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26章 高考落幕
    顾骜拍着徐主任的后背,用商量的口气说:“这样吧,我给您看个东西。”

    说罢,他拉开了自己的一个随身包包,从里面抽出一叠东西。

    那是一小叠大团结,还有两张黑白照片。

    “这么冷天儿,让大家辛苦跑一趟,都是我害的,在镇上吃顿好的歇歇气儿吧。”他先把钱偷偷递过去,然后又话锋一转,

    “书记,您也知道我这半年一直低调,咱吴越省跨省插队到你们徽省来的知青,也是不多的。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背井离乡么?”

    “你小子一开始神神秘秘的,鬼知道你怎么回事!”徐主任无所谓的样子,一边说还一边把钱往外推。

    顾骜在会稽得罪人的那些事儿,属于潜规则,当然不可能记录到档案里。在他主动低调的情况下,徐金辉接收了他半年,也不知道顾骜的来历底细,他也懒得管。

    “这就跟这张照片上的人有关了——我姐原来在会稽的一个国营茶场插队。可惜那里的枢机儿子,看上了我姐,想要用强。

    偏偏他还卖推荐上大学的资格,玩弄其他妇女,还当卖国贼把国宝卖给曰本人。我看不过去,一时冲动就让那枢机父子都枪毙了,断子绝孙。只可惜也得罪了人,在本地混不下去,只能背井离乡,来没人知道我底细的地方插队……”

    听顾骜轻描淡写说到“断子绝孙”这四个字时,徐金辉没来由一阵蛋疼。

    再看手头那两张黑白照片,以及上面黑漆画着大叉的倒挂名牌、被枪毙前后的脑袋对比,他对情况也有了新的评估。

    很显然,被顾骜灭门的那家,是乡长级别的,比他徐金辉还高半级呢。

    “你家是干什么的?”

    “也没干什么,只是恰好眼下在服务于一个上达天听的大工程,具体不能说。主任,我也是诚恳地跟您讲道理,我确实没干什么坏事儿,但您也不能由着外人诬告我对不。

    我可是清清白白,跟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复习、我借给他们数理化的资料,他们帮我复语文政治。这是再纯洁不过的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了。

    不信你问问这位严同学,哦不,应该叫严老师了。他是高中毕业后,已经在马钢中学当语文老师了,这次听说恢复高考想再搏一把。大家都是上进的读书人,怎么可能有污秽交易呢?”

    徐金辉脸色数变,也知道顾骜理直气壮,终于妥协了。

    他不着行迹地把辛苦费一抹,塞进袖子里,说道:“行,你安心备考。有事儿我都给你压着,一直到你考试那天,我派人送你去考场。”

    说完,他的手狠狠一紧,把那一束大团结都攥得湿了。

    ……

    1977年12月10日,徽省高考的第一天。

    作为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年,77年的高考有太多随行就市的仓促迁就,都是后人无法想像的——

    各省自行命题、各自安排开考时间、自行安排监考制度……

    这样的混乱,难免会带来不规范和舞弊,也容易遭到曾经推荐制度下掌权的既得利益者的反扑。

    但总的来说,还是瑕不掩瑜,为新时代的人才选拔奠定了标准。

    徽省各地,接到高考通知的速度还是比较慢的。但教育厅定下的考试日期却一点都没有延后,甚至在华东数省中算是早的——比消息最灵通的沪江市,都还早了一天。(最晚的是胡建省,16号才考,几乎比别省晚了一周。)

    这样的安排,固然会让本省考生复习准备的时间被压到最短,但也解决了一些其他更实际的问题——

    徽省大部分疆域在长江以北,属于南北交界的省份,又不靠海,所以在华东五省中,冬季气候是相对寒冷的,也从来没有供暖一说。

    建国数十年来,有关部门从没有过冬天组织高考的经验,眼下不得不考虑气温的因素。

    拖得越晚,天气越冷。

    为了考生少挨点冻,早考早超生。

    这种奇葩的理由,生活在空调时代的人们,恐怕想破八个脑袋都想不到。

    此时此刻,顾骜却要亲身经历这一切奇葩。

    他穿了一套新的蓝布中山装,里面穿着毛衣。与其他早早穿起了棉袄的考生相比,显得非常精神。

    农村考生,是按照公社和生产队排的考场,所以跟顾骜同场的,几乎都是独山农场的知青。为了防止作弊,只是在排座位的时候,按照不同生产队间隔纵列排开。

    随着开考的锣声响起,第一门语文开考了——你没看错,不是电铃声,而是那种打更的锣声。

    卷子发下来,顾骜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审题。语文和政治是他相对担心的,英语和数理化觉多不是问题。

    但仅仅瞥了几眼,他就大跌眼镜。

    不是题目太难或者太简单,而是太少了。

    命题老师真是惜纸如金。

    语文这种在顾骜记忆中、应该有大段大段阅读题的科目,竟然把全部题目,都塞在了一张A4纸尺寸的卷子上。

    搁几十年后的话,卷子没个十几页,命题老师好意思见人?

    “满分100分的卷子,作文70分?注音填词、造句分析,才15分?古汉语翻译15分?难怪一张纸就印下了,真省事儿。”

    相对应的,考试时间也不长,只有2个小时——因为所有科目要两天考完的,语数外,还有理科和政治,没那么多时间给考生浪费。

    顾骜花了半个多小时,仔仔细细把30分基础题做了,还检查了一遍,才开始心无旁骛对付作文。

    结果一看题目就乐了。

    今年徽省的作文题,是二选一。

    第一题叫“紧跟华注席,永唱东方红”。

    第二题叫“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从叶帅《攻关诗》谈起。

    好么,这两道题,很显然是分别迎合当时朝廷的两大权力核心。(叶帅在76~77还是有很大贡献的,在粉碎过程中,主持了军WEI工作。而邓伟人还未复出)。

    在正常考生眼里,绝大多数人估计会选第一题——这怎么看都是歌功颂德的好机会。

    而第二题就没那么政治激进了,完全是讲究客观事实规律,讲科研公关、实事求是的。大多数考生需要担心“实话写太多会不会被认为是白专道路”的问题。

    可是到了顾骜眼里,这两题的含金量明显是截然相反的。

    “呵呵,还紧跟呢,等明年实事求是、不搞两个凡是之后,就彻底凉了。就算阅卷老师不知道上面的权力动向,暂时给了高分。未来的路走起来,也容易留下污点。”

    再说顾骜内心也是真心拥护实事求是的,所以毫不犹豫选了第二题。

    那么,写什么呢?

    他几乎没怎么想,就自然而然决定写他跟老爹在厂子里的亲身经历——如何去市图书馆查阅资料、如何在尊重客观自然规律的前提下独辟蹊径、找到一条为实现氦气国产化、突破西方资本注意世界技术封锁的技术路线……

    如何利用资本注意国家现有材料,进行使用方法层面的微创新……

    当然,涉及国家机密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能流露出来的。这里面的尺度,顾骜经过考前的突击培训,也颇有几分心得了。

    随着一阵锣响,语文考试轻松过关。

    一散场,满场的考生都开始攀谈,聊得最多就是作文写了什么。

    有些认识的知青问到顾骜,他也不藏掖,直言相告。

    一圈聊下来,顾骜发现选科学攻关这个题目的,十里挑一都不到。

    有些跟他关系不怎么好的,听说他没写“永唱东方红”,立刻就开始幸灾乐祸。

    顾骜唯有笑而不语。

    在考场吃过午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下午1点就开始考数学,然后是政治,两门课一下午考完。

    数学顾骜轻轻松松就秒了,甚至提前半个小时交卷。

    因为提前交卷的人并不少,所以监考老师也没怎么注意他。

    毕竟是第一年恢复考试,大家都没复习,很多人就是来碰运气的。

    文科还能瞎写填满卷面,而理工科不会就是不会。出卷老师为了节约油印页数,一道选择题都没有,所有题目都是题干非常短、解题步骤相对长。

    恨不能跟作文题一样,印刷两行字,答题一整纸。

    写不出来的考生,与其坐着接受煎熬,不如索性二十投。

    “看,又是一个做不出来提前交卷的。”

    “呦,这是不死心,还想挣扎呢。居然是提前出来背政治——可惜,数学少做半小时,背多少政治都补不回来吧,还挣扎个毛线。”

    顾骜依然不为所动。

    第二天,理科的人考物理化学,下午则是英语。

    ……

    “顾哥,你觉得怎么样,我数学还是不行,估计会不及格吧,唉,太难了。”

    考试结束后,顾骜跟马风、苏泽天回镇上,去招待所拿行礼。一散场马风就忍不住吐槽起来。

    至于当初跟顾骜等人一起复习迎考的严平,因为要回马山考试,所以已经提前不住招待所了。

    “能有多差?不会完全没做出来吧?难道只能得1分?”顾骜怕历史惯性太大,忍不住恶意揣测了一下。

    “我靠怎么可能1分!”马风似乎受到了侮辱。

    “那,19分?”

    马风有些哭笑不得:“你为什么会猜19分?你就算不信我,也得信你自己的辅导水平啊!我说可能不及格,四十几分总还是有的。”

    顾骜松了口气:“那还不错了,就你这种水平,已经比别人偷跑两年了。其他课发挥还行的话,争取混个大专吧。今年的分数都不会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