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桂子廷中落 > 第15章 赏钱
    后台小小间房,地央搁着两张相并的长桌,戏倌伶人相对坐了一排,正对着铜镜包头画脸,杂工在道间来回跑着捧水送衣,被个武生叫住,替他往背上插旗,马上要登台,手忙脚乱的。

    “柳巧唱的是《庙会》一出,那三老爷亲自串戏扮王三公子,替她解怀露了红肚兜儿,还亲了嘴儿,底下坐着的爷们,起哄他把她红裙撩开……”

    叶氏盘腿坐在短榻上,竖耳听傻丫悄声嘀咕,又是笑又是咬牙,忽而又骂:“这皆是徽班进京惹的乱子,班子多戏院少想登台赚钱可不易,为博客好,尽编些风月玩意儿,搂抱亲嘴没个下限,偏生有钱爷们就爱混闹这些,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她止住嘴,听得帷帘子一挑,先现了桂音,手里攥着头巾包,鼓鼓囊囊的一团,把巾面绣的喜鹊扁肚儿都撑圆了。

    桂音半脸红肿,神情平淡,后随着乔四怒容满面。

    叶氏眼里只紧盯头巾包,笑逐颜开,“桂音是愈发有出息,乖儿快把头巾拿来,看他们赏你的都是什么?”

    傻丫拍起手附和:“不是绫罗绸缎面,就是满吊子铜钱,或胭脂水粉珠翠花簪,兴取是一柄玉如意哩!”

    其他坐着的生旦净末丑闻听,脸也不画了,齐齐艳羡地张望过来。

    乔四鼻孔里哼哧两声,目光阴鸷,朝桂音撇嘴冷笑,“你不是很有骨气,现怎地无声了?还不快将得的赏打开,让她们也长长眼界。”

    叶氏敛起笑容,执起烟锅子往榻脚狠狠磕里面的灰,叩叩叩好似敲打在人的心上。

    桂音抿了抿唇,看乔四一眼,“老太太给的赏银不在你哪里?我可一文没拿。”

    她把头巾往桌面一搁,三两下解散了。

    众人说起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此时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竟是堆着数不清的桂花糖,晶光闪闪,发出沙沙声儿,薄薄透明玻璃纸里是椭圆的糖,像裹着一块润黄蜜蜡,有股子甜蜜的香味争抢恐后往人鼻息底下钻。

    “这是许二爷赏的。”她拈起一颗扔给傻丫。

    傻丫接过,再斜眼瞧了瞧叶氏及乔四的黑沉脸色,还是勇敢地剥了纸含进嘴里,“真甜!”

    叶氏捏住水烟长杆,在空中划个弧就往桂音的小腿肚抽去,还未触着,就听有人在问:“这是在做什么?”

    来的男人矮且瘦,一双鱼泡眼浮肿,不是旁人,正是前时请柳巧等伶人去东楼唱戏、三老爷的近身伺候许海。

    他朝迎来的乔四道:“三老爷那边缺个花旦,戏唱不起来……”

    巧着就见桂音妆扮花旦头面,娇俏憨媚立在一旁,顿时目中精光四现,几步上前扯住她的衣袖就要拉走。

    叶氏慌慌张张跌下榻,上前紧着嗓子道:“大爷可不成,她还得给太太们唱戏呢。”

    说着她又指向桂音的半张脸,“瞧这红肿胀着紫,恐扫三爷五爷的兴致,我在挑个伶俐人儿给你带走。”

    “伶俐人你们就自个用呗!”他语气不耐烦起来,“三爷点名儿要这个,赏银自是少不得你们。”

    桂音趁乱甩开他的手,“还烦请大爷容我补个妆面再走。”

    叶氏朝乔四给个眼色,乔四不情愿地摸出一吊钱塞进许海袖里,陪笑道:“这小花旦是四喜班台柱玉林的相好,性子似烈马,玉林现在宫里唱戏,深得太后赏识,若她有个三长两短,捏死我如蝼蚁般,还望您同三老爷提个醒,玩归玩,但求保全她个清白之身。”

    “还是个雏儿?!”许海将信将疑,瞟了一眼叶氏的头点成鸡啄米,再掂掂手里那吊钱,眼睛微眯,撇起嘴角不言语。

    乔四咬咬牙根,再拎出一吊线塞进他的手里。

    许海这才道:“此桩事我也只能尽力,还需她自求多福。”

    观乔四脸色微变,他遂拍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宽慰,“三老爷不是捡篮里就是菜,他眼界比天还高,想当年三太太艳绝杭州,姨奶奶则是扬州瘦马,都是西施貂蝉似的大美人。平常玩倌人弄戏子就图个乐儿,图个你情我愿比翼双飞,图个漫天撒钱有个缘由,若是贞节烈女不愿,他还是有分寸的。”

    乔四叶氏便笑了起来。

    桂音朝颊腮补些淡粉,慢慢地点着胭脂。

    傻丫拿起一枝珍珠莲花别子,替她将散乱的柔软碎发拢去耳后,悄声道:“三老爷那里不是正经地儿,要被亲嘴扯裙子。”

    桂音静默少顷才问:“你是如何晓得的?”

    傻丫低回:“太太让我去盯柳巧她们有没有私藏赏钱,我戳了窗户纸朝里偷看到的。”

    桂音嗯了一声,对着铜镜笑了笑,眼睛里却满是凄凉酸楚。

    她整理好妆面,也不理会乔四叶氏,只垂颈随许海出了偏门,前后脚走着,咿咿呀呀戏音先还有声,后来就听不到了。

    园子里一条青石甬道幽深寂寥,幸隔十数步有盏点着的红灯笼,照亮两边种的梧桐,一树的黄叶子,如落花随风飘然坠地,窸窸窣窣的声响伴随着极不安的人怦怦心跳。

    不远院门前,放着个炭火炉子,上搁的药罐,咕嘟咕嘟直冒热气,一个妇人蹲下,手握蒲扇,左右来回扇着火,夜色垂落在她瘦弱的肩背,也氤氲了她的眉眼。

    许海站定,拱手作个揖,“大奶奶又在给大老爷熬药,怎不进院里?这种糙活还是让丫头来做吧!”

    冯氏抬起头来,“若是在院里,钻得房内皆是苦药味儿,二爷嘴上不说,大老爷可是要骂人呢。丫头白日里忙不停脚,我让她们歇去了。”

    许海赞道:“大奶奶菩萨心肠,大老爷的腿定能早日得康健。”

    “承你吉言。”冯氏笑了笑,瞧到他身旁的桂音,有些奇怪地问:“这不是在前厅唱戏的小花旦么,你要带她哪里去?”

    许海应声回答:“三老爷五老爷在东楼摆筵席款宾客,冷清得很,命我领她过去唱曲助兴,热闹热闹!”

    冯氏温善地劝道:“唱两折就放她回去吧,小小年纪也是可怜。”

    许海只笑未答,作揖告辞,不再多做耽搁,领着桂音继续往前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