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62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顾骜跟张仲谋聊“香积电的产能要确保绝对优先供天鲲”这个问题时,他们实际上在聊什么?

    在张仲谋眼里,顾骜当然是真心在聊天鲲的供应链安全。

    但顾骜自己知道,他聊的是别的。

    在顾骜的计划里,等王安众叛亲离、跌入低谷的时候,他是肯定要出手对王安电脑巧取豪夺的——这一点在目前其他人眼里,觉得不可能,但顾骜知道很可能。

    因为他前世研究过王安这名业界华人前辈榜样的事迹——虽然顾骜前世对历史不怎么感兴趣,但作为一名IT人,对于曾经差一点儿走上行业巅峰的华人前辈,多少还是会讨论的。

    前世他在支付宝的时候,经常一群搞技术的同事,闲着没事儿在内部论坛上对这些案例复盘、指点江山,还扼腕叹息。

    顾骜既然知道原本历史上,王安会在88年因为彻底看透了儿子的无能、而把公司传给爱德华.米勒重整。那么这一世顾骜就有信心开出足够的价格,让王安把公司交给他重整。

    顾骜至少比爱德华.米勒更有希望让王安这个牌子起死回生吧,无非顾骜要的股份更多罢了。

    但他相信,王安电脑这家公司、这个品牌,在王安心里,肯定是比他儿子还要重要的,这是他一生的心血。只要能让王安看到“这个牌子能活下去”,这就是第一顺位的考量。相比之下,股权倒不是最重要的了。

    尤其对一个癌症晚期、再过两年就要死的人。

    同时,顾骜也算过,这一世,因为他自己这个蝴蝶效应,王安提前了半年来中国刷名声、也帮他儿子王列刷名声。所以王列趁热打铁接班也会加速。

    更早上台,就会让人更早看清他的无能,从而彻底失望。因此顾骜估计,王列被老爹劝退、图谋找一个爱德华.米勒型的接盘者的时间,也会同期提前。

    或许是提前几个月,从88年上半年,提到87年底。

    那么,促成这种提前的外部因素,是否满足呢?顾骜认为是满足的。

    因为历史上,85年10月份开始,因为日元、马克疯狂升值、美元贬值带来的这波美股大牛市,就是持续了两年左右,到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爆发了一波巨大的股灾。

    当然了,顾骜并不记得10月19日这个具体日期,他只知道87年年底左右,美国是有一波大股灾的。

    历史上那玩意儿一天之内跌掉道琼斯25%的市值,纳斯达克稍微好点没那么惨,但因为87年纳斯达克整体盘面还不大,绝对金额占比不高。所以综合算下来,一天之内相当于美国当年GDP八分之一的钱就蒸发了。

    而除了那天“黑色星期一”之外,那一波行情前后两周那些日子里,加起来跌掉的点数也跟“黑色星期一”当天差不多多。累计相当于是腰斩了美国股市、蒸发了相当于美国当年GDP30%的钱。

    通用电气、西屋电气、波音、可口可乐、贝尔电话、运通(办百夫长黑金卡的那个信用卡公司),都是那一波里股价腰斩的典型。

    本来当时就处在颓势中的王安电脑更是惨,腰斩了之后再腰斩,两周之内80%市值没了,场面极其残忍。

    王氏家族持有的那部分公司主要股权,在86年市值一度达到40亿美元,股灾后只剩不到10亿美元市值了。(当然历史上到88年交盘给爱德华.米勒的时候,已经连3亿美元都不到了,后面还会继续惨继续跌)

    股灾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美元贬值后为期两年的外国资本对美元资产买买买的过热,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历史上85年底开始出现的垃圾债、杠杆恶意收购等操作,在股市上开始泛滥。

    众所周知后来被罚款11亿美元、坐牢10年的垃圾债杠杆收购之王米尔肯,就是85年底左右开始发明出垃圾债杠杆的。

    当然这一世,米尔肯如今也已经开始动手了,但他并不会再收获首次发明

    “通过恶意收购科技公司然后砍掉研发部自废长期武功换取短期一两年内财务报表好看炒高股价然后等产品换代时技术不足隐患暴露之前就抛盘跑路”

    这一毒招的名声,而载入史册了。

    他只能收获对上述毒招的一半发明名誉权。

    也就是说,“通过垃圾债杠杆、扮演门口的野蛮人恶意收购”这个要素,还是他发明的。

    但是“收购科技公司后砍掉研发部做漂亮财务报表”这半点,已经被顾骜指使的黑石基金彼得森、施瓦茨曼发明出来了,轮不到股灾祸首米尔肯再来专美于前。

    无非顾骜是“善意收购”,而且是靠自有资金善意收购,没有用垃圾债杠杆。

    (顾骜的“善意”是不容置疑的,因为在界定一个收购方是否善意还是恶意时,一个重要考量指标是收购方“是否企图绕过公司现有高管层”。

    而顾骜并没有绕过当时的德州仪器高管层,他和彼得森,跟德仪当时的CEO约翰.夏柏是经营观点一致的,只是跟常务副总裁张仲谋意见相左。所以德州仪器砍掉半导体研发部,是约翰.夏柏自己的决策,顾骜和彼得森只是“附议”,放大了约翰.夏柏的话语权,所以他们真是太无辜了。)

    原因细节就不再多分析了,一言以蔽之,85年四季度开始的美股牛市投机+刚被业内看明白的牺牲科技公司长期竞争力做漂亮短期报表这两招一结合,就是会在两年的发酵后,在98年四季度酿成巨大股灾。

    即使略有蝴蝶效应,股灾提前或者退后几个月,也无所谓。

    因为到时候,很多科技股会因为这一波不信任,而普遍大跌。

    历史上,王安电脑的股价彻底崩盘,也是发生在87年10月大股灾之后。因为投资者普遍开始反思“王室电脑是不是也跟其他那些10月19号死掉的科技股一样,属于‘目前这一代产品业绩看着还不错,但缺乏向下一代科技产品过渡、并且始终保持市场竞争力地位的能力’的那一类型”。

    一旦这种反思开始酝酿,科技股股价崩盘都是在所难免的。

    因为这种反思就意味着“原先别人因为你现在那么牛,认为你还能牛15甚至20年”,而反思之后,他们就会意识到“原来科技公司的霸业是那么脆弱的,现在即使行业内最牛,可能也就保持必牛五六年。六年之后说不定就不牛了”。

    这肯定要导致远期市盈率的暴跌。

    顾骜很笃定,科技股灾和“王列上任后一两年,被老爹看清他没有远见”这两件事情只要都发生了,那么王安谋求外部接盘者的时间点,肯定就临近了。

    顾骜今年把学习机做好、做扎实,并且吸纳一批王安电脑如今就出走的技术骨干,积累磨合个一年多。等明年底的股灾后杀进去接盘王安的剩余遗产,那还怕不能在88年研发出足以匹敌苹果公司MAC-II的封闭式系统个人电脑吗?

    当然了,团队磨合、高层变更,损耗是肯定的。

    用正常招数,顾骜还不敢保证竞争力全面爆掉乔布斯。

    所以,才有了刚才他利用张仲谋的那一步棋。

    顾骜知道,苹果公司84年的MAC-I个人电脑,就是用摩托罗拉的,未来的MAC-II研发计划,目前看来还是沿用这一技术路线。

    而顾骜目前做游戏机,也是一路积攒的68000CPU这条技术路线的研发经验。

    所以,顾骜希望等88年10MHZ的摩托罗拉68000CPU最新款上市时,摩托罗拉已经“自废武功”,完全因为不划算而放弃自产、把所有产能都寄托到香积电头上。

    而香积电可以先摆出一副“足以满足全世界所有需求摩托罗拉系顶尖CPU的客户的产能”的姿态,引诱苹果下单。

    然后事到临头交货时,“偶然发现”产能不足,只能先给天鲲供货(也是给到时候被天鲲控制的子品牌王安供货),然后让乔布斯干瞪眼等个半年三个月的。

    这样,就算苹果公司到时候如期研发出了用摩托罗拉最新CPU的个人电脑,他们在实际生产和出货的时候,也会被硬生生卡断半年的节奏,被顾骜先抢占在半空白市场出货的先机。

    虽然“品牌好,晚半年发货也没关系”这种道理也说得通,但多一条筹码总是没坏处的。

    顾骜要用卡苹果产能的方式,为自己再多加一份竞争力保障。

    而且,这也不算什么阴毒吧,毕竟后世苹果公司站上行业第一位置后,也是经常要台积电“协调产能”,借机卡位一下其他同行的。经常让小米或者OV无法及时赶风口出货。也就三星之类有自己产能和工艺的巨头,可以躲过苹果的毒招。

    顾骜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

    壮志饥餐乔狗肉,笑谈渴饮果奴血。

    多了这么一道双保险,顾骜自忖只要接盘王安顺利、整合资源成功,自己手上的天鲲加王安,肯定可以干掉苹果,卡住那个“IBM/微软开放式系统个人电脑占据主流后,唯一的封闭式系统生存机会”的身位。

    王安和苹果是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的,不想王安死,就必须让苹果死。

    地球人不需要两家封闭式系统,市场没那么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