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等价世界 > 第七章 暴走
    段杰看着自己满是玻璃渣的右手愣愣出神,刚才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一闪而逝,他想回忆却没有任何头绪。

    “好奇怪啊,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全能’还能强化第六感?如果真是这样,那会是发生了什么?还是说单纯是我想多了?”

    段杰的眉头苦恼的扭在了一起,除去战斗的时候以外,他向来是个很迟钝,突然一下有了这种灵光一闪的感觉他会奇怪也很正常。可无论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段杰在脑子也不可能继续安稳的坐在这喝酒。而且他已经很竭力控制自己不再去深思这件事,但当段杰想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却发现思绪似乎进入到了某个牛角尖,怎么都钻不出来,没过多久他甚至觉得脑袋都变得有些沉重,周围的空气也压抑起来,仿佛有一团火在炙烤着他的全身,赤红的皮肤上大片外骨骼开始不受控制的无规律生长,沙发被刺穿地板被划开,甚至连段杰自己都被从几根肋骨划开了胸膛,流出了散发着惊人热量的血液。

    段杰现在就仿佛一个大火炉,每次呼吸都会喷出大片灼热的蒸汽。唯一值得庆祝的是,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导师薛飞龙在他极短的授课时间内,着重说的几点里就有这种突发状况。

    “暴走”

    灵魂的感知,能力的出现,身体素质的飞跃式提升,这三点被认为是新时代人类进化的三个标志。但众所周知,新时代的开启实际上是因为一场科研事故,某种陨石坠落到这个世界后与本土物质发生了奇妙的连锁反应,由此让世界上的所有物种在三百年里却达到了或许要几个纪元才能完成的进化。

    但是,这种进化是片面和不完全的,生命进化需要极其漫长时间,在淘汰了一代又一代后,留下来的那些强大且适合环境的个体,最后变成一个健康的种族。而那些被淘汰的个体,甚至可能只是因为一根指骨的位置,就被埋入了历史当中。所以旧时代上百亿人口消失的惨剧其实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进化还在继续而且速度没有任何慢下来的意思,那些留下来的人不是说就已经完成了进化,而是只能说迈过了及格线,且“错”的不多。但随着个体的进化程度越来越高,及格线也越来越高,直到到达了某一个临界点,“暴走”出现了。

    产生“暴走”的原因千奇百怪,有可能是因为大喜大悲,也有可能是因为肉体创伤,或者干脆就是什么都没干。不同个体“暴走”的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有灵魂肉体的不协调,或者是体内能量突然失控,甚至是意识形态的突然改变。

    有一点值得庆幸却也相当不幸的事情,从以往的资料来看,发生“暴走”所需要达到进化程度很高很高,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达不到这个标准。但不幸的是,“暴走”的激烈程度会随着进化程度提高而日益加剧,其中最大的受害人群,就是在进化这条道路上走在最前沿的“超越者”们,而且如果“超越者”发生不可逆的暴走,结局一般都非常惨烈。

    所以,其实高端能力者乃至超越者实际上都在做同样的事情,用后天的方法把自己的先天缺陷补全,至于有哪些缺陷用什么方法,这些已经被归纳为一个单独高端的知识体系,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段杰知道自己迟早也会碰上这种情况,但他没想到来的这么早,按理说最少也要达到田富贵现在那个力量层次才会发生“暴走”,他现在虽然已经十分强大,但距离田富贵还有一些差距。

    他是知道的,田富贵现在已经站在了通往超越者的最后一道大门前,在某些方面已经开始产生了蜕变。某次任务中,他们都看见“纯能量控制”的田富贵不借助任何工具就能将纯能量转化成其他属性的能量,并且效果卓绝。

    当然,这是另一个课题,日后再说,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段杰的问题。

    尽管“暴走”是件十分恐怖的事情,而且来的十分突然,但段杰现在既不是超越者也提前就做了准备,所以他也没有多么害怕,而且这次“暴走”的特征也和自己预计的基本吻合,他也就更加不必担心。

    “段杰!段杰!老子知道你在这!别他妈喝酒了快出来帮忙!老子快被人揍死了!”

    不得不说,李继伟杀猪似的嚎叫极具穿透力,段杰在发生了明显认知障碍的症状下也依然能够清楚的听出里面有多凄惨。

    虽然他现在确实够凄惨。

    作为几个人里唯一也优秀的感知能力者,李继伟想找几个人可太轻松了,就算学校此刻开启了能量屏蔽也架不住他还有其他五种视角,加上这里的视野比起丛林要好了太多,“躲猫猫”在李继伟这里是行不通的。

    然后他就发现,现在的年轻人是真他妈的猛……

    选拔刚开始的时候他没过多久就碰到上了一个落单的新生,这么好的机会那当然不能错过。硬实力上他虽然没有段杰那么变态,但也是无愧“赎罪者小队成员”这个称号,但让他十分意外的是自己碰上的那个新生确实有两把刷子,虽然和自己还有些差距,但对方仗着自己“土行孙”一般的能力居然从他眼皮底下跑了。这就让李继伟脸皮上有点挂不住,好歹你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让一个小胖子调戏了一顿之后还给人家跑了,这叫个什么事啊。

    李继伟怎么想怎么难受,然后他就和那个新生彻底杠上了,复合视角开启之下沿着一路上细微的痕迹追了小半个学校,最后终于在距离“方糖”不远的一处操场堵住了对方。正当他捏着拳头准备教育对方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可恶的小胖子突然又气定神闲的跟他摆开架势打了起来,而且这次无论吃了多大的亏都没有退后一步。

    傻子也能感觉到其中有多不对劲,更何况是侦查能力爆表的李继伟,他打到一半就发现有几个生命体在很远的地方朝这片操场靠了过来,如果不是小胖子的举动太奇怪了让他有所警惕增强了能力,他之前居然连差点被人包饺子了都没有任何察觉。

    看来新生里也有类似“意识连接”的能力啊,而且距离还不短。这个小胖子能控制砂石土壤的小胖子也不简单,能力应该是操控单一元素例如硅元素的能力,个人实力非常不错,而且居然在刚刚的逃跑过程中还摸清了我能侦测的范围,有点东西啊……

    李继伟有些陷入了两难,在他的视角里有六个新生正在向这边极速靠拢,还有两个已经摸到了自己追来的方向,看样子是打算彻底封锁他的逃跑路线。最气人的是面前这个小胖子明明已经被自己揍了个鼻青脸肿,却丝毫没有倒下去的意思反而仿佛更加兴奋了起来,根本不考虑后果的开始超负荷使用能力,大地裂开无数口子,一根根巨大的石刺也在大地里飞快的生长,地动山摇的朝李继伟刺去。

    别说,单看这架势还真有点毁天灭地的味道,如果把他这张流鼻血的胖脸遮住的话。

    对于李继伟来说“复合视角”代表了完全无死角的感知方式,这种不饱和的范围攻击对他其实一点卵用没用,但他在越来越少的落脚点之间闪转腾挪的时候,却只能有些不甘心的选择了暂时撤退。

    看到李继伟想逃,已经打红眼的小胖子大吼了一声,青筋仿佛蚯蚓一般爬满了他的皮肤,整片操场的地面像水一样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大地裂开无数道深不见底的开口,比人还粗地刺密密麻麻的“长”了出来,一眼望过去李继伟居然一时间没找到任何能够逃出去的路线。

    李继伟这回是真的有些毛了,在这片活动的地刺森林里他根本不敢停下动作,一但停下这些比刀剑还锐利的地刺就会刺穿他的身体,让他真的就不用动了。

    “喂,不用这么拼命吧,点到为止不好吗……”

    小胖子没有接话,满脸都是血污表情却像中了五百万一样,一双小眼睛里满是兴奋的光芒,还有一点点轻蔑?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把我当成几个人里最弱的我没有什么意见,可是你凭什么认为可以把我当成突破口,又凭什么认为你真的能撑到同伴到来?

    李继伟突然停了下来,仅仅一脚就把他面前的几根地刺踢了个粉碎,随后缓缓抽出了战刀。

    “让师兄来教教你,强大两个字怎么写。”

    六只形态各异的眼睛里,一抹能量的光芒若隐若现。

    ……

    “所以说你这么牛逼,怎么被揍成这逼样?”

    “靠!老子把那个小胖子揍的不省人事之后就被七八个新生围攻,本来这也没什么老子打不过也能跑的掉,可谁知道其中有个人的能力跟‘静止’一样变态,我被他的能量附着之后身体立马就迟钝了下来,这才被他们满街追着揍了十多分钟,你知道老子废了多大劲才跑过来把这个情报告诉你吗!”

    “你难道不是因为被捶的受不了了才来找我避难的吗?”

    “诶……哎呀,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什么情况?cosplay的东西也太重口了吧。”

    “唉,一言难尽……”

    虽然在这次选拔中私人商家的东西被战斗波及损毁,学校都会给出百分之一百二的赔偿,但段杰还是很不想接下来的战斗连累到这家酒馆,所以他在听到李继伟喊救命之后立马就走了出去。虽然一张沙发和半块地板是彻底报废了,但比起整间酒吧都消失的情况,这已经算不错的了。

    李继伟的情况实际上很不妙,浑身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腹部还有半截卡在肌肉里的刀片。但看到段杰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还是很幸运的,最起码自己的肋骨不会疯长,甚至剖开了整个胸膛和半块腹部,牙齿也不会歪七扭八的长个十多公分,然后刺破脸皮和下巴。

    “我觉得迟菲看见你这样说不定就不要你了,你这造型也太恶心了吧,还好你出血量还可以,要不然真的可以去演惊悚片了。到底啥情况啊?难道是暴走?还顶得住吧?”

    李继伟和段杰并排在房顶上飞速移动,大概不到一公里之外,几个新生正在拼命追来,而且他们的举动还吸引了其他的新生,原本七人的队伍也变成了九人,这已经是现存新生中的一大半了,人数的优势和“敌人”的逃避都给了他们充足的信心,甚至第一次觉得他们有机会赢下这一局。

    李继伟看见段杰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没啥战斗力了,而且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的多,段杰的跑着跑着身体某一部分的肌肉就会突然脱落了下来,要么就是他某个部位突然不受控制的做了一个动作,最后从肌肉里刺出一根奇形怪状的骨头。更可怕的是从外面就可以看清楚段杰裸露在外的整个腹腔里血肉模糊的脏器,只有一层薄薄的膜把它们和外界隔离开,但每次段杰发力的时候柔软的脏器就会撞在这些薄膜上,让李继伟都忍不住捏了一把汗,生怕什么东西突然掉出来然后被段杰自己一脚踩爆。

    “喂,你要不主动退出好了,我看你的情况实在是不太妙啊。”

    段杰摇了摇头,几根白骨组成的爪子指向天空然后使劲比划了一番,李继伟猜了好久才明白他的意思。

    要是真有危险,西恩早就出手了,而且他没有对让我“静止”,也就说明了他认为这种情况下我保留意识要好一些。

    说来也是,段杰现在喉咙里全都是杂乱的小骨刺,部分声带也早就整个脱困掉到体内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当然也说不了话。不过倒不如说,段杰现在连维持人形都有些困难,却还能跟着李继伟一起蹦蹦跳跳,这才是最不正常的那件事情。

    段杰的感觉很奇怪,他能比平常更清楚的感受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却根本不能阻止它们胡乱生长,体内的能量此刻也仿佛被禁锢住了一般,只能调动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但宏观上来说,他却依然能够调动自己破烂的身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和所有健全的人一样。

    李继伟扭头看向身后,追兵虽然没有被拉近却也没有落下,依旧紧紧的跟在身后,他皱起眉头思考了几秒,对段杰说道。

    “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在这种节骨眼上选拔肯定是不会有人介入的。不过讲道理,我虽然不知道西恩是怎么想的,但在我的视角里你的身体正在崩溃,彻底的崩溃。不过西恩希望你醒着那你就醒着吧,但这场选拔你不能出手了,好好把“暴走”给解决了,我可不想你突然变成一副骨架,或者一摊液体。”

    段杰比了个大拇指示意自己了解。

    李继伟叹了一口气,本来以为就是来玩的结果碰上了这么个事,现在给公众直播的画面里也肯定没有他们两个的画面,毕竟联邦哪个高层都不想看见自己的辛苦宣传起来的“英雄”在大庭广众之下变成一坨不可描述的东西,那就不是事故而是笑话了。

    逼也没装成,玩也没玩成,还被一帮小学弟追的到处跑。

    虽然很不想,但软饭这东西偶尔吃吃,以李继伟的脸皮厚度还是可以承受的。

    李继伟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严肃。

    “邦娜!徐莹莹!救命呐!”

    “邦娜!徐莹莹!救命呐!”

    鬼哭狼嚎的求救声在校园里经久不息,某栋教学楼的天台上,正在享受阳光的邦娜脸色一黑,一把捏碎了扶手。

    徐莹莹笑呵呵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对邦娜说道。

    “不过去看看嘛,感觉他挺惨的。”

    邦娜傲娇的“哼”了一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没用。”

    “可你刚刚不是才说过他的好话吗?”

    “哦,那是另一个方面。”

    两个女生面不改色的说着黄段子,一点都没有要去掺和一脚的意思。

    “邦娜!徐莹莹!救命呐!”

    “邦娜!徐莹莹!救命呐!”

    呼救声还在继续,只是越来越远,慢慢就听不到了。

    三十秒后,邦娜一跃而起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银色火焰构筑的翅膀比阳光还要耀眼。

    徐莹莹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在心里对李继伟比了个大拇指。

    哥们,强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