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降临之主 > 第八十九章 各自的拂晓
    噼啪噼啪噼啪……

    赤红色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烧,湿润的断木在火焰的炙烤下腾起了大量的浓烟。

    树木茂密的森林内,新出现了一大片空地,粗壮的树木仿佛是被踩倒的麦子一般,参差不齐的朝着某个方向折断倒伏。

    外形已经变得有些残破变形的魔法飞艇在空地中犁出一道巨大的土沟,为数不少的大树根茎暴露的倒在它的两侧。

    火焰在炙烤着树木,同时也在炙烤着魔法飞艇,金属飞艇那黑色的外壳也开始泛红褪色了。

    嗤——

    蒸汽喷发的声音突然在金属飞艇的另一侧响起,一道弧形铁门在气流的喷射声中,缓缓的朝外展开,飞艇内部的情形也得以显露出来。

    然而,首先映入人们视线的却是两个人,一个看上去无比枯瘦羸弱,一个在昏迷中仍旧明艳动人。

    依莲和佩索。

    这两个人终于有惊无险的安全降落,在这场惊心动魄的事件中幸存了下来。

    枯瘦的臂膀远比看上去要有力的多,佩索双手抱着昏迷的依莲,小心翼翼的就像呵护着公主一样,快速的从飞艇舱门上的阶梯上走了下来。

    静静的感受着脑海中异化灵魂的轻微震荡共鸣,佩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喜欢那个人,但凭借着那个人的实力,他们也终于算是安全了。

    “嘤……”怀中的依莲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佩索连忙低头将其放到地上。

    苍白的脸庞上,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依莲以一种虚弱而又憔悴的样子睁开了双眸,那种茫然而又纯净模样,实在是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你们……”蕴含着极度愤怒的声音尚在远处,然而下一个瞬间,声音的主人就已经接近了依莲和佩索。

    砰!

    骤然而至的巨大力量猛地撞击在两个人的身体上,依莲和佩索的身体忽的向后腾起,在重重的撞上飞艇之上后,又被撞击的反作用力弹落到地面上。

    咻——嘭!

    青色的风绳紧贴着地面裹挟着尘土,灵活迅速的宛若活物。

    佩索再次被巨大的力道震起,但这次,青色的绳蛇却像蟒蛇一样,紧紧将他的身体缠住,并且还在不停的向内收紧。

    “呃……呃……”巨大的力道勒的人难以喘息,佩索每一次呼吸,能量绳蛇就收紧一次,以至于他的视线都开始有些模糊了。

    模糊的视线仿佛不停对焦的镜头一般,当那道充满杀意的人影真正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时,佩索几乎要呕吐出来。

    坑坑洼洼的身体仿佛被硫酸腐蚀过一样,身体上绝大部分的皮肤都消失不见,裸露在外的不是发黑变色的死肉,就是红白相间的肌肉和肌腱,有些地方甚至还能看到白色的骨头。

    脸上开始泛起青紫色,佩索的脖子被死死的缠住,他看着眼前这个没有鼻子,两颊也被腐蚀出洞口的未知人物,努力的做着最后一丝挣扎。

    “说!塞拉诺在哪?囚牢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们做的?”外形凄惨似鬼怪的冯瑟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他稍稍放松了对佩索的束缚,眼睛看向了另外一个人。

    可是,依莲此时却没有理他,而是将那柄金属剑柄攥紧了搂在怀中,整个人蜷缩着靠在飞艇上,似乎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反应了。

    “呼——呃……”久违的空气涌进肺部的感觉让佩索稍微清醒了一些,可还不等他继续将那口气吐出,一股更加巨大的力量就又将他死死缠住。

    咔吱咔吱……

    佩索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发出不堪重负的摩擦声,整个肺部内的空气被挤出肺部的他,大脑中完全是一片空白。

    “不说……是吧。”明明是近在咫尺的声音却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遥远感,佩索布满血丝的双眼尚还残留着一丝清明,他拥挤了十二分的力气侧过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冯瑟一步步的靠近依莲,嗬嗬声不停地被他卡在嗓子里,但他此时就连大喊一声都做不到,也就在这时……

    “把你的头,低下来。”平静冷漠的声音不知道从哪边传了过来,依莲仍旧保持原本的姿势牢牢的抱着怀里的金属剑柄,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然而,冯瑟的脚步却忽然停了下来。

    仿佛是有一层似有若无的黄色光芒笼罩在身体周围,冯瑟的身体看似僵硬不动,实则是在不停的做着剧烈颤抖,就好像是有什么其重无比东西压在他的身体上一样。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黑色的血,红色的血,冯瑟仿佛是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不停的用极度愤怒的声音低声咆哮。

    然而,周围的黄色光芒却变得更加浓郁了。

    “风爆——魔焰!”透明的气罩骤然膨胀扩散,能量扩散产生的黄色氤氲激波瞬间便模糊了冯瑟所在的区域,强大的能量对抗产生的激荡震颤着大地与空气,一阵阵令人眩晕恶心的颤音亦随之阵阵而来。

    “哈哈哈……”

    模糊的区域忽的传来一阵阴冷的诡笑声,那声音就仿佛是数十上百张嘴异口同声的发出似的,而更诡异的是,就在那诡异的笑声还在持续的过程中,一种一模一样的声音腔调就在笑声中念出了咒语,两者同时进行竟是完全叠加在了一起。

    “百首蛇——风语!山岚之风。”明黄色光芒氤氲的范围内,隐隐约约可见到,密密麻麻的青色能量源点正随着咒语声发出越来越强烈的光芒。

    飘忽的咒语,难懂的语言,方寸之地竟然来回激荡起了恢弘的咒语回声。

    而就在冯瑟即将用魔语术把魔法的威力提升至最大时,一道更加清晰且更加靠近的声音传出了决定性的话:“二十倍。”

    嗡——

    模糊的能量迷雾瞬间变得清晰起来,薄薄的黄色能量罩内,数十道连接在冯瑟身体上的青色能量触手即时溃散,在某种无形的力量的作用下,冯瑟的身体在不停的下坠与挺立间来回拉扯,其频率之快,甚至于在冯瑟的身体上都带出了明显的残影。

    啪!

    无形的巨大力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冯瑟的身体就像是被磁铁牢牢吸住一样,整个人呈大字型重重的砸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嘿嘿嘿……”在毫无抵抗力的情况下被拍击在地上,冯瑟的身体关节都产生了不自然的扭曲,而本来就满是腐蚀伤痕的身体此时亦在撞击下溃烂糜碎,整个人在此时看来,不过是一团人形的烂肉而已,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冯瑟却突然发出了意义不明的低沉笑声。

    “我认得你了……”冯瑟此时已然全身尽废,所以即便是被放开了束缚也无法动弹分毫,只见那张遍布伤痕的脸上某处类似伤口的嘴唇,用一种夹杂着强烈自毁倾向的癫狂语气继续低声道:“你们……做的真好,但不要以为事情就会这么简单的结束,要不了多久,真的……要不了多久,你们就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呼——

    肆虐的狂风骤起,强烈的气流以冯瑟为中心疯狂的撕扯着周围的一切,而冯瑟本人则犹如龙卷风的风眼一般,在不停的狂风聚集中膨胀着身体。

    “啊?”来自狂风的突然拉扯让毫无防备的伊莲失去了平衡,在猝不及防下,其手中的金属剑柄咣啷着落在地上。

    下意识的探出了身体,伊莲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伸出了手,也就是在这时,一道令她身心剧颤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加油。”

    嘭!

    大地发出了一声巨颤,伊莲不远处的地面向下凹陷了下去,半米深的球形坑洞内,红色的血肉碎渣均匀的铺满了坑底。

    而伊莲却对此视而不见,她又重新拿起了那把叶晓赠与的金属剑柄,双手颤抖的在上面摸索了一阵后,卸下了剑柄顶端的圆形宝石。

    “不用担心,我给自己还准备了最后一个保命手段。”叶晓晃了晃手里的黄色药丸,颇有些得意的说道:“巴博雅的奇迹丹,很高级的炼金药哦。”

    被卸下的圆形宝石内里中空,一枚黄色的药丸就躺在其中,伊莲就保持着固定的姿势,静静的看着手心里的炼金药,然后,突然有眼泪流了出来……

    ………………………………………………………………

    昏暗阴森的宫殿之内,空旷的只有寥寥数件摆设,在惨白色柱灯上徐徐燃烧着的绿色鬼火的衬托下,整座大殿的里里外外都透出一种别样的诡异恐怖之感。

    “阿曼达。”苍老的声音从大殿深处的主座位上传来,听声音似乎是一位和蔼的老者。

    “在的大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面色苍白的男子身着一套合体的黑色燕尾服,神色恭敬的朝着前方的巨大白骨座椅躬身聆听。

    “夏都家的小伙子失败了,你去把知道内情的人处理一下。”随着慈善和蔼的声音落下,一张没有一丝皮肉的骷髅面孔从黑暗中浮现了出来。

    “是的,大人。”燕尾服男子把身子放的更低了,并没有继续询问什么,男子转身便化成了一团黑色的蝙蝠群,动作迅速且隐秘的消失在大殿之内。

    哒哒哒……

    坐在巨大骷髅座椅上的骷髅伸出细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有规律的敲击着头顶上自然长出的白骨皇冠,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

    夜色之浓,莫过于黎明前的黑暗。

    对于此时的叶晓来说,这句话就显得尤其的应景了。

    整整一夜的高强度作战,多次透支体力与精神的爆发,伤势的积累,以及失去了压制的识海灰斑,所有的一切都在叶晓落地的那一瞬间突然爆发。

    纵然因长期处于生死难料的危险境地,叶晓的精神意志已经被锻炼的强大无比,但也恰恰是因为长期处于险地,刚一脱离危险的放松心情几乎就瓦解了叶晓的意志,险些让他当场昏倒。

    灵活的身影犹自在努力强撑,但视线已经开始逐渐变得模糊,在又一次的奋力一跃后,叶晓双眼一黑,整个身体竟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沉重的眼皮即将阖上之时,一丝淡淡的凉意落在了叶晓的脸颊之上,天空中纷纷落落的飘下了美丽的白色。

    似乎,下雪了呢。

    而就在距离叶晓不远处的地方,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中盯上了他这个意外来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