蝉都全了,还不知足,跟野狗一条到处乱拱屎,我睁只眼闭只眼随你去,却不想竟混闹到家里来,逼得小戏子跳楼,还害得你二哥受了伤,若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你………”

    许母你了半晌,狠话还是没能说出口。

    廸彬不同二儿廷彦,是自小带在她身边的,人长得精神,谈吐又合宜,知心解意,宗族里的远亲近戚谁见了不夸他是个人物,日后光耀门楣还得指他。

    她也憋足了劲儿,想让许家人看看,她虽出身门第不好,照样能教养出有出息的儿子。

    事实胜于雄辩,她的一腔心血简直喂了狗!

    怒其不争,恨己不幸,心底荒凉横生,许母气不打一处来,不禁簌簌落下泪来。

    忽听门帘一动,三媳妇回头问:“是谁?”

    丫头探头进来道:“二老爷来了!”

    许廷彦走进房内,三奶奶和三姨娘起身见礼,他微微颌首,寻把椅子坐下,在女眷和母亲之间,三弟廸彬左侧。

    许母看他一只胳臂紧裹白绑布垂在胸前,心烦意乱地问:“你的手医生怎么说?会残废么?”

    说了这话又后悔不已,好像她不求他好,盼着他出更严重的事似的,天地良心,她断然没有这种想法。

    建彰和廷彦是前个太太所生,病逝时廷彦还小,被许老太爷接去京城教养数年。

    自她嫁入许家后,直至建彰腿瘫了,才首次见着廷彦的面,那日他来房中请安,穿一件鸦青元宝纹长衫,身型高大,纱窗筛落的阳光映得他面庞忽明忽暗。

    她看得分明,他虽笑意清浅,却未达眼底。

    族长宣读许老太爷旨命,她什么话也没多说,把搬进廸彬房内大几箱店铺田地帐簿等物,又让粗手壮脚的仆子一本未漏全搬到廷彦的房内。

    廷彦是很有许老太爷风范的,表面温文儒雅,实则满腹心计,甚至可说为人处世阴狠毒辣也不为过。

    她虽是个无知妇人,却最会看人眼色,既然无力抗争,不防就以和为贵,替她和廸彬讨个食饱衣暖、安然度命,也是一种活法。

    是以她对廷彦有些畏惧,和他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生恐误解自己意思,疑心多想,“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嗓子一哽,揩起帕子拭泪。

    “二哥!”廸彬挪挪跪麻木的双膝,丧声丧气道:“我同那小花旦闹着玩儿的,哪想她气性这么大,开窗就跳下去了。”

    “闹着玩?”许廷彦噙起嘴角冷笑,“把人家衣裳扯破也是闹着玩?既然闹着玩想必你无错处,等那小花旦醒来也定会替你说话。”

    他吃口热茶接着道:“有人报官许宅爷们逼得戏子跳了楼,新任知府周大人带捕吏来拿人,正在前厅吃茶,你自去同他们说理吧。那周大人曾与我同窗,秉性倒有几分了解,你的说辞若难令他信服,是要抓进牢里上刑受些活罪的。”

    廸彬顿时惨白了脸庞,三两步爬到床沿,抱住许母的腿,求道:“娘啊,你救救我!下次再不敢啦!”

    许母抬眼看向三媳和那姨娘,指望着她们替廸彬给二儿陪些好话求求情,哪想她俩跟两尊门神一般听而不闻,烛光太暗,兴许她俩脸上正快意恩仇着呢。

    真是造孽,她怎养出这样的儿子!手指冰凉摩挲丝滑缎子背面,触到捕飞虫用的白团扇,一把攥紧玉柄,没头没脑地狠拍向廸彬的头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