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桂子廷中落 > 第6章 闷热
    有人轻轻叩门,是大嫂冯氏送来茶水。

    她是个贞静寡言的守旧女子,便是丈夫无端瘫了,也没激起她太多情绪,依旧如常尽心侍奉,只是今日眼眶却微微发红,斟好茶踮着小脚无声地退下。

    建彰不待二弟发问,先淡然开了口:“母亲要替我纳妾延续子嗣,听闻是依傍谢家破落亲戚的女儿,名唤谢芳,十八年纪,还是个黄花姑娘,我……没不答应的理。”

    许廷彦回想那日见谢芳的情形,却没什么印象,纳妾由大哥自己选择,他只关心大哥的腿。

    建彰三年前突然倒地不起,便再也没站起来,两条腿硬梆梆似木棍,使不上力,寻医问诊至今却查不出病根。

    众人从初时满怀希望到如今安于现实,没人关心这事出得有多蹊跷,除许廷彦外,他这些年边做买卖边暗中探查。

    排除生意上仇家主使外,他把目光重转回家院,老宅子有股陈年腐朽的霉味,也侵蚀了人心。

    “白医生说你是腿部神经受损,得去国外有治愈的可能。”许廷彦看了门边一眼,压低语气:“上海有发往英国的轮船,明年开春启锚,至那时送你走。”

    “那个洋人说的?”建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岔开话题接着说:“还有你纳妾的事,母亲命人在花厅搭好戏台,请路过上京的四喜班子进府唱戏,散出去的请帖,听闻昨晚皆收了回来,那些太太争抢着要带小姐来赴会。”

    他话里难得少了阴郁之气,调侃道:“二弟艳福不浅!”

    *

    四喜戏班子的队伍行驶在官道上,班头乔四为省钱少雇了马车,容两人的车厢硬是塞进青衣花旦武旦老生四人。

    她几个狠三怒四问候过乔四八辈祖宗后,面面相觑,又都沉默起来,逞过口舌之快后,心底反而愈发有种悲凉的错觉。

    青衣柳巧手摇白绢美人玉柄团扇,由感而叹:“还是娇喜最有心计,傍上王老板去关东享清福,从今不再似我们受这奴役苦!”

    老生菱青正吧嗒吧嗒抽着水烟袋,吐口烟圈,嗓子有些沙哑:“那关东男人是你们这样南方女子能受得住的?”

    武旦兰芝一下没听出深意,好奇地看着她。

    柳巧却懂了,惊得秀眉挑起,拿扇面捂嘴笑起来,“娇喜就受得住了?”

    菱青呸了一声,“那贱人!有趟你们在前厅唱戏,我回后房拿画眉的黛粉,瞧瞧都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莫卖关子急死个人。”兰芝扬声嚷嚷。

    菱青朝她俩勾勾手指,三个头迫切地凑近,柳巧叫了一声:“桂音。”见她正指尖绕着汗巾荡下的鹅黄细穗子摇了又摇,也就作罢了。

    桂音坐在最里靠窗的角落,不惯背后听或说别人闲话,更况娇喜待她还算和善。

    八月天似笼蒸,当午艳阳把车帘都晒得烫手,纵是有缕风顺着帘缝吹进来,却像极热灶上蒸笼沿扑哧哧冒出的热气。

    衣衫汗津津黏着脊背,她想弯肘拿帕子伸入衣底擦拭,又怕会磕碰到旁边的菱青,惹她狗嘴吐不出象牙来,遂弃了念头,解开颈间到锁骨的三颗元宝扣,阖起双目假寐。

    心静自然凉……不过这车厢实在又窄又闷,还有菱青的声音执拗地往她耳孔里钻。

    “我听着房里有动静,润湿指尖把窗纸戳个破,娇喜正仰躺在桌上,乔四和武丑………”

    桂音一把揭开车帘,官道上落满大把大把的梧桐叶子,被晒得枯焦薄脆,马车轱辘碾过,瞬间尸骨无存,碎成了粉末。

    杂工二毛满头大汗奔来,朝赶车的汉子喊道:“班主命停下休整,吃些干粮,该方便的去方便,半个时辰后继续前行。”

    菱青几个拉开车门先下,桂音最后一个,朝四处张望。

    两边是农人种的田地,结满一人高的金黄麦穗,路边大树冠盖如伞,底下搭着个凉茶铺子,摆着三五张半新不旧的桌凳。

    乔四同他婆娘叶氏已坐定,桌面摆一壶龙井茶、一碟茴香豆、一碟切四瓣的两个卤蛋、一碟五香豆干,就着自带的烫面薄饼吃着。

    桂音同菱青她们凑了几文钱,要了最便宜的苦丁茶,取出干裂的馒头吃得食不知味。

    伺候叶氏的傻丫走过来,笑嘻嘻低声道:“刚问过卖茶公,离这百步远有条小河,身上黏答答的难受,我要去洗把脸,你们可要一起?”

    乔四嚼完最后一口薄饼,手掌在竹椅上摩挲,撇断一根针细的篾片剔牙,斜眼睨过几个女伶随傻丫端盆捻布,说笑着朝河边走。

    一个没察觉,桂音已见风长成了大闺女,平日裹得严密跟防贼似的,现终抵不过闷热,散解元宝扣,露出一截白粉粉的颈子,汗湿的薄绸衣裳被风吹鼓起又瘪回去,少女的柔媚曲线便入了贼眉鼠目,脊骨还稚气,可小腰儿已能摇摆出风情,鲜灵灵的,诱人想去掐上一把。

    他面露猥琐,嘴里哼唧:“小桂音愈发生得好了……”

    话音未落,一条洋绉手帕甩至面门,叶氏吃着卤蛋,撇嘴冷笑,“旁的惹草拈花我当个睁眼瞎子算罢,只这桂音你不许碰,否则进京被玉林察觉,我俩老命都要送上。”

    “乔玉林在京城忙着,勉亲王家三格格被他迷了魂吵着要嫁,这天掉馅饼的好事儿他会拒才怪。”

    叶氏听得心一唐突,沉下脸道:“终是道听途说一场戏,当不得真,待进京问清再做打算,若玉林心有旁处也无妨,京城大官出手阔气,凭桂音的嗓子姿容能卖上大价钱,我可不允毁在你这臭哄哄的烂人身上。”

    这戏班子原是叶氏父亲打理,三年前有晚吃醉酒,走山道时被掉落的一块巨石砸烂头死了,这才被乔四接过盘攥在手里。

    也有人私下跑去叶氏面前告发,说夜里看见乔四鬼鬼祟祟从山上下来,叶氏把那人刑鞭打得撵出戏班,自那以后此事便再无谁提起,但多少还是起了变化,乔四见她总莫名畏惧几分。

    而叶氏相貌凶丑,现整日板着脸难见笑容,原具河东狮之风,还有些人心,现却只知一味变本加厉地敛财,好似连天皇老子都不摆眼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