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崛起香江 > 1336【饮料大王!】
    潘道全之前和这位姓徐的药厂老板签订了口头协议,要预定一批药品紧急使用,并且承诺会先预支一部分款项,差不多有二十来万。

    于是那位徐老板就连夜开工制作新药,没想到中途却发生意外,一把大火把药厂烧掉一半。那徐老板就想到了潘道全的预支款,如果能把这笔钱要过来不但能救了工厂,还能顺利把订单做完。

    奈何潘道全这时候已经变卦,眼看对方药厂被烧,就另起炉灶,找了另外一家公司重新开始。

    那位徐老板开口问他要钱,他当然不会答应。即使那位徐老板承诺当做借钱,用来救急,潘道全还是不松口。

    “蒲你阿母!他又不是咱们潮汕人,是海南那地区的,我怎么出手救?要是这次帮了他,以后别的出了事儿,我是不是也要救?”潘道全愤愤不平道,“所以讲做人不能太善良,你越是善良,人家就越是骑到你头上撒野!阿坚,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对对对!全哥你讲的怎么会不对呢?”石志坚随口附和道,“不如这样,我刚好有时间帮你看看能不能摆平此事?”

    石志坚恨不得赶快逃离这个超爱唠叨又超爱胡乱攀关系“老乡”。

    “呃,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你都是我全哥了,我帮你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这?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对了,那位徐老板人在边度?”石志坚四下看了看。

    那位报信人忙帮石志坚指了指:“诺,就站在酒水台前。”

    石志坚仔细一看,却是个五十来岁男子,模样颓唐此刻正在一杯接一杯饮着烈酒,还时不时朝这边张望。

    “我过去先!”

    “阿坚,辛苦了!”

    石志坚笑笑朝着那徐老板走去。

    潘道全在后面感叹:“还是同乡好啊,你看阿坚年纪轻轻就这么懂得尊老爱幼!”

    报信那人也道:“此人,前途不可限量!”心里却道,没事儿自己找事儿!痴线啦!

    ……

    “你好,请问是徐老板吗?”石志坚走到颓唐男人身边问道。

    “你好,我是!”颓唐男人忙放下手中酒杯。

    刚才他朝潘道全那边张望过,见石志坚和潘道全在一起交谈,还以为石志坚和潘道全是一起的。

    “咳咳,不好意思,我饮了一点酒!”颓唐男子忙掏出手帕擦擦嘴,然后迫不及待道:“请问是潘老板让你过来的吗,他肯帮我了?”目光中露出希冀光芒。

    石志坚摇摇头:“不,不是的!我和他不熟,也是刚刚认识。”

    “啊,这样啊?”颓唐男子勐地一跺脚:“那我过去找他!”

    石志坚见他走就在背后叫住他:“你过去也是没用!他说过不帮你的!”

    颓唐男子刹住脚步,扭过头看着石志坚:“他真这么说?”

    石志坚点点头,“我知道这很残酷,但却是事实。”

    颓唐男子像被一下子抽尽浑身力气,向地面瘫倒。

    石志坚忙上前扶着他:“何必呢?这个世上有很多路可以走的……”

    “不,你不了解,我的工厂被烧了,现在只有潘老板能够救我,只要他肯把预付款给我,我就能拯救工厂!就算他不愿意,借的也行啊!”颓唐男子都快哭了,语气哽咽。

    石志坚把他搀扶到一边,让他在沙发上坐下,说道:“你先不要泄气,万事总有解决办法!”

    “解决不了的!我快破产了!呜呜呜!”颓唐男子捂着脸哭起来。

    石志坚不得不掏出手帕递给他,一边安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颓唐男子情绪总算平稳下来,厘清了状况,这才对石志坚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还未请教阁下大名?”

    “石志坚。”

    “石先生你好,我是许氏药厂---徐树彪!”

    石志坚一开始也没怎么在意,忽地愣了一下:“徐树彪?”勐地看向颓废男子。

    却见对方虽然神情颓废,眼眸间却闪现坚毅目光,脸型,模样与上一世那位泰国大亨超级的像!

    “敢问你可是祖籍海南?”

    “是的!石先生你怎么这样问?”徐树彪把手帕递还给石志坚,表情不解道。

    石志坚心中却诧异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以这种方式见到上一世“H牛”饮料创始人,泰国“饮料大王”徐树彪!

    上一时空,徐树彪可谓白手起家的典型,他出生在一个旅居泰国的华人家庭,当时一家人在泰国北部披集府靠养鸭和卖水果为生,家境贫困。

    长大后,徐树彪第一份工作是公共汽车售票员。后来,他到兄弟位于首都曼谷的药店帮忙,还当过销售员,1962年在曼谷老城区创立一家医药工厂,名为徐氏制药厂。

    20世纪70年代,徐树彪的工厂研制出一款内含水、糖、咖啡因、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取名为“H牛“。当时“H牛”的目标销售群体是倒班工人和卡车司机等蓝领,帮助他们在通宵熬夜工作时保持清醒。

    “H牛“推出市场后大受欢迎。销路使他增强了信心,把工厂办到国外,每天24小时流水线生产,产品供不应求,很快覆盖了东南亚和西欧、北欧各国市场。成为泰国不负众望的“饮料大王“。

    1982年,奥地利大亨迪特里希·马特施茨出差到亚洲时,意外地发现“H牛”饮料对缓解时差有很好的效果。随后,马特施茨特地到泰国找到徐树彪,希望把“H牛”推向全世界,两人一拍即合。

    自此“H牛”饮料一飞冲天,而徐树彪本人也成了泰国乃至全球的“饮料大王”。

    回过神来,石志坚看着眼前因为工厂被烧颓唐无比的未来“饮料大王”,石志坚心中立马有了计较。

    “徐老板,讲真,我和你一见如故!”石志坚轻声轻语道,“何况算起来我和你也算是同乡……”

    “呃?石先生不是潮汕人吗?我见你同潘道全他们在一起,他们可都是潮汕社团的老乡!”

    “徐老板你有所不知,我姥姥她祖籍是海南的,而我小时候一直都是我姥姥带大,同她感情特别好!因此很多时候我都话人知我是半个海南人!”

    石志坚信口胡来,却听得徐树彪一愣一愣,立马握住石志坚双手道:“原来我同你真的是老乡啊!怪不得一见面就倍感亲切!”

    “那是啊,大家血脉相连呀!”石志坚感叹,随即一咬牙道:“原本我不该参与此事的,不过没想到我们会这么有缘分,要是不管的话我这边心意也过不去!”

    徐树彪一听这话,眼睛一亮,握着石志坚手更紧了:“石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可以帮我?”

    “这个---”石志坚又咬了咬牙,表情纠结。

    徐树彪就更激动了,双眼紧盯石志坚,使劲儿握着他手,就像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石先生,求你了,看在你我是半个老乡份上,你就帮帮我!”

    石志坚十分为难地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啊,其实我手中倒是有一些钱,也许能帮到你,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这二十万毕竟不是个小数目,尤其对我这样的小人物来讲,可是一笔大钱!”

    “那是当然,可以理解!”徐树彪见石志坚十分年轻,也认定他不是大富大贵人家。

    “二十万我可以帮你筹集,权当是借给你的,问题是你拿什么来抵押?”

    “呃,这个----”徐树彪愣住,是啊,拿什么抵押,自己和他才第一次见面,总不能厚着脸皮说看在两人交情上。

    “所以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不如这样----”石志坚语气迟疑。

    徐树彪却是急了,“你且说来听听----”

    “我听说徐老板的药厂最近在研发一种功能性饮料,可是当真?”

    “呃,这个?”徐树彪愣住了。

    这件事情却是很隐秘的,徐树彪一直有一种创业思想,开药厂的同时也在积极拓展其它领域。

    不久前徐树彪很是幸运地研发出一种饮料配方,几乎没几个人知道,这个石先生年纪轻轻与他公司不熟,却又是怎么知道的?

    徐树彪满脸疑惑,“有倒是有,可问题是我这研发配方十分机密……”说完看向石志坚。

    石志坚微微一笑:“哦,我恰好与贵公司一位职员是朋友。他经常对我讲徐老板你是个人才,除了经营药厂外还经常研发一些新鲜东西……刚才我也是斗胆一问。”

    石志坚说的含湖,徐树彪猜测是为了保护他那个职员朋友,当即道:“原来如此!”

    石志坚继续道:“我意思是如果徐老板你愿意,我打算花费二十万买断你手中饮料配方专利权,却不知可否?”

    “啊,你要买断?”徐树彪脸上露出惊讶。

    石志坚还以为他不愿意,“怎么,徐老板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猜测对方是不是嫌弃钱少。

    “不不不!”徐树彪慌忙摆手道:“讲真,你让我大吃一惊!二十万,太多了!”

    “呃?”这次轮到石志坚大吃一惊。

    “我那饮料配方刚刚研发出来,也不知道效果如何,更不知道做成饮料不能卖掉,石先生你一口气出资二十万,实在是让我深感意外!”徐树彪眼圈一红,动情道,“想必石先生你见我可怜,又是半个老乡才故意这样讲,要不然端不会一口气出二十万!”

    石志坚懵逼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石志坚之所以会一口气出价二十万,其实也是误判,他是拿上一时空这个H牛饮料火爆销售来出价的。

    奈何,对于徐树彪来讲这种饮料配方根本就没通过实践,未来还是个未知数,搞不好一点用都没有。石志坚却愿意拿出二十万巨资来收购他这配方,这不禁让徐树彪感激涕零,认定石志坚为人仗义,为了帮助他才故意这样讲。

    可以说一不小心石志坚做了“大善人”,成了徐树彪感恩戴德的“大恩人”,当即感动的痛哭流涕。

    “咳咳,徐老板,你不要再哭了,你再哭的话会搞得我很不好意思!”石志坚就算了脸皮再厚,此刻有些脸红。

    “不是啊,我好感动!”徐树彪就差抱着石志坚痛哭了,旁边众人看着他们,表情古怪。

    石志坚再次把手帕递过去,让徐树彪擦把泪,整理好情绪,这才道:“那徐老板意思是答应了?”

    “石先生,你如此帮我,我岂能拒绝?再说了,我现在药厂被烧继续资金续命,你愿意花天价收购我的研发专利简直是上天搭救呀!”

    石志坚听徐树彪这么一说,精明如他竟然第一次感觉自己像是个冤大头,不行,要再捞点东西才好。

    “咳咳,徐老板,你暂且不要这么感激,我话未讲完----”

    “你说,我听!”徐树彪擦了擦鼻子,望着石志坚道。

    “你刚才也有讲,你的发明还未实践,也不知成效如何,因此我这二十万可是包括你继续研发的费用,直到研发成功作为功能饮料上市,并且开厂生产,还有销售一条龙为止……”

    “呃,这个?”徐树彪想了想,勐地一拍大腿道,“这是应该的!我一定不辱使命,帮你把这款饮料成功上市!”

    小书亭

    在徐树彪看来,不管怎样都是自己占了大便宜,二十万买他专利,到哪儿去找?

    “那就好!不过我手头现在只有十万,明天打到你账户,或者亲自带过去给你……至于另外十万,我会在一周内帮你搞定!”

    石志坚计算的很清楚,他不久前从鬼叔和钱理事等人手里敲诈了十万港币。之前从金百瀚舞厅攉取的二十万购则买了利氏船行股票,他准备把这些股票抵押给银行,差不多能贷款十几万。

    至于以后----

    石志坚相信只要这“H牛”配方在自己手中那么不管是让徐树彪帮忙经营进军亚洲饮料市场,还是联系香港那边的食品公司直接开足马力全球推广,全都稳赚不赔!

    H牛,亚洲的可口可乐!

    一年搵足几个亿的宝贝,石志坚绝对赚大发!

    此刻的徐树彪还在对石志坚感激涕零---

    好人啊!这才是真的“老乡”!绝不坑自己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