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562章 这也是青春
    池非迟侧目看了看平板上的内容,收回视线,端杯子喝酒,“男人偶尔忧郁一下,会很有魅力。”

    黑羽快斗半月眼,“是吗?”

    他怀疑非迟哥是在忽悠他。

    池非迟拿出手机,翻到赏金殿堂的一个页面,抬起手机给黑羽快斗看,“你看,你又涨价了。”

    黑羽快斗:“……”

    这个说服真硬核。

    “呜……”

    吧台后,寺井黄之助突然低头擦起了眼泪,把池非迟和黑羽快斗弄得一头雾水。

    黑羽快斗反思他们是不是有点闹过头,害得老人家担心了、想多了、脑补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兄弟决裂场面了,忙解释道,“我刚才只是跟非迟哥开玩笑啦,昨晚那个眼镜小鬼偷偷割断了绳子,铃木顾问和中森警官又带人包围了天台和大楼,我们本来也待不了多久,趁早离开是好事……”

    “呜……我这是太高兴了,”寺井黄之助擦了眼泪,一脸感慨地看着两人,“盗一老爷后继有人……要是盗一老爷还在的话,看到昨晚的表演,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黑羽快斗听到黑羽盗一,在心里叹了口气。

    池非迟也保持着沉默。

    他答应过黑羽盗一,一些事要瞒着黑羽快斗,而且就算他说他家盗一老师还活着,也没有任何证据,空口无凭,说出来他担心被认为‘纯粹是安慰’、或者‘不愿意接受事实而导致臆想症犯了’。

    他家盗一老师选择隐瞒这件事,他不了解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也确实不方便说什么。

    寺井黄之助见两人沉默,连忙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突然说起这种沉重的话题。”

    “没有啊,我家老爸的眼光本来就很好,他作为国际知名的魔术师,教出两个优秀的弟子再正常不过了,”黑羽快斗语气散漫地打哈哈,揭过话题,“对了,非迟哥,你昨晚怎么有心情跟我一起联合表演啊?按你以往的作风,我还以为你会拎着镰刀上来就砍我呢!”

    寺井黄之助的注意力被转移,好奇看着池非迟。

    没错,昨晚非迟少爷突然玩起魔术是很奇怪,难道决定以后做个出场就表演魔术的赏金猎人?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如果是我带着小哀,你想掳走她,我确实不会担心你把她怎么样,可是越水牵着她的时候,你把她掳走,越水会愧疚,至于为什么表演魔术……因为你掳人没有成功,所以才想着陪你玩一场魔术,你要是逃不了,那就别怪我下重手揍你了。”

    “你昨晚那种架势,根本不是想揍我,是想削掉我的脑袋吧?而且你这个理由……”黑羽快斗抬手抓了抓头发,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个任性且奇怪的动机,决定先解释自己的想法,“那位越水小姐说想抓基德,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想吓一吓她,我知道那样会让她愧疚自己没有照顾好小孩子,但我是打算之后把人连同宝石凉鞋一起交给她,让她顺便把宝石凉鞋送还给铃木顾问,一般人看到小孩子被送回来,大概会如释重负,然后就不会再多想了吧,再加上,把宝石凉鞋交给她的时候,我也会说明我是开玩笑,这样她应该就不会再耿耿于怀了……”

    要是对方很生气或者很在意,他就笑着说‘因为看到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实在忍不住逗逗你,害你心情不好了我很抱歉’这类话,再加上把掳走的萝莉和偷走的宝石凉鞋都交过去,大部分女孩子都能搞定的。

    嘴甜又不要钱。

    池非迟看着黑羽快斗,举例反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和中森警官去某个地方,你答应了青子会帮忙照顾她中森警官,但在路上,中森警官被来意不明、可能很危险的人绑走了,你会怎么想?”

    “当然是想着快点把中森警官救回来啊!”黑羽快斗一脸坚定地伸手拍桌,很快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嘀咕,“等等……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可能会更愧疚自责一点吧,不不不,等等,重点好像是……”

    池非迟沉默盯着黑羽快斗。

    抓住重点了?

    如果是普通朋友,牵着朋友家的小孩子走在路上,结果小孩子被掳走了,会担心、愧疚、自责,然后在小孩子被还回来后松口气,掳走小孩子道个歉的话,大概也不会太纠结。

    但如果不是普通朋友呢?

    女性通常比男性细心、敏感,要是留下了心理阴影怎么办?以后牵小孩子都会想起这件事,紧张兮兮怎么办?以后他腾不出手来的时候,越水临时帮他照顾一下小哀都会觉得煎熬、焦虑、不安怎么办?

    黑羽快斗再次抬手抓了抓头发,感觉自己的发现有点不可思议,看着池非迟确认,“非迟哥,她是不是喜欢你啊?”

    池非迟把自己和越水七槻的相处细节回想了一遍,“不像假的。”

    “那你呢?你也不排斥,对吧?不然你不会在意她会不会愧疚不安,”黑羽快斗盯着池非迟,再次确认,“你喜欢她!”

    池非迟收回视线看着面前吧台上的酒杯,给了个认真的答案,“我不排斥跟她接触了解,具体合不合适,还得了解之后再说。”

    有时候,感情是弱点和软肋。

    他愿意跟快斗认真说这些,是因为他确认过,快斗的包容性很强,虽然对他一些行为表示不认可,但也不会抓他进警局,不用担心快斗利用感情方面的事来算计他、坑他。

    至于柯南那个刁民,他就无法确定了,所以对柯南,他不会说这么多。

    另外,他也是希望快斗心里有个底,别跑去撩越水七槻,说类似‘真是抱歉,因为你太漂亮、太可爱了,所以我才忍不住跟你开了一个小小玩笑’这种话。

    要是越水七槻像铃木园子一样,成天喊着‘基德大人最帅’,他会很为难的。

    毕竟这是自家弟弟,到时候他杀还是不杀?

    “合不合适啊……”黑羽快斗见池非迟回答得这么认真,也认真起来,思索着道,“非迟哥,我觉得两个人交往,不合适也可以为彼此变得合适,你在一开始就考虑合不合适的问题,会不会太早了一点啊?”

    “喜好可以改变,性格不好也可以迁就,但人的一些观念很难扭转,”池非迟语气平静道,“人想要的很多且永远不知满足,或许拥有另一个人后,就会想满足别的欲望,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或许一开始就不会为了另一个人为难自己,再或者原本想要的就很多,基于这个,如果一方想或者平静喜乐的生活,另一个人却野心勃勃,双方又无法妥协或者兼容,时间久了,轻则产生矛盾,互相折磨,重则给彼此拖后腿,最后大家都不得善终。”

    “好像有道理,但不得善终这个说法,是不是太严重了一点?而且我还是觉得,两个人要是互相喜欢,什么困难都可以一起克服,”黑羽快斗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太能理解,“那……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呢?”

    池非迟端起杯子,垂眸喝了口酒,“或许会舍不得杀。”

    黑羽快斗一脸无语。

    为什么非迟哥想到的居然是杀了人家?还用‘或许’这么不确定的词?是不是因为最近混在那个组织又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这种思维方式不太对劲,他要不要劝非迟哥去青山第四医院、找个心理医生聊聊天?

    “可以考虑关押起来,一点点改造,从根源上阻断对方对我身处局势会产生的不良影响。”池非迟补充道。

    放又放不掉,凑一起又勉强,杀又舍不得杀……

    这种致命的局面,关押起来好像也不错?

    “关……”黑羽快斗噎了噎,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家老哥,正色道,“非迟哥,你有没有想过,把一个人关起来,强行让一个人勉强接受不喜欢的生活,那个人会很痛苦的?而且你也未必会开心啊。”

    池非迟嘴角露出微笑,垂眸盯酒杯的目光却冷了几分,“一起感受痛苦,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

    黑羽快斗半月眼:“……”

    不用费劲提醒了。

    非迟哥根本不是想不到,而是整个人的观念彻底歪了,人也彻底坏掉了。

    他终于明白观念差异的力量有多强大了,完全无法理解嘛。

    想着,黑羽快斗叹了口气,拿起之前寺井黄之助放在吧台上的果汁,放上吸管,吸着果汁走神。

    说到这个,青子好像很讨厌怪盗基德……

    寺井黄之助见两人走神,没有打扰,起身走到窗前,把之前拦得严实的窗帘拉开一半,让外面的阳光洒进屋子,满心感概地去了后面厨房,清点食材。

    偶尔有些小忧愁,这才是二十岁前后的年轻人该有的啊,让他突然想起自己年轻的那些年。

    这是青春的气息。

    寺井黄之助清点完食材,确定够三个人的晚餐,出门发现黑羽快斗和池非迟还坐在吧台边探讨,走过去准备听一听。

    他想听听两位少爷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帮忙给点建议……

    “那个次郎吉大叔的金库安全系统是独立的啊?”

    “定制的都是这样,那些人不可能把系统操控权交给真池集团,连安装和调试都会让自己的人接手,大山先生带过去的人,只是进行指导工作。”

    “安全防御程序,全都是你们的程序师设计的吧?”黑羽快斗摸着下巴,“难道不能在程序上做手脚吗?”

    “能做,但破坏口碑损失太大,且难以挽回,”池非迟道,“还不如我以七月的身份,陪你去偷他的金库。”

    “那也不错啊,”黑羽快斗眼睛一亮,“对了,那个大叔手里还有没有其他疑似我想找的宝石?他应该会放在金库里的吧?”

    池非迟想了想,“不一定,可能有别的收藏室。”

    寺井黄之助:“……”

    商量一起偷人家金库,这……

    这也是青春。

    只不过他们快斗少爷和非迟少爷的青春,跟一般人不太一样,肆意妄为的犯罪气息过于浓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