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485章 最好的谎言是随机
    跟顾骜阴谋密议了一番之后,彼得森回头就开始着手暗中吸筹德州仪器的流通股了。

    至于所需的资金,顾骜也都逐步拨付到位。

    去年的温哥华地产案操盘资金,如今已经全部回笼了,顾骜的本金加上利润,本来就有超过十亿美元的可用资金。

    这还没算顾骜的游戏机和其他产业源源不断细水长流的现金流水呢——虽然至今为止,因为还处在扩张期,成本也比较大顾骜的消费电子产品年纯利润始终没突破1亿美金,只是销售额越滚越高,做实业不容易呐。

    而且为了让黑石基金的操作看上去更加正常一些、未来别被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挖掘出什么阴谋论。

    顾骜还非常注意地额外给了一部分资金,大约个把亿美金级别,让黑石基金根据自己的意愿,去投资一些项目组合。

    顾骜觉得这并不算托大,也不觉得这些掩护性投资会亏本。

    因为历史上的黑石基金,本来投资业绩也还算不错。彼得森这人能做一任美国商长,还在雷曼兄弟做出不菲业绩,投资眼光和本事还是有的。

    历史上黑石基金投资项目的最大特色,就是善于持大股之后,帮助被投资对象优化管理、一定程度介入经营,把原本不怎么绩优股的公司,也改造得绩优一些。所以黑石基金虽然没有什么暴富的项目,却能做到30多年里稳健收益,而且行业口碑也不错,没有落下“门口的野蛮人”的名声。

    奇正相合,虚实相应,随机到没有规律可循,才是保住长期名声的必要手段。

    收购一家总市值接近20亿美元的大公司的好几成股份、直到持股比例要举牌成大股东的比例,这肯定是需要好几个月时间的。有些对溢价承受度比较低、不肯高价砸钱买的人,那更是要花上半年。

    所以,顾骜让彼得森4月中旬开始动手,怎么也得到暑期的时候,才能吸筹到够资格举牌的程度(花掉5亿美元左右资金,吸纳德州仪器20%~30%的股权)。

    而顾骜跟比尔学长也绸缪计议过了,比尔学长差不多也是那个点才会拿到田纳西州相关立法通过的背书、当选美南经发政策委员会的注席。

    两边时间差不多,谁都不会拖谁的后腿。

    另外,到了真要举牌的时候,那当然也是由黑石基金去举牌,顾骜是不会举牌的。顾骜之所以要找一家美资私募基金作为股权投资的白手套,为的就是防止美国人民的抵触乃至美国监管的介入。

    因为在美国股市上,你一个中国人悄摸地成了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大股东,那肯定是要引起轩然大波的,而且相关信息是保密不住的。

    但是,如果是美资私募基金冲在前面,就不要紧了。至于这家私募基金的钱又有哪些来源,这跟高科技公司和股市监管就没关系了。

    面对80年代美国股市的监督严格程度,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要不是美国人还比较松懈,也不至于就在这几年闹出垃圾债之王米尔肯这些渣滓。

    当然,这里也要为美国股市说句良心话。所谓的“股市是万恶之源”、“股市是科技进步的死敌”这些宣言,都是针对80年代后期美国股市的情况的,因为那段时间恶意收购、垃圾债、门口的野蛮人确实太猖狂了。

    90年代后,米尔肯被罚款11亿美金、判刑10年后,美国的科技公司风投环境就好了不少,无耻之徒也少了一些,人民对股市的仇视也没那么严重了。包括某些原先没有股市的国家,也放开了股市的存在,那也是看到了美国人确实监管有效、可以控制住局面,才开放的。

    只能说80年代那种近乎蒙昧野蛮的科技股,跟后来的科技股不是一回事。

    另外,除了举牌问题之外,彼得森最后还跟顾骜达成了一项额外的君子协定。

    彼得森已经朦胧意识到了,顾骜有可能对德州仪器进行如何的“优化”,他只是不希望将来扮演这个“优化”德仪的经营改良建议发起人。

    彼得森希望自己扮演一个“跟风附议”的角色。

    这一点顾骜稍微考虑了之后,也答应了,并且表示彼得森不用担心,到时候完全可以把这个演奸臣的角色交给德州仪器的现任CEO夏柏。

    未来张仲谋如果牛逼了、华夏半导体产业崛起了、美国人后悔了,就让夏柏这个直接经营者来扮演“秦桧”,而彼得森这个大股东只要扮演被秦桧蒙蔽的“宋高宗”就行了。

    顾骜相信,历史上的张仲谋会愤而出走,这就说明夏柏并不缺乏愚蠢的眼光,他只是缺乏股东会的足够授权。

    顾骜和彼得森并不需要亲自去提出那个愚蠢的奸计,他们只要用股权,让那些有远见的人没资格说话、或者说话的投票权重被压低到微乎其微、并且把愚蠢的声音功放到足够大就行了。

    而那个愚蠢的声音本身,并不是彼得森发出的,他只是个扬声器。

    留取弱智照汗青的事情,还是留给夏柏去照吧。

    彼得森对这个处理非常满意,再也没有任何疑虑,心情愉快地去执行顾骜的任务了。

    至于吸筹股票的时候,如何震荡吓走散户、低价拿到股权,这都是彼得森的老本行,技术细节不用顾骜操心。

    ……

    交代完彼得森动手,时间也已经是4月过半。

    距离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顾骜如今身上背负着电子工业部部属央企的差事,也没理由在美国滞留更久,所以也差不多是时候回国了。

    美国这边的利好,要等三个月之后,彼得森和比尔双双部署到位,才是收割的季节。

    另外,顾骜这次来美国,明面上的理由,依然是要与摩托罗拉“深化合作”。

    所以,在与彼得森、比尔密谋的这一个多星期里,顾骜也抽时间穿插着跟摩托罗拉达成了一项新的谈判。

    这个谈判纯属掩人耳目用的,内容无非是传统的“市场换技术”。当然有顾骜操作的“市场换技术”,肯定比后世被砖家叫兽公知们诟病的“市场丢掉了,核心技术完全没换到”的领域要好得多,尤其比同时代的汽车合资要好。

    既是如此,顾骜还是非常小心地引入了电子工业部的有关官员,一起参与谈判,由上面的人最终拍板决策,免得将来国内有公知想搏出位、盯着顾骜骂,以求出名。

    这个“市场换技术”的具体内容,就是中方承诺:如果中方未来打算引进目前这一代制式的蜂窝移动通讯技术、在国内铺设手机网络,那么中方会排他性地使用摩托罗拉公司的产品,让摩托罗拉垄断性地独占市场。

    作为代价,摩托罗拉要把所有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手机、蜂窝基站,全部挪到中国生产,并临时授权中方使用有关技术。

    在1984年这个时间点上,中方这个承诺其实没损失什么东西,因为暂时全人类只有摩托罗拉一家公司,能搞1G手机和基站,人家本来就没有竞争对手。

    而中方补充承诺一下之后,无非是未来三五年里,万一有其他同行跟进了、来跟摩托罗拉抢生意,中方依然可以确保摩托罗拉未来的独霸市场期权。

    摩托罗拉方面是用了与中方合资建厂、让中方观摩学习技术、参与售后维修维护等等条件,换了一个看上去很美的期权。

    而顾骜之所以热衷于促成,在于他跟摩托罗拉认知远见上的差别——在1G手机刚刚出现的时候,是没有1G这个概念的,摩托罗拉有一种幻觉,那就是他们的这种制式,可以用上十年二十年。

    但顾骜知道,进入90年代初,2G技术就上来了,手机这个行业,也不再是摩托罗拉能垄断得住的。

    以80年代中国本来就卖不出多少手机的这么一个空虚的市场,跟摩托罗拉交换一个中国无线通讯电子技术的起步积累,完全是划算的。

    顾骜以及相关谈判决策者,可能要被不明真相的公知砖家辱骂那么六七年,等2G上来后,历史自然会证明顾骜是正确的。

    更何况,顾骜已经做好了离开体制的打算了,就算一年半载内,将来有人质疑这个决策,以此为由撤顾骜的职,开除他,也不过是债多不愁、虱多不痒。

    将来历史证明他正确之后,那些墙头草的公知砖家自然又会倒过来,说“我们当年欠顾骜一个道歉”。

    跟摩托罗拉的补充谈判结束后,顾骜第一时间给手下的任正义打了个国际长途,把情况通报了一下。

    “摩托罗拉方面的人,很快会赶去特区,在我们建厂的过程中追加投资和技术授权、设备采购。过程你盯着点儿,这是咱自己无线通讯技术的最初起步,咱不要急,慢慢来。

    有些话我就跟你说说,不要觉得摩托罗拉人拿住这一代技术,就拿住了永远。无线通讯的划时代进步,会比我们想象的都快。

    我就一句话:第一代咱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仿个生产,第二代咱能跟进研发,第三代争取平起平坐,第四代再全面反超也不迟。这是一场至少十几二十年的持久战。”

    任正义表示完全听不懂,但部队的经历让他习惯了无条件执行命令。

    直到多年之后,他才知道当初老板的眼光是多么的深邃远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