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桂子廷中落 > 第8章 罚跪
    “你用不着在这挑拨离间祸害玉林师兄,他什么样的品性我知根知底。”桂音才不受这套,忽而提高嗓子大喊:“傻丫、傻丫!”

    乔四随她眸光的方向望去,傻丫手捧一束花朵正蹦蹦跳跳往这边跑来。

    他暗骂晦气,把肚兜揣进袖笼,阴恻恻瞅了桂音一眼,起身边拍打衣摆沾上的尘土,边踱步离开。

    傻丫觉得那模糊的背影像是乔四,又看桂音浑身湿透的从水里站起,走两步软了腿跌坐在地上。

    傻丫把花束递到她面前,没心没肺地笑,“美不美?”

    这花远看像草地上铺的一大块红布,近看却花瓣橘黄里略带些红,犹如她被乔四夺去那肚兜的颜色。

    她呆愣愣半晌,猛地一把抱住傻丫哭了起来。

    傻丫看着被压碎碾烂的花朵浸出汁水,浆得衣裳红红黄黄,蓦然福至心灵,笨拙地抬手拍拍桂音的后背,“桂音不哭啊,方才的事我谁也不说,叶太太面前不提,玉林师兄也不告诉。”

    *

    万国旅店听着招牌唬人,不过是江南随处可见、提供给异乡飘泊客歇脚的地方。

    这里唯与旁处相异的是进门有个四四方方的院子,种着一棵梧桐,两株丹桂,一矮排雁来红,粉白墙边搁口土黄大水缸,缸壁凸起两条淡金龙蜿蜒作浪。

    厨房婆子是个肥壮的妇人,把铁条箍实的木桶甩上去,听得哗啦啦水响,一轮月影被搅得稀碎。

    跑堂伙计托着黑漆长盘,里有两碗冒热气的面条,他腾出只手,用肩上搭的白巾擦拭一脑门汗,八月里依旧燥闷潮热,看了一眼踏垛旁跪着个俏生生的女孩儿。

    他摇了摇头,如今世道艰难,谁愿意多管闲事呢,蹬蹬蹬踩着褪红的木梯上二楼,走到靠里一间,叩了叩,拉长声调唤道:“老板,你要的一碗排骨面,一碗爆鳝面。”

    “进来。”内房传来沉稳的嗓音。

    伙计推门,门虚掩着,吱呀打开,有两位男客,一坐在椅上朝他招手,一站在窗前看枝梢挂的圆月。

    待伙计退下,桌前男客先端过一碗排骨面,一边催促:“燕衡还不趁热来吃。”

    燕衡是许廷彦的字,他收回视线,回身淡笑着走近桌坐下,拿起筷箸,另个人已三五筷下肚,咂吧着骨头感叹:“在京城这些年,最掂念三样物,桂花香、许廷彦、还有这三凤桥的酱排骨,今日皆得,乃登人生极乐。”

    许廷彦忍俊不禁,此人名唤周希尧,是同乡亦是国子监同窗,同为殿试三甲,感情笃厚。

    后来他弃了仕途从商,周希尧则一直在京做官,此趟奉皇帝之命擢调江南知府,妻儿在后,他先自匆匆而来,途中银两用尽,只得捎信给许廷彦求助。

    “没见过如你这般落魄上任的朝廷命官。”许廷彦摇摇头,夹起一筷子爆鳝给周希尧:“如今酱排骨没吃这个时兴,是用麻油炸酥加酱油姜汁白糖和醋烹卤,别有另番滋味。这里烹的味道差些,有空暇来我宅里,厨婆是杭州人氏,熬的鳝卤最正宗。”

    周希尧尝了尝,道有股子泥腥味,还是爱吃排骨。

    许廷彦便自己就着酱汤吃了大半碗,倒了茶漱过口,问他京城如今吹的是什么风。

    “吹西北风,路边铺里煮的豆汁都覆一层灰。”周希尧戏谑。

    自然不是问的吹西北风,是问朝堂风云变幻的局势。

    周希尧敛起玩笑态,语气颇显正经:“如今皇帝深知鸦片害人,广州那边禁烟搞得轰轰烈烈,京城也在缉拿洋商封查烟馆,吴苏之地却不见动作,我擢调而来主为彻查此事,你是江南商会会长,如得你相助必如虎添翼。”

    他话微顿,目光探究地打量许廷彦,“你可有开设烟馆赌场娼寮等所?宅中亲眷可有吸食鸦片之举?如若有之需得悬崖勒马还不晚矣。”

    许廷彦低笑,“你应知我为人,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话音才落,管事许锦来催,说是马车已备妥,许廷彦便不再多言,简单聊了两句定好再见之期,无需他送,自顾出房,踩梯下至廊前。

    楼上立窗观月时,就见那女孩儿跪在院央,此时竟还跪着,算来有半个时辰了。

    许廷彦打量着她,身上穿件洗得发白的桃红衫子,松花线香滚,玉色绡撒脚裤子,因是跪着露出雪青面粉底绣鞋,没有裹脚却也玲珑。

    梳着乌油大辫子,绕过肩膀搭在胸前,她微垂着头,只看见额前齐刘海儿,眉眼隐隐绰绰。

    她挺直腰板,两条腿紧拢也紧绷着,浑身透满倔强又不甘示弱,偏生那姿态,楚楚动人得不行。

    管事许锦凑近许廷彦耳畔,压低声道:“打听过啦,是戏班子里的小花旦,勾引班主败露,被主婆责罚。”

    十七岁的少年,对男女风月有着莫名的热忱。

    许廷彦抿起唇角想诫训他两句,忽听杂乱脚步混着说话声渐响,一拨人用过酒饭晃到槛外来,站在廊前闲看那罚跪的女孩儿。

    许廷彦觑眼瞧被簇拥在中央的一对男女,倒眼熟,略思忖,见过,是陈家老爷做寿请过堂的四喜戏班子。

    那男的班头记得名唤乔四,女的是他的婆娘叶氏。

    乔四拈着根竹签貌似漫不经心地剔牙,叶氏则抱着碧眼猫儿,边捋毛边翻起眼皮问:“她可认下知错了?”

    “不认不知错。”傻丫摇头回话。

    叶氏从袖笼里掏出片肚兜往天一抛,那软绵绵的布料本飞不远,却无端起了风,飘零零如断线风筝,缓慢荡落在许廷彦足履前。

    柿子红的面儿,绣着喜鹊登枝,印着男人漆黑的五指印儿,还有白稠凝固成丑陋的痕迹。

    看热闹的宿客鼻眼贴在扇门上挤变了形,嗤嗤笑起来。

    肚兜是女子床榻间最私密的物件儿,此时却大剌剌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若是高门大户小姐遇到这桩事,只有死这一条路了。

    傻丫跑过来,道声对不住,俯身把肚兜捡起,揉成团握在手里又跑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